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皇帝王衍竟与太监媳妇私通致国破家亡

太监是封建王朝特产的怪胎,而太监娶妻,也就更为荒诞了。而这样荒诞的事偏偏层出不穷,奈何?

五代皇帝王衍竟与太监媳妇私通致国破家亡 

  太监是封建王朝特产的怪胎,而太监娶妻,也就更为荒诞了。而这样荒诞的事偏偏层出不穷,奈何?

  这世上的事要说“公鸡下蛋,母猪上树”,让人感到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可是说太监娶妻,恐怕大多数人会觉得更离谱。可是,这事在历史上还真的发生过,而且不止一次,历朝历代都有这样的事。

  离现代最近且最有影响力的当数晚清慈禧太后的红人“小安子”娶妻之事。

  “小安子”大号安德海,清末宦官,聪明伶俐,为人狡诈。史载:“(其)讲读《论语》《孟子》诸经,艺术精巧,知书能文。”这就是说小安子绝非胸无点墨的小阿飞。他在八九岁时净身进宫,后在咸丰帝身边为御前太监。由于小安子善于察言观色,阿谀奉承不露痕迹,他很快就得到了咸丰帝和那拉氏的好感。咸丰死后,安德海成为慈禧的心腹,充当那拉氏和恭亲王的密使,奔走于热河和北京间,使辛酉政变一举成功,除掉了肃顺、载垣、端华,剥夺了顾命八大臣临政之权。政变后,慈禧将皇权牢牢地控制在手里,小安子居功至伟,深得西太后的宠爱和器重,升为大内总管。

  生性机灵的小安子最懂得慈禧太后的心,宫中无人可比,凡是慈禧太后喜欢的,他就坚决满足;凡是慈禧太后讨厌的,他就坚决反对。慈禧太后一生喜好戏,小安子特地在她待的时间最多的西苑建造了一座精巧绝伦的大戏楼以供慈禧看戏。还专门召集了一班一流梨园子弟,排演戏剧,尤其在慈禧特别喜好的淫戏方面大下功夫,供慈禧太后享乐。太后很宠爱小安子,史载:“太后宠安德海,语无不纳。”其后,小安子遂恃功自大,纳贿招权,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干预朝政,连皇室亲王、朝廷重臣见了他也要让三分。

  同治七年(1868)冬天,小安子在北京最大的酒楼“一品香”举行喜宴。这里张灯结彩,一派喜气,热闹非凡。小安子身穿蟒袍,头戴花翎,他在这里光明正大地娶媳妇呢。他娶的是徽班唱旦角的美人、艺名“九岁红”、人称马大奶奶的马小玉。这个马小玉14岁起便崭露头角,16岁随着梨园入宫唱戏,得到慈禧太后的欢心,曾赏赐她大红氅衣一件。慈禧身边的小安子对这个美人垂涎三尺。于是,他对马小玉用重金诱惑再加上威迫吓唬,终使得马小玉答应嫁给他。慈禧太后特地赏赐了白银一千两、绸缎一百匹,随了一大份“份子”,以示对小安子的宠爱。太监娶妻的稀罕事迅速在北京城传播起来。

  本来清顺治皇帝人关以后曾立下铁牌,上书:“太监但有犯法干政、窃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结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但安德海在慈禧的宠爱下,一切祖训都成废纸一张。小安子玩弄种种伎俩,以功名利禄为钓饵,培植党羽,广交朝臣,上可上天摘星星,下可如海得珍宝,一时间小安子门庭若市,权倾朝野,嚣张至极。

  同治八年(1869)七月,不可一世的小安子觉得在北京呆烦了,想出去游山玩水抖抖威风。慈禧便派他出京赴南方置办龙衣。在慈禧太后的许可下,小安子大摇大摆威风凛凛地出京了。憎恨小安子的同治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告知了慈安太后,并且说,只要安德海敢走出京城,就立即斩首。慈安太后也厌恶小安子。她将这个消息迅速密报给山东巡抚丁宝桢,让他见机行事,务必杀掉小安子。

  小安子身穿御赐龙衣,以皇太后钦差自居,船上悬挂着迎风飘扬的日形三足乌旗,船边飘荡着五彩缤纷的龙凤旗帜。随行有官兵、苏拉、太监、宫女、僧人等数十人,分乘两条大船,浩浩荡荡,气势非凡。他们一行到达德州后,就被擒获,解往济南府巡抚衙门。一路之上,小安子口出狂言,致使许多官员不敢动他一下。丁宝桢亲自审问。丁宝桢说:“宦竖私出,非祖制。且大臣未闻有命,必诈无疑!”丁宝桢下令,将小安子及其随行的二十余人一律处死。

  对亲信安德海的惨死,慈禧太后万分悲痛。从此,大清王朝的皇宫中便结束了太监“小安子”的时代,同时也预示着一个名叫李莲英的太监即“小李子”时代的来临。就是这位与慈禧太后名字紧紧绑在一起臭名昭著的“小李子”,有资料说,他也有妻妾四名,还认养了不少干儿子。

