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赴宴是门技术活

多读古书可以发现,古人聚餐宴客,讲究的是雅、趣、乐,很有文化品位和技术含量。不像今人,上了酒桌就只懂糊里糊涂敬酒、乱七八糟夹菜,一阵稀里哗啦风卷残云之后,留下满席粗俗。

古代赴宴是门技术活

    多读古书可以发现,古人聚餐宴客,讲究的是雅、趣、乐,很有文化品位和技术含量。不像今人,上了酒桌就只懂糊里糊涂敬酒、乱七八糟夹菜,一阵稀里哗啦风卷残云之后,留下满席粗俗。

    古时赴宴,入门技术当然是“酒量大”。“竹林七贤”中的刘伶、山涛以饮著称,据说山涛一天能喝相当于现在30斤的酒。唐朝的焦遂、李白等人也是一时“宴霸”。杜甫形容李白“斗酒诗百篇”虽有些夸张,但诗仙一次剧饮10斤应该不在话下。有一回唐文宗大宴群臣,王源中二话不说,一口气连饮了两大坛(相当于现在的20斤)而面不改色,酒量令人咂舌。古时赴宴若遇上这些主儿,没有10斤以上酒量,恐怕立马就要“现场直播”倒地昏迷不醒。

    宴会若只比拼酒量,与今时何异?那也太没意思了。古时赴宴须练就必杀技——“脑子灵”。中华五千年,向来是“无酒不成宴、无诗不成欢”,宴上诗酒不分家。如果酒足饭饱之余,吟不出像样的诗词对联,会被讥为“酒囊饭袋”,那就糗大了。王羲之携四十一友在兰溪边“曲水流觞”,溪流里的杯子在谁面前停下,谁就得即兴赋诗,否则罚酒。正是在这种欢愉和谐又不失紧张的氛围下,书圣写下了光耀千古的《兰亭序》。“曲水流觞”到陆上则变成了“击鼓传花”,《红楼梦》中贾府就玩过这游戏。丫鬟们想听凤姐讲笑话,故意让击鼓的盲女停鼓,使“花落凤姐”。幸好急智的凤辣子说出笑话逗乐大家,否则就得罚酒了。李白让贵妃磨墨、力士脱靴,仗着酒气挥就《清平调词三首》;奇才王勃赴滕王阁宴,一篇《滕王阁序》震古烁今……古时文人骚客太多,这类急中生智即兴为文的例子不胜枚举。可见,若脑子不灵光,没有文学博士的水平,即使酒量再大,估计也会被罚得不省人事。

    还有一门高级技术——“品位雅”。《周礼》记载:“以乐侑食,膳夫受祭,品尝食,王乃食。卒食,以乐彻于造。”古人宴会不仅考究菜肴质量,还喜欢奏乐品乐,以助酒兴。三国周瑜曾留下“曲有误、周郎顾”的典故,在半醉半醒间还能品出宫商之音的优劣,那才叫春风大雅。这门技术博大精深,非一般文人墨客所能掌握。若没有现在音乐专业硕士以上水平,偏要赴宴赏乐,恐怕就是如牛听琴、坐立不安了。

    古时赴宴,有时还得练就“眼神好”的技术。因为酒席流行“投壶”游戏,宾主双方轮流把无羽箭投入壶中,多中者获胜,不是体育尖子恐怕也难当胜者。

    有时,还得练就“武艺高”的技术,这就是纯体力技术活了。比如秦赵渑池会、鸿门宴,蔺相如、樊哙、项庄这些人可都是动刀动枪的,没有武艺傍身还赴劳什子宴啊?主子早血溅当场。刘邦要死了,历史上哪还有汉族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