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齐文姜如何沦落成与兄长偷情的淫妇

美人齐文姜如何沦落成与兄长偷情的淫妇

齐文姜画像

1

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写齐文姜。

其实,我想写齐文姜的心思已经久矣,但因为她在历史上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以她的行为而论,她是一个以“淫”留名的女人,但在《诗经》中却有四五首诗吟咏她的美德,如“彼美孟姜,德音不忘”。相比较而言,人们还是觉得她在淫妇一面所占的比例要大一些,因为她在性方面确实做出了千古不齿的事情。所以,我变得有些犹豫和怯畏,想想“淫妇”二字早已把她钉上了耻辱柱,我在今天写她,会不会因为把握不当而使文字显得不洁,招惹道德维持者的指责,被一些长有鹦鹉舌头的同行当成谈资和诋毁我的把柄?但这些又不能让我罢休,这个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的好人,也没有百分百的坏人,我相信,齐文姜虽然是一个淫妇,但她身上一定有真实的人性的东西;她活在这个世界上首先是要生活的,她身上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性的反应?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是要维持生命的,所以,她不可能淫荡得一去万里,从来不见返回现实生活的身影。

再说,两千多年时间过去了,却不见一篇真实记录她的文章,此空缺,是否该填一填呢?再则,让我顺应一下大多数人的愿望,让她随我的文字站出来,让后人用她的品行同自己比照,以起到警醒和制约的作用。这似乎不是一个作家所要承负的责任,但想到自己是在写淫妇,犹如在刀尖上跳舞,便惶惶然决定当一回教师,委屈齐文姜当一回镜子,给人们上一课吧!阿门,但愿这一课能起到好的作用。

下了要写齐文姜的决心,但怎么写呢?这时我才发现下决心写淫妇难,而怎么写更难。我慢慢梳理着有关齐文姜的历史资料,对她的生平经历有了进一步了解,之后又随着对她命运的理解和反思,我慢慢觉得她变得真实起来了,在她的人生历程上,她也表现出了其实的人性,有鲜明的爱的表现,让人觉得她在当时并不是那么可怕。我甚至在想,她也许并不情愿让自己有那样的行为表现,她一味要那样做,可能与当时的环境和她所处的时代有很大的关系。

从客观的角度说,一个人是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情欲中的,生活会像一团乱麻一样一直围裹着他,他必须得去争取,去拼搏,去挣扎,他为此可能会被弄得焦头烂额,倾其全部精力,费尽心思,才能把“生活”那团乱麻捋出头绪,过一份安然的日子。生活如此不易,但又如此富有意味,所以,谁也不愿打破常规,只陷于颠狂和淫荡的情欲中去。说白了,生活的框框格格早已给你设定好了,而就这框框格格的比例而言,生活大概占去了大部分,只留下一小部分让人们去进行肉体的欢娱,而这一小部分却往往得遮着,掩着,不能让人看见。这样一来,一个人在情欲方面占有的时间和付出的精力便很有限,哪怕他再出格,又能怎样呢?齐文姜是凡人,要活着就少不了要食人间烟火,所以,她的生活中便不全是淫荡,她之所以背了淫妇的名声,大概与道德观的冲击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才落下了那样的名声。

理解一个人是接近一个人的一种方式,我要求自己不要对她抱有好奇心,不要臆想她,当然也不要对她抱有偏见,而是去理解她,寻找她身上与我们相似和共性的东西,然后叙述她的生命反应和心灵挣扎。如此这般,我便觉得她似乎站在两千多年前的历史烟尘中在悲悲切切,为自己辩说着什么,我恍惚走神,有了不忍心把她只写成一个人所共知的淫妇的心思。

八月的北京热得让人喘不过气,但要写齐文姜的想法犹如烧开的水一样已经沸腾了,我无法让这沸腾的水再回到冰点去,于是,我的笔开始与这个女人的命运扭结在了一起。

她在历史中辩说,我的笔在叙述中挣扎。

2

我想让齐文姜以一个

美女

的形象出场。

齐文姜的美是天生的,是上帝赐予她的一份厚礼,是让她行走于人世,取悦于众人眼球的一个优越条件。从她后来的淫荡事件上看,她并没有利用自己的美色去诱惑他人,并没有把自己性感的躯体当成一种交易去换取人生利益,也没有把他人对自己的喜爱当成一时快活的偷情,更没有像大多数奸夫淫妇一样,只在肉体结合时走在一起了,完事之后穿上衣服便又拉开距离,从此闭口不提对方,把对方藏在一个从不示人的角落;她想要

爱情

,而且是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美与淫荡,在齐文姜身上并没有被扭结在一起,她淫荡的时候便淫荡,美的时候便美,丝毫不假装和遮掩什么。

其实,齐文姜并不是从小缺少教养,什么都不懂,生性放荡的野孩子,她出身高贵,是齐国国王齐僖公的二女儿。她从一出生就显得与众不同,十分惹人喜爱,慢慢长大,一个美人坯子便显现了出来,生得面如桃花,眼似秋波,艳丽无比,到了二八芳龄便出落成了一个绝色美女。且看《卫风·硕人》是如何写她的:

手如柔荑,

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这首诗不错,可以说是字字显风情,句句迷人眼。从诗中可以看出,古人赞赏一个美女时,总是喜欢用一些细嫩、光滑,有质感的植物和动物的部位来做比喻,而且由于这些东西本身就属于稀有之物,所以将美女衬托得更是美轮美奂,让人觉得她们身上有一种超然于人世的光彩。比如诗中的手、肤、领、齿、眉、笑、目等,一读之下,让人觉得作为绝色美女的齐文姜已站在了眼前,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毋庸置疑,这首《卫风·硕人》是为齐文姜而写的,作为一个以“淫”留名于世的女人来说,能有这样一首诗与她一起在历史中留传下来,她值了。

美是一种优越,但有时候却是一种危险。有人曾说“美不详”,还有所谓“红颜薄命”的说法,都是例证。拿齐文姜来说,为什么生在贵族家庭中的女儿偏偏会变成一个留名于史的淫妇呢?凤凰不会轻易落架,高贵不会轻易被改变,如果被改变,一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左右了她的心思,让她的双脚往旁边一拐,从此踏上了一条扭曲的人生路。事实上,史料记载齐僖公是教子有方的,在很早的时候便请了类似于今天的家庭教师一般的人来悉心教导自己的两个女儿,希望她们长大以后知书达理,成为贤妻良母。齐文姜在如此优越的条件下成长,显得天资聪慧,才思敏捷,时时能出口成章。这多么好啊,让人觉得父亲的苦心不会白费,希望在两个女儿身上不难实现。齐僖公大概也在内心欢喜,为这两个宝贝女儿而高兴。

