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东突厥和回纥:对唐王朝进行军事援助的游牧民族

日期:2013-11-20    来源: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东突厥、回纥是在我国北方先后兴起的两个强大的少数民族政权,都与唐朝来往频繁,但民族关系的主流却截然相反;虽对唐都有军事援助,但唐朝皇帝向它们借兵时的心态大不相同,它们对唐军事援助的作用及留下的后遗症也不尽相同;最终虽都统一于唐,但其统一于唐的方式大相迥异。对其作些比较,探究其中原因,将会有助于中国民族关系史的深入研究。
    一、民族关系的主流及战争性质之比较
    东突厥与唐朝关系的主流是什么呢?先让我们看如下史实:
    武德元年(618),始毕可汗的使臣到唐,受到隆重接待。二年二月,始毕可汗和其弟都想侵唐,不料始毕病死,其弟处罗可汗因得金币带兵而归;四月,与刘武周将唐车骑将军张达全军消灭;八月,与梁师都共寇延州。武德三年(620),处罗可汗将隋齐王杨{K22D615.jpg}遗腹子杨政道接到突厥,立为隋王,九月,出兵凉州,打败唐总管杨恭仁,掠男女数千人。武德四年(621),颉利可汗侵汾阴,寇石州,攻雁门,掠并州,进代州,围崞县。武德五年(622),突厥先与唐朝交换双方所扣留的使者,但不久就攻雁门,侵忻州,攻山东、定州,攻并州、原州、廉州,陷大震关;同年九月,唐军发起反攻,取得重大胜利。十月,收复廉、定二州。武德六年(623),突厥除单独出兵原州,朔州、真州、渭州、幽州,攻陷善和镇,包围马色外,还与梁师都侵匡州,与苑君璋寇马邑。武德七年(624),突厥寇原州、朔州、代州、并州、陇州、阴盘,致使唐高祖产生迁都念头。后又侵绥州,掠甘州。武德八年(625)六月,突厥出兵灵、相二州;八月,又寇并、灵、潞、沁、韩、朔、绥七州,并州道行军总管张瑾与之战于太谷,全军覆没,张瑾逃脱,行军长史温彦博被俘;此后,突厥又陷并州,寇兰州,侵鄯州,掠彭州。武德九年(626),突厥出兵原、灵、凉、朔、泾、西会、秦、兰、陇、渭等州。贞观二年(628),突厥骚扰唐朝边境。贞观三年(629)八月,唐太宗令兵部尚书李靖为行军总管讨突厥;九月,其俟斤九人率3000骑兵降唐;十一月,突厥寇河西,为公孙武达、成仁重击败;十二月,突利可汗到唐,郁射设率所部降唐。贞观四年(630)正月,唐大举出兵突厥;二月,俘虏颉利可汗,消灭东突厥。
    总上所述,可见唐与东突厥的关系具有如下特点:
    1.战争频繁。从李渊建唐到李世民消灭东突厥的12年时间内,几乎每年每月都发生规模不等的战争。
    2.战线较长。东起幽州西至鄯州的数千里地带,凡较重要的州镇,几乎都经过战争磨难。
    3.几乎所有战争都是由东突厥对唐的骚扰引起的。
    4.东突厥主动进攻多,唐朝抵御少。
    5.战争对唐朝人民造成了极大灾难。薛延陀曾对唐太宗说过:突厥“连年杀中国人,动以千万计”,唐太宗也说突厥“自恃强盛,抄掠中国,百姓被其杀者不可胜计”。
    6.东突厥侵唐的目的比较单一,即盯住唐朝的金帛人口。唐高祖李渊、中书侍郎宇文士及、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大臣裴寂等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虏数内寇者,以府库子女所在,我能去长安,则戎心止矣。”唐太宗的话则更直接了当:“(突厥)君臣惟利是视。”
    7.东突厥战多和少。唐朝则和多战少,双方短暂之和对战争的继续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因此,战争是唐与东突厥关系的主流,而战争的性质,对突厥来说,是以掠夺人口金帛为目的的侵略战争,对唐来说,则是抵抗侵略的防御战争,是正义的。
    再看唐与回纥关系的主流。
    突厥衰落后,回纥在北方兴起。贞观三年(629年),回纥始到唐朝进献;唐太宗到灵州时,回纥和其它政权的首领主动要求“愿归命天子,请置唐官”。次年,又向唐表示“依唐若父母然。请于回纥、突厥部治大涂,号'参天至尊道',世为唐臣”。于是唐在碛南设置过邮68所,为方便来往使者,还在各所准备了马、潼、肉等食物。永徽二年(651年),回纥出动5万骑兵,帮助唐军平定西突厥贺鲁的反叛。后又随唐将苏定方深入石国,擒俘贺鲁,收复北庭。永隆元年,(680年),回纥又派兵协助萧嗣业讨伐高丽。婆闰死后,其侄比粟毒统领回纥,于龙朔二年(662年)与同罗、仆固侵扰唐境,很快就被击破。唐玄宗时,回纥又杀凉州都督主君奐,切断安西诸国入长安之路,后被唐将郭知运等击退。安史之乱爆发后,回纥曾多次出兵助唐平乱。此外,唐与回纥还多次和亲,大搞绢马贸易,安史之乱平定后,回纥虽曾协助仆固怀恩攻奉天,围醴泉,侵凤翔,犯同州,但经郭子仪解释后,很快就与唐建立友好盟约,并不断发展和亲及贸易关系。大历十三年(778年),回纥侵扰太原,先在阳曲打败唐军,后在羊武谷被唐打退。唐穆宗时,回纥欲出动3000名骑兵帮助裴度讨伐幽、镇。唐武宗即位时,回纥已经发生内乱,散奔诸蕃,“南来附汉”的这一支因在借米,借地等问题上没有得到全部满足,便“频劫东陕已北,舌德、振武、云朔、比罹俘戮。”到会昌二年(842年)冬、三年夏,回纥庞俱遮、阿敦宁、密羯司敦、诸洛固阿跌、曹磨你等十部共3万人相继降于幽州;大中元年(847年);乌介部众也到幽州求降,原来的10万之众因“漂流饿冻”,这时所余不足3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