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这,就是梦瑶的工作。从工种来说,她是一名专业的裸替替身,简称“裸替”,就如《夜宴》中章子怡的替身邵小珊、《周渔的火车》中巩俐的替身周显欣。全国大概有近两千人在从事这个职业,似乎仅有邵小珊和周显欣“出了名”。隐身在明星光环背后的她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生活?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初冬,北京郊区的天气已零下十度。屋内,梦瑶(化名)当着几个大老爷们的面脱光了衣服,在没有任何保暖措施下,一丝不挂蹲在水桶中,做出各种妖娆的洗澡动作。梦瑶显得非常专业,几乎不看剧本,一一完成导演口述的动作和姿势。从水桶中起身的她,不停对灯光师、道具师、摄影师鞠躬说:辛苦了。服化师扔给她一件脏兮兮的毛巾被,冷冷的说:准备下一场。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这,就是梦瑶的工作。从工种来说,她是一名专业的裸替替身,简称“裸替”,就如《夜宴》中章子怡的替身邵小珊、《周渔的火车》中巩俐的替身周显欣。全国大概有近两千人在从事这个职业,似乎仅有邵小珊和周显欣“出了名”。隐身在明星光环背后的她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生活?腾讯娱乐记者“潜伏”北京怀柔影视城、中影基地以及北京一裸替基地,零距离接触明星裸替,揭秘这个行当的真实生活。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直击片场:当着男人面脱衣 拍完戏先鞠躬道谢

  约了很久,梦瑶都不愿意接受采访。制片人沟通过很多次,记者也打了数次电话,发了N条短信,她都说:“多一个人知道我是做裸替的都不愿意,我只是在吃那点微薄的青春饭,就这么短短几年。”

  最终梦瑶还是接受了采访。但即使坐在记者的面前,也很久都不愿敞开心扉,只是有一搭无一搭地闲扯着,记者提出想亲眼看看她的工作,很奇怪,一直不愿意触及核心的梦瑶,倒是点了点头。“你看见的并不是我说的。”这也许正是梦瑶的心态。

  梦瑶那天在王佐影视基地某剧组开工。这是一个普通的剧组,场记、灯光、道具师分别忙碌着。上午十时,第一场戏,梦瑶替女一号演洗澡戏。

  由于只需坐在桶里,所以她是半裸。副导演喊“开始”,梦瑶当着屋里几个男人的面,迅速地脱了上衣,跨进桶里,半蹲在水中。她的下身仅穿着一件低腰内裤,上身一丝不挂,“伸出胳膊,来个美的。”能看出梦瑶很专业,不看剧本,只需要导演稍加点拨,就立马做出各种妖娆的动作。在镜头前,梦瑶呈现的是裸着的后背,但在片场,各种机位包围了她,当然也有着男人的眼睛在她的正前方。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20分钟后,副导演喊“卡”,梦瑶从水桶中起身,她第一动作不是穿衣,而是向片场的老师们连连鞠躬:“辛苦了,辛苦了”,说这些的时候她依然上身赤裸。老师们忙着收拾器材,没有一人抬眼看她,也没人说“你也辛苦了。”随后,服化师扔给她一件浴巾,冷冷地说:“准备下一场戏”。

  片场是个石墙的屋子,四面通风,穿着羽绒服还冻得直哆嗦。梦瑶迅速裹上浴巾,她来不及穿上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下一场戏是和男一号的“裸替”拍激情戏,除了必须的工作人员,其他人都不得入场。近两个小时后,梦瑶出来了,还披着那件浴巾。问她可以收工了吗?她说:“不行,还得替某女明星去对戏。”

  挨打、挨耳光、掉水,也都是裸替做。19岁,梦瑶做这行,如今24岁,她在圈中已经算是“老人”了。梦瑶说,这是最短暂的青春饭。她已经准备退休了。

  不少裸替是模特出身,这行对身材要求很高 “这几年我几乎没好好吃过一顿饭”

  虽然只是明星的替身,但对于裸替身材的要求,却一点也不比明星低。女性身高要在162厘米——168厘米之间,身材匀称,不高不胖,不矮不瘦,三围标准绝对讲究黄金比例,身体稍微走样、比例不好都会被淘汰。“这几年为了保持身材,我几乎没好好吃过一顿饭。”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身形得像某些女大牌,且肢体表演欲望要强。

