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族的西迁史:征服中亚各国 建立西辽帝国

契丹族的西迁史:征服中亚各国 建立西辽帝国

    远征绝域,建国称帝
    公元1125年的二月,在北国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在少量侍卫保护下,天祚帝一行向西逃亡,准备投靠党项小斛禄部。此时的他已狼狈不堪,一路上粮食断绝,部下皆靠啮食冰雪为生。当天祚帝等行至应州新城东六十里之时,终于被一路追击的金军将领完颜娄室追上,成为了俘虏。曾经煊赫一时的契丹帝国终于在这里草草画上了一个句号。自916年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国以来到天祚帝被俘,辽共历时209年。
    此时的耶律大石正在可敦城积蓄力量,他并不想贸然出击,影响恢复大计。金人虽然顾虑到其与西夏联手,但是此时贪婪的女真贵族们的已将目光放在了富庶繁华的宋朝之上,比起南朝的金宝美女,处于西北苦寒之地的残辽势力自然暂时被放在了脑后。
    在耶律大石的苦心经营下,数年之间,可敦城的契丹余部势力大振。一方面耶律大石与西夏交通不绝,形成了事实上的战略联盟,另一方面,在耶律大石的活动下,原先为金人提供了大量军马的鞑靼部也宣布不再向金出售马匹。
    公元1129年,作为一次试探性的进攻,耶律大石出兵夺取了金的北部二营。不过金人一开始对耶律大石的此次出击并未引起足够重视,但是在第二年,在得到了一系列耶律大石与西夏乃至于与宋朝进行联系的情报后,金国朝廷终于开始认识到以耶律大石为首的残辽势力问题的严重性。在完颜粘罕主持下,金国朝廷以降将耶律余堵为主将,率领汉军及女真军约万人远征可敦城,企图一举歼灭耶律大石所部。
    女真军来势凶猛,虽然凭借现有的实力可以击破这支金军,但是,如果金廷在震怒之下,携百胜之余威,发浩荡之大军,耶律大石明白以现有的实力无法抵挡金军接二连三的打击。在慎重的考虑之后,耶律大石将目光放在了辽阔的西部地区,那里有富饶的绿洲可以放马牧羊积蓄实力,又可以远避金军的兵锋。终于在1130年的二月,耶律大石按照契丹风俗,在进行完杀青牛白马祭祀天地祖宗的典礼之后,全军万余人踏上了西行的征程。当金军越过沙漠杀来的时候,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座空空荡荡的城池。
    此时的西域有三大势力,一为占据天山南北的高昌回鹘;一为居于阿尔泰山两侧的乃蛮部;另外一大势力便是盘踞在唐努乌梁海一带的黠戛斯部。对于此时的大石来说,高昌回鹘与乃蛮人口众多,内部安定,对于初来乍到的契丹残部来说,无疑过于强大,此时还不能招惹。他唯一可以窥伺的目标便是正陷入内乱之中的黠戛斯。不过在善战矫健的黠戛斯人面前,远征疲惫的契丹武士并没有占得便宜。小受挫败,耶律大石并不恋战,他率领部众一路急行,越过金山,摆脱了黠戛斯人的骚扰,进入额尔齐斯河与额敏河地区,来到叶密立地方,此地水草丰美,适宜定居,于是大石在此筑城而守。耶律大石刚落下脚来,便有早先游牧在此地区的契丹族人约1万6千帐闻听耶律大石的名号前来投奔,其后又有许多突厥部落也依附了大石,得到生力军的支援后,大石势力大振。
    天祚帝既然被俘,为了维系人心,继续辽王朝的帝统。1132年的2月,耶律大石在群臣的拥立下,终于在叶密立继位称帝,改元延庆,号菊儿汗,同时又上汉尊号为天佑皇帝。终于契丹帝国在遥远的西陲再次复兴。耶律大石建立的国家一般称作西辽,又称喀喇契丹。
    巴拉沙衮的雄主,向阿斯兰汗进攻!
    虽然耶律大石率领着他的部众在叶密立赢得了立足之地,但是仅凭这一地是无法积聚足够的力量打回东方的故土,向占据了契丹人故土的女真人复仇。作为契丹民族的雄鹰,也需要有广阔的天空任其展翅,最终一飞冲天。王者的雄心不是叶密立附近一小块土地所能束缚羁绊,西域辽阔无垠的土地一一落在耶律大石的眼中,现在,这里便是属于他的舞台。

