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全文共6006 字 | 阅读需 12 分钟

在大部分犹太人越来越紧密地融入美国社会的同时,他们自身的犹太特性也越来越淡,渐渐地被“美国化”了。

虽然美国犹太民众基本上都支持以色列,但他们并不想去以色列定居。他们都认为:“我们是犹太人,但我们首先是美国人,美国就是我们的国家。”

有人说:“美国犹太人正在自我消灭”。

近几年,各种以犹太人为名的成功学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热潮。在了解犹太人历史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犹太人对美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领域的影响十分巨大。据统计, 目前美国犹太人大约有600万人左右, 几乎不到美国总人口数的3%, 为什么这样一个少数族裔却能在美国的社会发展中具有如此影响力呢?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奔向大洋彼岸

虽然有人说1492年抵达美洲的哥伦布船队里就有犹太人,甚至还有观点认为哥伦布本人就是犹太人,但目前历史学界都将1654年作为犹太人定居美国的开端。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时,当时的西班牙正开始大规模地驱逐犹太人或者强迫他们改信基督教。16世纪中,一些改信了基督教的马兰内犹太人从西班牙和葡萄牙来到这两国在南美洲的殖民地 。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西班牙伊莎贝拉女王于1478年要求教宗西斯笃四世准许成立宗教裁判制度,以维护天主教的正统性为名,使用残酷手段惩罚、打压被他们认为是“异端分子”的犹太人和穆斯林

但随着南美洲建立了宗教裁判制度,这些犹太人的处境变得日益艰难,于是他们又开始逃往北美。1654年,23名来自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塞法迪犹太人从巴西来到新阿姆斯特丹(今纽约市)定居。后来又陆续从南美和欧洲来了一些犹太人,但人数并不多。一直到1776年美国独立时,整个北美大陆大约只有2500名犹太人,主要分布在纽约、费城、纽波特等东海岸城市,他们的职业大多是小商贩和手工业者。

19世纪初,从欧洲移居美国的犹太人数量开始增加,他们主要来自德国和匈牙利,当中还有一部分来自俄国和罗马尼亚。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时,全美境内大约有15万犹太人,内战中南北双方军队中的高层都有犹太人的身影。当时最有影响力的犹太人是犹大•本杰明,他先是担任陆军部长,后来成为了南部联邦政府的国务卿。

而19世纪以后来才来到美国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也就是德裔犹太人则比早来的塞法迪犹太人更能适应美国的环境,很快便融入了美国社会,在事业上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随着美国西进运动的兴起,他们逐渐在新兴的中西部以及南部城市中定居下来。到了1880年,全美境内已有25万名犹太人。他们中的一些人从事商业和金融业,利用美国内战前后的经济发展机遇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和银行,开始跻身于美国上流社会。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曾经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贫苦移民,利用美国内战前后的经济发展机遇开始跻身于美国上流社会。

但犹太人真正大规模移居美国是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1881年3月,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在圣彼得堡被民意党人炸死,帽子被扣到了犹太人头上,在整个东欧地区引发了大规模的反犹浪潮,大批犹太人逃往西欧,再前往美国。从1881年到一战爆发的1914年,离开俄国和东欧的犹太人大约有275万人,其中约210万人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1910年时在曼哈顿下东区街头欢庆犹太新年的人们

大量犹太移民的到来,给美国社会以及美国犹太社团内部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东欧犹太人大规模涌入时,正值美国工业化迅速发展时期,需要大量劳动力。所以,几乎三分之二的新移民来到美国后都定居在东北部大城市里,尤其集中在纽约市。这些东欧犹太移民和普罗大众认知里的犹太人有点不一样,他们一般比较贫穷,文化程度低且完全不会英语,严重缺乏谋生技能,很多人初来时完全依赖在美犹太社团的资助维生。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1900年,美国新泽西州伍德拜恩的犹太学生。这教室看起来还挺不错,一百多年前就有了这样的教学条件,真的很不简单了

