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春秋战国时代,为何铸就最辉煌的古代文明?

我国学术思想起源是很早,大为发达则在春秋战国之世。因西周以前贵族平民之阶级较为森严,平民都胼手胝足,从事于生产,没有余闲去讲求学问,即有少数天才之人,偶有发明,而没徒党为之授受传播,一再传后,也湮没不彰了故学术为贵族所专有。

贵族尤其是居官任职·各有其特别之经验,故能各成为一家之学。东周以后封建政体渐次破坏。居官任职之贵族多失其官守,降为平民,于是在官之学,一变而为私家之学,亦因时势艰难,仁人君子都想有所建明,以救时之弊,而其时社会阶级,渐次动摇,人民能从事于学问的亦渐多,于是一个大师往往聚徒至于千百,而学术之兴遂如风起云涌了。

司马迁《史记·太史公自序》载其父谈之论,将先秦学术分为阴阳、儒、墨、名、法、道德六家;《汉书·艺文志》以纵横家、杂家、农家、小说家,是为诸子十家,除去小说家,谓之九流。《汉志》推原其始,以为都出于王官。此外兵书分权谋、形势、阴阳、技巧四家;数术分天文、历谱、五行、蓍龟、杂占、形法六家;以及方技略之医经、经方二家,推原其始,亦都是王官之一守,为古代专门之学,与诸子各别为略,大约因校书者异其人之故。

诸家之学术,当分两方面观之:其一,古代本有一种和宗教混合之哲学,宇宙观和人生观为各家所同本,如阴阳五行以及万物之原质为气等思想;其二在社会及政治方面,自大同时代降至小康,再降而入于乱世,都有很大之变迁,仁人君子各思出其所学以救世,其中要推儒、墨、道、法四家。大抵儒家是想先恢复小康之治,以尧、舜、三代为法;道家则主张径复大同之治,故要归真反朴;法家可分法术两方面:法所以整齐其民,术则所以监督当时的政治家,使其不能以私废公的;墨家舍周而法夏,夏代生活程度较低,迷信亦较甚,其时代去古未远,人与人间之竞争,不如后世之烈,故墨子主张贵俭、兼爱,以天志、明鬼为耸动社会之手段;名家是专谈名理,虽去实用较远,然必先正名,乃能综核名实,故名法二字往往连称;农家,《汉志》谓其“欲使君臣并耕,悖上下之序”,所指乃《孟子》书所载之许行,大约是欲以古代农业共产之小社会为法,其宗旨与道家颇为相近;纵横家只谈外交,则与兵家同为一节之用;阴阳家者流,似乎脱不了迷信之色彩,然此派是出于古代司天之官,故《汉志》说“敬授民时”是其所长,古《明堂月令》之书,规定一年行政之顺序和禁忌,和国计民生很有关系,不能因其理论牵涉迷信,就一笔抹杀;诸子中阴阳家和数术略诸家关系极密,数术略诸家,似亦不离迷信,然《汉志》说形法家之内容,是“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数,器物之形容,以求其声气贵贱吉凶。犹律有长短,而各征于声,非有鬼神,数自然也”,其思想可谓近乎唯物论,假使此派兴盛,中国之物质之学,必且渐次昌明,惜乎其应声很少,这派思想就渐渐销沉了。

古代之学问,都是所谓专门之学,对于某方面必然研究得很深,对于别一方面不免有轻视或忽略之弊,因当时各种学问初兴,传播未广之故。杂家《汉志》称其“兼名、法,合儒、墨”,却颇近于后世之通学。诸家之学问都出于官守,惟小说家《汉志》称为“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所造”,似是民间流传之说,今其书已尽亡,惟据《太平御览》引《风俗通》,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之说,实出于小说家中之《百家》,其性质亦可想见了。

准确地说,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古代很混乱的时期之一,却出现了中国历史上最灿烂的思想文化。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确实是中国古代很混乱的一个时期,但并不是最混乱的一个时期,和五胡十六国、南北朝、五代十国比较起来,春秋战国还是比较有秩序的。这种秩序体现在:一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家,虽然分裂,相对来说还比较稳定。每一个国家的时间都很漫长,最长的还有几百年。二是春秋战国时期,国家是呈减法的状态,也就是说,是大国强国兼并弱国小国的过程,而不是更替,你方唱罢我登场。三是春秋战国时期确实有很多战争。但是这些战争都不是随便打的,每一场战争都必须要有一个充足的理由,没有充足的理由还打不起来。除了战国晚期,之前残暴的战争都不多,战争涉及的人数也不多,血腥的场面也不多。四是春秋时期的统治者都是贵族出生,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即便像吴越秦楚这样的国家,统治者也有着贵族的血脉传统。这就决定了他们不会像此后的其它乱世一样,做出野蛮残忍的事情。

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春秋战国时代,为何铸就最辉煌的古代文明?

(春秋战国地图)

因为有上面一些原因,那时期知识分子的生存权是得到保障的,这区别于其它一些乱世。而且,不但得到保障,更是得到了激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那时候,每个国家都想着称霸。这种称霸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只要不称霸,你很快就会被别的国家给兼并。要称霸,就需要学问,需要有学问的人。因此,有学问的人,在那时候总是受到尊重。这就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激发了学问人的增长。

再进一层,虽然那时候非常尊重学问人,但是,并非只要是学问,都会受到重视,而是这些学问必须对称霸有用。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学问的深入发展,并向各种可能的层面延伸。

与之相反的,各种要求各诸侯遵守秩序的,反对称霸的,提倡各安本分,甚至走向无欲无求的小国寡民的思想,又以另外一幅面貌伴随滋生。这种出世的学问,和入世的学问并驾齐驱,让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文化,呈现出更丰富灿烂的图景。

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春秋战国时代,为何铸就最辉煌的古代文明?

(春秋战国时期思想家)

这是当时中国内部思想学说的情况。在中国和外国之间,这种交流其实还更加频繁。据朱大可先生分析,包括老子、墨子等大思想家,他们的学说或许就不是产生于中国本土,而是外来的文化。也就是说,外来文化在那时候毫无阻碍地大量输入,和本土文化激发碰撞,让那时候的思想文化更加多面而璀璨。

春秋战国之后,中国大多数时候是统一国家。统一国家总会对思想进行禁锢,这就阻碍了思想的发展。再加上不需要再为称霸及统一服务,因此思想就不再有春秋战国时期那样的锋芒。而乱世又太乱,群魔乱舞,不再有春秋战国那样的气象,因此,思想文化再没有大的辉煌了。

我认为还是有一大批真正做学问的人在认真的做学问。做出的学问能很好地在当时代传播,反潰,吸引。产生出各种更好的思想,经总结,归纳形成诸子百家。一是追求知识,学问的土壞,动荡时期,人心不稳。诸子学问就是种子。整个社会是水,肥,让种子长大,最后形成大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