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皇家丑事:盗墓厌胜泼粪水辱陵

南北朝时期,不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朝代更迭相当快,皇帝也多。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皇帝多了,也是同样的道理。

罕见皇家丑事:盗墓厌胜泼粪水辱陵

南北朝时期,不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朝代更迭相当快, 皇帝 也多。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皇帝多了,也是同样的道理。

南朝宋前废帝刘子业,就是这样一位“鸟皇帝”。

刘子业以乱伦著称,奸姑偷姐,其另类,或者说变态的地方何止如此,他还是一个颇懂专业知识的盗墓贼呢,是中国古代设立正式盗墓官职的第一人。如果不是因为怕坏了自家风水,他第一个要挖的可能就是其老子墓。

皇帝外巡镇“天子气”前夜被杀

刘子业是南朝宋孝武帝刘骏的长子、文帝刘义隆的孙子。

大明八年(公元464年)阴历闰五月,刘骏病死。时年16岁的刘子业以太子身份,轻松当上了皇帝。但仅当了一年半的皇帝,刘子业就被乱刀砍死了,因为其后还有废帝刘昱(苍梧王),史称之为“前废帝”。

据《宋书•前废帝本纪》(卷七),刘子业“时帝凶悖日甚,诛杀相继,内外百司,不保首领”。从这记载里可知,刘子业的脾气暴躁,皇帝做得一天比一天凶,不时无故残杀大臣,搞得手下文武百官不知今死明死。

甚至连几位亲叔叔,刘子业都想杀。刘子业害怕几位王叔,于是让他们集中居住于皇宫内,实际是软禁。刘子业的十一叔、湘东王刘��,即后来的宋明帝,遂与心腹阮佃夫,暗中勾结刘子业的近侍寿寂之、姜产之等11人,图谋废掉刘子业。

景和元年(公元465年)十一月,太史告诉刘子业,湖南那边有“天子气”,刘子业准备南巡,往湖南、湖北一带镇压。决定次日天一亮,杀掉四叔、南平穆王刘铄后,立即动身。

出现“天子气”的一带,正是刘��的领地,于是刘��急了,听说夜里刘子业将与刘楚玉等数百宫女一起到华林园竹堂内,与巫婆一起“射鬼”,刘��觉得机会来了,让寿寂之揣刀进去。刘子业马上明白情况不对劲,举弓欲射杀寿寂之未中,拔腿便跑,被寿寂之追上砍了,时年仅17岁。后被草草葬埋于南郊坛西边(应该是今江宁区秣陵镇牛首山附近的岩山一带)。

王叔担任“发丘中郎将”

刘子业在位时间很短,但所作所为在 帝王 史上却创了多项纪录。他很荒淫,见其亲姑妈新蔡公主刘英媚貌美,便匿名收之于 后宫 ,称为“谢贵嫔”。又与亲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胡搞,还为她找了30个面首,供她“性消费”。

也不知道是不是后宫荒淫生活过腻烦了,还是咋的,刘子业对盗墓兴趣很大,而且很可能还做过相关研究。

刘子业小时候喜欢读书,学习还算认真,文章写得也还行。史书上称,刘子业“颇识古事”。换句话说,刘子业是一个历史爱好者,至少是个“三国迷”。因为刘子业对曹操很了解,甚至连曹操当年盗墓的底细,刘子业都一清二楚,当是曹操的“粉丝”。

曹操是中国盗墓史上第一个设盗墓机构的专业盗墓大贼,汉景帝刘启同母胞弟、梁孝王刘武的墓,就是曹操盗掘的。出于盗墓方便,职责分明,曹操在军中设立了“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二职。

也许,曹操当年设此二职仅是一个玩笑,但刘子业当真了。

刘子业给出了两个“事业编制”,这在史书上可是有明文记载的。用今天的话来说,是有“红头文件”的正式盗墓官职,此举创造了盗墓史上的第一。

话再说回来,刘子业的“盗墓官”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而是他给自己的王叔量身定做的。“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二职分别由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佑来担任,让他们兼职“盗墓王”。

争皇位,盗墓“厌胜”