他们多数集中居住在城市的贫民区。他们能找到的工作是各种体力劳动,将近一半的人进入服装业。他们工作的工厂不但工资低、劳动时间长且工作条件恶劣,被称为“血汗工厂”。尽管第一代东欧犹太移民的文化程度较低,但本着“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理念,他们千方百计地送子女进入学校受教育。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后,如今的东欧犹太移民后裔已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成为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再穷不能穷教育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美国反犹浪潮

由于一开始处在美国社会的最底层,加上一批东欧和俄国社会主义者随着移民潮流进入美国,社会主义思想开始在美国的东欧犹太移民群体中快速发展,工人运动随之兴起。犹太工人中成立了诸如国际妇女服装工人联盟、美国服装工人联合会等组织,领导犹太工人进行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的集体斗争。哪怕是到了21世纪,美国犹太工人运动依然是全美劳工运动的先锋和主要力量。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纽约的犹太工人

和欧洲相比起来,起初美国社会对犹太人的固有偏见还是比较少的。但随着大批东欧移民的到来,美国社会逐渐感受到了犹太人的压力和冲击。越来越多的犹太后裔通过层层竞争,进入了“白领阶层”,对传统的中产阶级构成了威胁。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美国社会开始把犹太人与共产主义联系在一起,这是因为当时布尔什维克领导层中有很多犹太人,另一方面就是美国社会中逐渐兴起的犹太工人运动。随着后来美国政府和共产主义阵营的关系日趋紧张,美国社会中反犹和排犹的声浪逐渐上升。

反犹浪潮在美国爆发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长久以来的对立关系。由于犹太教不认可耶稣基督和新约圣经的宗教地位,激起了基督教徒的不满和敌意。尽管美国宪法禁止设立国教,但在现实中,宗教是构成美国政治的重要元素之一。在美国总统的就职宣誓仪式上,需要手按圣经来宣誓,这也侧面证明了美国的政治环境依然是以基督教为核心的。在这样的环境下,美国的白人组织以捍卫基督教为由,开展了各种反犹运动。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正在兴建中的犹太教堂,犹太人信奉犹太教。不管走到哪,犹太教堂都是他们的精神家园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犹太教在美国

东欧犹太移民与早期来到的德裔犹太人之间在许多问题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与分歧。已逐渐融入美国社会的德裔犹太人把新来到的东欧移民看作一个粗俗且无教养的阶层,认为他们很容易在政治和宗教上激进化,甚至还把美国社会中正在抬头的反犹倾向归咎于这些东欧犹太人的到来。

而东欧犹太移民则认为这些“上层的”的德裔犹太人傲慢、自私、冷漠,以高人一等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犹太同胞。有的甚至指责这些德裔犹太人看不起和企图掩盖他们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对东欧犹太移民来说,由于长期遭受外界的压制和迫害,他们一直保持着强烈的内聚力和传统宗教意识,还深入影响了他们的家庭结构。即使随着时间推移慢慢融入到了美国社会中,正统犹太教在东欧犹太人群体中依然占有优势。正统犹太教要求教徒严格遵守宗教法律、坚持传统的宗教仪式、承认宗教法庭的裁决等。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新泽西州布罗特维尔的犹太教堂

在德裔犹太人中,犹太教改革派得到充分发展。这一教派的目的是“将古老的犹太人的生活习惯调整到与其他民族的精神和文化相一致”。他们主张简化宗教仪式,祈祷和讲经使用英语,减少对教徒的各种限制,以适应美国不断变化发展的社会环境。改革派与正统派的冲突的结果是产生了另一犹太教派别,即处于二者之间的保守犹太教。保守派提倡一方面要适应现代社会环境,同时也要保持犹太教的传统。这三个犹太教派同时都在美国社会中存在和发展。据有关资料,在目前美国近600万犹太人中,改革派有120万,保守派约150万,正统派占100万,其他的则宗教倾向不明。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适应现代社会环境,选择周日仍然在制衣厂打工的犹太人

