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水救中国:“救中国”非玄奇之语

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约1/3的出境水,加上长江上游的洪水,共计2006亿立方米的南水北调,对于赤地千里、沙海茫茫的中国北方来说,这是何等的价值?中国北方增加了4条黄河。这4条黄河的水,是听凭调遣的驯顺水、洁净水,她既能给黄河流域及京津地区补充水量,又能按照人为意志流向西北、内蒙古及东北西部地区。

西藏之水救中国:“救中国”非玄奇之语 

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约1/3的出境水,加上长江上游的洪水,共计2006亿立方米的南水北调,对于赤地千里、沙海茫茫的中国北方来说,这是何等的价值?中国北方增加了4条黄河。这4条黄河的水,是听凭调遣的驯顺水、洁净水,她既能给黄河流域及京津地区补充水量,又能按照人为意志流向西北、内蒙古及东北西部地区。

1

自古中国灾难多。《管子?轻重篇》曰:“汤七年旱,民有无钎子者。”这场大旱结束了商代的统治。周厉王末年连续6年大旱,延至周幽王仍大旱不止,致使周代消亡。《竹书纪年》载:“晓山崩,三川涸。”

往后,诸代记载越加翔实。邓拓编著的《中国救荒史》中说:“我国历史上水、旱、蝗、雹、风、疫、地震、霜、雪等灾害,自公元前1766年(商汤十八年)至纪元后1937年止,计3703年间,共达5258次,平均约每6个月便有灾荒一次。”其中,水灾1058次,平均约每3年5个月便有一次。尤为严重的是旱灾,这3703年中,共产生1074次旱灾,平均约每3年4个月便有一次。这些干旱大部分发生在中国北方地区。

最严重的是连续数年的干旱。明朝崇祯五年至十五年(公元1632—1642年)间,黄河流域发生了连续11年的大旱,这是近500年来连旱时间最长、受灾范围最广的一次极为严重的旱灾。干旱初期,黄河流域仅少数地区有庄稼受害和人畜饥馑的现象。后来旱区向南扩展到苏、皖等省,个别地区有人相食的现象。到了1640年和1641年,年降水不足300毫米,每年五月至九月旱情加重,禾苗尽枯,庄稼绝收。山西汾水、漳河均枯竭。河北九河俱干,白洋淀涸。这种淀竭、河涸现象遍及各地,人吃人现象严重发生了。1640年,晋、陕、冀、鲁、豫严重干旱还伴随着蝗虫灾害和严重的疫灾,使灾情更趋严重。河南“大旱遍及全省,禾草皆枯,洛水深不盈尺,草木兽皮虫蝇皆食尽,人多饥死,饿殍载道,地大荒”。甘肃大片旱区人相食。陕西“绝粜米市,木皮石面食尽,父子夫妇相剖啖,十亡八九”。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每石米价银1两,崇祯十三年以后,每石米涨到银3两至5两,加上沉重的赋役,民不聊生,迫使农民揭竿而起,起义不断,导致明朝崩溃。

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大旱发生在清光绪二年至四年(公元1876—1878年)。1877年,“河南全省大旱,夏秋全无收,赤地千里,大饥,人相食”。许多人被迫逃往他乡度命。家境富裕者不愿离开故土,结果,“家有香油数斤,米粟石余而死者,乃缺水也”。山西全省各地连续无雨月数,短者50—60天,长者达3个月以上。境内“无处不旱”,“河东两熟之地,灾者八十余区,饥口入册者不下四五百万”(王锡伦《丁丑奇荒记》)。是年八月一日,山西巡抚曾国荃奏折曰:晋省报灾州已有57处,饥民200余万。据十二月十日奏报统计,全省被旱10分(颗粒无收)者16个州县;被旱9分者13个县;被旱8分者30个县;被旱7分至5分以下者还有9个县(《山西通志》86卷)。河北受灾68个州县,其中严重受灾的有邯郸、邢台、沧州、衡水、石家庄、保定等地区,这些地区的许多地方志中都有“终年无雨”、“大旱三年,流离载道”的记载。据史料记载,光绪二年至四年的大旱中,仅晋、豫、冀、鲁四省因旱灾饥饿致死者达1300万人。这是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场连旱。

2

中国水旱灾害较多的根本原因是:青藏高原季风对季风活动的影响。它引起的气流场,加强了高原东侧的夏季降雨条件,其活动范围扩展到中国国土的一半以上。由于季风气候的变异性,导致中国年降雨量以及各地区季节性雨量产生重大差异,这种重大差异的频繁出现就引发了水旱灾害。

