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忆七十年代回乡:为买车票用罐头贿赂干部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暑假,我们几位同乡相约回老家探亲。我们先坐班车到杨村,然后再到杨村车站购买回兴梅的车票。杨村并没有通往兴梅的班车,要待广州至兴梅的班车途经杨村时有人下车,或者车上尚有空位,杨村车站才能根据实际情况,临时卖几张车票。

亲历者忆七十年代回乡:为买车票用罐头贿赂干部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暑假,我们几位同乡相约回老家探亲。我们先坐班车到杨村,然后再到杨村车站购买回兴梅的车票。杨村并没有通往兴梅的班车,要待广州至兴梅的班车途经杨村时有人下车,或者车上尚有空位,杨村车站才能根据实际情况,临时卖几张车票。我们经过一番探听,知道购票很不容易,主要原因是旅客太多,有一部分要回兴梅的人已经在杨村逗留了两天(这些人全都按先来后到挂了号)。因为担心买不到票,我们都很心焦。尤其叫人心忧的是,我们的行李袋中都放有包裹着的十斤八斤猪肉——是单位食堂宰猪后分配给各人的。这些猪肉在大热天极容易变质发臭。为了早日回到老家减少途中的食宿开支,更为了袋中的猪肉不变质,我们只有寄希望于老林能为我们弄到车票。

    老林对我们叮嘱了一句“不要走散”,便一个人带上行李找车票去了。十多分钟后,一辆广州至梅县的客车进站,见车上下来几位旅客,等候买票的人一下子涌向售票窗口。我们正猜测着谁是填补车上空缺的幸运儿,万没料到老林却拿着几张车票在客车旁向我们招手了。我们没有理会人们的怪异目光,三步并作两步地登上汽车,找到空位便坐,然后让急促跳动的心平复下来。

    我们把买票的钱如数交给老林,问他怎样弄来车票,他不便在满车旅客面前透露,只是笑而不语。直到汽车进了另一站,我们都从车上下来短暂休息,他才告诉我们事情的经过——

    他先探听到车站里头某位干部的职务姓名,然后径直去找他。见面后,老林郑重其事地从行李袋中取出一瓶蜜糖,递给那位干部,对他说,是他的一个李姓朋友相托代为转交的。老林告诉对方,因为赶时间回家,请代购车票,这位干部马上就答应了。随后,老林又说了些“礼轻情意重”、“出外靠朋友”之类的话,很快地两人便俨然成了好友。

    最后,我们问老林那瓶蜜糖值多少钱,他笑了笑说,不会超过两元钱。

    这件旧事发生的时间距今已近40年。如今交通状况大为改善,今天提起来,已经成为笑谈。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