女儿慢慢长大,父亲大概要为她们的婚事操心了吧!在这件事情上,我想齐僖公和此时在细心梳理历史的我一样,会为齐国不好的性开放风气所担忧。齐国原本是建立在东夷之地上的国家,从首任国君姜子牙开始,就接受了东夷人的很多习俗,性解放便是其中的一种,齐国人在性方面大胆而直接,从不遮掩。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齐风》一书中找到大量的例子,比如齐国女人喜好主动找男人偷情,在大白天就可以跑到男人家里风起云涌,至于在男人家过夜则是很常见的事,往往大摇大摆地去,直到第二天天亮又大摇大摆地离去。齐国女子还特别喜欢裸露,常常将自己身体的一些遮羞部位坦露在外,不在乎男人们怎么看,怎么品头论足。齐女喜欢裸露,在当时的诸侯国中颇为闻名。

齐僖公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会不会耳濡目染一些男女出格的事情,其正处于花季的身心会不会受到影响呢?事实证明,她们俩很懂事,知道自己身为贵族子女的重要性,没有像那些在大白天就可以跑到男人家里寻欢觅爱的世俗女子一样放纵自己。相对于她们在日后的命运变化,我觉得她们在这时显得十分清纯可爱,犹如一碗清澈见底的水,不含任何杂质,让人看着忍不住要生发出赞赏之意。

但每个人的成长都是模糊的,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实际上,后来齐僖公的两个女儿被改变的原因都与春秋时期性开放的风气有很大的关系。齐僖公一心想把两个女儿教育成人才,但两个女儿在后来却都未能满足他的愿望。他的愿望落空了倒也没什么,如果她们两个不争取出息,做个平常女子便也罢了,但让他痛心的是,小女儿齐文姜却出乎意料地把女人的底线突破,变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淫妇。

古往今来,当父亲的最怕女儿给自己来这一手,这样的事一旦发生,父亲便脸面没处搁,在人跟前抬不起头了。人生一世,希望往往会被意想不到的事情改变,这就像一片热烈燃烧的火焰往往会被一场不测的大雨浇灭一样,顷刻间给你弄个透心凉,让你浑身冷得发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可怕的事情已经降临到了自己身上。

先是他的大女儿出事了。

齐僖公的两个女儿长大,双双成为当时闻名的绝色美人。关于这姐妹俩的美,《诗经》里有记载:

有女同车,

颜如舜花,

将翱将翔,

佩玉琼踞;

彼美孟姜,

洵美且都。

有女同车,

颜如舜英,

将翱将翔,

佩玉将将;

彼美孟姜,

德音不忘。

各诸侯国君侯、世子闻之心动,纷纷借机前往齐国都城临淄向齐僖公套近乎,表示想娶齐家女子。此时,大女儿齐宣姜已到适嫁的年龄,齐僖公一番挑选,决定将她嫁给卫国卫灵公的儿子。谁知她刚嫁过去便身陷水深火热之中,她的公公卫灵公一见她长得容如海棠,皮肤光艳润泽,身材既修长又凸凹有致,尤其是丰满的胸和浑圆的臀格外引人注目,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此卫灵公不地道,因儿媳是绝色美女,顿时为之心旌摇荡,不管自己与她在辈分上的隔阂,对儿子说,你还不到

结婚

的年龄,这个齐宣姜我先要了,过些日子给你再娶一个。儿子是个听话的孩子,听父亲这么一说便退了出去。

卫灵公大喜过望,猴急地将齐宣姜拉入帐内,粗鲁地开始脱她的衣服。齐宣姜大概是个老实孩子,加之又被吓得够呛,所以卫灵公很快便拔光了她的衣服。卫灵公一定惊呆了,齐宣姜的身体真是太美了,皮肤细腻白嫩如凝脂,一对丰满的乳房如熟透的桃子,浑圆紧凑的臀部高挺着,透出少女极其诱惑的力量。他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冲动,疯狂地把齐宣姜占为己有。在这件事上,齐宣姜模糊的,她白晰丰满的处女身子被卫灵公强行占有,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的行为和痛苦的情绪,让卫灵公顺利得手了。

从此,卫灵公不管不顾旁人的指责与议论,沉溺于齐宣姜的美色和肉体,如果一天不把她丰满性感的肉体享受一番便吃不下饭,便睡不着觉,像丢了魂似的没有一点精神。这个卫灵公,活脱脱的一个色狼,其行为已为世人所不齿,但他却丝毫没有从肉欲中挣扎出来的意思。也难怪,他是一国之君,他要打破道德底线,要放纵,别人又能拿他怎样呢?

可叹齐僖公啊,费尽心思要给齐文姜谋一份好的生活,却不料女儿一出嫁就被色狼拥抱入怀,遭受屈辱和蹂躏,他好心疼啊!也许在茫茫深夜,他遥对卫国方向,口中念着女儿的名字,两行泪水不知不觉从脸上向下流淌。大女儿在性解放的齐国没有出事,但却在风气同样不好的卫国出事了,他感到很伤心。而让他无可奈何的是,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加之卫国又遥不可及,他即使再心疼女儿,也无力将她挽救回来。

淫威,让他的内心为之战栗。

3

大女儿被毁了,齐僖公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小女儿齐文姜身上。女儿是当爹娘的身上肉,哪个能不疼自己的女儿,哪个能不指望女儿过上象模象样的生活?所以,齐僖公便向外放出了话,我家次女文姜已长成,各国诸侯、世子可前来提亲。

这是一个让许多人为之兴奋的消息。要知道,齐文姜在这时像她姐姐齐宣姜一样,都已是闻名于世的绝色美人,姐姐宣姜美若天仙,妹妹文姜貌若鲜花,《诗经》中说她俩:“颜如舜华”。尤其是齐文姜,生得如花似玉,桃腮杏脸,蛾眉凤眼,走起路来体若春柳,步出莲花,已被誉为“春秋四大美人”(息妫、齐文姜、夏姬、西施)之一,这样的美女要选婿,不知多少诸侯公子都心猿意马,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齐僖公这样做可谓明举,一则他可以细心为文姜挑选一个人家,不要让她像宣姜一样误嫁一个豺狼一样的主儿,二则也可以让文姜自己有个选择,选一个她中意的人,免得日后的

婚姻

质量没有保障。他这样做也符合当时约定俗成的方法,在春秋时期,男女之间是可以面对面的,待字闺中的齐文姜也可以细细打量这些王公贵族的公子,一一欣赏他们的容貌,揣摸他们的品行,来一个优胜劣汰。齐僖公见文姜对待这件事很认真,便又放出了话,谁能被选中,完全由文姜定。

