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4月9日晚间,由美中航空遗产基金会、美华友好协会、美国亚太裔公共事务协会联合举办的“铭记英雄——纪念飞虎队80周年及二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历史图片展”在美国国家宇航博物馆开幕。在中美关系紧张的今天,这种在美方主流机构场地举行的纪念中美友好历史的大规模公共关系活动已不多见。

当晚,中国驻美大使秦刚,退役四星将军、前美国空军总参谋长施瓦茨,前美国国家宇航局局长博尔登,美中航空遗产基金会主席格林,两位年届百岁的“飞虎队”飞行员莫耶和摩尔,以及中美各界近200人出席了开幕式。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秦刚在开幕式上一一细数飞虎队的功绩,以及中美军民合作的故事。他表示,飞虎队的故事承载的是中美历久弥新的友谊,也已熔铸成两国的共同记忆,值得后人以各种方式纪念和铭记。

秦刚坦言,81年后的今天,中美两国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世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中美早已利益交融,但中美关系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秦刚呼吁,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制造矛盾,扩大分歧,挑动对抗,我们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我们需要去书写更多像飞虎队一样的合作故事,为两国人民创造福祉,为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

谁是“飞虎队”?

81年前到中国协助抗日的美国飞行队,一向被视为中美合作的历史性典范。如今,战争的硝烟虽早已散去,但飞虎队的故事却在一代代人的传承中愈加鲜活。

严格意义上讲,“飞虎队”仅指1941年—1942年间,完全由志愿来华参战的美国飞行员组成的,在中国空军编制下对日作战的那支航空兵部队,其正式番号是中国空军第一美籍志愿大队,英文是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缩写为AVG。中国政府和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组建这支部队的时候,美日尚未宣战,因此AVG隶属于中国空军编制之下。

但是,中国民间出于对陈纳德将军的热爱,同时对部队番号沿革又缺乏了解,因此习惯上把抗战期间陈纳德将军指挥过的所有部队,包括中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美国陆军航空队驻华空军特遣队和第十四航空队,以及曾在第十四航空队作战序列下的中美混合团,乃至二战期间所有驻华的美军航空兵部队都笼统地称为“飞虎队”。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1941年,蒋介石发布05897号训令,由美国飞行人员组成的援华部队“飞虎队”正式成立。

“飞虎队”名字的由来有不同说法。其中流传最多的是,因为日本民族崇尚“武运”,把鲨鱼视为神灵,又敬又畏,所以AVG中有人提出,在飞机头部画上鲨鱼头,以吓唬日本人。1941年12月,航空队在昆明的第一次作战中取得胜利。由于中国内地居民从未见过鲨鱼,误将这支航空队的飞机称作“飞老虎”。第二天,昆明出版的一家报纸上便使用“飞老虎”一词来形容航空队的飞机。航空队里的中国翻译见到后,将其翻译为“Flying Tiger”。后来有人把这个名字告诉了陈纳德,队员们也觉得很好,于是将航空队命名为“飞虎队”。

后来,中华民国代表团向迪斯尼公司的艺术家们请求设计一个队标,华特·迪斯尼亲自操刀,根据“Flying Tigers”设计出“一只张着翅膀的老虎”,跃起扑向目标,老虎的尾巴高高竖起,与身体共同构成了象征胜利的“V”形图案。再后来,机身上面就渐渐不画鲨鱼头了,部分战机用飞虎标志的涂装。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美国迪斯尼公司设计的飞虎队标志

飞虎队是如何成立的?

