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

乾隆皇帝可是有名的“玉痴”,为了“玩玉”,不仅平了准噶尔,得到优质玉源,还识玉、懂玉,亲身参与设计。乾隆时期的玉器品类,从大型山子到小型把玩佩件无所不包;“乾隆工”,还直接把玉器的工艺推到了巅峰。有专家就讲,清代玉器只看乾隆时期,这之前、之后都不行。

公元1736年,乾隆皇帝即位。之后的1755年和1757年,乾隆两次平定准噶尔:一是为完成三代大清皇帝的夙愿,二就是为得到源源不断的贡玉。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清乾隆 会昌九老图玉山

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开始,准噶尔的主要玉石产地和田(当时叫于田)和叶尔羌地区有供玉进京,形成了乾隆朝的供玉制度,定例是每年至少4000斤玉料,其中有一千斤到两千斤是籽料,其余的全是山料。有的时候,这些玉料还会达到1万多斤。

玉料进宫以后,上乘的要送到紫禁城养心殿造办处,这里集中了从全国各地挑选的能工巧匠和最优秀的宫廷画师。据《乾隆档案》记载,乾隆会指导这些玉料要做成什么东西。他会叫来一些宫廷画师和书法家一起看料,要求根据玉料的色泽、纹理,整体的流裂来设计。接下来画师出设计样稿,乾隆再反复地看,不满意就打回去重画。正因为有众多文人参与审料,对一块玉料反复推敲,才保证了玉料的自身意境与艺术、文化的完美融合,再经过玉匠的精细雕琢,一件玉器作品有了气势与意境的细致变化,有了美的韵律和节奏,更有了欣赏的情感起伏。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桐荫仕女玉山,是清代圆雕玉器的代表作,内容到风格皆仿油画《桐荫仕女图》而作,所用玉料实为雕碗后的弃物,但玉工巧为施艺,庭院幽幽,人物传神,人们似可听到两女子透过门缝的窃窃私语。

再看紫禁城的养心殿造办处,是宫里重要的玉石作坊之一,后来随着玉料的不断积累,玉器制作任务的逐渐加大,造办处下又陆续添设了如意馆和启祥宫。其中的如意馆,原来就有著名画师在这里工作,如周鲲、张廷彦、姚文瀚、董邦达等,后来玉匠也搬进来,如姚宗仁、鲍德文、刘进孝、李世金等都是有名的玉匠。再后来,如意馆积压承做的玉器越来越多,乾隆又不得不下旨改由京外“八处”等地承做。所谓京外“八处”,就是苏州、扬州、天津、杭州、九江、江宁、淮安、凤阳八地的织造、监督、盐政共同承办宫廷玉器制作。其中扬州制玉,雕工精巧极致,著名的“大禹治水图玉山”就是在这里用了6年时间雕琢而成,运回京城后一直安放在紫禁城的乐寿宫。还有苏州的玉匠和玉肆,乾隆也认为是一个具有相当创作实力的群体。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大禹治水图玉山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大禹治水图玉山(局部)

乾隆时期的玉器制作工艺,运用多种雕刻技法,讲究精益求精、尽善尽美,还不惜工本,被称为“乾隆工”。而且一件精美玉器制作完成后,乾隆还要题诗,要在玉器上大量刻字,但刻字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乾隆就从各地征调一批专门刻字的师傅,如朱时云、朱永泰都是当时有名的刻字高手。另外在苏州织造还有一位深受乾隆喜爱的刻字玉匠叫朱彩,乾隆为让他多刻字,在乾隆十七年,朱彩回苏探亲的路上,还要求他“带活计往返路上刻做”。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兰亭大玉山,现在收藏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东方馆,是世界第二大玉山子(第一是大禹治水在北京故宫),上面刻有乾隆皇帝御笔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极为壮观。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兰亭大玉山(局部)

乾隆时期的玉器种类很多,常见玉器有人物、兽、花鸟、器具、山子等,其中山子是把文人山水入刻,是乾隆时期创作的一个重要玉雕品类。据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郭福祥讲,这源自乾隆皇帝的偏好和当时很多文人都参与玉雕艺术的制作。据郭福祥介绍,传统文人山水、花鸟画题材被移植到温润的玉石之上,辅以诗文、印章、款识,俨然是一幅幅立体画卷。

另外,乾隆识玉还有独到之处——注意保留玉料上美丽的沁色,甚至还有意保留—些玉皮子,行内人称“俏色”。玉料在设计之处,结合天然的沁色和玉皮子,再进行雕琢,使古玉更加古朴,更具有大自然的韵味。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一件玉器作品,从最初的选料到最后的完成,乾隆都亲身参与,自然就感受深刻,为了欣赏它们的精美,还在紫禁城的东北部设有一个倦勤斋,里面藏有两千六百多块和田玉。对于一些精美的小件玉器,乾隆还有一个百宝箱,被称为“百什件”,里面收藏着他最挚爱的玉器把玩。这件百宝箱共有九层,每一层里有若干个抽屉,每一件玉器在每一个抽屉里,形状与玉器是完全吻合。现在的北京故宫里还收有三万多件的玉器藏品,一多半都是乾隆时期的,还有不少翡翠藏品。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清乾隆 雕紫檀蟠龙方盒百什件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三翡翠雕金玉满堂盖盒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翡翠碗 (一对)

另外,乾隆还撰写有关于玉的诗文超过800篇,其中《搢圭说》《圭瑁说》等是关于玉器方面的论述。

正因为乾隆对玉的喜爱,“上之所好下必流行”,当时在宫内宫外收藏玉、玩赏玉就成为了时尚;也因为乾隆时期给玉器作品融入了文人高雅的艺术文化气息,才有了“动势”“传神”“意境”“生机”等意趣,才造就了如今人们玉器较高的鉴赏水平。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白玉刻诗碗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款青玉卧马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白玉葫芦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乾隆皇帝“玩玉”的境界

END

编辑丨果然

东方财经杂东方文化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注明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