一件事如果显得过于严肃,其气氛一定令人紧张。一长溜王公贵族的公子站在那里,让“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的美人齐文姜来选,大概每个人的心都怦怦乱跳,毕竟这样的竞选是残酷的,最后只有一人能够胜出,其他人则脸上无光,只能悄悄地走开。但这个被选中的人会是谁呢?一切都要看齐文姜小姐的品味了。她大概两三眼就将这一长溜王公贵族的公子们分了类型,她喜欢哪一类型,大概就要从中挑选了。那一刻的空气对那一长排王公贵族的公子而言是紧张而又沉闷的,但对齐文姜来说则是幸福的,她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从这些男子中选一位中意的人。

女子择夫,乃人生之大事,而父亲完全放权于自己,这毕竟是一次难得的幸福体验。这时候的齐文姜还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子,离她变成一个淫妇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这时候的文姜对生活,尤其对自己的婚姻是十分认真的,由于姐姐宣姜有了那样难于人言的遭遇,所以,她更想要一份体面、幸福的生活。几经比对,她看上了郑国世子姬忽。她选姬忽的理由是,他长得高大威武,行端礼正,有男子汉的气魄。

姬忽有福了。

能被春秋四大美女之一的齐文姜看上,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一旦被选中,便犹如所有的鲜花都在为他开放,所有的星星都在为他灿烂,所有的话语都会变成对他的赞叹——人家姬忽,原本就生得一表人才,此次齐文姜选婿,选他是对的。姬忽喜滋滋与齐僖公签订有关与文姜的婚约时,周围大概是一片啧啧的赞叹声。至此,齐僖公应该实现了心愿。首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郑国世子,应该说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其次,一表人才的姬忽也配得上貌若桃花的女儿,显得很和谐;再次,整个选婿过程进行得很顺利,没有让他操多少心,他感到很高兴。一桩秦晋之好就这样要缔结了,当父亲的大概是最为高兴的了。还有齐文姜,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设想在进行,她应该感到心满意足,应该和父亲一样高兴。

人有时候因一件事太过于高兴,就会出现意外。果不其然,齐僖公一家没有高兴几天,事情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让所有人的笑容都僵硬在了脸上,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让事情发生转变的是姬忽,这个齐文姜选中的如意郎君回到郑国后听信他人谗言,觉得自己是小国,娶了齐国这样大国国君的女儿,日后必定受欺负,于是便向齐国提出退婚。

关于这件事,《左传·桓公六年》有记载:“齐侯欲以齐文姜妻郑大子忽,大子忽辞。人问其故,大子曰:‘人各有耦,齐大,非吾耦也。’”成语“齐大非偶”就是源自于这里,从此传世的。

任何事情的变化,皆与人有关。齐大非偶,事情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我看未必,一切只因为春秋时期中国人还没有受到儒家思想的教育,人们对待事情的态度很随意,不像今天的人一样极其注重信誉,做事先做人,有时候宁可放弃利益,也不降低做人的标准。然而我又觉得姬忽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事情还没有怎么样呢,他倒先被吓得缩了回去,这样的人,实际上是配不上齐文姜那样的美女的。如果齐文姜在历史上不会成为一个淫妇的话,在这件事上,她可以把姬忽这样一个懦夫比对得几近于不存在,哪里还能提般配二字。

再次,与齐文姜在病痛和心情抑郁中的本能依赖有关系。不难想象得到,文姜自小以美出名,多多少少因容貌过人而自负,但没想到却遭受了姬忽的拒婚,让她一下子如若降身于深谷,内心受到了从来都没有受到过的折磨,她感到寒冷,感到孤单。而这时候哥哥姜诸儿出现在了她床前,千般问候,万般呵护,让她觉得有一缕阳光照在了自己身上,整个身心在一点点地变得温暖起来。据史料载,他们俩人是一起长大的,自小耳厮宾磨,青梅竹马,对对方都很有好感。忽一日,她发现哥哥看自己的眼神中有一种飘忽不定的东西(是姜诸儿为她的美而走神的一刻),突然心里一动,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热流。这一刻间是要命的一刻间,亲兄妹之间的道德底线一下子便绷得很紧,发出了隐隐约约要裂断的声音。齐文姜觉得在心里突然出现的热流很奇妙,把多日来笼罩自己身心的寒冷一下子驱除干净了,代之而来的,似乎是一个朦朦胧胧,虚幻飘浮的美妙世界。她也许与哥哥试着再次对视,顷刻间,她和哥哥的身体里突然奔突出了像诗人波德莱尔所说的不可抑制的野兽,她和哥哥被这野兽奔突的力量带动起来,战栗着,坠向了肉体的眩晕之中。

再再次,与齐文姜太过于美丽,对姜诸儿形成的不可抵制的诱惑力有关系。当她被姬忽拒婚后,不久就病卧床榻,哥哥姜诸儿来看她,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病怏怏,更显得动人的妹妹。这之后,他经常到齐文姜床前探望,总是被齐文姜的美所打动,心里的兔子开始上蹄下跳,闹将得他不能安宁。后来,妹妹的病好了,又还原成了一个面容白嫩,体态婀娜多姿的美女,而哥哥却病了,这病生在心里—–他爱上了文姜;如果和她在一起,他便觉得今天整个身心如沐春风,如果看不到那可人的妹妹,他便觉得烈火焚心,坐卧不安,时刻都觉得时间缓慢得徘徊不前。也许,当他意识到这是一种畸形的恋情时,也想回头,赶快离开妹妹,但他却挪不开步子,他觉得从文姜身上传递出的气味,她眼神中流露中的光彩,她举手投足间的动作,她说话时的声音,等等,都像一双双大手一样紧紧地攫着他,让他没有一点挣扎的力量。他中魔了,不由自主地把妹妹拥抱到了自己怀里,吻她,抚摸她丰满的乳房,继而宽衣解带疯狂做爱。

写到这里,我想起我前几年在一篇文章中曾说过,美不祥,要对美保持警惕性。当时我的观点是,美对人自然而然地会生发出一种吸引力,人会本能地去追求美,占有美,但因为美往往是多种因素生成的,所以,人是不可能完全接近美,与美达成一致的,而又因为人往往是贪婪的,所以,人在极力接近美的过程中便会变得危险,弄不好就会因美而受伤,或者受到美的直接伤害。现在我之所以在这里重述这一番话,是因为我觉得姜诸儿恰巧就属于我所说的这样一种类型。

