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唐僧为何一定要去西天取经

说“西游”自然首先要从以唐僧(或孙悟空)为首的取经团队说起。吴承恩着力塑造的取经五人组,大约是中国古典小说里最著名的团队之一,堪比“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梁山”上的一百单八将和轰动江湖的“三侠五义”……

揭秘唐僧为何一定要去西天取经 

说“西游”自然首先要从以唐僧(或孙悟空)为首的取经团队说起。吴承恩着力塑造的取经五人组,大约是中国古典小说里最著名的团队之一,堪比“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梁山”上的一百单八将和轰动江湖的“三侠五义”……

主管取经工作的观世音菩萨从灵山去大唐,自西向东;而唐僧取经则是由大唐去灵山,自东向西。所以观世音菩萨物色的取经人选依次是沙僧、猪八戒、白龙、孙悟空,而唐僧收徒弟的顺序则是孙悟空、白龙、猪八戒、沙僧。

中国人凡事都讲究圆满,于是在取经的人事安排上观世音菩萨也做足了文章,正好选了师徒五个,以应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意。

师徒五个都有显赫的过去,也都有被贬下凡的遭遇。相似的经历大约可以使他们在取经路上拧成一股绳,至少这是观世音菩萨的初衷。

师徒五个性格各异,唐僧一本正经、事业至上,却胆小怕事;孙悟空聪明伶俐、机敏过人,但有些自以为是和叛逆之心;猪八戒好吃懒做、贪财好色,极尽人性贪婪之能;沙僧踏实肯干、老实木讷、毫无主见,颇有跟风之嫌;白龙马任劳任怨、恪尽职守,但太不会表现自己,名符其实的跑龙套角色。

吴承恩笔下的取经五师徒,实际上代表了世间五种不同性格的人。唐僧师徒五人的英雄事迹告诉我们,只要肯努力、肯坚持、肯在正道上走,任何性格的人都可以

成功

。反过来,那些有好出身、好背景的人也会堕落,任你的出身再好、背景再大,也未必好的过西天路上那些妖精们,西天路上的很多妖精原本都不是妖精,他们堕落成妖精只是一念之差。人与妖,有时候就是一念之差。

观世音菩萨物色的取经五人组成员性格不尽相同,但彼此搭档在一起还算得体。师徒五个最终到达灵山取得真经,一方面是由于以观世音菩萨为首的众仙明里暗里护着,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取经团队本身已具备了过硬的素质和一些抵御风险的能力。师徒五个相互制约、相互监督,最大限度发挥了团队优势。彼此间也闹过矛盾和猜忌(主要指唐僧和孙悟空),但合作和互助始终是主流。

唐僧是一个诚信向佛的和尚,佛法对他具有百分之百的约束力,唐僧本人也能做到严于律己,绝不越雷池半步。取经路上唐三藏同志经受住了形形色色的诱惑与考研,事实证明他是一个好和尚、好同志。而唐僧最大的缺点在于他非常胆小怕事,很多时候一听说山里有妖精(实际上妖精尚未露面)他老哥就心里打颤,禁不住从马上摔下来。孙悟空恰恰充当了给唐僧壮胆的角色,“老孙天宫都敢闹,还怕几个妖精?”孙猴子也不都是吹牛,西天路上降妖的主力就是他。不过孙悟空也有缺点,自以为是、爱出风头。孙猴子谁来约束呢?沙僧、猪八戒、白龙马肯定不行,这时候唐僧的紧箍咒派上了用场。不听话我就咒你!

猪八戒是取经团队里缺点最多的一个,人类所具有的缺点基本都能在老猪身上找到,这呆子没人管绝对不行。猪八戒谁来约束呢?唐僧肯定不行,熟读吴版《西游记》的人都知道,唐僧最偏袒的就是猪八戒,他对老猪的溺爱已近乎于父亲对儿子的溺爱。老猪在唐僧面前如何耍赖都没事,而孙悟空是绝对不敢的。约束猪八戒的任务到底还得孙悟空去做,孙猴子铁棒一晃,老猪登时屁滚尿流,那双大耳朵也不知被猴子揪了多少次。什么吃心、色心、贪心、懒心在孙猴子的铁棒面前全都无影无踪。

沙僧和白龙马都属于任劳任怨型,他们虽不太清楚佛法是什么,也不太清楚取经是为什么,但有一点他们很清楚,跟着师傅和大师兄走就对了。那么师傅和大师兄闹矛盾以后呢,跟着谁走?这倒是个问题。我们看到当唐僧和孙悟空意见不合时,沙僧、白龙马基本不表态。事实上沙僧和白龙是取经团队成立之前处境最惨的两个。沙僧在流沙河要遭受每周一百次的飞剑穿心之苦(玉帝安排的),白龙则被判了死刑,斩龙台上有他的位置。试想一旦取经不成功,这二位下场如何呢?孙悟空回花果山还可以做他的美猴王,猪八戒回高老庄还可以当他的上门女婿,人家都有退路,唯独沙僧、白龙没有。这或许也是他们取经立场坚定的原因之一吧。

