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美国历史首位被处绞刑女人:刺杀林肯同谋?

日期:2011-11-18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行刑官取下玛丽的帽子,给她头上套了个白布口袋。玛丽抱怨说手被绑得太紧,让她胳膊很疼,行刑官告诉她:“不会疼太久的”。当一个士兵让玛丽往前移动时,玛丽说:“请不要让我掉下去。”这是她最后一句话,被评为历史上最著名的20句遗言之一。1865年7月7日十三点半左右,玛丽·苏拉特成为美国建国以来第一个被处以死刑的女性。

  亚伯拉罕·林肯和约翰·肯尼迪是美国历史上死于刺杀的两位总统,由于种种原因,这两起刺杀案留下疑点重重,因此,他们的死给后世留下了数不清的争论和猜想。而政治、伟人、阴谋、刺杀这些关键词也不断吸引着好莱坞电影人的兴趣,有很多电影涉及了这两个著名的刺杀事件。

  不过,好莱坞对待两位总统的态度也颇有差别。相比较肯尼迪的生平和政绩,导演们对他的遇刺更有兴趣,以至于有一部专门讲他遇刺事件来龙去脉的电影《刺杀肯尼迪》。而林肯在美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的地位都比肯尼迪高得多,从1930年美国电影之父格里菲斯拍《林肯传》起,大部分与林肯有关的电影都是表现其解放黑奴、赢得南北战争的功绩,遇刺只是电影的结局。2011年4月15日,在林肯遇刺146周年之际,一部名为《同谋》的电影在美国上映,向人们讲述了林肯遇刺案背后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同谋》以刺客中唯一女性为主角

  《同谋》的投资方是一家新成立的独立电影公司,名叫“美国电影公司”,该公司有一个宗旨,就是要告诉人们准确的美国历史。《同谋》是他们再现美国历史的处女作。由于公司以还原美国历史为己任,因此,本片请了好几位美国史专家作为顾问。

  《同谋》以林肯遇刺案唯一一名女性嫌疑犯玛丽·苏拉特和她的辩护律师弗里德里克·艾金为主角,以对玛丽·苏拉特的庭审过程为主线,通过律师对案件的调查逐步再现阴谋的产生和实施的诸多细节。不过,电影限于篇幅,以庭审为重头戏,对于事件的前因后果只是一笔带过,对事件的进程进行了删减,而真实的历史要比电影复杂得多。

  最初的阴谋是绑架林肯换战俘

  1865年4月9日,南方邦联军事领导人罗伯特·李将军在里士满宣布投降,北方联邦政府取得决定性的胜利。4月14日,林肯决定携夫人去华盛顿的福特剧院看戏,剧院将上演一部流行喜剧《我们美国的表兄弟》。当天中午,约翰·威尔克斯·布斯来到剧院取邮件,当他得知总统晚上要来剧院看戏时,便激动得浑身颤抖。

  布斯是个深受美国女性喜爱的男演员,是一个坚定的南部邦联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他们最初的打算是把林肯绑架到南部邦联首府里士满,以此要挟北方联邦支付大笔赎金并释放南方军队被俘人员。他们的第一个计划是,将林肯从剧院的总统包厢里引诱出来然后绑架。不过,在他们实施计划当晚,总统并未现身。1865年3月15日,布斯得知,2天后林肯将通过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前往坎贝尔医院,去看望正在康复的士兵们,他们当即打算拦下马车,将其掳获。林肯又一次在最后关头改变了计划。

  南方军队的节节失利让布斯逐渐认识到即使绑架林肯也无法扭转南方的败局,4月8日晚间,布斯和另外3个同伙开了个会。这是团伙第一次策划与绑架无关的行动——布斯单独去刺杀林肯;乔治·阿茨罗德的任务是杀死副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大卫·赫罗尔德掩护路易斯·鲍威尔刺杀国务卿威廉·西沃德。

  4月14日,吃过晚饭以后,布斯回到旅店楼上休息片刻,8点左右,他找到其他3个同伙,约定按计划行事,得手之后在海军部大桥见面,如果不能及时赶到那里就去马里兰州的苏拉特村会合。

