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期北京男色盛行:男娼卖艺的同时也买色

同性恋是中国古代普遍存在的一种社会现象,不分城乡。不过相对而言,城市里的人物事迹总是易于受到关注,得到较多的反映。

明清时期北京男色盛行:男娼卖艺的同时也买色

  同性恋是中国古代普遍存在的一种社会现象,不分城乡。不过相对而言,城市里的人物事迹总是易于受到关注,得到较多的反映。下面从北至南对十六座古代城市中的同性恋依次加以说明。

  1、北京

  北京是北方男色的中心。自明代开始,政府取消了唐宋一直实行的官妓承应制度,官员不能再合法公开地狎妓宿娼,而这一规定在京中执行得最为严格。女色既然受到限制,男色便相应地发展起来,不少男优在卖艺的同时也会卖色,如明代的小唱、清代的相公。乾隆年间,名士毕沅与名优桂官相遇相知,一方苦读经书,一方殷勤服侍。后来毕沅大魁天下,高中状元,桂官便被人们称作了“状元夫人”,成为了士优同性恋的典型,一直为清人所称羡。

  2、天津

  在清代,天津也有相公。他们“自忘其为须眉,亦习妓女之故技。出局陪酒,留宿茶园,居然易弁而钗。”与北京相比,这些相公“品格较低,供人狎昵,任所欲为。后庭一曲,真个消魂。”

  3、西安

  西安在西周、西汉等朝代有近千年的建都史,当时社会的同性恋活动比较公开,尤其在西汉几乎每一位皇帝都有此好,如汉文帝与邓通,汉武帝与韩嫣、李延年,特别是汉哀帝与董贤,君臣之间亲爱无间。一次哀帝醉酒,曾经笑言要以天下相让。还有一次董贤昼寝,哀帝不欲惊扰他的酣眠,便断袖而起。“断袖”成为了历史上“同性恋”这一概念的最常见、最标准的表达。

  4、临淄

  山东淄博临淄区东临淄水,春秋时期是齐国国都。齐景公的时候,有一天他在宫中宴娱,偶然间瞥见一个负责旌旗车饰的羽人正在向着自己凝望,脸上现出倾慕的表情。景公不解,便命人问故。羽人答曰:“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主公实在是太漂亮了,我总是觉着看不够。”景公大怒,没想到这样一个小臣竟敢把自己当作欣赏的对象,就要把他杀掉。这时相国晏婴入内,见状劝言道:“臣下听说拒绝别人的欲求是没有道理的,厌恶别人的爱恋是不会吉祥的。此人虽然有些轻亵,于法还是不杀为好吧?”景公听后怒解,感到了这个羽人的情意,便道:“确是如此,等寡人洗浴的时候,就让他来给寡人搓背吧。”可以设想,搓背时是会搓出其他情事的。

  5、滑县

  河南滑县古称楚丘,春秋时期是卫国国都。卫灵公的时候,弥子瑕很受宠爱。一次弥子夜宿宫中,有人来告他的母亲忽然生病,他便赶忙坐着灵公的车驾回去探母。本来窃驾君车者是要被砍掉双脚的,可灵公却说:“真是孝子呀!为了母亲的缘故竟然不怕剁脚。”还有一次君臣两人共游果园,弥子瑕摘桃而食,觉得香甜可口,便把吃剩的一半递给灵公。灵公吃得津津有味,并且称赏道:“真是爱我呀!自己还想吃,可为了给我品尝就忘了自己的口味。”“分桃”也就成了一个著名的同性恋典故,古代经常有分桃之欢、之好、之宠等说法。

  6、开封

  河南开封古称大梁,战国时期是魏国国都。大约在魏安�王的时候,一日�王与其幸臣龙阳君在一起钓鱼。龙阳擅长此技,很快就钓到了十多条。可他却忽然泪流满面,�王忙问何故?龙阳边哭边答道:“就是因为这几条鱼呀。刚开始钓到的时候,臣很高兴,只是接下来又钓上了更大的鱼,臣就想把前面的扔掉。可难道臣自己不就像是一条鱼吗?现在四海之内美人亦甚多矣,他们艳羡小臣所受到的宠遇,都争先恐后地想自献于王。看来小臣就要被抛弃了,一想到这里,谁还能够不哭呢?”�王大受感动,赶忙和颜宽慰,并且布令于四境之内:“有敢言美人者,族之!”龙阳君的固宠手段完全可以为帝王后宫里的如云美女树立样板,谁想他却是一位男性。在后世,“龙阳”或“龙阳君”成为了男宠娈童的代名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