观世音菩萨将取经人员编制定在五人,除了暗合五行之意,估计还有另一个意思:遇到大事举手表决,取经团队不至于出现平票。

熟悉西游的人都知道,取经路上不少磨难都是避免的,只是由于当时大家意见不一才误入歧途的,孙悟空投反对票,猪八戒则怂恿唐僧投赞成票,沙僧、白龙马弃权。一比二,孙猴子面对组织的决定干着急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傅走入险地。

发扬民主本没有错,但不分事实、不分好恶带有感情色彩的表决,只能会把团队引上歧途。

唐僧是西天取经四人组的成员之一,他虽不是《西游记》里最主要的人物(一号主角孙悟空、二号主角猪八戒),但却是取经工作的组织者和倡导者,同时也是取经四人组里辈分最高的一个。关于唐僧的前世今生,我们有必要简要介绍一下——

唐僧本是金蝉子转世,西天如来佛祖门下第二大弟子,地位比经常出场的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还要高。金蝉子既是如来佛祖第二大弟子,为何放着无比崇高尊贵的地位不享,偏偏要转世投胎做凡人呢?做凡人也就罢了,为何又要千辛万苦历尽磨难西天取经呢?

这还要从如来佛祖某一次开坛讲经说起……

话说这一天,西天如来佛祖莲台高坐,正夸夸其谈、口若悬河给众弟子们讲经说法,下面八菩萨、四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十一大曜、十八伽蓝都在认真听讲,有的还不住笔的做笔记。尤其是二徒弟金蝉子,一边听讲一边不住的点头,似乎对老师如来佛祖的课程感受颇深。如来佛祖对金蝉子挺满意,到底是二弟子,领悟的就是快。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金蝉子哪里是在点头,分明是在打瞌睡嘛。如来佛祖当时气就上来了,这还了得,分明是不把为师放在眼里啊!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也体现不出为师的尊严。罚站、停课、写检讨,这些都太小儿科,神仙最惯用的处罚方式似乎就是贬下凡间。得了,如来佛祖大笔一挥,将二徒弟金蝉子贬下凡间,做了一个肉眼凡胎的俗人。

要说金蝉子投胎的运气也比猪八戒好不到哪去,猪八戒虽错投了猪胎,但法力还在,对于天庭的记忆一点也没有散失。反观金蝉子,虽说投胎到了官宦家庭,但其法力已完全丧失,对于前生的记忆也完全散失。也该着金蝉子倒霉,他投到娘胎里还没生下来,父亲陈光蕊就被贼人暗杀了,母亲殷温娇也被贼人强行霸占。失身贼人,丈夫遇害,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殷温娇想到了死,但是考虑到肚子里的孩子,她忍辱负重活了下去。或许正应了那句诗: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殷夫人。厄运自金蝉子投胎那天起,就笼罩在他生身父母头上。

小唐僧刚一降生,为躲避贼人伤害,母亲殷夫人就把他放在小木板上顺江流下,故而唐僧小名“江流儿”。顺江而下的小唐僧及时被金山寺长老法明和尚收留,江流儿从降生那天起就做了和尚,岂料这和尚一做竟是直到永远。唐僧自小出家在金山寺,直到一十八岁。

说起唐僧出家的金山寺,大家可能不陌生,《水浒传》里有“张顺夜伏金山寺”一段书,《白蛇传》里的金山寺则名气更大,著名的“水漫金山”便事发于此。在中国古典文学小说里,金山寺大约是中华大地众多寺院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个,古典小说《金瓶梅》、《聊斋志异》、《三言两拍》等都有关于金山寺的记载或描写。少林寺名声鹊起后来居上,大约也沾了不少金庸、古龙、梁羽生等现代武侠大师的光。总之金山寺在古代是一座知名度相当高的寺院,这一点没有疑义,金山寺在当时全国的地位,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清华北大在全国大学中的地位。唐僧在金山寺出家一十八年,想必也会学到一些佛家的真东西,这为其后来上京城出家奠定了坚实的专业基础。

有句话叫“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唐僧一家虽历经磨难,但终归落了个大团圆结局。殷温娇、唐僧母子相认,老爸陈光蕊起死回生,并调入中央任职。稍有美中不足的是,由于当时的封建伦理观念,殷夫人到底还是从容自尽了。

关于唐僧的家世,我们还要补充一点:唐僧的父亲叫陈光蕊,唐贞观十三年的新科状元;唐僧的奶奶姓张,具体名字不详;唐僧的母亲姓殷名温娇,外公便是当时的宰相殷开山。当然,上面所说仅指小说《西游记》里的唐僧,不作为

历史

依据。《西游记》是小说,既是小说,那么就不免要虚构一些东西,比如金蝉子这个人,在佛教中几乎没有记载,吴老先生硬生生将其安排成了如来手下第二大弟子。吴老先生是文人,不是专业钻研佛教的学者,故而我们不能通过《西游记》去了解佛教,就好比我们不能拿《

三国

演义》去了解三国正史一样。

《西游记》这部小说的主线便是唐僧取经,那么唐僧为什么要去西天取经呢?

