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东北王张作霖一生有很多对手,日本人是最大的敌人,还有俄国人,应该说张作霖敢和日本人和俄国人叫板,除此外在绿林起家时,对手有辽匪杜立三、蒙匪陶胡等,进军奉天时,对手有段芝贵,经营东北时,敢跟他对着干的有“二麟”冯麟阁和汤玉麟,但很快被镇压,进关争天下时,爆发直皖战争、直奉战争,都是其对手,要说这么多都是敌人,而真敢和张作霖称得上叫板的,个人认为只有2个人,一个是徐树铮,因为他屡次三番暗杀张作霖,另一个是郭松龄,这人倒戈,公然反叛,搞得张作霖差点自杀。《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图中为张作霖,右二为汤玉麟。

徐树铮这人,大家都很熟悉,因为他曾收复外蒙,就凭这点,功在千秋,他是皖系军阀头子,段祺瑞的马前卒,也干了很多不光彩的事,所以他是个“有爱国之心,亦有误国之处”的军阀。直皖战争时,张作霖打着“调停”的幌子来北京,不但表面上偏袒直系,暗地里狼子野心,皖系的徐树铮对其恨之入骨,于是开始谋划弄死张作霖,找了个请张作霖出席皖系讨伐曹锟的会议时,枪杀张作霖,由于段祺瑞担心严重的政治后果,一直没有示下,张作霖从眼皮底下逃脱。《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图为徐树铮,因杀害冯玉祥舅父陆建章,于1925年在廊坊火车站被冯玉祥逮到,枪杀。

气愤的徐树铮摈弃上司,决定自己干,第二次组织杀害,听闻张作霖要返回奉天,在廊坊车站布下杀手准备截杀,当时段祺瑞四大金刚之一的靳云鹏和张作霖是儿女亲家,偷听到了徐树铮暗杀计划,于是向张作霖通风报信,张作霖改线路回奉天,又逃过一劫。但徐树铮依然不死心,他第三次组织了暗杀团,由姚步瀛率领13名杀手携带12万巨款到奉天四处活动,找机会暗杀,因为奉天是张作霖的地盘,马上暗杀团全部被抓,徐树铮的第三次暗杀计划失败,马上直皖战争爆发,张作霖通电助直反皖,皖系大势已去,段祺瑞引咎辞职,徐树铮潜逃日本。《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张作霖巅峰时期,任北陆军大元帅,掌握北京政权。

郭松龄和奉系那些绿林军阀有区别,他是同盟会成员,接受过三民主义的洗礼,又参加过护法运动,到了奉军后也不受张作霖信任,但和张学良本是良师益友,所以郭松龄崭露头角后,宣扬不打内战,一起抵御外敌,是奉军里一股特殊的势力,并且在老派、新派、士官派、陆大派中,斗争越来越激烈,特别是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后,李景林主政直隶,张宗昌主政山东,杨宇霆主政江苏,姜登选主政安徽,郭松龄本来如口袋之物的安徽督办落空,他感觉被捉弄了。《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巨流河一战,郭松龄大败,夫妇被俘枪毙,并暴尸三日。

杨宇霆和姜登选上任后,不出一个月就爆发了江浙战争,张作霖发誓要报仇,刚迎来的和平又陷入了军阀混战,此时郭松龄觉得不能坐视国家再遭兵祸,立刻请求张作霖结束内战,保境安民,并消极对待张作霖的命令,拒绝发动战争,当听说张作霖准备跟日本人谈“二十一条”,出卖国家主权和利益获得战争支持时,郭松龄再也坐不住了,枪毙了姜登选,通电倒戈,并突破山海关北上,一直打到锦州,当时张作霖已经收拾好家财装好27大车,随时准备让家人逃命,而自己要举枪自杀,幸好身边的王永江夺下手枪,众人劝阻后,决心与郭松龄死战,在争夺奉天的巨流河一役中,因有日军参战,郭松龄败北,惨遭杀害。

张作霖随为东北王,不可一世,骄蛮无理,但也又和他分庭抗礼,叫板拼命的人,如其拜把子弟兄冯德麟,就时常不给面子,还有郭松龄,和冯玉祥,吴佩孚,袁世凯之流,多心杀人不见血之计,反攻倒算以弱其势。

张作霖的奉军雄踞关外闷头发展,当实力壮大一定程度的时候,提兵入主中原觊觎北京政权,成为他每天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念头。于是1922年第一次直奉大战爆发,吴佩孚胜;卧薪尝胆两年之后,奉军于1924年卷土重来,第二次直奉大战锋烟再起,吴佩孚败。按说同为直系一脉的吴佩孚、孙传芳从此仍然算是张作霖的死对头了吧?非也,其实历史不那么简单。