    夕阳下,站在虎思斡尔朵城头,耶律大石不禁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月黑风高夜,他带着二百名忠心的部属,告别刚愎猜忌的天祚帝,毅然踏上了西行的征途。征程万里,转战四方,他和他的战士越过了苍莽的大山,越过了延袤的沙漠,才终于来到这里。马蹄声碎,驼铃声咽,许多勇士,带着回归故土的梦想,就此长眠在征途之中。

    十年之前,故土沦丧,河山变易。他,作为劫余之人,在契丹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为了忠于他的民族而背叛了他的君王。

    现在看来,无疑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

    十年之后,在西域广阔的土地上,他建立了新的契丹帝国。十年前的大石林牙现在已经成为了大辽的皇帝。

    东征的梦想在耶律大石的心里面再次兴起,他坚信,终有一天,他会带领着他的部下回到魂牵梦萦的故土。

    在定都虎思斡尔朵不久之后,康国元年的三月的一天,西辽皇帝耶律大石向着他的战士们,发布了东征的号令。

    耶律大石宣布,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为此次东征的兵马都元帅,敌剌部前同知枢密院事萧查剌阿不为兵马副元帅,茶赤剌部秃鲁耶律燕山为都部署,护卫耶律铁哥为都监。他们将率领七万铁骑东征故土,向着梦想中祖先的土地前进。

    在誓师大会上,按照契丹的传统风俗,青牛和白马被牵到校场中心,在祭司的主持下,寒刃刺下,青牛白马鲜红的血喷涌而出,渗入大地,这是献给祖先的祭礼。耶律大石和他的战士们同时渴望着在不久之后用女真人的鲜血一洗过去的耻辱。

    远征的大纛竖起,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耶律大石走到高台上,向着他的战士发表演讲:

    我大辽自太祖、太宗以来历经艰辛,方才创下基业,契丹人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那片土地上,只是因为后来的人不思量祖先创业艰难,耽于享乐,沉迷在温柔乡中忘记了国政,以致于四方盗贼蜂起,契丹人的天下竟然就此土崩瓦解。我,耶律大石,带领着你们历经艰险,越沙漠,度群山,终于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躲避女真的刀兵,在残生享受安宁,而是为了复兴的大业,是为了契丹民族的中兴!

    这里,终究不是我们的故土!东方,是我们祖先生活的地方,而现在,那里被女真人所占据,同胞们沦为奴隶,先祖的灵魂得不到安息。向着东方,勇士们,前进吧,不要折辱了契丹的荣誉,祖先的光辉!向着东方前进!

    他划出了进攻的手势,在前进的号角声中,耶律大石看着他的七万战士慢慢踏上新的征途。马蹄声如雷,大军前进的脚步每一步都扬起弥漫的尘土,耶律大石坚信,他的大军将如风暴般席卷东方。

    但是,此次出征并不如想象中的顺利。冷酷的自然给耶律大石的万丈雄心浇上了一盆冷水。面对着狂卷的风沙,来去无踪的疾疫,雨雪风霜的侵袭。再勇敢的战士也没有了可用武之地,他们的战刀再锋利,也斩不断大自然无情的手。

    征途中,牛马一批批的倒下,很快就折损过半,不仅失去了驰骋的坐骑,也失去了装运粮草的驮具,敌人尚未看到,大军却已经疲惫不堪。思虑了许久,在不得已之下,主帅萧斡里剌只得向战士们宣布班师回朝。

    时也,命也,耶律大石的剑刚刚拔出,就已经在无声中被上天折断。

    在宫帐中等待捷报的耶律大石听到大军行程万里,一无所获,只得狼狈归来的消息,他一下子仿佛苍老了许多,怔怔的站了许久,想了许久,心里仿佛被钝器重重击了一下,有沉闷的疼痛。

    终于,他无力的坐下,口中喃喃道:“皇天弗顺,命也!”

