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很多所谓的按摩房、洗头房里面都是暗红的灯光。当地人知道,这都是“红灯区”。她们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小屋里,以一次10到5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着身体。在等待客人到来的间隙,她们会搬张小凳子坐在巷口,熟练地拿出针线,编织毛衣、十字绣或是足有七层厚、镶着玫瑰花边的鞋垫,完全是居家过日子的。时间久了,周围的居民们带着嘲讽与无奈,给她们取了个名字:“毛线鸡”。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很多所谓的按摩房、洗头房里面都是暗红的灯光。当地人知道,这都是“红灯区”。她们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小屋里,以一次10到5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着身体。在等待客人到来的间隙,她们会搬张小凳子坐在巷口,熟练地拿出针线,编织毛衣、十字绣或是足有七层厚、镶着玫瑰花边的鞋垫,完全是居家过日子的。时间久了,周围的居民们带着嘲讽与无奈,给她们取了个名字:“毛线鸡”。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李曼,以预防性工作者艾滋病感染为目标的民间组织“苦草”负责人,她经常会到工人村给“毛线鸡”们派发免费避孕套。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李曼有时也会和这些性工作者们聊天,她们许多人不甘于沉沦,但无力选择。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云南个旧工人村社区,这些被称为“毛线鸡”的性工作者在出租房前,一边织毛衣、刺绣,一边等待客人。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一名性工作者匆匆在巷口照镜子。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这名叫王红的性工作者在狭窄的出租房里等待客人。她们的居住环境通常比较恶劣。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一名来自贵州的性工作者,在出租房里整理头发。据调查,这样的 性工作者在工人村社区约有500人。

[多图]实拍云南个旧工人村里的“毛线鸡”

  个旧的老火车站周边,有许多小KTV厅,也是当地的“红灯区”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