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会一道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至少有一亿人听过这个名字。她写中国的过去和未来,但用的主要都是英语和法 语;她一提起周恩来总理,就会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她是英国国籍,却一次次地告诉别人自己是中国人。她叫韩素音,如同她名字的音译“汉属英”。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本名叫周月宾,出生在一个跨国家庭,她的父亲周映彤是中国第一代庚款留学生,被派到比利时攻读铁路与采矿专业,认识了比利时贵族出身的玛格丽特小姐。但异国婚姻加上有色人与白人婚配,双方的家庭都强烈反对。1913年,周映彤带着玛格丽特私奔到了中国。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母亲玛格丽特

那个年代中西方结合的家庭,在中国十分罕见,长着与中国人面孔大为不同的玛格丽特常常遭到排挤和嘲笑,她开始讨厌这里,天天吵着要回欧洲去,但每次都被丈夫挽留下来。

1917年9月12日,被调到河南信阳工作的周映彤,迎来了他的女儿韩素音。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的一岁像

韩素音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妹妹。他们一出生就面临着血缘和文化的双重矛盾。他们在家讲中文,出门学英语,吃欧式早餐,中式午餐,混合式晚餐,上午穿着中式服装,带着毛笔和墨盒去中国学校,下午又去法国修道院……

那个年代,混血儿的身份给他们带来的不是骄傲,而是歧视和孤立。他们的母亲也希望子女们未来回到欧洲,所以禁止子女们学汉语,然而韩素影从小就对汉语有浓厚的兴趣,倔强地表示一定要学习这门语言,做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1928年韩素音(左一)全家福

韩素音15岁的时候,就立志要当一名医生。为了赚取进入医学院的学费,她进入了北京协和医院当打字员。1933年,她考进燕京大学医学预科,1935年,她获得去比利时留学的机会,不过她母亲怕她拿不到奖学金不同意她出国留学。当时她语出惊人:”要是拿不到奖学金,我就在天津做妓女!“

功夫不负有心人,学期末时,她如愿以偿拿到了奖学金,来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学医。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与父亲周映彤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身在布鲁塞尔的韩素音得知消息后奋不顾身地走上大街,声援中国抗日,示威游行,她还写了许多抗日文章,发表在当地的报纸上。

1938年,韩素音决然放弃校方和外祖父的挽留,中断学业,踏上了回国的邮轮。在这艘由法国马赛港开往香港维多利亚港的“让·拉包德”号邮轮上,她邂逅了她的第一位丈夫,一位有着同样想法回国的军校留学生唐保黄。他英俊挺拔,炽烈的爱国理想让韩素音深深感动,两人迅速擦出爱情的火花,船到香港,他们就结为伉俪。10月,他们在武汉举行婚礼,婚礼虽然简单,但韩素音还是觉得很幸福,她以嫁给了纯正的中国人而自豪。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与丈夫唐保黄及友人

然而时局迅速变化,日寇已经从外向武汉扑来,婚礼的次日,当唐保黄奉命离开武汉南走长沙之时,韩素音却仍然留在前线的武汉教堂医院救治伤员。

1938年10月24日武汉沦陷,韩素音被迫前往长沙与丈夫汇合,后辗转到了桂林,流走了一月之余,最后又前往国民政府陪都重庆。

1939年底,韩素音在重庆见到了时任美丰银行行长的三叔周焯,24岁的她在三叔的陪同下,第一次回到了故乡成都。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和成都亲属

在成都,她是进益产科医院的一名助产士,在这一段经历中,她遇到了她的养女——蓉梅。她在《寂夏》中写道:“如果我不是天竺街的一名助产士,我的生活中就不会有蓉梅,就不会有蓉梅这个名字使幸福之花在我心中怒放。”

成都的这两年,韩素音利用空闲时间写了一些随笔,正巧被热爱文学的校长玛丽安女士看到,她激动地对韩素音说: “太生动了!我想对你说,读了你的随感,我兴奋极了!如果我们能把这些内容放在一起,或者内容再多些,我认为用你的随感的故事,加之我来为之润色,我想我们可以搞成一本书!”

这便是韩素音处女作《目的地重庆》的出版由来。但由于当时兵荒马乱,无论是韩素音还是玛丽安都无暇顾及其他,这本书的润色出版就被搁置在一旁。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1941年夏,时局变换,玛丽安将她润色好的《目的地重庆》带回美国寻找出版商支持。

由于当时国内抗战的艰难,加上国际上对国内抗日认识度的不足,这本书的到来弥补了这一不足,一经出版,成为了美国的畅销书,也让国际了解了中国抗战的艰难。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目的地重庆》 法文原版

但正因如此,这部小说也激怒了她的丈夫,唐保黄是个传统封建的中国男人,他希望妻子做一个中国式的贤妻良母,而韩素音注定成为不了那样的女人。她从小受的是中西交融的教育,追求精神独立和自由,不愿被任何人随意摆布。面对丈夫的专制、谩骂和殴打二人的关系愈发恶化。

韩素音默默忍受着,一直到1944年,唐保黄要作为外交官去往英国,带着韩素音一起前往,在路上韩素音借机逃离了唐保黄的魔爪,独自一人生活。一年后,唐保黄死于中国内战,这段悲惨的婚姻才算是彻底地结束了。