  两场同时进行的刺杀

  9 点钟过后,布斯来到剧院后台,他让一个叫埃德曼·斯班格勒的剧院木工拉住马,自己穿过舞台下面一条通道,走进隔壁一间酒吧。当第三场第二幕将近结束的时候,布斯决定开始行动。他进入通向总统包厢的走廊,本来应该在这里驻守的卫兵约翰·派克却找了个位子去看戏。当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大笑时,布斯立刻推开包厢的门,拔出一支口径为44毫米的大口径短筒手枪,对准总统的左耳上方开了一枪。

  林肯的身体稍稍前倾了一下,接着就仰面倒下不省人事。包厢里其他人都惊呆了,同在包厢里的雷斯波恩少校首先跃起扑向凶手。布斯扔掉手枪,拔出一把大猎刀,对着少校猛砍下去。少校后退一步,鲜血从他的左上臂涌出。布斯跨过栏杆,企图往下跳,少校紧抓住他的衣服不放。栏杆上的国旗缠住了凶手右脚上的马刺靴,他失去平衡,从11英尺高的包厢摔到舞台上,双膝着地,左腿一根腿骨折断。布斯顾不得疼痛,从地上跳起来,挥舞着手里的猎刀,用法语对观众嚷道:“这就是暴君的下场!”尔后,他冲过舞台跑出剧院后门,在小巷里跳上马,仓皇逃走。

  与此同时,在赫罗尔德的帮助下,鲍威尔潜进了国务卿威廉·西沃德的家中,西沃德几天前从马车上摔下来正在床上躺着养伤。鲍威尔接连拿刀刺伤了西沃德的二子一女还有一名男护士及一名国务院信使,西沃德本人则由于身上打着钢板保护,未受致命伤。当鲍威尔从国务卿家中逃出时,发现接应他的赫罗尔德早已开溜,鲍威尔只好单身逃离了现场。

  负责刺杀副总统安德鲁·约翰逊的阿茨罗德在一个酒吧里喝了一杯又一杯,始终没有勇气去执行任务,最终临阵退缩。

  当晚,布斯在苏拉特村与赫罗尔德相逢。两人在村里一个小酒馆取了卡宾枪、威士忌和一只望远镜,然后继续逃亡。

  刺客被击毙带走了真相

  4月15日7 时22分,美利坚合众国第14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与世长辞。

  在林肯遇刺的4月14日当晚,作战部长(相当于后来的国防部部长)埃德温·史丹顿立刻作了全面部署,发布通缉令,悬赏10万美元抓捕布斯及其同伙。很快,侦探们就摸清了布斯团伙的人际网,接下来,跟刺杀案有牵连的人纷纷被收押。这里包括《同谋》的主人公玛丽·苏拉特。她是一名寡妇,她的儿子约翰·苏拉特在内战中支持南方,经常穿梭于火线,向南方传递情报和运送物资,担任南方军队的向导,并曾参与了此前未遂的绑架。布斯行刺林肯时,约翰·苏拉特不在华盛顿,和刺杀行动无关。但是玛丽·苏拉特在华盛顿开了一家寄宿旅店,布斯团伙的大部分人都住在这里,布斯本人也经常来这里和同伙们密谋。另外,马里兰州苏拉特村的小酒馆也属于玛丽·苏拉特,被她租给了一个叫约翰·劳埃德的人,布斯在逃亡中在这里和赫罗尔德相会,并取得了步枪等装备。

  离开苏拉特村后,布斯和赫罗尔德一起来到萨缪尔·马德医生家,请医生给布斯接骨。马德医生不仅帮布斯疗伤,而且还收留他们在家中睡觉。布斯和赫罗尔德在接下来的6天里东躲西藏,案发12天后,追兵才最终在皇家港附近的一个存放烟草的棚子里找到他们俩人。

  当时赫罗尔德同意投降,举起双手从烟草棚里走出。但布斯拒绝走出烟草棚,士兵们点火焚烧烟草棚。本来,士兵们得到命令,要活捉布斯,但有一个士兵举起手中的枪向布斯的脖子开枪。布斯倒下了,一些士兵冲进正在燃烧的烟草棚,把他拖了出来,两个小时后,布斯死了。

  然而,布斯在未经审判就非正常的死亡把许多秘密也带到了阴间,为什么他总是能提前知道总统的行踪?他刺杀林肯仅仅是因为个人的愤恨吗?他的背后有没有主使?可以说,从他死后,关于林肯遇刺一案的很多谜团就很难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