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一次“受骗”为何令陈赓自责终生?

陈赓大将是云南军区首任司令员,他生前曾多次对人讲:长征途中,他犯了一个官僚主义错误,以至于一个本可走出草地的红军小战士最终倒下了。每每回想起来,心中如鞭笞一样,痛悔中充满了酸涩。究竟是什么错误令这位功勋卓著,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的革命先辈如此自责呢?

长征中一次“受骗”为何令陈赓自责终生?

  陈赓大将是云南军区首任司令员,他生前曾多次对人讲:长征途中,他犯了一个官僚主义错误,以至于一个本可走出草地的红军小战士最终倒下了。每每回想起来,心中如鞭笞一样,痛悔中充满了酸涩。究竟是什么错误令这位功勋卓著,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的革命先辈如此自责呢?

  那是1935年8月的一天,身为中央红军干部团团长的陈赓由于腿伤,过草地时,落在了大部队的后面。

  整个草地仿佛是一个危机四伏的陷阱,天空不见飞鸟,地上不见走兽,满眼是绿油油的野草浸泡在黑黝黝的沼泽里。人走在上面就像走在摇摆不定的浮桥上,稍不留意就会陷入沼泽中无力自拔。部队越往前走,困难越多,特别是粮食,有的建制连队全连凑不足一斤青稞。

  陈赓同志在两名战士的搀扶下,架着拐杖一步一步朝前艰难地挪动。这天中午,当他们一行三人正奋力追赶着大部队时,遇到了一个掉了队的红军小战士。只见他年纪约十四五岁,瘦削的脸上还流露着稚气。他斜背着一个包,又肥又长的军装上沾满了泥污。见陈赓他们走近,他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然后立在那里。

  一向幽默乐观的陈赓见状,爱怜而又充满了关切地问道:“小鬼,你怎么掉队了。是不是肚子里闹起了革命?(指饥饿难耐)”

  小战士望着这位戴着眼镜的“老红军”,知道他是一位首长,便笑着说:“没有。”

  “没有?”陈赓拄着拐,围着小战士左看右看,有些将信将疑:“不对,你肯定饿了,走不动才掉队的。”

  陈赓不由分说,立即将挎包从身上取了下来,那里面装着他忍着饥饿省下的小半袋青稞炒面。他连忙将手伸进去,打算抓一些炒面让眼前的小战士充饥。

  不料,先前还踉踉跄跄的小战士居然机敏地往后一闪,又在原地蹦跳了几下,然后将肩上的挎包变戏法似地往陈赓眼前一晃,调皮地说:“别看你是首长,我的炒面比你的还多呢。”

  陈赓一看,只见那挎包的下半部确实鼓鼓的。可他为什么掉队呢?陈赓还有些不放心,便开玩笑似地问:“既然肚子里没闹革命,那为啥走得这么慢?是不是想当逃兵,给藏族乡亲当女婿?”

  “谁说的。”小战士一急,不服气地说:“你们大人腿长,走路快,我当然赶不上。不过……”说到这里,小战士闪动一双大眼,狡黠地说:“和首长你比,我算走得快的。”

  陈赓愈发觉得眼前的小战士可爱,于是他夸张地做出“跑”的姿势,笑着说:“那我们俩比赛一下,看谁走得快,谁先走出草地。”

  小战士得意地一笑,手往前一指:“行!可是,首长的腿不好,我让你一程,你先走。免得别人说我好手好脚,占首长的便宜。”

  陈赓用手指往那个小战士的鼻梁上刮了一下,说:“好吧,那就开始吧。”

  走出了几里地,陈赓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不断回头看,就是不见那位小战士跟上来。他突然停下来,将手重重地拍在脑门上,惊呼一声:“快,往回找他去,我们上当了!”

  “上什么当?”陈赓身边的两名战士不解地问。

  “那小鬼包里的炒面有问题。为了不分我们的粮食,他做了手脚,多么可爱的战士。”

  然而,当陈赓他们心急火燎地返回原地时,小战士已静静躺在了草地上。陈赓抱起小战士,拼命呼喊,小战士已没了气息。陈赓将小战士身上的挎包取下,急忙翻开,一个硕大的焦黑的牦牛骨露了出来,那上面还留有小战士清晰的几颗牙印。

  陈赓抱起小战士余温尚存的遗体,泪如泉涌,久久不忍放下。

  从此,小战士的音容笑貌永远定格在了他的记忆里,他常用这件事教育部队干部,他说:“没有兵哪有官?我们带兵干革命,一点不能粗枝大叶,更不能犯官僚主义错误。以那个小战士为例,我当时能多个心眼,发现一点苗头,给他一些炒面,他也许就能走出草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