单从《西游记》这本书上分析,唐僧西天取经有两大因素使然:一是内因,一是外因。

先说内因。前面已经提到,唐僧的前身本是如来佛祖的二徒弟金蝉子,只因为金蝉子上课不好好听讲才被贬下凡间。如金蝉子这号身份的神仙,被贬下凡只是暂时的,早晚还得回到如来佛祖身边。金蝉子下凡就好比是高层干部到农村体验生活,在基层锻炼几年,干出一点成绩,迟早还是要回原单位的,甚至更上一层楼,下基层其实是为升迁打基础。金蝉子也一样,他若要重新回到如来佛祖身边,就得在凡间吃一些苦头、干出一些成绩,否则如来也没理由提拔他回灵山呀。

对于金蝉子的回归与提拔问题,老领导如来佛祖安排的还是很妥当很周全的。金蝉子被贬下凡间以后,马上就被赋予了西天取经的重任,对于取经的人选如来没有明说,但主管取经事务的观世音菩萨自然揣摩透了如来的心思,他去大唐物色取经人选,很自然地就选中了金蝉子转世的唐僧。从“取经八十一难”也可看出,唐僧取经显然是佛祖事先拟定好的(八十一难自金蝉子遭贬开始,至通天河落水而止)。

西天取经一成功,金蝉子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和借口重返灵山了。取经的路很长,有十万八千里;取经路上妖精也很多,仅比较正规一点的就有百十个。虽然取经之路远且难,但是大伙心里都有数,唐僧取经必然会成功,因为这只是金蝉子重返佛界的一种形式。况且如来还派出了自己的得意弟子观世音菩萨专职处理这件事,观音菩萨倒也尽心尽力,每当唐僧有难,他老人家都是身先士卒第一个出头。为了唐僧西天路上不寂寞,还给他物色了三个徒弟和一副脚力,并且这三个徒弟都曾经在天庭上任过职,都有天宫大学的文凭,那副脚力竟也是具有正宗海龙血统的白龙。

唐僧取经成功后,观世音菩萨曾郑重其事向如来道:“弟子当年领金旨向东土寻取经之人,今已成功……准弟子缴还金旨。”如来大喜道:“所言甚当,准缴金旨。”看来在唐僧取经这件事上,如来佛祖完全是当作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的。唐僧取经只不过是金蝉子重返灵山的一个必由之路。

接下来我们再说外因。唐王李世民“地府还魂”以后,受十代阎君嘱托,要办一次“水陆大会”还愿。大会的主持人选谁呢?众僧人推荐了当时还很年轻的金山寺和尚陈玄奘(也就是唐僧)。我们说唐朝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个高峰,当时出家的和尚比比皆是,为何会单单选中陈玄奘呢?书上的说法是陈玄奘乃一名极有德行的高僧,“一心不爱荣华,只喜修持寂灭。根源又好,德行又高,千经万典无所不通,佛号仙音无所不会。”故而入选。笔者以为,这只是表象,年纪轻轻的唐僧能有多少德行?陈玄奘入选“水陆大会”主持人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他有着极不寻常的家庭背景。

首先唐僧的外公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父亲是当朝大学士陈光蕊;其次唐僧的出家地点是极富盛名的金山寺,出家人眼里的金山寺,就好比大学生眼里的清华北大。朝廷放着有如此家庭背景和学业背景的和尚不用,又能用谁呢?唐太宗派魏征、萧�k、张道源选拔“水陆大会”主持人,这三位都是殷开山的同事,里面暗箱操作的可能性估计很大。

唐僧主持“水陆大会”极有可能是外公殷开山、父亲陈光蕊暗箱操作的结果,目的当然是给唐僧寻一个镀金和表现的机会。主持“水陆大会”的唐僧就不再是地方上的和尚了,摇身一变成了京城的和尚,

皇帝

身边的御僧。观音菩萨的出现改变了唐僧的人生,一面袈裟、一杆锡杖,勾起了李世民对西天佛祖的向往,在观世音菩萨循循善诱之下,唐王李世民一门心思要派和尚西天取经,作为“水陆大会”的主持人,唐僧无疑成了首选。李世民将唐僧封为“御弟”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唐僧已没有回头路,只能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直到西天为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陈光蕊有意让外孙主持“水陆大会”,但绝无打发他去西天取经的意思,在凡人眼里,西天取经无异于上西天,有去无回的勾当。作为外公的殷开山和作为父亲的陈光蕊,自然不希望自己的亲生骨肉去冒这份险,然而皇帝的圣旨也下了,御弟也封了,金口玉言,再没有更改的可能。两个长辈只能眼睁睁看着亲生孩子一路西去了。

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唐僧离开长安一路西去,皇帝李世民尚情深意重直送出城外,浩浩荡荡的送行人群中独不见老爸陈光蕊的影子,其中缘由谁又能说得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