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国巨奸周佛海的最后38天:不断惨呼 痛苦万状

周佛海被改判为无期徒刑之后才略微喘了一口气,心脏病却复发且日益严重,并引起多种并发症。因在狱内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和照顾,周佛海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情绪也一天比一天坏。

卖国贼周佛海的最后38天:不断惨呼 痛苦万状

周佛海

  周佛海被改判为无期徒刑之后才略微喘了一口气,心脏病却复发且日益严重,并引起多种并发症。因在狱内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和照顾,周佛海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情绪也一天比一天坏。

  杨淑慧为了让周佛海保外就医,曾请大律师章士钊给司法部部长谢冠生写信,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周佛海保外就医。

  谢冠生看过章士钊的信,断然拒绝道:“我这个司法部长是有权批准犯人保外就医,但周佛海这个案子太特殊,我没有这个胆子。”

  周佛海的病情日益严重,杨淑慧请求监狱长改善周在监狱内的生活条件。经杨淑慧再三请求,监狱长同意撤去了看守监视,由杨淑慧在外面雇请护理人员进来,进行24小时看护。

  这时,周佛海已病入膏肓,全身肌肉销尽,形销骨立。

  周佛海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将近一年。他在死前一两个月变得不能睡,不能坐,只好将被褥高高叠起,伏在上面日夜喘息、呻吟,特别是最后38天,更是不断惨呼嚎叫,痛苦万状。有人说这就是天谴,活着比绑赴法场一枪毙命还要难过痛苦。

  1948年2月28日,这天是正月初五,周佛海口鼻流血不止,一阵哀嚎过后,油尽灯灭,在南京老虎桥监狱结束了他反复无常的罪恶的一生,时年51岁。

  周佛海死后,他的尸体停放在南京新街口万国殡仪馆,杨淑慧用她珍藏了多年的一口贵重的楠木棺材为周装殓。

  1948年清明。杨淑慧带着儿子周幼海等亲属和几名周佛海过去的贴身副官,将周佛海的棺木运到南京汤山永安公墓,在半山腰的一块空地方,找到了一个穴位,将周佛海草草地埋葬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