根据气象学家的多年观测,中国各地的气候类型可分为6种类型:(1)华北、东北纬度最高,夏季风雨带姗姗来迟,匆匆而去,属夏雨型;(2)长江中下游为梅雨型,春雨梅雨为主要雨季;(3)华南为春夏双雨季型;(4)西南夏秋雨型;(5)西北干旱型,全年少雨;(6)川黔全年阴雨型,四季皆多雨。比起年降水差异,月降水差异更不稳定,大部分地区80%的雨量集中在5月至10月份。

由于河流大多各行其道,各流域之间被分水岭阻隔而得不到沟通,河水流量也就得不到相应的互济和调控,只好听天由命地任其行害,水多则涝,水少则旱。中国抗洪抗旱几千年,始终没有摆脱这种听天由命的被动局面。

朔天运河将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黄河、海河、黑河、辽河、松花江、塔里木河10大水系连成网络,可使这些流域的洪水在上百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得以化解。比如长江中下游一旦暴雨来临,朔天运河就将长江上游的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等洪水全部截流,引至北方。这就减轻了长江中下游的压力,不致形成洪灾。北方水系,大都属于朔天运河的受水河流,其中任何一河如遇暴雨,朔天运河迅速关闭注水阀门,并通过配套设施,或蓄水,或分流,达到消除洪灾的目的。

这种河网御洪的思路十分可贵。大禹治水,一个“疏”字,让后人顶礼膜拜数千年。春秋战国时期出现的吴越的胥溪、胥浦、蠡渚,魏国的鸿沟,秦国的灵渠,甚至隋代出现的京杭大运河,这些跨流域的水利工程,虽说也起到一定的分洪作用,但抗洪能力毕竟有限,因为它们的设计思路首先在于航运,其次才是抗洪。朔天运河将10大水系连成网络,这样的网络化抗洪比起单流域工程来,有三点好处:

第一:大范围调剂水量,可提高抗洪能力;

第二:汲洪济旱,将洪水的危害因素化为宝贵的水资源,可解决旱区缺水问题;

第三:大范围抗洪抗旱能力的提高,对于应对未来气候的“厄尔尼诺”以及“安尼娜”现象,具有前瞻性的意义。

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约1/3的出境水,加上长江上游的洪水,共计2006亿立方米的南水北调,对于赤地千里、沙海茫茫的中国北方来说,这是何等的价值?黄河的年流量,有些资料上说500亿立方米,水利部公布的最新数字为580亿立方米。2006亿立方米,接近于4条黄河的流量,这就是说,中国北方增加了4条黄河。这4条黄河的水,是听凭调遣的驯顺水、洁净水,她既能给黄河流域及京津地区补充水量,又能按照人为意志流向西北、内蒙古及东北西部地区。

中国由三级阶梯组成的广袤大地上,有一条划分内陆河与外流河的分界线,它就是从兴安岭西麓经阴山、贺兰山、祁连山、巴颜喀拉山、念青唐古拉山、冈底斯山直到中国西端国境,这条漫长的分界线以东为外流河,流入太平洋和印度洋;以西为内陆河,它们大都发源于山中,消失在山脚下的平原地区。中国的干旱地区,大都属于内陆河地区,急需输血而延续生命。真正意义上的南水北调是将水丰的外流河水翻越天然屏障,巧妙地引进内陆河地区。如此“抑富济贫”,才是我国水利建设的战略目标。朔天运河以1条到2条黄河的水量,由青海湖出发,西越阿尔金山,北出祁连山,沿着故有的旧河道和新辟渠道,顺顺当当地流进西北及内蒙古地区的内陆河,使这些地区彻底改变面貌。

综上所述,朔天运河第三功能:可以使大半个中国从被动的抗洪救灾中解脱出来,并使中国北方不再经受季节性干旱和干旱区永久性干旱的熬煎。

3

长久以来,常听到这样的说法:中国以世界7%的耕地养活全球22%的人口。这话听起来似自豪,想起来实属苦涩。中国人口占世界22%,而赖以生存的土地仅占世界7%,这是一个无奈的现实啊。国务委员邹家华说,近年来,中国耕地面积逐年递减,1999年与1996年相比,耕地面积净减1300万亩,平均每年净减433万亩,土地资源形势很不宽松。他还说,最新调查表明,1996年,中国耕地面积19.51亿亩,人均耕地面积1.59亩,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43%。全国2800多个县(区)中,有666个低于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人均耕地0.8亩的警戒线。1997年,中国人均耕地面积降为1.57亩,1998年为1.56亩,1999年为1.54亩。到本书新版问世的2010年,13亿人口的大国,仅有耕地18亿亩。

中国土地形势日趋严峻,除了道路、住宅以及建设设施等占用土地外,还有一个最大威胁:土地荒漠化。

2000年6月18日是第6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国家林业局选定这一具有警示意义的日子,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