  晚清慈禧太后专政的年代里,著名的太监中除李莲英外,还有总管“小德张”。清亡后,小德张出宫后从天津某妓院以重金赎得名叫张小仙的雏妓作妻,后又娶妻妾数人。那些流人民间的大批太监,有的凭借在宫中捞的财产做起买卖来,也有堂而皇之吹吹打打地娶妻的。有的太监甚至三妻四妾,老妈子、丫环一应俱全,俨然大财主一样。老舍在《茶馆》中就描写了一个被骗卖给太监做妻子的女子哭诉的一幕。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太监是阉人,他们没有胡须,声音尖细,行为、声音皆有女性化的倾向,可以说是无性别的“中性人”,不能再算作男性。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娶妻呢。其实,宦官娶妻成家的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心理上的慰藉;二是潜在的性要求。虽然说宦官娶妻是有其婚但无其实,但这却是人性内心躁动不泯的释放。在中国历朝历代,太监娶妻根本不是什么稀罕事,许多典籍中都记载,可谓史不绝书。

  史载太监娶妻较早是秦朝的赵高。赵高系白幼阉割,得势之后开始娶妻收养子女。《史记·李斯列传》曾提及赵高有女婿阎乐,官任咸阳令。到了东汉,宦官势力急剧膨胀,出现了“常侍黄门亦广妻娶”的情形,桓帝时单超等“五侯”,“多娶良人美女以为姬妾,皆珍饰华侈,拟则宫人”。在东汉,宦官娶妻已不鲜见,这些宦官的妻子大多为宫中女官,当时称为“对食”。

  进入唐代之后,宦官娶妻更为普遍。《野获编·内监·宦寺宣淫》记载:“比来宦寺,多蓄姬妾。以余所识三数人,至纳平康歌妓。今京师坊曲,所谓西院者,专作宦者外宅,以故同类俱贱之,不屑与齿。然皆废退失职及年少佻达者为之。若用事贵��,极讳其事,名下有犯者必痛治,或致毙乃已,则犹愈于高力士之娶吕玄晤女,李辅国之娶元擢女也。”

  这里所提及的唐玄宗时大宦官高力士官至骠骑大将军渤海郡公,大臣称之为“翁”,皇帝亦呼之为“将军”,权势显赫。高力士见文官李元晤女儿聪明漂亮,举止娴雅,惊为天人,于是娶以为妻。李元晤随即被擢为少卿,后出任刺史。唐代宗时太监李辅国,皇帝因为宠幸他,便替他娶了元擢的女儿做夫人,元擢因此得为梁州刺史。

  五代蜀主王衍继承皇位之后,曾经和一个名叫王承休的太监媳妇私通,而这个太监也怂恿其妻取悦皇帝。由于献妻有功而当了天雄军节度使,太监携妻赴秦州就任。王衍日夜思念太监媳妇,于是于宋太祖乾德七年(969)十月驾临秦州,想与美人一诉离情。却不想,后唐庄宗派郭崇韬领兵伐蜀,王衍的车驾行至绵谷,而唐朝的军队攻人他的国家,没有多久就亡国了。

  朱熹《朱子类语》说:太监梁师成的妻子死了,苏叔党、范温都亲临吊丧。

  《内监·对食》记载:“太祖(朱元璋)管理内官极为严厉,凡是宦官娶妻的,有剥皮的刑法。可是到了英宗(朱祁镇)朝的吴诚、宪宗(朱见深)朝的龙闰辈,违背太祖祖训的违禁者很多了。”太祖祖训成为一纸空文。

  明代宦官与宫女之间结合,也称为“菜户”。“菜户”在明代宫中是被允许的,皇帝、皇后有时也会问宦官:“汝菜户为谁?”宫女和宦官结为“菜户”后大多能终身相守,如果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则终身不再选配。《万历野获编》记载:一城外寺庙中,有一室内全是宫中宦官为与其结为“菜户”的早亡宫女立的牌位。每逢宫女的忌日,与其结为“菜户”的宦官便前来祭奠,悲伤号恸的情形超越寻常夫妻。

  明人笔记《枣林杂俎》中,详细记载有魏忠贤与熹宗(朱由校)的奶妈客氏私通的事。

  明人叶盛《水东日记》云:“明宣德(明宣宗朱瞻基),宦官陈芜备受宠信,宣宗先赐名‘王瑾’,又将宫女两人,赐之为夫人。天顺(明英宗朱祁镇)初,赐故太监吴诚两个妻子,在京城里赐给庄田。”

  虽说历史上有一些宦官得以娶妻,但这只是凤毛麟角,个别位高权重或是投机取巧先富了的“精英分子”才能做到这一点,绝大多数太监的人生结局是凄凄惨惨戚戚的。就拿清王朝紫禁城中的三千太监来说,娶妻的、富贵的又能有几人呢?有的大都是特权之下发生的。

  其实,特权之下,发生什么事也不奇怪。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