抗日战争开始的时候,中国空军名义上有500架飞机,但实际上真正具备空战能力的只有91架。为了让装备本来就比日军差得多的中国陆军不致在完全失去空中掩护的条件下作战,时任中国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向陈纳德提出组建一个外籍空军兵团的想法。

陈纳德接受了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一所航校,并以美军标准尽快训练出一支全新的中国空军。一批优秀的美国空军预备役军官被招募到航校任教官。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陈纳德、宋美龄、蒋介石

1939年10月,在日本飞机对重庆轰炸最疯狂的时候,蒋介石亲自召见陈纳德,提出要购买美国最新式的战斗机,并雇用美国飞行员来华参战。陈纳德为此专程回到美国,在政界、军界进行游说。

当时,虽然美国军方的一些高官对此不屑一顾,但总统顾问劳克林·柯里等有识之士对陈纳德的提议给予坚决支持,罗斯福总统也最终批准了这项计划。但为了避免法律上的不便,罗斯福对陈纳德的支持是在台面下的,所以在1941年由总统签发的381项行政命令和《联邦公报》中,都没有提到过任何有关飞虎队的内容。

之后,陈纳德获准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地勤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在飞虎队成立前夕,他已经招募到至少110名飞行员、150名机械师和其他一些后勤人员。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美国第十四航空军第23战斗团第76中队成员在有“鲨鱼嘴”标志的“飞虎队”战斗机前合影。

从投入看,飞虎队绝对是一支高薪雇佣兵部队:根据民国政府与美国飞行员签订的合同,每一位飞行员都能获得不菲的报酬。飞行员月薪600美元,小队长月薪650美元,中队长月薪700美元。另外击落每架日机有500美元奖金。与此相比较,一年后美国陆军航空队飞行员月薪最多也只有347美元。

不仅如此,这些飞虎队队员在中国的生活水平之高,也是当时的普通中国人无法想象的。根据陈纳德提出的要求,国民政府“应给每个飞行员提供单人房……给全体人员提供分隔、独立的浴室及厕所……给每五十个人提供游戏娱乐房。这些房间应该有打牌桌、游戏桌或乒乓球桌。”

国民政府还需要根据美国规定为这些雇佣兵提供高标准的伙食:每人每日提供肉类(牛、猪或鸡)550克、鸡蛋4个、蔬菜620克、土豆310克、干菜60克、面粉380克、猪油60克、糖180克、盐15克、水果340克、花生30克、茶叶12克以及其他香料。为了制作地道的西餐,国民政府还在兵营为美军增设西菜灶、面包灶等设备。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国民政府为美国雇佣兵提供高标准的伙食。

1941年7月10日,第一批美军志愿人员由旧金山启程前往中国。他们虽然都曾在美国陆军、海军或海军陆战队的航空兵部队服役,但都已从军中退役,他们的护照上,显示着音乐家、学生、银行家和农民等五花八门的身份。第二批人员于同年11月来华,开始了援华抗日的特殊旅程。

从没输过一场空战

飞虎队的合同于1941年7月4日生效,但由于把飞行员和战机运抵远东地区的后勤问题,他们直到当年12月20日才打响了第一场空战。

飞虎队在中国共打了大约50场重大空战,从没输过一场。在与日军的各种交手中,他们几乎总是以少敌多,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四,但总是能获胜。

从成立到解散,飞虎队共击落敌机296架,仅14名队员在作战任务中丧生,有19名飞行员被认为是“一流的”(这意味着他们在空战中至少击杀过五名敌军)。按照Military History Now的统计,其中有九人获得过10次以上的空战胜利,排名居首的罗伯特·尼尔(Robert Neale)一人便获得过15次以上的胜利。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罗伯特·尼尔(Robert Neale)

尽管飞虎队的突出表现使他们的战斗生涯看起来像是贯穿了二战的大部分时间,但其实飞虎队的“不败赛季”仅仅从1941年12月中旬持续到了1942年7月中旬。

1942年7月4日,飞虎队队员们所签的雇用合同正式到期,不过有55位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同意额外坚守两个星期。7月18日之后,严格意义上的“飞虎队”便成为了历史。这些美籍飞行员们除少数继续留在中国外,大部分选择回到美国。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中国百姓救助飞虎队员

飞虎队在华期间战绩显赫,在当时艰苦的战争中,中国百姓也曾为营救“飞虎队”队员付出了许多。缺衣少粮的中国老百姓把最好的食物、最好的药品全部拿给落难的美军飞行员。飞行员本尼达跳伞后,当地村民和新四军经过近60天的“生死救援”,帮助他安全脱险。飞行员加布里尔迫降后,当地村民甚至连夜为他修建了一条上千米的临时跑道供救援飞机使用。

