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事有余的美国副总统候选人

二十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候选人对于选择副总统为竞选伙伴一事,多以小心慎重和能够填补自己的弱势为考虑重点,1960年时来自新英格兰州的约翰•肯尼迪挑选了德克萨斯州的林登•约翰逊、1974年时来自密歇根州的杰拉尔德•福特挑选了纽约州的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等,都是遮短补长策略性的选择。

老布什和小布什
老布什和小布什

  二十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候选人对于选择副总统为竞选伙伴一事,多以小心慎重和能够填补自己的弱势为考虑重点,1960年时来自新英格兰州的约翰•肯尼迪挑选了德克萨斯州的林登•约翰逊、1974年时来自密歇根州的杰拉尔德•福特挑选了纽约州的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等,都是遮短补长策略性的选择。

  在历届总统大选中因选错竞选伙伴而导致整个竞选运动如老牛拉破车似的例子也不少。1976年时罗纳德•里根挑选了理查德•施韦克(Richard Schweiker),1984年时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挑选了杰拉尔丁•费拉罗(Geraldine Ferraro),1988年时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挑选了劳埃德•班特森(Lloyd Bentsen),乔治•老布什挑选了丹福思•奎尔(Danforth Quayle),2008年时约翰•麦凯恩挑选了莎拉•佩林和1992年时佩罗特挑选了詹姆斯•斯托克代尔(James Stockdale)等,这些力不胜任的竞选伙伴,无一不是在日后成为扯后腿的政治包袱。

  就像所有总统候选人的竞选伙伴一样,只要名字一出现,美国媒体立即对其是否具有成为未来三军统帅和国家元首的能力进行评估,在评估的过程中,竞选伙伴的个人隐私与缺点无可避免地全会放在显微镜下被仔细观察。

  1977年,施韦克在参�两院的自由倾向投票记录,使具有60年历史的美国民主行动协会(American for Democratic Action)只给予15%的认可率,里根挑选他的原因就是希望利用他的自由化行为来平衡自己的极端保守形象,但是效果适得其反,不但没有平衡了自己的保守形象,还在共和党内引起了内�{,最后在共和党提名大会上以微差之票败给了杰拉尔德•福特。

  费拉罗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主流政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竞选伙伴的意大利移民后裔,也是第一位被美国主流政党提名为副总统候选人的女性,她在接受提名演讲时说:“一位意大利移民的女儿在她热爱的新土地上被提名为副总统候选人了!”立时赢得了如雷般的掌声,甚至使许多女权主义者激动得泪流满脸。

  费拉罗的女性出任未来副统帅的故事的确使暮气沉沉的民主党选举增加了活力,一直在民调中落后里根超过16%的蒙代尔突然起死回生,一度高升至与里根平起平坐。

  民主党创新的竞选招数加上费拉罗是穷苦家庭出身的背景,使美国新闻界把她捧为政坛的明日之星,一直没有得到女选民欢心的民主党候选人蒙代尔在1984年7月12日宣布这个历史性的新闻时说:“我真是绝对的太激动了。”可是还没有激动完,两人之间的政治春天就结束了。

  1984年9月4日,民主党大会刚结束后两天,《纽约时报》对费拉罗和她丈夫约翰•扎卡罗(John Zaccaro)是分开报税的事实,和扎卡罗的灰色收入新闻见报,立即成为全国新闻媒体追查的焦点,而要求她公布扎卡罗的报税记录之声,响彻云霄。

  在信仰上,费拉罗是罗马天主教教徒,而罗马天主教是严格禁止妇女堕胎的,但是在政治上,她却又是主张妇女有堕胎权利的民主党,她被夹在这两种永远无法调和的矛盾中间,立场摇摆,随风飘荡,表里不一,备受争议。

  费拉罗被提名为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后,她在1982年时向国会递交有关天主教对于堕胎立场的“天主教徒并没有坚持堕胎是坚如磐石,那是个人和政治的问题。”意见书旧事,又被重新提了出来。

