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香港“三级片”的前世与今生

“III级片”源起于1988年香港电检部门实行III级制。香港的III级片种亦绝不只是情色的代名词那么简单。香港电检处对III级片的划分标准其实考虑了多方面因素。

揭秘香港“三级片”的前世与今生 

“III级片”源起于1988年香港电检部门实行III级制。香港的III级片种亦绝不只是情色的代名词那么简单。香港电检处对III级片的划分标准其实考虑了多方面因素。将张之亮的《笼民》(第1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定为III级,表面上是因为粗口过多,实际上却是当时港英政府十分忌讳该片对香港底层市民悲惨生活的揭露;扬名国际的《春光乍泄》(王家卫获戛纳影展最佳导演)之所以被列为III级,是因为题材敏感;而《古惑仔》系列自第四集《战无不胜》开始被列为III级,则是由于前三集对青少年有不良的社会导向,虽然它的暴力场面远及不上吴宇森的枪战片,但枪械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搞到的,水果刀却是家家都有的。

“保护青少年不受污染,增加成年人选择的自由度”–恐怕各国实行电影分级制度的根本目的就在于此。在这方面,香港于后者做得较为

成功

,但“保护青少年”就比西方要差得多了,美国有成人店和X级影院制度,可以防止色情任意扩散。香港不仅没有相应的配套条件,对III级片的宣传广告更会经常充斥各种大报,进而家喻户晓。如此明目张胆的登堂入室,不知会对电影人的创作心态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而对香港电影业的发展究竟是幸,抑或不幸呢?

纵然被定为“III级”的电影也不乏突破题材禁忌或反映现实的佳作问世,但更多的却是情欲中纠缠着暴力、粗口与作呕齐飞、恐怖与诱惑并存的电影上映,此类影片又尤以渲染香艳情色的作品泛滥成灾,进而为人所熟知。于是,久而久之,“III级片”在人们心中便成为情色片的代称–既然已经约定俗成,本文也乐得沿袭遵照。

较之西方及

日本

的所谓情色电影以艺术性和大胆真实闻名,港产情色片则以糅杂的Cult类型与世俗的艳趣噱头取胜。再者,香港的情色电影尽管30多年来在华人世界影响深远,但说到发展却是几经兴衰沉浮,一言难以数尽。因此,要真正解读香港的情色电影,我们不妨先从追本溯源开始……

一、溯源

上世纪50年代,相对于台湾、内地的电影逐渐被政府当做宣传工具,政治说教色彩过重,香港电影倒是有相对自由的发展空间,还能继续大力发挥娱乐大众的基本功能,搞出许多迎合观众口味的题材噱头。比如当时无论国语片还是粤语片,都有对女性妖艳风情的细致描写:李翰祥导演的处女作《雪里红》就不乏同情地讲述了一个背夫偷汉的“荡妇”的香艳故事,《翡翠湖》中后来成为大导演罗维妻子的女星刘亮华则有突破性的背部全裸演出–这些情节镜头如今看来自然寻常,但在社会风气还非常保守的当时,却足以令观众啧啧惊叹了。

到得60年代,受西方性解放潮流影响,港片中夹杂些风月情节和香艳镜头已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60年代末期本土粤语片创作由于过度粗制滥造陷入低谷时,居然沦落到只能以裸露镜头及色诱场面等软性噱头招徕观众的境地。不过,香港的色情电影也正好由此发端。至70年代,在李翰祥、吕奇、何藩众多著名电影人的热衷加盟下,加之不少风月色情片屡创票房佳绩引得片商争拍此种类型,渐始形成规模。

整个70年代,香港影坛中的纯粹情色片其实并不多见,较有影响的除李翰祥、吕奇、何藩作品外,恐怕就剩下杨群导演的古装风月片《官人我要》了。该片汇集交欢表演、残酷淫刑于一身,颇多裸露,大胆出位,后世麦当雄的《玉蒲团之偷情宝鉴》、王晶的《满清十大酷刑》等经典三级片都曾向《官人我要》借桥,由此不难窥见这部影片的拍摄精良、意识超前。此外,楚原那部华语同性恋题材的开山之作《爱奴》,桂治洪的《女集中营》、《蛇

杀手

》,张森的《爱欲奇谭》、《O女》等大力渲染情色元素的类型片,虽然并非纯粹的情色电影,却对日后港产三级Cult呈现多元化局面产生了深远影响。

二、高潮

如今的香港电影人最怀念上世纪的80年代,因为那是港片的真正辉煌时期。据著名导演兼演员午马回忆,当时无论拍什么电影都有观众捧场,利润回报率基本都能达到百分之百–既然赚钱有路,加之受电检限制,反倒使得容易获利的色情片鲜少有人染指,无论产量还是反响,竟不及70年代来得丰富热烈。如今看来,似乎难以想象。