最后,与两个人都太年轻,缺少自控力有关系。按推算,他们发生关系时正处于青春期,是易于骚动和犯错误的年龄。他们的心弦从来没有被弹奏过,所以第一次被弹出的声响总是让人迷醉,顷刻间,在姜诸儿的眼里,妹妹的概念消失了,一个纯粹的美人变得越来越逼真,越来越吸引人。这样的情景对于齐文姜来说也是一样的,哥哥不再是哥哥,而是一个再也无可替代的情郎。可以说,齐文姜和姜诸儿之间发生关系并不是哪一方主动为之的结果,是自然而然生出感情,继而又由感情生发而成的乱伦。当时,他们俩人实际上都还很小,大概也就在十六七岁那个阶段,而且谈情说爱是第一次,算是初恋,有好多事情一定都弄不明白,于是乎便稀里糊涂地干下了乱伦之事。年轻在有时候是好事,可以让人发挥出向上拼搏的力量,但在有时候就变成了坏事,让人因为无知和冲动越入雷池,弄不好把一辈子都毁掉。齐文姜和姜诸儿就是这样,尤其是齐文姜,仅迈出一步便将一生定性为“淫妇”,便在历史上永远洗不尽耻辱的名声。

写到这里,我觉得即使我在这里列举再多的理由,实际上也无法为齐文姜和姜诸儿开脱乱伦的事实。齐文姜率性,姜诸儿热烈,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就不是性格优点了,而是让他们一片步堕落的弱点。毕竟,他们干下的事情已经像一块大石头一样撞向了“道德”这块警钟,使它发出了举世皆惊的声音,不但在当时让世人觉得振聋发聩,就是在两千多年过去之后,似乎仍有余音在颤抖,让人觉得打死都不敢去做齐文姜或姜诸儿那样的人。

唉,疯狂的齐文姜和姜诸儿,一旦把那条底线突破,便整天沉溺于肉体的欢娱之中,被男欢女爱的醉人体验弄得晕头转向,哪里还有心思能掂一掂这样做会酿成多么可怕的后果。那些天,俩人大概除了赤身裸体,与对方手臂缠结,在一张谁也不会发现的床上风起云涌外,不会再去干的事情。因为他们是一家人,所以不存在约会不便的问题;也因为他们是兄妹,所以大家便不会起疑心他们二人已做了苟且之事。从表面上看,一切都似乎很平静,因遭拒婚而生病的齐文姜在哥哥的照顾下一天天好了起来,脸上又有了鲜嫩欲滴的红晕色,饭也能吃得下,觉也能睡得着,又恢复成了一个像以前一样美丽的齐文姜。一家人也许为此很高兴,只要人好,遭受的波折总会慢慢被忘掉的。但谁也不知道,就是在众人不易察觉的片刻间,哥哥与妹妹偶尔对视的眼睛中,闪烁着几分沉迷的眼神。因为是在众人跟前,那几分沉迷的眼神往往一闪即逝,等到众人散去,他们二人觉得条件成熟,便立刻去寻找属于他们的一张床。

肉体的欢娱,让他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整个世界。

5

纸里面终究包不住火,率性的齐文姜和热烈的姜诸儿尽管压制着自己的个性,采取了偷偷摸摸,避开众人的地下隐藏术和勤于换地点的游击术,但还是被人看见了。也许,看见一对兄妹赤裸裸缠绵在一起的那个人惊讶得嘴半天都合不拢。他看见齐文姜长发散乱,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姜诸儿在她身上一边吻着她的乳房,一边在与她做爱。两个人由于太激烈,浑身上下一定已经有了汗水,但谁也顾不得去擦,因为这时候他们的手一定很忙,正在对方身体的一些部位做着最甜蜜最幸福的事。这样乱伦的一幕并无什么好窥视的,他只是觉得喉咙眼有什么要呕吐出来,但他控制住了自己,因为齐文姜和姜诸儿是皇家公主和太子,他怕招惹麻烦上身,便悄悄转身离去,把看见的那一幕烂在了肚子里,对别人只字未提。

但后来,又有人看见了他们乱伦的一幕。率性的齐文姜递一个想要的眼色,热烈的姜诸儿便心领神会,找到一间房子,赤裸着身子千般旖旎,万般妖娆,姜诸儿不时地用极其露骨的语言赞叹齐文姜的乳房和敏感部位是如何美妙,齐文姜赞叹姜诸儿的力气有多大,让她如何享受到了着体欲融的感觉。他们偷偷进来的时候是关死了门的,但他们没有想到此时却有一双眼睛又在窗外死死地盯着他们在看。他们一览无余的肉体本来只限于为对方展示,但现在却被第三个人看见了,事情因此就有了麻烦。

是齐文姜和姜诸儿的防范措施不力,让人看见了,还是他们越做胆子越大,情欲的疯狂已让他们丧失了理智,完全不顾忌掩人耳目了?我估摸着想了一下,觉得实际情况属于后者。我觉得,要想成为千古淫妇中的典型人物,齐文姜在性开放的齐国只做了出轨的事实属平常,要在历史上留下名声,在自己所处的时代脱颖而出,不把“淫”之事做得惊天动地是不会引人注目的。齐文姜本身很漂亮,加之又有干脆利落的率性秉性,是一个很多男人都渴望得到的绝色女子,她在人们心目中也是有地位的,而她却出乎意料地做出了与兄长媾和的事,一下子便把她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降低了,让人觉得她的美是含毒的,不想再接近她了。这便是她因“淫”而出名的的原因。至于她在最后落了一个千古淫妇中的典型人物名声的原因,则与她后来完全不顾世人指责,包括不顾及亲人的脸面而疯狂纵欲的事件有关。这是后话,现在的齐文姜只是在偷偷摸摸地与哥哥在媾和,还没有到那一步。

这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不久,齐文姜与姜诸儿乱伦的事传到了父亲齐僖公耳朵里,把齐老爷子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家里居然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自己居然会生出这么两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也许,宫中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或者说都已经多次看见了齐文姜与姜诸儿在大白天宽衣解带,齐文姜挺乳扭臀,姜诸儿疯狂地高奏欢曲,把不能自抑的快活呻吟声传得击人耳穴,但大家都怕得罪了文姜与姜诸儿,在日后不好过日子,便都躲得远远的,不管不问人家二人的床第之事。后来,实在是他们二人做得太过分了,以至于不避任何人的耳目,几近于公开化了,才被父亲知道了。情欲的疯狂直接导致了二人人格和尊严的丧失,继而转化成肉体的疯狂,这种疯狂像暴风骤雨,把在齐国那样一种风气下好不容易树立的一点道德像小树苗一样连根拔起,刮到了不为人知的角落。他们俩疯了,被情欲扭曲成了再也不知道什么是廉耻的疯子。

但在当时,“拒婚”对齐文姜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因为在春秋时期一个女孩子被男方退婚便说明该女子在某方面有难以启齿的毛病,所以才会被男方拒婚。一个女孩子一旦遭遇了退婚,她的名声便被毁了,从此便不好嫁人了。这种现象只是对一般人家的女孩子而言的,而对于春秋时期四大美女之一的齐文姜来说,就更是莫大的耻辱。想想,她自小以美貌扬名,有多少人对她渴望不已,但都因为她选择了姬忽而知趣地离开了,现在可好,她却被人拒绝了,你说那些曾经想得到她的人会说她的好话,会来安慰她吗?!