中国已经成为受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全国1/4以上的国土荒漠化,每年因荒漠化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540亿元。

调查显示,中国荒漠化潜在发生区域范围,即干旱、半干旱和亚湿润干旱地区范围总面积331.7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34.6%以上。其中荒漠化土地面积262万平方公里,占这一区域面积的79%,占国土总面积的27.3%,相当于14个广东省面积,是全国耕地总数的两倍多。

这些荒漠化土地涉及18个省、区、市中的471个县、旗、市,主要分布在西北大部、华北北部及西藏北部等12个省、区、市。荒漠化面积前3位是新疆104.4万平方公里、内蒙古65.9万平方公里、西藏43.6万平方公里。

报告指出,中国荒漠化的类型主要有风蚀荒漠化、水蚀荒漠化、冻融荒漠化、盐渍荒漠化等类型。其中,风蚀荒漠化面积160.7万平方公里,占荒漠化面积的61.3%,自西向东几乎覆盖了8大沙漠、4大沙地的主要部分,是中国荒漠化土地中面积最大、分布范围最广的一种荒漠化类型。水蚀荒漠化主要分布在黄土高原北部、黄河中上游地区。盐渍荒漠化主要分布在西北、华北的重要产粮区。冻融荒漠化主要发生在青藏高原。另外,由于气候变暖、人类经济活动频繁等因素,近年来中国荒漠化扩展速度呈不断加快趋势。据综合评价,中国轻度荒漠化为95.1万平方公里,中度为64.1万平方公里,重度为103万平方公里,重度荒漠化比重达到39.3%,高出全球重度荒漠化比例37个百分点。

据测算,全国每年因荒漠化危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相当于西北5省区1996年财政收入的3倍。间接损失难以估计。日益严重的荒漠化,不仅造成生态系统失衡,而且给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带来严重影响。因此,中国的土地资源成了13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关注的一大焦点。

4

2001年4月18日,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实验室的科学报告说:“来自中国北部的沙尘暴抵达美国,使从加拿大到亚利桑那州的地面蒙上一层沙尘。落基山脉的小山丘因为来自中国的沙尘而模糊不清。”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莱斯特?布朗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发言,布朗也指出:“在中国内蒙古、甘肃、宁夏和新疆地区,每年有2330平方公里的土地沙漠化,还有面积比这大几倍的土地由于过度使用而退化,导致生产力下降。每年从3月到5月的沙尘暴反映了中国的沙漠化。这些沙尘暴通常会运行成百上千英里,刮到中国东北部的人口稠密的城市,其中包括北京。沙尘暴遮天蔽日,能见度降低,交通放慢,并迫使机场关闭。”他认为,“沙尘暴的原因是中国西北部土地受到人的压力,那里的人太多、牛羊太多、犁太多。让全中国的13亿人——相当美国人口数量的5倍——吃上饭并不容易”。

布朗先生的分析很有道理,沙尘暴的恶性发展,除了人口增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中国北方严重缺水。

中国沙尘暴的破坏力令人吃惊:

1979年,塔里木盆地在4月至6月间先后三次光临,其中的一次,仅尉犁县3天之内平均每平方公里降尘25600吨。

1983年,新疆石河子垦区遭受沙尘暴的袭击,25万亩农作物受灾,直接经济损失300多万元。

1986年5月,新疆和田10级风暴,20万亩农作物受害,直接经济损失5000多万元。

1993年5月,西北地区强沙尘暴,12万头牲畜丢失、死亡,505万亩农作物受灾,380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5.4亿元。

1995年5月15日,甘肃省两场特大沙尘暴,降沙量1243.1万吨,相当于省内最大水泥厂15年的产量。

1998年4月,西北12个地、州受沙尘暴袭击,46.1万亩农作物受灾,11.09万头牲畜死亡,156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8亿元。

沙尘暴的最大危害是蚕食沃土,使土地荒漠化。

如何阻止土地荒漠化的进程,确保中国耕地面积不再被沙魔蚕食?中国政府推行了“退耕还林(草)、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的再造山川秀美的政策。退耕,意味着耕地面积的进一步减少。退耕还林、退耕还草的过程说到底是国家耗资的过程。国家采取了鼓励退耕的优惠政策:退耕地每年补助100公斤粮食、20元管护费和一次性补助50元种苗费。

到2002年为止,中国退耕还林面积已达341.8万亩,每亩补贴粮食100公斤,再加上种苗费和管护费,退耕10年,这是多大的一笔开销!据《内参要闻汇编》2004年第13期记载,尽管中国尽量做到耕地的占补平衡,但自1997年到2004年,中国耕地减少了1亿亩。造成耕地减少的主要原因是退耕还林、农业结构调整、建设用地和灾毁土地。作为有13亿人口的大国,保障粮食安全不仅关系到广大民众的生存,更关系到国家的稳定和发展。