  什么叫肢体表演欲强?梦瑶告诉记者,“导演要求的每一个动作做到位,身体的灵活度和肢体的柔韧性要强。”所以,做裸替的很多都是平面模特,或是学跳舞的。

  如今“裸替”的队伍正在一点点扩大,目前全国约有近2000人在从事这个行业。她们大多毕业于电影学院或艺术表演类学校,也有一部分来自模特队伍。这些年轻女孩主要活跃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她们大多有一定表演功底,且很能吃苦。

  裸替也有男性,只是男裸替的标准没有女裸替那么严。男裸替更多的工作是完成一些激情戏,而对象也是女裸替。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裸完身体还得替挨打

  裸替和替身的区别自然在于,裸,是要脱衣服的。但其实,裸替和替身是有共性的,裸替并不只是裸,“表面上是裸替,实际什么都做。”梦瑶无奈地说。全身替、半身替,裸肩、裸背、裸胸,这些自然是裸替的本质工作。但实际,挨打、挨耳光、掉水等一些苦活,也都是裸替做。

  出浴戏是裸替最多的工作,比如王艳这一段

  在剧组里,能明显感觉到梦瑶被孤立。在一整天的拍戏间隙,只有两三个人偶尔过来和她说句话,说的也都是工作,直到逸尘赶来拍戏。逸尘(化名)也是名裸替。她在紧挨着的另一个摄影棚上工,上工之前,她特意来看看梦瑶。

  逸尘当天的戏是裸后背,再加上替女明星掉水。“今天简单,一会就完。”逸尘满不在乎。“拍完了,你喝点姜水。”梦瑶对着逸尘的背影叮嘱一句。“我经常在冬天拍水里的戏,一拍就是三、四个小时,人已经冻麻木了。那种状态,只想快点拍完。”在梦瑶看来,情愿扇耳光,因为对手不会很使劲,只是受点皮肉苦,速度也快。

  被吃豆腐已成家常便饭 陪睡是心甘情愿

   但裸露挨打都是看得见的工作。梦瑶称,还有看不见的,那就是潜规则。

  “我们这行,按理是只卖‘艺’不卖身,可是,不是每一个男演员都很正派,尤其送在嘴边的肉,不吃也要闻闻。做这行被吃豆腐是家常便饭。”

  “有时候从侧面看他只是抱着你,而另一只手却在乱摸。”

  “第一次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男演员,镜头前很正派、儒雅。可在对戏时,却装作不在意的摸,捏。我推开了他,得到一句‘一个裸替,扮什么清高’。”

  “听到‘下一个女一号就是你’我肯定会屈服。”

  脚和照片的主人都是一名普通制片,正在穿衣服的则是一名裸替。潜规则,是这个圈子平常又无奈的事。

  “‘下一个女一号就是你’,听到这话,我肯定会屈服。虽然心里知道,这又是个谎言,但也许就真的是我了呢。”梦瑶提到了所谓的潜规则。

  一名普通的电视制片人,在其私人手机里存了这么一张照片:照片中,一名女人光着全身,撅着屁股,在床旁边找衣服,床上是一双男性的腿,男人没有露脸。男人就是这名制片人,相片是他自己拍的。他说:这是完事后,随性拍的。撅着屁股的女人是名裸替。

  经纪人全盘掌控裸替 抽走三分之二的收入 “这个行业残酷吧,但更残酷的不止这些。”梦瑶说自己至少是自由身,属于裸替行业中的野裸替,而她的好姐妹逸尘,则戴上了“专业裸替”的帽子。“专业”的字眼看上去正规、高级,但其实是被所谓的经纪公司签了约。而这些经纪公司,不少都是没有正规执照和专业经纪手段的“私人作坊”。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裸替基地,隐藏在CBD后的破旧筒子楼

  在逸尘收工后,记者和她一起回到了“家”。

  裸替姑娘们居住环境大多不太好。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这个家在北京繁华的东四环,这里称为CBD。混迹这个圈子的人,经常会收到一些装扮入时的模特递上的各类名片,写着“某某公司,地址,大望路、国贸”的字样。就像逸尘,她的名片上也写着“建国路多少号”。只是,当路过国贸的标志性建筑,走过车水马龙的大道后,一个老旧的两层小楼就这样出现在面前。