可恨懦夫姬忽,将婚事一退了之,完全不管不顾文姜多么难受。一个本来美丽可人,身上没有一点毛病的女孩子,就这样遭受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打击。

她该如何承受得了啊!

人承受的痛苦和打击如果超出了承受能力,那他一定就会出问题。日子久了,悲痛和气恼使齐文姜一病不起,面容日渐憔悴,每天都不能吃多少东西,身体的状况越来越不好。美丽的女人在大多时候都是脆弱的,一经风吹雨打,她们美丽的容颜马上被愁苦笼罩,窈窕的身躯马上会变得弱不禁风,除了自怨自艾和顾影自怜外,还哪里能挺起身子去改变苦难啊!美把她们已经宠坏了,她们因为美而一向自我感觉良好,所以缺少面对现实的勇气和改变现实的能力。齐文姜因遭拒婚而一病不起,多多少少也有这样一层原因在里头。

这时候,一个从此要改变齐文姜命运的男人走到了齐文姜的病床前,他就是与齐文姜同父异母的哥哥姜诸儿。他悉心照顾妹妹,经常安慰她,引导她想开些。这样不是挺好嘛,哥哥照顾妹妹,他尽的是一份兄长的呵护之情,齐文姜得到的是一份兄妹之间情同手足的温暖,但事情却朝着谁也不曾预料的一个方向发展过去,时间不长,因为姜诸儿和齐文姜频繁接触,本来很正常的兄妹情却发展成了儿女私情。

爱情,一定是两个人彼此间产生了好感,将对方拉近的一种情感体现。齐文姜和姜诸儿产生爱情的过程其实就是内心寒冷的齐文姜被姜诸儿慢慢暖热的过程。齐文姜内心变得温热起来,心情也随之转好。这时候,她发现自己爱上了哥哥,而哥哥看自己的眼神也似乎含糊闪烁着什么。一个惊喜的念头在她内心像涟漪一样扩散开,又聚拢来。之后,他俩看对方的目光越来越不对劲,眼眸中有了热烈而急切的神情。终于有一天,他们的手紧紧地拉在了一起。齐文姜一定变得呼吸紧促,脸上有了一股迷醉的神色。要知道,她是春秋四大美女中的一个,所以此时她一定俏眼半斜,一幅云情雨意的样子。姜诸儿内心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冲动,一把抱住她,把狂热的吻递到了她唇上。这种情景之下,两个人自然“如雨湿旱处情甚疑暇,似鱼入水乐何如也”,让呼吸变得紧促起来。

性,实际上是人之本能的反应中最强烈的一种,它一旦因某种意识和情绪被唤醒,便让人急躁骚动,着急地寻找异性解决问题。现在,齐文姜和姜诸儿已彼此将对方拥抱在怀,实际上离性已经不远了。果然,姜诸儿的手自觉或自觉地伸向了齐文姜的上衣内,几经摸索,握住了她的乳房。齐文姜正值花季,乳房一定丰满而结实,在姜诸儿的手触摸到的一刻,一定会颤抖的,而姜诸儿又一定会因她的颤抖而受到剌激,下意识地加大抚摸力度。

情欲之火一旦燃起,便会越烧越旺,直至两个人进入实质性的性结合,并在灵肉飞升的最高点才会停熄。抚摸、吻、拥抱,等等,很快就会让齐文姜和姜诸儿欲心如炽,快速脱掉了衣服。在姜诸儿的眼里,齐文姜的裸体美不可言,粉背横拖,玉臂伸舒,尤其是一对乳房,不但丰满高挺,而且柔腻如糯,还有浑圆紧凑的臀部,给人一种强烈的性欲刺激。姜诸儿是经历过女人的男人,他吻她的乳房,用手抚摸她的敏感部位,让她的身体有了越来越强烈的反应。水到渠成,他引导妹妹大展旗鼓,开始交媾。

亲兄妹本不可媾和的道德底线被齐文姜和姜诸儿突破了。

历史上最令人震惊的兄妹乱伦的事件就这样发生了,乔文姜变成了千古淫妇中第一个和哥哥乱伦的人,在“淫妇”这样一条最令人不齿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4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春秋时期是一个并非像今天一样注重道德的时代。道德准则不同,便注定人们的行为也不同,比如在性观念和性行为方面,这个时代的男女便不受约束,两个人只要对对方有好感,愿意为其倾身,便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马上就可以发生性关系。

为什么男女之间会如此开放呢?

是这个时代的人格外喜好性,还是当时人们对待性的态度十分简单,认为两个人媾和并不是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在这里,我们不妨分析一下这个问题。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是齐文姜和姜诸儿为什么突破亲兄妹底线的原因。在这件事情上,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我猜测齐文姜是一个很率性,一向敢作敢当的女孩子,往往内心滋生一个念头,便马上要付诸实施,既使是在心情失落和内心念头急切的时候,也不能冷静地把握自己。她为什么会很率性呢,大概与她的出身和美貌有关。他出身于皇家,从没吃过苦受过罪,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所以养成了做事从不受约束的习惯。同时,因为她长得漂亮,自小就被一片赞美声包围,所以她很自负,觉得自己是人上人,没有什么可顾忌和自律的,时间长了,便养成了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习性。

一个人太过于率性和对什么都不在乎,往往会直接导致行为的散漫和心灵的昏惑,在经遇和处理事情时就会把握不好分寸。如果是生活中的小事情,把握和处理不好倒也罢了,而齐文姜一不小心做出了兄妹乱伦这样遭千夫所指,万夫所唾的事情,她便要承担严重的后果,谁也不会因她率性和自负而原谅她了。她在当时只是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女孩子,一步迈出去,便背上了诸淫妇中与兄长淫乱第一人的名声。很显然,她在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背负了那么可怕的名声,由于太年轻,她把事情看得太过于简单,以至于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搭了进去。

除此之外,大概还有以下几个稍一疏理便可以变得清晰的原因导致这对兄妹突破了血缘底线。首先,在春秋时期人们对待性的观念与今天的人的观念是截然不同的,当时,有一些国家实际上还保持着部落的状态,而在更早的时期,性是可以公开的,即使到了春秋时期,性的方式虽然有所改变,但仍然保持了简单、直接、开放的形式,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在心理上没有什么障碍,在方式上也没有多么复杂。当时的社会还没有形成封建观念、礼仪、准则等,齐文姜和姜诸儿在情欲涌起的一瞬,并没有礼法、世情和社会准则等约束他们,他们一时忘了有血缘关系,疯狂地缠绵在了一起。一念之差,他们二人变成了和当时大多数媾和的情侣一样的一对男女。如果他们不是亲兄妹,发生那样的事在当时本也无可厚非,但要命的是,他们身上流淌的是一样的血,再媾和在一起,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他们因为情欲而忘记了血缘,因此便变得简单,无知觉,丧失了人最起码要保持的廉耻之心。