1948年,韩素音在英国取得医生资格,接着在皇家自由医院担任了一年住院医生。那时,中国革命正在取得节节胜利,韩素音打算回到中国,见证祖国的变革与新生。但是她还没有申请到新中国的护照,只好选择先停留在了香港, 她说:“在香港我可以闻到从大陆来的尘土,感受到从大陆来的气息。要是留在英国,我就会枯萎,成为一具毫无生气的活着的木乃伊。”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香港工作时,韩素音在一次宴会上邂逅了《泰晤士报》战地记者伊恩·莫里森,两人一见钟情,陷入爱河。 却没想到,伊恩已经是有家室的人。韩素音得知后,果断断绝了和他的来往。但伊恩却表示,愿意为了她离婚,韩素音也曾为此动摇,只是随后爆发了朝鲜战争,伊恩战死。而因为当时的通讯很慢,伊恩死后,他的21封战地情书才陆续寄到了韩素音手中。

韩素音对这段爱情很是感怀,将其写成了小说《瑰宝》以作纪念,小说在西方引起了很大的轰动。1955年,还改编拍摄成电影《生死恋》,获得了第28届奥斯卡最佳歌曲、配乐和服装设计3项大奖。自此也奠定了韩素音在欧美文坛的地位。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小说《瑰宝》外文版书封

这时眼看她的香港护照就要过期了,新中国还未批准新的护照。台湾那边虽然向她抛来橄榄枝,然而韩素音没有答应。最后为了女儿和护照,1952年,她嫁给英国出版商人康柏,加入英国国籍。

她坦言,之所以嫁给康柏是为了小女蓉梅,她希望能够为女儿提供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一家人在马来西亚生活了一段日子,倒还安稳,但由于性格原因,两人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1952年,韩素音与康柏的婚礼。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既然不能进入中国大陆,她决定用自己的方式,为新中国尽绵薄之力。她不停地在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尼泊尔、印度等地辗转,一边行医,一边搜集整理,亚洲文化遗产的相关资料,每到一个地方,就积极为中国做宣传。

1956年1月,韩素音接受印度总督的邀请,去新德里度假。在印方提供的参观项目中,有一项是参观公路,向导是个皮肤黝黑、外形魁梧的印度人。接触中,韩素音发现,他聪明和蔼并热爱中国,于是就给他取了个中文名字:陆文星。前往孟买的时候,韩素音获准回国访问探亲的好消息,陆文星便为她准备行囊,并且深情地说:“请去吧,20年不见我也会等您的。”他总是如此,对她的言行,从不干涉,并且全力支持她的创作,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尽可能地体贴她,他让韩素音重新体会到了爱情的美好。她说:“只要他在身边,就会感到有无穷的力量。”就这样,陆文星成了她的第三任丈夫。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与第三任丈夫陆文星

1956年春寒料峭,韩素音在曾经的燕京大学同学龚澎的安排之下收到了周总理的接见,还十分荣幸地参加了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在中南海西花厅,韩素音见到了周恩来和邓颖超,两个小时的会见,韩素音成了周恩来的铁杆粉丝,“他非常英俊,他的一举一动都很柔和……这次谈话改变了我的一生。”她甚至说:“如果周恩来要我去死,我也会去死的。”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周总理和邓颖超还邀请她去家里做客。他们围坐在一张圆桌旁,像家人一样边吃边谈。周总理一口气和她谈了三个小时。当谈及中西方的关系时,周总理说:“西方不了解中国,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接受中国的观念。”

她坚定地回答道:“中国和西方需要有一座相互了解的桥梁,兼通中西方文化的我,显然我很适合做这一座桥梁。”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邓颖超与韩素音

后来她写的有关中国的著作相继问世:《亚洲的风雷》《2001年的中国》》……这些著作被译成各种语言,成为一个出口,向世界输出中国文化。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优雅流畅的文字,为西方的读者们,展现了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拥有英雄传统的中国。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1972年,她还为毛主席出书立传——《赤潮:毛泽东与中国革命》,她对毛泽东的评价也非常高。

然而为此,她却遭到了西方的抵制。被西方媒体无情地攻击,甚至还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列入了黑名单。因为亲华,因为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写了许多介绍中国的书,她还遭受过来自西面八方恶劣的攻击。就连走在大街上,都会有人突然冲出来咒骂她。当身边的人都为她抱不平,她却一笑了之,淡然地回答:“我觉得有些人可能不理解我的行为,但这没有关系,如果10亿中国人喜欢我,觉得我在做好事,我不在乎有几个外国人不理解我。”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为毛主席立传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与邓小平同志会面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每当有媒体采访她,她也会坚定地说:“我是一名中国人”。她始终将自己视为中国人,并毕生努力去成为一个完整的中国人。

90年代,韩素音为周恩来写了传记《周恩来与他的世纪》。作为一个记录者,本应客观地、不带任何个人感情色彩地对待研究对象,但是对周恩来,她做不到。她笔下的周恩来,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书中处处都流露出她对周恩来的崇仰之情。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韩素音为周总理写传

1997年之前,韩素音每年来中国一两次。自1997年后,因健康原因不能远行,她没能再回国,但一直在关注着中国的情况。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陆文星与韩素音

90多岁时,她曾写道:“我虽客居烟波千顷的瑞士莱蒙湖畔,又因身体原因,十余年没有回到中国看看了,但这丝毫不能冲淡我对她的感情。因为中国是我的祖国,是我的骨肉、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2012年11月2日,韩素音在瑞士去世,享年96岁。

她非中国籍,却穷极一生只为中国代言

END

东方财经杂东方文化杂志

声明 :本平台以传播文化知识为宗旨,若所文章中的文字内容、摄影等作品涉及您的版权问题,请您持权属证明与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2月15日 18:29
下一篇 2022年2月25日 07: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