    生还是死,决战卡特万

    东征的失利使大石暂时放弃了回归故土的念头,他只得继续在西域经营着他的帝国。耶律大石无疑是一位合格的统治者,不仅仅只是因其坚毅的性格,他有灵活的手腕,以及宽仁的心。他懂得如何进取,同样他也懂得如何休养生息。    他的统治极有效率,完全可以成为统治者中的典范。在西辽的土地上,没有了沉重的赋税,消失了劫掠的匪徒,数年间,西辽百业兴旺,牲畜肥壮,无论是往来的商旅还是耕种的庶民,此时都传颂着耶律大石的美名。到处都是蒸蒸日上的景象,熊熊的炉火锻造着雪亮的钢刀,辽阔的牧地放养着骠骏的战马,西辽的军队,这时军势日盛,锐气日倍。在大石的统领下,他们将发起新一波疾风骤雨般的进攻。

    这一次,大石决定西进,去开拓契丹人新的疆土,即使不能回到东方,也要在这里将契丹人的威名传遍四方,建立契丹人新的伟大王朝。

    看着地图,耶律大石将剑指向衰微中的西喀喇汗国。

    西喀喇汗国原本是喀喇汗国的组成部分,10世纪末至11世纪初,喀喇汗国曾经在圣战的旗帜下西破布哈拉,灭萨曼王朝,东克于阗城,亡李氏王朝。一时间武功煊赫,强盛一时,成为西域无庸置疑的强者。但是这一切只是昙花一现,马背上的雄健英姿并不能保持国家一统,1041年,喀喇汗国在河中地区的统治者易卜拉辛宣布自立为王,称桃花石汗,定都撒马儿罕,汗国于是分裂为东西两部。

    易卜拉辛和他的儿子纳赛尔都享有“公正的统治者”的美誉,拥有崇高的威信。在他们的统治下东喀喇汗国商业繁荣,大道上一队队商旅在保护下往来不绝,沟通东西。

    不过随着纳赛尔的去世,汗国陷入衰微。大汗与伊斯兰宗教首领间的斗争使得国家处于内乱之中,阿合马汗时代,赛尔柱帝国的军队侵入东喀喇汗国,攻陷布哈拉及撒马儿罕,将阿合马降为附庸。

    公元1137年,西辽康国四年。西辽的大军进入费尔干谷地,一路西行,在忽毡附近与西喀喇汗国的大汗马合木统领的军团遭遇,结果可想而知。因为如果马合木有坚毅的勇气,加上一定的军事才华,在此时他也不会屈居别人之下,处于屈辱的附庸地位。双方搏战之下,西辽军发起凌厉的攻击,西喀喇汗国军队的主要组成部分葛逻禄人不愿为无能的马合木卖命,纷纷散走,最终马合木的军队被西辽军彻底击溃。在西辽的兵锋之下,西喀喇汗国瞬间处于绝望的边缘,惊恐和沮丧降临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被击败的马合木带领着残部逃回撒马儿罕城中,惶惶不安下,他给他的主人赛尔柱苏丹桑贾尔送去了求救的书信,祈求着他的主人来拯救自己的命运。

    在信中,马合木极尽渲染大石的威胁,称穆斯林遇到了无法想象的灾难。请求桑贾尔尽真主之宝剑的职责,在新月旗下集合真主的战士,发动新的圣战,保卫穆斯林,保卫信仰。

    此时的赛尔柱苏丹桑贾尔正忙于应付花拉子模“沙”阿即思而无暇顾及马合木,花拉子模曾经同样也是赛尔柱人的附庸,但是此时在阿即思的统治下正掀起反抗赛尔柱人的浪潮,使得桑贾尔焦头烂额,花拉子模军一度攻入了布哈拉城,处死了赛尔柱派驻此地的总督。

    不过耶律大石也没有乘胜继续西进,在他心中,与“新月”决战的时机尚未来到。忽毡之战后,西辽军队停下了脚步,巩固他们在锡尔河谷地新占领的土地。不过大石明白,与赛尔柱人的决战终究会来临。他冷眼旁观着,积蓄实力,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1141年,马合木再次致信桑贾尔,祈求桑贾尔保卫穆斯林,这一次,桑贾尔终于腾出手来,他要与喀喇契丹的统治者耶律大石一决胜负。

    新月的旗帜在天空中缓缓升起,真主的武士们听闻圣战的消息从四处赶来。在桑贾尔的传檄之下,呼罗珊、古尔、哥疾宁、锡吉斯坦等地的穆斯林王公纷纷率领部众前来,云集在桑贾尔的旗下。