其次,春秋作为一个自由时代多多少少影响了他们对待性的态度。在今天看来,春秋是一个十分自由的时代,人们不但过着悠闲的日子,而且还似乎极富情调,花前月下吟诗,江湖行侠仗义,每个人都似乎很洒脱,很有一股“诗意地栖息于大地”的感觉。最让人感动的是,这个时代的人往往一个人胸中可以装得下一个国家,有许多侠士为了一个“义”字胆敢人头落地,不表现出半点畏惧。在当时,侠士们只要看哪国的皇帝不顺眼,便或提长剑或腋藏短刃去刺杀他,闹出了不少传奇故事。古往今来,也就是春秋战国时期人人敢去杀皇帝,春秋战国一结束,中国古典的侠士精神便宣告结束。在今天看来,春秋时代的人都显得很可爱,让人觉得他们身上有那么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一个时代极度自由,无外乎说明这个时代没有多少约束条律,人的心自由了,行为便不可避免地要变得自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男女之间的性很开放便显得无可厚非。也许,性开放在当时也被人们视为自由的一种方式。齐文姜和姜诸儿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不可能超凡入圣,成为具有跨越时代精神的人,所以,一旦动了那方面的心思,身体里的野兽便奔突起来,使他们无法冷静地左右自己了。因此我们可以下一个定论,是齐文姜和姜诸儿所处的那个时代推动着他们,让他们欲火难泯,打破了兄妹之间的道德底线。

美女虽然漂亮,但不一定把事情也做得很漂亮。齐家出美女,然而可怜齐老爷子却并不因两个貌若天仙的女儿而感到幸福,反而一次次被折磨得七死八活,不知该如何是好。先是大女儿齐宣姜,本是嫁过去是给郑国公子当妻子的,却不料被禽兽一样的公公卫灵公霸占,过着被蹂躏的非人的日子。齐老爷子一口恶气长久堵在心头出不了,我的女儿嫁过去是要过正常人的日子的,不是供你老牲口玩弄的,你他妈的丧心病狂,你不得好死。但恼怒改变不了任何事实,大女儿已落入魔爪,齐老爷子只能在黑夜里长叹,祈求上苍能给予女儿机会逃脱魔爪。这痛苦的折磨还没有消停,不料儿子和二女儿又干出了更让他痛心的事情。齐老爷子一番苦心要培养两个女儿出息,却不料他却反遭打击,而且他所遭到的打击像烈火扑面一样,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让他无力应暇。

齐家乱套了。

在大女儿的事情上,乔老爷子愤怒归愤怒,但毕竟还可以给人说,以得到别人的安慰和帮助,但在儿子和二女儿这件事上,他一下子觉得如坠深渊,被黑暗笼罩,四周不见一点希望的光亮。发生了这样丑恶的事情,他哪里还有脸面去见人,去给人说呀!他就是气得把牙咬碎了,也不能在众人面前吐出来,只能痛苦地咽进肚子里去。

气愤之余,他把儿子和女儿叫到一起臭骂了一顿,但即使他骂出再难听的话,或者动手狠狠地打他们二人一顿,也无法挽回这已经发生的难堪事了。冷静下来后,他觉得还必须得把这件事按住,所谓家丑不可外扬,齐老爷子在这会儿还是能捋清这个思路的。他想了想,马上采取了有力的措施,把儿子和女儿分开,禁止他们再接触,同时,让齐家人把嘴闭紧,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稍后,他又觉得必须得为齐文姜赶快找个婆家,打发她嫁出去,她便没有了再和哥哥接近的机会。

任何事一旦发生,都必须得面对,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事实。齐文姜和姜诸儿彼此爱对方爱得情真意切,但他们却爱错了人,因为血缘关系的原因,他们是万万不能爱自己的亲人的。打个比方,如果齐文姜爱上的是亲人之外的人,哪怕他是一个伙夫、马夫、看家守院的,只要她爱得像爱哥哥一样热烈,而且非他不爱,坚持到最后齐老爷子大概也会让步的。同理,姜诸儿哪怕爱上的是一个伺候人的丫环,村姑,或者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女孩子,同样坚持下去的话,也会有一个好的结局的。只可惜,他们二人一经陷入情欲便难以自拔,不能冷静地看一看这个世界有多大,除了自己的哥哥或妹妹外,还有那么多的人是值得去爱的。

方向错了,一切都会跟着错下去。而唯一能够扭转的方法就是改变方向,也就是说从根源上清除毒瘤。齐老爷子不得不这样,儿女长大了,反而成了当爹的麻烦,看看,他稍有不慎管得不严,他们就给他弄出了让他下不了台的事情。好在他快刀斩乱麻,很快就把事情处理妥当了。不久,处于齐国之邻的鲁桓公新立了鲁国,急于想攀求齐国这样的大国给自己援助,于是,便让公子翚到齐国向齐文姜求婚。齐僖公高兴不已,立即答应了这桩婚事,并迅速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要把齐文姜嫁出去。一切都商定下来后,齐僖公大概才松了一口气,耽于有烂在肚子里也难于向人言诉的痛苦,他必须得这样做。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齐老爷子这次要把齐文姜这盆让他难堪的水泼得远远的,泼得干干净净,让她永远不要再踏入齐国一步。

6

齐文姜要嫁出去了,姜诸儿一定很着急,让他消魂的妹妹要去给别人当老婆,他心里一定有一万个不愿意,但他却不能站出来阻挠,只能暗地里伤心着急而已。伤心归伤心,着急归着急,但无论如何得见上一面才行吧!然而齐僖公大概把两只眼睛睁得很大,早已防着他们一手,尤其把齐文姜看得很严,不让她随意走动一步。当爹的,明白在这时候千万不可大意,不能让这一对孽子再干出让别人笑话的事情。

愈压制,是不是会愈加反抗呢?抑或,他们二人一看压制得如此厉害,会不会采取别的办法幽会呢?比如,趁人不备偷跑出去约会;或者想方设法引开父亲,利用时间往对方的怀抱里扑去;再或者买通丫环、侍者一类的下人,传递书信给对方,告知他(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思。史书上没有记载他们二人是用什么办法联系到对方的,但却引出一段与诗有关的事件,让历史在这儿抒情了一把,把情节弄得一波三澜,颇有情趣。在文姜出嫁的前一天晚上,姜诸儿在一把纸扇上写了一首诗,传递给了齐文姜。诗句是这样的:

桃树有华,

灿灿其霞,

当户不折,

飘而为直,

吁嗟复吁嗟!