1942年,在中国军民的保护下,参与杜立特空袭的 80名飞行员中有64名成功获救。日本军队展开疯狂报复,25万中国军民因此罹难。即使面对这样的死亡威胁,中国人民也从未退缩。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二战期间,被新四军营救的5名美国“飞虎队”飞行员在新四军驻地合影。

据全国政协副主席郑建邦介绍,一名飞虎队成员坠机后,被一名中国老妇人营救并隐藏起来,他说:“日本法西斯剁掉了这名妇女的十个手指,但她没有透露任何有关飞行员的信息。”

95岁的飞虎队老兵彼得森在2021年时说:“我特别热爱中国人民,只要你们需要我们,我们就会随时去帮助你们。”他还说,“这5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将中美关系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就像我们当年并肩作战,帮助中国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一样。”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开辟“驼峰航线”

1942年7月4日,陈纳德根据美国陆军部和蒋介石的命令,解散飞虎队,被编入美国第十航空队。1943年3月,又被改编为第十四航空队,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外, 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 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驼峰航线”示意图

自从1942年3月缅甸仰光沦陷直到1945 年史迪威公路开通之前, 中国通往外部世界的道路已基本上中断。如何将抗战所需的大批物资、弹药运进中国就成为当务之急。早在1942年10月8日, 陈纳德就向美方提出开通“驼峰航线”的建议。

驼峰航线上有海拔4500—5000米的高山,空气稀薄,气候恶劣,又有强烈的紫外线照射,难以预料的雷暴以及日机的出没,被称为“通向地狱之路”。经过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及飞行员前赴后继的试飞,驼峰航线逐渐变得安全起来。在3年多的驼峰航线运输中,空运指挥部共向中国运送了736374吨物资,但损失了468架运输机,有1579名美国飞行员英勇捐躯。

不过,陈纳德将军指挥下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虽然参与了“驼峰”空运,但并非主力。执行“驼峰”空运任务的,主要是美国陆军航空队空运总队印中联队和中国航空公司,他们是负责运输的独立单位,与1941年至1942年负责空中作战的“飞虎队”是两回事。驼峰运输有自己的指挥系统,指挥官先后为爱德华·亚历山大上校、埃欧·荷格准将、哈丁准将、威廉·特纳准将。

除“驼峰”空运外,第十四航空队还有力地配合了中国军队的战斗。据统计,至战争结束,第十四航空队以500架飞机的代价,共击落日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他的机队与日机战斗的损失比,达到了1∶80的神奇境地。

“飞虎队”寻迹:中美友谊从未被忘记

克莱尔·李·陈纳德将军

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亲笔信中这样写道:“美国志愿队的大智大勇连同你们惊人的业绩,使整个美国为之自豪。”

在陈纳德向重庆市民告别的那一天,中国人民对这位传奇将军给予了隆重的礼遇。蒋介石将私人汽车和司机供他使用,汽车在市内被人群堵塞,人群推着汽车在重庆陡峭的街道上走了好几个小时,一直推到一个广场的中央。观礼台上装饰着飞虎队的标志,松枝与鲜花构起一道长虹。一个中国人向陈纳德说:自从马可·波罗以来,还没有一个外国人那么博得中国人的人心。

1945年8月1日清晨,陈纳德乘坐C-47飞机离开中国。

1990年美国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谁是美国人心目中二战期间的欧洲及亚洲英雄,结果艾森豪威尔元帅和陈纳德将军分享了这项荣誉。

1958年7月27日,陈纳德因肺癌去世。离世前九天,他被晋升为美国空军中将。他的自传《战士之路》中最后一句话是:“我最美好的愿望是,飞虎队的标志能在太平洋上空高高飘扬。不管是战争还是和平,它都能被太平洋两岸的人们当作是两个伟大民族能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的象征。”

END

编辑丨马小闲

图丨网络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