第一代东欧犹太移民中,保持了很多原来东欧犹太社团的特点,如在来自同一地区的人中建立同乡会,每个同乡会都有自己的犹太教堂和拉比,集体对本会中的孤寡老人给予接济,人们在教育、就业等方面进行互助。第一代东欧移民中主要的语言是意第绪语,很多人终生也没有学会英语。由于没有了原来在东欧社会中所受到的限制,意第绪语在美国犹太人中得到了自由的发展,纽约成了国际意第绪语的中心。纽约东部的犹太社区发行了好几种意第绪语报纸和杂志,意第绪语文学和戏剧也在美国发展起来。不过,在美国接受教育的第二、三代东欧犹太人逐渐开始放弃传统的犹太文化,相当大一部分年轻人开始从底层社会奋斗出来,步入了中产阶级的行列。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美以关系

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兴起后,在美国犹太人社群中引起了各种反应。很多较早融入美国社会的德裔犹太人不赞成犹太复国运动,他们主张犹太人应该与所在的社会融合。犹太社会主义者也不支持重建犹太人国家,认为犹太人应该参加所在国家的斗争,在争取社会变革的同时争取犹太族群自身的解放。而很多东欧正统派犹太人则出于宗教原因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他们相信犹太人要靠“救世主的拯救”,而不是依靠“人为的努力”。总而言之,早期并没有太多美国犹太人支持犹太复国主义。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来源.Pexels

后来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随着欧洲犹太人大规模外逃,而美国国内的反犹势力也逐渐抬头,越来越多的美国犹太人认识到犹太人应该有一个自己的国家。到上世纪30年代法西斯和纳粹势力在欧洲上台后,这种观点在犹太社群中更加普遍。于是,越来越多的美国犹太人开始接受并极力支持犹太复国主义。

由于德裔犹太人在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影响力和地位,美国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领导人大多出自他们当中。其中较著名的有第一位进入美国最高法院的犹太人——路易斯•布兰代斯大法官。在他的努力下,美国威尔逊政府公开表态对英国《贝尔福宣言》的支持。布兰代斯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20多年,一直致力于犹太复国主义事业,还帮助了一些犹太知名人士逃离纳粹德国。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路易斯·布兰代斯,第一位进入美国最高法院的犹太人

正是由于像布兰代斯这样一类人的努力和宣传,犹太复国主义在美国犹太人中的影响越来越广泛,许多人成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忠实的支持者。这一情况甚至影响到了后来美国政府对巴勒斯坦问题和以色列建国的态度。一直到今天,美国犹太人群体依然是以色列在海外最强有力的后盾,美国政府也在以巴冲突问题上偏向于支持以色列。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2月6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震惊了整个国际社会。特朗普政府此举是想进一步加强与以色列的关系,以满足美国在中东的战略需求。特朗普本人也想借此事件进一步拉拢犹太选民的支持,而他的竞选活动背后的最大金主也是以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谢尔顿•阿德尔森为首的犹太亲以派 。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特朗普:我是精神犹太人了 来源.Pexels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美国的犹太政治

二战后,美国社会中的反犹势力逐渐减弱。这主要是因为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的暴行受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激起了当时人们对犹太人的同情和支持,美国社会中的反犹太种族主义势力越来越不得人心。另外,犹太人经过一番打拼后,开始在美国社会中扎下根来,影响越来越大,各个领域中都出现了一些杰出的代表人物。

一些美国政治人物出于各种原因,也对犹太人采取了支持和拉拢的态度,如较早的威尔逊和后来的罗斯福、杜鲁门等几位总统,不仅在国际上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和以色列国的建立,在国内政治中也让一些犹太人来担任重要职务。所以二战后以来,犹太人逐渐发展为美国社会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少数民族。

横屏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在美国政界,犹太裔中出过市长、州长、国会议员、最高法院法官、部长,甚至国务卿,如曾经担任尼克松政府的国务卿的亨利•基辛格就是一名德裔犹太人。虽然不曾出过总统,但是犹太政治精英阶层在美国国策制定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已然令他们成为了美国的“影子总统”。通过和一些美国政治家族的联姻,犹太人逐渐在美国政界扎稳脚跟。虽然犹太人口还不到美国总人口的3%,可是犹太人的政治参与度很高,投票对象也比其他选民群更集中。所以,竞选者们历来对犹太人的选票都很重视。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是目前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犹太院外集团,图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年会上发表演讲 来源.Pexels