    据说从各地赶来的穆斯林战士有十万之众,出征前的盛大军事阅兵一直持续了足有六个月之久。四个世纪之前,穆斯林战士在怛罗斯击败了高仙芝的唐军,从此将中亚地区化作真主虔诚信仰者的领地。现在,桑贾尔试图再铸辉煌。

    1141年7月,回历535年,桑贾尔统领着他的大军,渡过阿姆河,进入河中地区。

    大战一触即发。    赛尔柱苏丹桑贾尔首先率领着他的大军进入撒马儿罕城,与马合木会合。在马合木的要求下,桑贾尔命令向叛变马合木依附耶律大石的葛逻禄人发起了进攻。葛逻禄人无力抵挡桑贾尔的十万大军,于是派出使者向耶律大石求救。

    在虎思斡尔朵城中的耶律大石在接到葛逻禄人求援的信后,立刻修书一封给桑贾尔,请求桑贾尔停止进攻,双方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目前存在的争端。

    但是骄横的桑贾尔将这封信视为耶律大石的示弱。他相信,他的真主将会保佑他,他将取得征服异教徒的胜利。他轻蔑的将大石的信丢在一旁,又派遣一位使臣同样给大石带去一封书信。桑贾尔写下的那封信不是和平的呼唤,而是赤裸裸的恫吓。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可以轻而易举的粉碎耶律大石的抵抗。

    在信中,他要求大石无条件的率领他的部下投降,同时要放弃异教徒的信仰,改去皈依伊斯兰教。他炫耀自己武力强大,有来自各方的战士汇集于他的旗帜下,他夸耀真主的勇士们箭法如神,可以用箭射断敌人的须发。

    面对气势汹汹的桑贾尔的使节,耶律大石在众臣的拱卫下读完了这封信,从信里他读出了桑贾尔的骄妄与自大。骄兵必败!耶律大石更加坚定了自己毕胜的信念。耶律大石看着使节,目光炯炯。大石命令桑贾尔的使节拔下自己的一根胡子,又给了他一根针。

    “你们的苏丹夸耀自己的战士可以用箭射断敌人的胡须,那么,就请你现在用这根针来刺断自己的胡子!”

    使节笨拙的企图用针来刺断胡子,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次针刺过去,胡须便滑向一边,他根本无法刺断胡子。

    看到这样的情形,耶律大石跃然从宝座上站起,他对着桑贾尔的使节道:“既然你无法用针刺断自己的胡须,那还胡说什么你们的战士可以用箭射断胡须?告诉你们的苏丹,我,耶律大石,契丹人的菊儿汗,将在战场上恭候他的大驾光临。”

    送走了桑贾尔的使节,耶律大石立刻集合起他的人马,他们之中不仅有契丹人,也有突厥人,汉人。他们将在耶律大石的统领下集合起来,在战场上取得无上的荣光。

    公元1141年(西辽康国八年)的9月9日,在撒马儿罕城北边的卡特万草原上,此时正是秋高气爽,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季节,不过这一天,凄厉的鸣镝声代替了悠长的牧歌,凄迷的鲜血将染红这里的天空。伊斯兰的雄豪将与喀喇契丹的英杰再此决一死战。

    如奔腾的激流,双方的大军在草原上幕天席地般展开,大地在颤抖,空气仿佛也在燃烧。

    耶律大石骑着骏马出现在西辽的勇士们面前,他身着戎装,英姿勃发,仿佛天神降临。他策马从阵前驰过,巡视着他的大军,他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之中。

    喀喇契丹的勇士们啊,无论你们来自哪里,今日,在我,你们的大汗面前,勇敢的战斗吧!你们将跟随我取得光荣。敌人虽然众多,但是无谋的他们只是一群绵羊,你们,是我的雄鹰,勇敢的扑咬他们,他们将首尾不顾,自乱阵脚!让举着新月旗的敌人们听到你们的威名而颤抖,跟从我,信任我。来吧,我是你们的大汗,将带领着你们取得最后的胜利。

    战鼓擂起,西辽的战士们发出震撼天地的喊杀声!