从这片言只语中可以看出,这个姜诸儿还是有那么一点才气的,前面八个字把妹妹的美写得淋漓尽致,如果他不是真的爱妹妹的话,岂能如此深切的抒情和感怀。后面十三个字是写他的心理的,可谓细致准确,如若真人在吁嗟。这里面既有他情绪上的波动,又有对妹妹肉体的性渴望,“当户不折”,他感到痛惜和失落。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齐文姜比姜诸儿还要有才华,接到情人哥哥的诗,她立即答曰:

桃树有英,

烨烨其灵,

今兹不折,

证无来者?

叮咛兮复叮咛!

怎么样,抛开齐文姜的淫不谈的话,我们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才女吧!她才思敏捷,表达准确,一读哥哥的诗,便脱口吟出了心中想说的话:我千好万好,也只为哥哥你好,我活着也是为你活着,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今天不来见最后一面,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证无来者?叮咛兮复叮咛!”,由此可见,齐文姜想见哥哥的心情是多么的迫切啊!

虽然我们从诗中无法推断出什么,但据史载,他们二人在那天晚上是见了面的。他们也许在树后,或许在花园假山的一角幽会了。两颗伤感的心,两具饥渴的肉体,两双紧握在一起不愿松开的手,等等,一定都使黑夜不再平静。当然,他们还是做爱了,在今夜不顾死活地见面也许就是为了做爱。离别的伤感滋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他们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热烈,齐文姜紧紧抱住姜诸儿,让他的力度更大一些。姜诸儿是十分迷恋齐文姜的身体,这一段时间以来,她丰满的乳房,浑圆的臀部,以及她热烈疯狂的性,都让他欲死欲活,现在她要走了,他恨不得一次做完一辈子。

齐文姜在这一夜真的犹如烨烨其灵的花朵,姜诸儿又疯狂地把这朵花折了一回。可怜齐老爷子,费尽心思也没有让一对儿女的罪孽火焰熄灭干净,反而星星之火再次点燃,在他眼皮底下又纵欲了一回。完毕之后,姜诸儿大概缠绵悱恻,实不想分开。这时齐文姜的头脑是清醒的,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无任何办法改变,于是便给他写了一首离别诗《燕燕》:

燕燕于飞,

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

远送于野。

瞻望不及,

泣涕如雨。

这首伤感的离别诗在后来被收入了《诗经》中,并被诗评家大加赞赏,称她为“万古离别之祖”。据统计,我国最早的诗集《诗经》里竟然有六首描写齐文姜的诗,分别是齐风《桃树有华》、《南山》、《载驱》;鲁风《猗嗟》、《敝笱》;郑风《有女同车》等。后来,宋朝的朱熹又在《监本诗经》中认为齐文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

万古离别之祖。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

如此无比难得的两个第一,皆因她又是千古淫妇中的典型而被淹没得踪迹全无。唉,淫,这人世间绝艳的罂粟,它就是一枚禁果,自古以来悬在每一个人的头顶,诱人身心,迷惑眼球,谁要是忍不住把它摘了吞进肚里,在品尝了难得的愉悦之后,它便要毁了你,让你为偷食禁果付出惨痛的代价,哪怕你多伟大,多有名,多有成绩,皆一击而溃,从此抬不起头,做不成人。齐文姜如果不与哥哥乱伦,凭她的才华,不稳坐人人敬仰的千古第一女诗人的交椅才怪呢!只可惜啊,一个“淫”字让她把自己的全部都搭了进去,把自己毁了个干干净净。

偷了情,留了诗,第二天齐文姜还得踏上出嫁的路途。齐老爷子怕临了再出差错,一反当时由哥哥送妹妹出嫁的常规,亲自送齐文姜出嫁,在鲁国为女儿成亲。事毕回到齐国,他心里的石头才算终于落了地,可以轻松地出一口气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因为他又想到了大女儿齐宣姜,她也长得和齐文姜一样漂亮,孽子姜诸儿会不会又对她下手呢?一个激灵又让齐老爷子坐卧不安了,一番思忖后,马上公布一条家规,以后大女儿齐宣姜如果回到齐国,不准姜诸儿见她。齐老爷子被儿女们搞怕了,不得不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

有一点让我觉得不可思议,齐文姜已经因淫荡而名声四扬了,娶她的鲁国公子翚和鲁国人难道就丝毫未所耳闻?从翚的表现看,他没有任何反应,兴高采烈地娶了媳妇儿回去了。知情的人也许都在捂着嘴偷偷笑,在心里说,翚呀,你太傻了,你娶的媳妇儿从表面上看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实际上却不是处女,是一个淫荡十足的女子,早已和亲哥哥双宿双飞,把见不得人的事情做了无数次了。但人们大概只是这样想想,并没有谁把事情说出去。至于鲁国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大概有两种可能。一、他们确实不知情。当他们无比顺利地求到了在当时美貌扬天下的齐文姜时,他们很高兴,便赶紧操办婚事,谁也不会打听别的事情。二、他们知道实情,但不愿意说破,只想把当时是大国的齐国国君的女儿娶过去,攀结亲情,在当时群雄逐鹿的国际形势下求得自己的地位。从后来的事件中我们可以得知,鲁国当时是知道齐文姜与兄乱伦的事情的。如此这般,这桩婚姻就显得有点意味深长了,鲁国全然不顾来自伦理和道德的压力,只想通过一桩婚姻达到政治目的,可谓是煞费苦心矣。鲁国的公子翚的思想工作大概也早已被做通了,他是鲁国法定的国君接班人,不付出一点代价又怎么能行呢?

利益损失在有些时候其实是一种换取的方式,损失一点小利益,肯定是为了更大的利益;损失一点个人利益,肯定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如果这位叫翚的公子是个正人君子,他也许便会把心思全部放在国家利益上,为齐文姜的不洁只是在心里不舒服,但不会有半点外在反应的;如果他也是一个喜欢寻花问柳的货,那么他也许会想,不就是一个女人嘛,被人搞过了也没啥,自己经的女人多了,还不都是那个样,为了鲁国和自己将来的皇位,娶她过来又如何,反正女人对自己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一场从表面上看似乎很正常的婚姻,在里层却包裹着许多不正常的东西。

在这件事上,如果鲁国只想维持一场政治婚姻的话,可以说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但他们却并不知道齐僖公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的心态,不知道齐僖公一点都没有顾及到与政治有关的事情,而只是想把祸水女儿赶紧弄出去,免得她冷不防在那天说自己怀上了亲哥哥的孩子,到那时,齐僖公就是有再大的能耐,恐怕也无法扭转局面了。齐老爷子在那边为鲁国能够来向女儿求婚而满心欢喜,心里说,终于可以把这个孽子打发出去了。而在这边,鲁国人却并不知道齐老爷子的半点心思,所以说,鲁国在娶齐文姜这件事情上只是一厢情愿,单纯的抱着一个设想而已。