选票虽然重要,但美国犹太人在政治上的力量主要集中在犹太院外集团。院外集团,又名游说集团,是一种尝试影响国家政治决定的团体行为。犹太院外集团的目的就是让美国民众认可并相信帮助以色列完全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犹太院外集团在扮演美国政府智囊团的角色之余,也利用手里掌握的财力和舆论宣传机器,左右美国大选选情。在犹太院外集团的影响下,美国国会通过了很多支持以色列的法案。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犹太人的美国

到了今天,犹太家庭的平均收入远高于其它族裔之上,被认为是美国社会中最富裕的族裔。许多收入高的行业和部门几乎都被犹太人“占领”,如法律、金融、科技、教育、娱乐、文化等方面。美国律师中犹太人的比例高达30%,科研人员占比一度高达60%。在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科学家中,有32%是犹太裔,把美国带进核工业时代的犹太科学家包括了爱因斯坦、爱德华•特勒和冯•诺伊曼等人。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曾经的爱因斯坦也是个德国精神小伙

犹太人长期主导美国金融业,最著名的有金融巨鳄索罗斯和股神巴菲特。美国犹太人一般以家族企业为主,很多已经传承了好几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洛克菲勒家族。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约翰•洛克菲勒成立了标准石油公司,成为了能源业龙头。该家族还成立了洛克菲勒基金会和芝加哥大学,业务几乎涉及所有领域。因此在美国有句俗语:一部洛克菲勒家族史等于半部美国史。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庞大的洛克菲勒家族 来源.Pexels

美国著名的电影中心好莱坞是犹太人建立的,知名电影公司华纳兄弟的创始人是波兰裔犹太人,美国第一部有声电影《爵士歌王》就是华纳兄弟公司于 1927 年拍摄的。新闻业方面,彭博社这个由迈克尔•布隆伯格创立的犹太媒体更是成了华尔街的官方喉舌,《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也都是由犹太家族创办的。不到百年时间,犹太人的势力早已深入到美国的各行各业,成了美国主要的经济支柱。

正在“美国化”的犹太人
犹太人的困境

在大部分犹太人越来越紧密地融入美国社会的同时,他们自身的犹太特性也越来越淡,渐渐地被“美国化”了。虽然美国犹太民众基本上都支持以色列,但他们并不想去以色列定居。他们都认为:“我们是犹太人,但我们首先是美国人,美国就是我们的国家。

传统犹太社团中,犹太教信仰是维系整个社团的精神纽带。但在今天的美国犹太年轻群体中,将近一半左右的人公开宣称他们不信犹太教。即使他们会保有犹太身份认同,也仅是因为他们出生于犹太家庭,或是习惯性地保留着某些传统的犹太生活方式。绝大部分犹太年轻一代接受的是美国公共教育,传统的家庭教育和宗教学校教育占比越来越小。年轻人们已经很少去了解犹太神学、法学、历史和文化了。

除了少数极端正统派 来源.Pexels

对美国犹太人的另一大冲击是对外通婚。20世纪初,98%的美国犹太人是在教内通婚。但到80年代初,犹太人与非犹太人通婚的比例已经高达35%以上。这种混血家庭的孩子既可被当作是犹太人,也可不被承认是犹太人。如果第二、三代再与非犹太人通婚后,他们的后代从血缘上、心理上和文化上就几乎不再有什么犹太特征了。也有一些犹太人选择不公开自己的犹太身份,有的还改名换姓,力求融入到美国的主流社会中去。

尽管可以在美国社会“呼风唤雨”,但一些犹太人还是对上述情況感到忧心忡忡。他们认为,尽管现在美国社会没有针对犹太人的迫害,但对犹太人的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社会同化成了对美国犹太人群体的最大威胁。甚至有人说:“美国犹太人正在自我消灭”。

辛迪夫 ∣ 地缘谷成员 东南亚爱好者

参考资料:试析美国犹太移民地位的变化.邢宁;美国犹太人的成功与犹太文化特征.潘光;看犹太游说团体在美影响力.新民晚报;美国犹太组织与特朗普时期的美以“亲密”关系.上海犹太研究中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3日 18:37
下一篇 2022年3月3日 21:4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