刘子业为君不尊,与其父亲刘骏有直接关系。刘骏当皇帝时也胡来,连刘子业也都看不起他,而刘骏与刘子业这对父子皇帝荒淫乱伦行为,实为中国历史上顶级皇家丑闻。

刘骏甚至与其生母路惠男搞得不清不白。而路惠男并不是安分守已的女人,后来她参与了宫廷政治。有一次,她在酒中下毒,想害死湘东王刘��(后来的宋明帝),让自己的亲孙子、晋安王刘子勋当皇帝。结果露出了马脚,刘��反而将毒酒端给路惠男,请她自己喝下,当天就从宫里传出了路太后的死讯。

刘��是路惠男抚养的,对她还算尊重,故将她葬于儿子刘骏景宁陵的附近,陵号“修宁”。修宁陵在时秣陵县“岩山之阳”。秣陵,即今江宁区。岩山是块风水宝地,刘骏尤为钟情。除刘骏本人和母亲路惠男卜择在这里外,刘骏宠妃殷淑仪、爱子刘子鸾、儿媳妇即刘子业的皇后王氏,也全都葬于此。

路惠男的陵名叫“修宁”,但死后却并未得到安宁。她的墓不久就被盗掘了,而作案凶手就是宋明帝刘��,这也算一段盗墓秘闻了。

刘子业被杀后,刘��和其侄子刘子勋之间,为争夺皇位而大动干戈。刘子勋是刘子业的三弟,恐其危害到自己皇位,刘子业一度也曾想杀了他。有巫师给刘��想出了制胜秘招,即干扰刘子勋祖坟风水——“宜开昭太后陵,毁去梓宫以厌胜”。

昭太后陵,就是路惠男的修宁陵。巫师认为,挖了她的墓,砸了她的棺材,就能镇住她亲孙子身上的“王气”,阻挡他当皇帝。刘��依招照办,真的把路惠男的墓盗掘了。将她棺材砸毁后,赶紧用土埋好,搞得人不知鬼不觉。

但刘��迷信,刘子勋的祖坟就是自己的祖坟啊,总觉得这事对自己不吉利,也对不起抚养他成人的路惠男。在平定了刘子勋后的次年,即泰始四年(公元468年)的夏天,做了亏心事的刘��便下诏,重新修复路惠男被盗毁的修宁陵。

得宠后妃死后被掘陵辱尸

刘子业当太子时,不被父皇刘骏喜欢。刘骏最喜欢宠妃殷淑仪生的儿子刘子鸾,一心想将皇位传给他。殷淑仪是刘骏的本家妹子,为避人耳目,易为“殷氏”。

刘子业当了皇帝后,便立即给刘骏和殷淑仪颜色看了。

据清人朱孔阳《历代陵寝备考》,刘骏死后葬于“景宁陵”,位于时上元县(今江宁区)40里的岩山之阳,这是刘骏生前选定的风水宝地。大明八年(公元464年)阴历九月,当皇帝刚三个月的刘子业去了一趟江宁。回来后,突发奇想,要治治父亲。

刘子业叫人去了趟江宁,打算把刘骏的景宁陵掘开。太史官闻讯劝说道,挖祖坟对新皇帝不吉利,恐怕坏了皇家风水,迷信的刘子业这才放弃了。但墓不掘了,并不能轻易就放过。他叫人抬来了臭气冲天的粪水,泼到了景宁陵上。一边泼一边骂刘骏是“�O奴”,以此方式羞辱他。

刘骏的景宁陵逃过了一劫,殷贵妃墓就没有这般幸运了。不掘刘骏墓,就掘殷贵妃的墓。

殷淑仪生前受专宠,连刘子业生母王皇后都受冷落,刘子业恨之入骨。殷淑仪的墓修得很豪华,当时葬礼规模为江南丧葬礼史上前所未有,隆重至极。刘骏还将岩山改名为“龙山”。

刘子业带着一班人,来到殷淑仪的墓前,吩咐大家立即动手。生前受尽宠爱,过着侈华生活的贵妃,死后遭大罪了。她的墓被刘子业挖掘得底朝天,尸体也被从大棺材内拖了出来。刘子业当场将殷淑妃羞辱了一番,之后将她“晒尸”。

盗掘之后,刘子业又对殷贵妃所生二子一女下手,首先把一度可能成为太子的刘子鸾赐死。据《南史•孝武诸子传》(卷十四),时只有10岁的刘子鸾相当懂事,临死前留下了千古遗言:“愿后身不复生王家!”

刘子銮死后与生母殷淑仪葬在一起,也在今江宁的岩山南麓,地面遗迹今已不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