进入90年代,港产色情片终于迎来迄今为止最为鼎盛的时期。说到当年掀起争拍色情电影的热潮,自然是由于1988年底香港开始实行电影分级制度。电检处将审查通过的影片划分为III级,其中第III级影片禁止18岁以下观众入场观看,而香港普通观众对影片中的色情、暴力、恐怖、粗口等元素历来包容,因此III级电影必定走得更远,更加突破禁忌。



爱情

色片与变态暴力片是III级电影的主要类型,比如著名电影人蔡澜就曾同时制作《聊斋艳谭》和《力王》这两种极端的类型电影。不过,在港产电影回光返照的1990到1995年,各种类型题材的色情电影纷纷出笼,尽显电检宽松后低成本电影的创作活力,观众看得瞠目结舌之余,到底将“III级”作为香港情色片的代名词,也因此沿袭至今。

有趣的是,最早受益于香港电影分级制度的情色电影,居然仍是出自这一领域的老将何藩之手。此人自70年代以来,从未停止过情色电影的拍摄,1987年他还曾因古装风月片《浮世风情绘》(又名《足本玉蒲团》)中的裸戏过于大胆引起争议。待到电影分级制度刚施行不久的1989年,他重回时装情色片的《夜激情》虽然更加咸湿裸露,却获得了商业成功。

1990年导演的III级喜剧《三度诱惑》更以低成本制作收得千万票房的奇迹令片商大感有利可图,由此掀开90年代争拍III级片热潮的序幕。之后,查传谊、张�D麟以《情不自禁》、《蜜桃成熟时》等低成本III级生活喜剧跟进,李修贤、黎继明、邓衍成则以《羔羊医生》、《灭门惨案之孽杀》、《弱杀》等糅杂变态虐杀、暴力强奸的犯罪III级片屡创票房佳绩,赢得观众追捧。

相比之下,与何藩《三度诱惑》同年推出的《聊斋艳谭》则是包装华丽的中型制作。随后,麦当雄的《玉蒲团之偷情宝鉴》以天马行空的奇淫技巧和制作精良的豪华手笔,创下近2000万的III级片票房纪录,古装情色片也自此开始大行其道,成为90年代III级片热潮的重要流派。另外,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作为香港古装风月片的开拓者,李翰祥90年代再度拍摄这类情色电影时,却因创作心态老化,不合时下观众趣味而风光不再,结果当然是经营惨淡,回天乏力了……

追溯90年代蓬勃发展的港产III级电影,当然不能绕过王晶。他涉足这一领域并不算早,1992年底监制第一部III级片时,香港争拍III级片的热潮已开始3年多了。不过,王胖子却是后来居上、成就最强,1992到1999年间,他制作的III级片创下了过亿港币的惊人票房收入,可谓独步香江。

众所周知,王晶电影擅长抄袭拼凑搞噱头,其实香港的大多数III级片又何尝不是如此?本来小投资、低成本、制作粗糙是港产III级电影的通病,而拍三级片对于大多数电影公司和电影人而言,不过是一个比较容易的赚钱途径而已。许多制片公司对电影人拍III级片的要求比较简单,只要情爱场面够火爆、暴力设计够变态、故事情节够猎奇,那就OK了。既然多是抱着抢市投机的目的,难免会导致抄袭拼凑的千篇一律之作大行其道,好像《人肉叉烧包》叫好叫座,就有《人肉香肠》、《人皮高跟鞋》、《人肉天妇罗》、《人头肉骨茶面》、《人头豆腐汤》、《人肉饺子面》等跟风,这些III级片情节大体相似,噱头无外乎变态奸杀肢解,至于拍摄制作则只能更加粗糙低劣,实在不忍卒看。相比之下,如南燕制作的《挡不住的疯情》、陈志舜制作的《危情》、钟少雄导演的《虐之恋》和霍耀良导演的《郎心如铁》等刻画人物细腻、渲染气氛刻意、经营噱头出奇的卖力之作便十分少见。而像《晚九朝五》、《色情男女》那样尽管不乏情色镜头,却以严肃态度探讨现代青年性爱观和真实反映香港电影人从业艰难的诚意之作,当然更是凤毛麟角了。

三、现状

按照以往的经验,香港电影市道不好的时候,三级片便会大行其道,以低成本和迎合市民“性”趣味的题材优势投机抢市。不过,在经历了九七金融危机和盗版的严重冲击后,香港电影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状态,期间III级情色电影虽然依旧层出不穷,但与昔日相比,却是另一番失落光景了。