看看,在性方面不顾廉耻的女孩子齐文姜,牵连出了这么复杂的事情。但仔细想一想,她本身其实是单纯的,除了在情欲方面不懂得节制和遮掩外,她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儿,除了爱,也没有什么要求,从父亲包办婚姻这件事来看,她是一个听话的女孩子。之所以因她而牵扯出如此复杂的国际事件,都与鲁国人想利用她做文章有关系。如果鲁国人嫌弃她淫荡,可以不沾她,不拿正眼瞧她,她也因此不会感到失落,因为她不缺你那个堂而皇之,大张旗鼓的国际婚姻。说得再可怕一点,哪怕鲁国指责她,用难听的话骂她,她也无所谓;她敢做,做得连父亲都知道了,她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但所有这些本该坚持道德伦理的事情却都没有出现,出现的是因为与政治有关而对一个女孩子毫不怜悯的利用,她被推上了一场可怕的,甚至有几分扭曲的政治交易中,她作为一个淫荡女子在这时已显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作为一个可利用的东西是否称心如意,是否可以通过她而达到目的。好在齐文姜并不知道鲁国在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因此,她在心里便不会体会到比什么都可怕的政治伤害。

那么齐文姜在出嫁的路上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按我对她的理解和推测,她可能一路仍在想着哥哥,希望能早日回齐国和心上人相见。她虽然出嫁了,但那是父亲的一次包办婚姻,她的心没死,所以,她对哥哥的情感便不会泯灭。

她的样子,大概适合古人所说的:“于而不知身往,肠一日而九回”的情景。齐文姜虽然人走了,但却把心仍然留在了齐国。

7

再麻烦的事也经不起时间的消耗,再让人心烦的人也终究会走远。齐文姜嫁到鲁国一晃几年过去了,一切都显得很平静,齐老爷子在齐国终于可以有滋有味地吃饭,舒舒服服地睡觉了。经历了两个儿女的这一番折腾,他老人家大概早已伤痕累累,再也不敢指望能从儿女们身上得到一点安慰了。他也许神情黯然,忍不住一声长叹,唉,这辈子看来是从儿女们身上享受不了天伦之乐了。

齐老爷子在这边稍微消停了,齐文姜在鲁国那边也显得很安静,没有再闹出什么丢人的事情。自从她嫁入鲁国后,不管鲁国人是否觉得达到了他们的政治企图,但毕竟齐文姜是明媒正娶过来的,所以他们对她很客气,处处予以礼待。不久,翚继父位成了鲁国的国君,被称为鲁桓公,齐国人转而称齐文姜为国君夫人,她的地位已如日中天,非常人所能比了。至此,应该说正是因为齐文姜过上了正常人应该过的日子,没有再在鲁国做出出轨的事情,她才拥有了被人人拥戴,身份尊贵的地位。

多么好啊,把以前的那些事情全部忘掉,正正派派地做一个女人,好好写诗,她很快就会变成另一个齐文姜。尽管她因任性和自负毁了自己,让人觉得他的品行不好,但她在诗歌方面的才华还是不可否认的,也就是说,她的丑恶是丑恶,才华是才华,必须一分为二地对待。她有的是才华,只要她愿意写,一出手必然会是惊世杰作,而且还会因诗而留名,成为千古第一女诗人。到了那时候,人们大概会因为她在文学上的成就而原谅她早先的行为。

将心比心,谁没有干过出轨的事情呢!只不过大多数人善于遮掩和改变,干那事的时候是一只狼,干完了赶紧让自己变成一只羊,所以在人群之中谁也看不出他身上有干过什么的痕迹。细细想一下,这本也无可厚非,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得这样,有时候自己的面子也是大家的面子,所以一个人必须维护共同利益和大众利益。还说齐文姜,如果她的诗写得好,深入人心了,大家因为敬仰她的诗会转而敬仰她的人,像所有作家诗人们会拥有无冠加冕的幸福一样,人们会因为她的诗高级继而也觉得她人也高级。

但她似乎对文学创作不感兴趣,所以并没有写诗,她也许挺看重来之不易的生活,所以,她在认认真真地做着贤妻良母。她先后为鲁恒公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名叫姬同,二儿子叫姬季友,鲁恒公对美艳绝伦的妻子也十分喜爱,一家人相处得和睦友好,安安静静地过着日子。这样也好,不要因为写诗出名了,又引起人们的关注,引出意外的议论。十个指头有长短,一群人中的人也不尽相同,尽管我在上面为齐文姜设想了可能因为诗好而受人抬举的情景,但毕竟那是一种良好的愿望,人中间往往有一些专爱说别人坏话的人,你越是光彩,他便越是揪住你的把柄不放,不把你弄个声名狼藉便不会罢休。像齐文姜这样不堪回首经历的女人,是经不起别人议论的,所以,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活着,其实也挺好,至少可以换来一份从容舒心的生活。

安静和从容会让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会飙出去七八年乃至十几年。慢慢地,在安静和沉寂中,18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这18年中,劳心伤神的齐老爷子已撒手人寰,姜诸儿继位变成了齐国的国君,称为齐襄公。也就是在这18年中,齐文姜没有踏上齐国一步,老老实实地待在鲁国做着丈夫的妻子和儿子的母亲。她之所以不能回去的原因有两个。一,齐老爷子在她出嫁时就定了一条家规,出嫁后不准她踏入齐国一步,所以在这18年中她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始终阻挡着,不论内心有怎样的感受,脚下是没有回娘家的路的。二、鲁恒公把她看得很严,生怕她一回去又和她那不知廉耻的哥哥重蹈覆辙,把大家的面子都丢了。为此,鲁恒公不动声色地把这一原则坚持了18年,即使齐僖公过世时,也没有让齐文姜前去吊丧,至于姜诸儿升任国君,别的诸侯都去祝贺,他仍然没有松口让齐文姜回去。他这样做虽然残酷了些,但却挺管用的,凡事都要防患于未然嘛,你只要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就不会出现意外的事情。

鲁恒公能这样做很好,说明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处理事情能把握住分寸,而且还显得不动声色,能够把全盘棋子掌握在他一人手里,想怎么走便怎么走。其实,我们也不难揣摸到鲁恒公娶了齐文姜之后的心理变化。当初,他是知道齐文姜在嫁自己之前就把处女的身子交给哥哥的事的,但为了鲁国当时在政治上的企图,他同意娶她,让他没想到的是,齐文姜居然美得超出了他的想象很多倍,让他一时竟激动得浑身有些颤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29日 08:41
下一篇 2021年12月10日 00: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