《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无论奉系和直系怎么火拼,张作霖、吴佩孚、孙传芳之间仍然属于“北洋军阀”的内讧,虽有权力之争,却无关根本利益,开战和握手仅仅是一瞬间就可以发生转变的事。先说吴佩孚,这位“玉帅”率残部逃到豫南、湖北等地后,在奉军总参议杨宇霆的说和下,很快与张作霖达成妥协,联手攻击冯玉祥的国民军,这就是奉军为什么没有南下华中的原因:吴张打完架又穿上了一条裤子。

同样,当奉系一脉的杨宇霆和张宗昌先后试图染指华东时,也曾经遭到浙督、未来“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的拼死抵抗,。先是1925年8月,杨宇霆兴高采烈去江苏就任督军,结果孙传芳、陈调元毫不客气派兵驱逐,此时杨宇霆的政敌郭松龄也在背后使绊子,在没有请示张作霖的情况下,擅自将驻扎在南京对面浦口的奉军第2旅调回冀东,这是奉军最精锐的部队,原本可以顶住孙传芳和陈调元的部队。

《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张宗昌剧照)

郭松龄这招“釜底抽薪”玩的漂亮,没有骨干部队撑腰的杨宇霆很快就兵败如山倒,几乎是孤身逃回北方,奉系第一次图谋江浙的计划宣告破产。奉浙战争的爆发,导致奉系几乎到手的东南半壁全数丢失。张作霖不甘心失败,随即任命张宗昌为江苏善后督办、施从滨为安徽善后督办,领兵南下收复江苏和安徽的地盘,结果1925年底再被孙传芳击败。

奉系损兵折将,施从滨也为孙传芳所杀(所以后来有了施剑翘为父报仇),按理应该双方是血海深仇了吧?仍然非也,看过《少帅》的应该记得,杨宇霆父亲大寿,张学良夫妇到贺,现场的主持人(知客)正是已经下野的孙传芳,他在奉天成为座上宾且与奉系将领同桌而饮了,无它,孙传芳早在1926年11月就已经跟奉系达成了谅解与和解。

《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郭松龄剧照)

当时孙传芳先派心腹杨文恺去拜见张宗昌、再请见张作霖,很快就达成一致,不久孙传芳亲赴天津与张作霖、张宗昌会面,一帮子军阀公推张作霖为安国军总司令。1926年12月1日,张作霖宣誓就职,同时任命张宗昌、孙传芳为副司令(不久又添了个副司令阎锡山),另外还派遣张宗昌率直鲁联军南下增援孙传芳的部队,为啥?因为吴佩孚已经垮了。

所以,北洋军阀内部的斗法只是利益和地盘之争,他们从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你方唱罢我登台、城头变换大王旗而已,真正能跟张作霖“叫板”并且最终击败他的,只有广州政府的北伐军。因为张作霖当时不仅仅是一路军阀,他控制着北洋政府还代表着一个国家政权或者说“朝代”,其他大小军阀虽有局部反抗,但并没有哪一路的实力足够推翻他或取而代之。

《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张学良剧照)

关于北伐军也绝不是传统认知中就是蒋某人的部队,事实上早在1924年9月孙中山仍然健在时,即已组建北伐军讨伐北洋政权。孙中山设大本营于粤北韶关,同时在广州设留守府,后方以胡汉民为代理大元帅兼广东省长,前方以谭延闿为北伐军总司令,只是因为陈炯明叛乱以及孙中山北上逝世等一系列意外事件,北伐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直到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才正式誓师北伐,此时总司令蒋氏并未取得军政全权,北伐军仍然属于广州政府的直属武装,其中心目标就是推翻张作霖把持的北洋政权。只是因为吴佩孚、孙传芳还盘踞在长江流域,所以北伐军的战略方针是“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先打吴佩孚,后打孙传芳,再打张作霖”,首先消灭挡在路上的这两支直系军阀余孽。

《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蒋介石剧照)

而此前的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正联合吴佩孚直军、阎锡山晋军和张宗昌直鲁联军等部,合力对冯玉祥的国民军作战,冯玉祥被压得喘不上气来自顾不暇。直至1927年初,在北伐军的强力攻击下,吴佩孚、孙传芳先后兵败下野,阎锡山宣布“反正”,北洋军阀才真正只剩下奉军一支,成为1928年“二次北伐”唯一的打击目标。

于是来自江南的蒋系第1集团军、桂系第4集团军,以及原在江北掉转枪口的晋绥系第2集团军和冯系的第3集团军,联手杀向张作霖控制的京津冀地区,最终迫使张作霖逃往关外,结果还没有到达奉天城就一命呜呼了,北洋政权就此宣告寿终正寝。而真正促使这一局面形成的,正是出发时仅仅10万人的北伐军,而之前其他任何派系的势力,都没有对张作霖构成实质性威胁,提什么“叫板”也就名不符实了。

《东北王张作霖》(张作霖凭什么成为东北王)

(张学良易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