九七之后,蔡澜、查传谊罢手,李修贤、南燕声势不再,依旧是王晶执III级片牛耳。这胖子借着之前余威,继续制作大量的III级色情电影。比如“强奸”系列的后三集、《满清十大酷刑2赤裸凌迟》、《玉蒲团之官人我要》都是借力打力之作,至于《伟哥的故事》、《勾魂噩梦》等片则是题材有趣的讨巧之作。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影片尽管依旧不遗余力的大搞咸湿噱头,但因市道低迷,票房收入自然已大不如从前。其实在1998到2000年那段时间里,包括“王晶制造”在内的III级色情片与其他港产电影一样,普遍遭遇严冬。因此2000年之后,在电影院公映的III级片数量急剧下降,即便是王晶,虽然他的新片仍然每部皆有靓丽女星卖弄性感的噱头桥段,但对纯正的III级片却也开始有所避讳。

比如2002年的《偷窥无罪》、《赤裸特工》,若是按照他以往的脾气,肯定被拍成新版的《香港奇案之强奸》和《赤裸羔羊》了。不过王晶却费尽心机,令“名剪”麦子善亲自操刀负责两部影片的剪接工作。在麦子善的妙手下,影片中的肉帛战虽然激情肆意,却看不到多少露点镜头,因此顺利通过香港电检部门的审查,从而被定为IIB级。这样一来,则意味着《偷窥无罪》和《赤裸特工》可以在更多的电影院线上映,可以有很多18岁以下青少年买票入场观看–或许,这便是王晶将本属III级片质素的影片硬拉到IIB等级的原因所在。而我们除了可以从中窥出些许王晶唯利是图的“存心不良”外,应该还有他对III级片现状表示出的严重信心不足吧?

但即便如此,王晶依旧未能对情色III级忘情。如今这厮虽然表面似乎不再参与制作真正的情色III级片,实际上却并未收手。一直跟随他的老搭档刘宝贤前几年频繁制作《色欲中环》、《强奸5广告诱惑》等粗制滥造的DV色情电影,都让人怀疑与王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这些影片并不安排在影院公映,而是直接制成音像影碟发行,同样有可观的利润入账。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港产电影拍到低谷时,以音像制品形式直接推出市场便已成为香港色情III级片存活的主要空间。尽管这与盛行日本的AV色情影带颇有相似之处,但所幸没有沦落到男女演员真刀真枪的肉搏实战境地,终究仍停留在遮遮掩掩的需要“演”的情节片上面。另外,相对于单本的时装III级片没有稳定的市场接收,加之受1996年台、港合力制作的连本III级电影《金瓶梅》(赖水清监制、杨思敏主演)大受欢迎的启发,香港开始流行制作专供音像发行的古装长篇III级电视电影。这其中以武打演员出身的监制叶天行产量最丰,视野最宽,他不仅对翻拍过多遍的古典香艳小说《玉蒲团》、《金瓶梅》继续进行低劣粗糙的颠覆,同时将古龙名著《楚留香》以及“西施”、“梁祝”等民间经典传说拍成恶搞的色情版本。

难以避免的流程化批量制作(有几部系列剧的主题曲一模一样,只是换了歌词而已)居然畅销本土之余,也能打开新、马、台等东南亚地区市场,实在令人大跌眼镜。不过,叶天行及其同行们倒是干得兴致盎然,在积极聘请日本AV女优加盟的同时,又计划进军日本市场,希望与日本同行合作,各出资一半,到时两地发行,达成双赢局面。可惜,这一计划目前还未听闻有多少实质性进展。

客观来讲,港产情色III级片走到只能靠音像影带发行的地步,性质与影院公映的III级片已大不相同,因为它标志着在香港观赏色情片的场所逐渐从电影院过渡到家庭影院。由公开化变为私人化,这当然是一种进步,但香港电影人却因此不再专注于供影院上映的情色III级片的拍摄,同好此道的观众眼球只能被日韩欧美AV吸引。

即便如此,近年仍有因裸露镜头被定为III级的港产电影问世。如《豪情》,它被划为III级片还因为粗口过多所致。其实《豪情》真正主旨是讲述创业励志和兄弟友情,裸露、粗口和描摹香港色情业百态也是出于剧情需要,或许达不到“乐而不淫”的境界,也不会给人带来太多的色情联想,与我们熟悉的那种情色III级片相比,已经收敛很多了。可惜的是,即便这样的影片,在香港的影院也很少见到了,至于章小蕙主演的《桃色》,故事是现代鬼聊斋,但讲得就相当混乱诡迷,明显以精装文艺片招揽观众,效果差强人意。2008年,钱文�启用日本AV女优,重拍《金瓶梅》,分上下集公映,香港总票房逼近500万港币,算是港产III级片近期最佳表现,但也只是昙花一现,香港本土真正的III级电影,似已无以为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