    战斗终于打响,双方的战士如潮水般向对方涌去。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招讨副使耶律松山率二千五百骑猛击桑贾尔右翼,枢密副使萧查阿剌、招讨使耶律术薛率二千五百骑猛击桑贾尔左翼。耶律大石则统领着精锐直插桑贾尔亲率的中军。

    在大石如雷霆般的凶猛攻击下,桑贾尔的阵线被冲垮了,他的大军被彻底击溃,三万人战死,仅仅在达尔加姆峡谷中就有一万名死伤者。以致于伊斯兰历史学家伊本·阿西尔在之后提起这场大战的时候凄惨的写道:“在呼罗珊也没有比这更多的伤亡。”

    桑贾尔与马合木仅以身免,仓皇逃回呼罗珊,从此以后赛尔柱的势力退出了河中地区。耶律大石以胜利者的身份进入撒马儿罕城,此时,他达到了自己声威的巅峰。    最后的绝唱,征服花拉子模

    耶律大石进入撒马儿罕城后,如同往常一样,他以怀柔手段来对待自己新征服的地区。因为他明白,即使在战场上取得再大的胜利,也无法完全征服其他民族的心。在辽阔的西陲土地上,他的契丹族人数还是太少,无法承担直接统治的后果。

    他将逃亡的西喀喇汗国马合木汗的弟弟易卜拉辛找来,封他为桃花石汗,来继续统治这块土地,只是留下一名契丹官员监护,来保障他对西辽的忠诚。

    在卡特万战役后,遭受了惨重失败的赛尔柱人已无力抗拒耶律大石称雄中亚地区。短短十余年间,如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照耀四方,西辽已经成为了这个地区诸国中不可替代的核心。卡特万之战后,西辽的声威强烈震撼了穆斯林诸国,乃至于西欧诸国。至今许多国家仍然用“契丹”来称呼中国。

    但是耶律大石并不满足于此。花拉子模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花拉子模地处阿姆河下游,也是赛尔柱苏丹国的一个附庸国,十一世纪中期,宫廷中一个名叫阿努失特勤的出身奴隶的贴身小侍卫因为忠诚可靠,办事伶俐受到苏丹马利克沙的宠信,如同所有的宠臣一样,很快他就青云直上,成为朝中要员,从奴隶变成了一颗耀眼的政治新星。后来,阿努失特勤被苏丹任命为花拉子模的总督。他的儿子忽都不丁继续以恭敬的心来侍奉苏丹,保住了传下来的领地,同时获得了“沙”(国王)的称号。

    忽都不丁统治花拉子模三十年后死去,他的儿子阿即思野心勃勃,不满足于作为赛尔柱苏丹的附庸而存在,他背叛了苏丹桑贾尔,拒绝称臣纳贡。他不惜代价,企图建立一个独立的强大国家,在卡特万之战前,苏丹桑贾尔为此而一度焦头烂额。

    阿即思作为一代枭雄,他有毅力和才干,如果换一个时代,或许他将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正是他,在卡特万之战前有力削弱了赛尔柱苏丹的实力,但是不幸的是,枭雄遇上了真正的英雄–耶律大石,这是他的悲哀。

    耶律大石征服西喀喇汗国,击败赛尔柱苏丹后,继续乘胜西进。他驻陛撒马儿罕,命令大将额尔布思统领大军进攻花拉子模。此时西辽军挟大胜之威名,诸族震慑,一路所向披靡。阿即思审时度势之后,明白以现有的实力无法抵挡住西辽精锐军团的雷霆一击,就像冰雪无法抵挡阳光。他立刻派出一名使者,来到额尔布思的军帐中,答应臣服菊儿汗,每年纳上三万第纳尔金币的贡赋,降为附庸。

    缔结条约之后,额尔布思率领大军班师回朝。至此,西辽的疆域达到了极点,以虎思斡尔朵为中心,控扼数万里,四方部族皆向其称臣纳贡,成为崛起西陲,左右中亚形势的强大帝国。

    不过,征服花拉子模已经是耶律大石最后的绝唱了。1143年,西辽康国十年,戎马一生的耶律大石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他带着对故土的依恋在虎思斡尔朵的宫帐中去世,年56岁。作为契丹民族最后的余晖,他是如此伟大,在大辽国势衰竭之时,他凭借自己的信念奋斗抗争,以雄奇悲壮的西行,为契丹民族建立了新的家园,再续契丹数十年国运,从而在历史上书写了一页波澜壮阔的史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1)
上一篇 2019年11月4日 13:44
下一篇 2019年11月8日 03:5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