明智者不难看出,退耕还林是割肉疗疾的不得已之策。

仅仅依靠退耕还林、退耕还草之策,10年后能否阻止沙化的侵蚀而彻底改变沙进人退的局面?郭开回答说:“不可能!治沙之道,只有调水。”

2001年第38期《科学新闻周刊》载有郭开的《调水治沙,势在必行》,文中列举了中国沙漠的历史和现状,指出引水治沙的必要性,展示了朔天运河对调水治沙,扩大绿洲和耕地的广阔前景。现将主要内容摘录于下:

从秦开始的2220年间,中国沙漠从5亿亩扩展到1949年的16亿亩。而从1949年到1999年50年则扩展到了25亿亩。沙漠面积越来越大,扩展速度越来越快。据专家推算,如果得不到控制,那么2020年达到30亿亩;2040年达到40亿亩;2060年达到50亿亩;2080年达到72亿亩。而全国陆地总面积144亿亩,沙漠占去一半。届时,整个北方一片沙海。

沙漠使气候干燥,引发沙尘暴,引发森林大火、草原大火、城市大火。

沙漠面积越大,温差变化越大。夏摄氏70度,冬零下摄氏70度,这种上百度的温差可使世界上任何生物灭绝,形成死亡之海。河里没有水,地上不长草,天上无飞鸟。

从生态环境考虑,可持续发展的标准水总量为年降水900毫米。

低于450毫米为干旱缺水。每亩灌溉水100立方米,相当于降水150毫米。如不从外域调水,全靠天然降水,不行!我们不算这个账,老天爷要和我们算这笔账。不管你节水不节水,只要总量不够450毫米,就以每年沙漠扩展2000万亩、荒漠化1亿亩,外加草场退化、森林枯死、农作物减产、江河断流、地下水位下降、泉溪枯竭等为代价,一年接一年地对我们加息惩罚。

沙漠化非常可怕,可以灭亡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古埃及6000年前已经成繁荣的文明国家。由于古埃及人不懂得调水,只靠天吃饭,土地沙化,终于被沙漠吞噬了。中国也有这样的例子:楼兰、西夏都是因为沙漠而灭亡的。现在,沙漠已经在中国北方列阵,正虎视中原,威胁全国。

水进才能沙退,南水北调才能救中国!

朔天运河“大西线”南水北调,从北纬28度喜马拉雅山调水北上,自流到北纬46度的新疆、内蒙古北部,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南水北调。年调水2000多亿立方米,覆盖18个省区,确系全局性的重大战略工程。

仅从调水线路就能从宏观上看出其治沙效果。“大西线”南水北调工程,是从水源最丰富的西藏雅鲁藏布江朔玛滩筑坝引水,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到四川阿坝贾曲入黄河。利用黄河4600公里河道,输水沿黄8省区。另外,还有更为广阔的输水范围。首先,她经青海湖调蓄,输水西北柴达木盆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以及阿拉善、巴丹吉林沙漠。其次,她经岱海调蓄,输水浑善达克沙漠、科尔沁沙漠,且导水入永定河,经大同、北京、天津入渤海,形成万里大运河;建成大柳树水库,利用河西走廊,延伸航道至新疆出国,建成水上丝绸之路。并借运河灌溉河西走廊、腾格里沙漠、哈土盆地,以及准噶尔盆地吉尔班通吉特大沙漠。

根据治沙专家们几十年的经验,年降水在50毫米到350毫米地区平均每亩沙漠灌溉100立方米水,连续10年可成绿洲。以此推算,每年调水入区(新、青、蒙、晋、陕、甘、宁7省区)1000亿立方米,连续40年,可改造10亿亩沙漠成绿洲;年调水入区2000亿立方米,15年改造10亿亩沙漠成绿洲。年调水入区3000亿立方米,7年即改造10亿亩沙漠成绿洲。一旦将10亿亩沙漠变成绿洲,我国的气候及生态环境将会出现根本改善。北方年降水达900毫米,北国成江南。

10亿亩沙漠变绿洲,不仅保障了中国耕地不再逐年锐减,相反,还能按照人为意志而日趋扩大。

2006亿立方米的南水北调,可使北方的大部分旱区得到浇灌和滋润,百河不再断流,城乡人民都可以从水的困扰中解脱出来。中国的西北、华北地区,现有20亿亩土地因缺水而荒漠。当这些地区得到灌溉后,加上改造十大流域而新增的河滩地,起码有10亿亩可以变为耕地。中国现有耕地19.51亿亩,新增10亿亩,它意味着中国的耕地扩大了1/2,也就是说,13亿人口的中国,人均耕地增加了1/2,这里头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来计算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