  这是一个破旧不堪的筒子楼,仅有两层,院子里斑驳的掉落了一层又一层的墙灰。这里的确属于建国路XX号。逸尘住在二层,同屋还有7、8个姑娘。晚间近23时,同屋的姑娘们大部分都收了工,在屋里各自忙活着。仅有30来平米的屋子,摆放的是一排排的高低床,屋子里,乱七八糟,姑娘们的衣服、用品随处可见,还有没有清洗的餐具,夹杂着冬日里的霉菌气。

  一名姑娘喊着“我要上厕所,谁去?”“我去”,两人披上羽绒服冲出屋外。这个筒子楼没有厕所,上厕所需要绕道到楼后面。一名姑娘把洗完的衣服,晾到屋外。晾衣服时,她只穿了条内裤。

  她们身材都极好,她们都是“专业裸替”,所谓专业,是她们都和一个经纪公司签了约,这个筒子楼,就是她们的基地。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经纪人接戏之余还拉饭局

  逸尘的签约公司,有个光鲜的帽子——小型裸替基地。据悉,全国上海、北京、广州、横店都有这样的基地。这样的基地,其实还有个更通俗的名字——中介公司。筒子楼的一层是个办公室,因为晚间,只有一人在值班。逸尘说,她们的老大,白天会经常在。

  不止裸替,不少女星也被拍到出席富豪饭局

  逸尘的老大就是她的经纪人。经纪人管姑娘们吃喝住,并安排她们的工作,明天上什么工,拍些什么,都是经纪人头天安排通知。“老大认识不少人,他说各种导演、制片都认识。”在逸尘看来,她的拍戏频率不少,几乎每天都有活。逸尘没有透露自己和老大签了多长时间的约。这是行规,大家都不愿意说。还有个行规,是逸尘不经意间透露的,“没戏拍时,老大会带我参加各种饭局,陪吃饭,也能赚到一些。”

  一万元收入公司拿走三分之二

  和逸尘满不在乎不同的是,晓琳(化名)虽然身在基地,却将“家”称为牢笼。

  “这个院子就像一个笼子一样罩住我。当时认识老大,他递给我的名牌写着某某影视公司签约经纪人,公司也在国贸,还包吃包住,本来做裸替这行就没有安全感,想着如果有这样的经纪公司帮介绍角色何乐而不为,但签约后住进去才发现,简直是一个牢笼。”

  更让晓琳愤怒的是,签约了公司后,她的收入不增反减。“以前自己接活,一万元一次的单子也是有的。但现在,一万元的收入公司拿了三分之二。”为啥要抽这么多,“他说,打点各个制片人不要钱吗?你们吃住不要钱吗?’”“我们吃的都是剧组的盒饭,住的这个还不如地下室呢,没有暖气没有空调。”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裸替究竟能赚多少钱?2000元一次是底价

  一些裸替的经纪人不仅帮接戏还帮她们接饭局。

  她们更多人想和巩俐替身周显欣一样,走到幕前。戏份被剪掉就一分钱没有

  做普通替身一天最高200元,做裸替一次2000元,这是最低价。

  半裸、裸后背、全裸、露点、激情戏,价码一层层往上递加。激情戏尺度大的,一场能拿到2万元的报酬,市面上普遍都是这个价码。但和专业演员片酬不同的是,如果所拍的内容最终被导演剪掉,那裸替们就一分钱也拿不到,白拍。所以看似比“白领”要赚得多的现实,让大多数裸替们依然在坚持这个“影子工作”。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多图]揭秘娱乐圈裸替生存实录:来不及穿衣服就开始下一场戏

  她们还为了个很“俗”的词坚持着——梦想

  除了报酬丰厚,还有个支持她们坚持下去的原因,很俗但却真实——梦想。

  晓琳说,她们平时在宿舍中,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是,学周迅的眼神、模仿巩俐的谈吐、范冰冰的气场、张曼玉的手势。有这么一个细节,在筒子楼的姑娘们宿舍里,有个角落里摆放了一尊佛像。晓琳信佛,每次出工前,她都要点上香火,拜一拜。祈求今天开工顺利,祈求一条过,祈求能有个好机遇,让自己在镜头前慢慢转过身。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