  在纽约红衣主教约翰•奥康纳(Cardinal John O’Connor)和主教詹姆斯•蒂姆林(James Timlin)等天主教领导的压力下,费拉罗被逼自食其言,公开发表声明说,“天主教是坚如磐石地反对堕胎的”,这暴露出来她是经受不了政治压力而轻易投降的个性弱点。

  费拉罗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犯罪和麻烦的家庭,她的公公婆婆都有因为行骗而被拘捕的记录,她的公公菲利普(Phillip Zaccaro)在开庭前突然病故,这个变故使她的婆婆免掉了一场牢狱之灾;她的丈夫扎卡罗在1985年1月因诈骗银行贷款而被起诉,1986年10月又因犯了贿赂罪而被拘捕,1988年6月,她的儿子小扎卡罗(John Zaccaro, Jr。)因为贩毒而被法庭关进监狱达四个月之久。

  1984年9月22日,费拉罗被逼召开记者会,回答所有的疑问和挑战,在长达两个小时的煎熬里,她勉强地把难缠的记者应付了过去,但另外的麻烦又浮现了出来:在名人效应的曝光下,《费城询问报(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宣布正在调查扎卡罗与黑手党时隐时现的暧昧关系。

  美国媒体又爆料说,虽然费拉罗拖欠税务局53,000元的呆账依然没有清还,但是扎卡罗和费拉罗家里却有全职工人、一条游船与两间度假屋,总资�b在400万元以上,而费拉罗如何从赤贫到暴富故事的过程,又成了好奇记者猛然发掘的主题。

  更要命的是费拉罗在扎卡罗坚定地拒绝了公开自己的报税记录后,她居然故作轻�状地用俏皮话说:“你们这些嫁给意大利男人的人,是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的。”这一下就在全美国各地的意大利社区里捅了马蜂窝。

  种种的麻烦和负面新闻,使大部分的蒙代尔竞选班底认为费拉罗应该离开,而且越快越好,蒙代尔由太激动到太噩梦,前后还不到两个月的光景。

  蒙代尔的竞选班底主席詹姆斯•约翰逊(James Johnson)在事后透露说,选择费拉罗是一个非常草率的鲁莽决定:顾问团只花了48个小时的时间,来研究费拉罗的家庭背景和财务状态,整个调查,形同儿戏。

  负责专为蒙代尔物色副总统人选的华府名律师约翰•莱利(John Reilly),在飞到三藩市,对正在那里发表外交政策演讲的费拉罗面试时,只是官方文章似的问道:“你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是我们应该知道的吗?”在得到费拉罗的甜美微笑摇头后,他立即返回华府向竞选班底报告他的调查研究说:“一切都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政治灾难和经验教训使后来的总统候选人在宣布其竞选伙伴前,必要彻底地调查其所有的背景。

  麦凯恩的竞选伙伴佩林是阿拉斯加州的一霸,剽悍、嚣张、度量窄狭、公私不分和欠缺国际外交经验,使美国媒体怀疑已经72岁的麦凯恩如果在当选后有什么三长两短而她转正的话,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来出任美国这个超级强权的三军统帅。

  2008年9月,佩林在接受名电台记者凯蒂•库里克(Katie Couric)的采访时,一下子就暴露出自己的失态和幼稚:库里克问她在平常的时候看的是什么报纸来与天下大事保持着不脱节?佩林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胡乱应付着说,她有“特殊的管道”来了解世界大事,但就是说不出一家美国主要大报的名字,一时间成为全美国媒体取笑的话题。

  出洋相最大最多的是老布什的竞选伙伴奎尔。在1988年10月5日副总统电视辩论中,主持人谈到奎尔的从政经验是否有点短浅时,奎尔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居然大事赞美起民主党的约翰•肯尼迪起来,并暗示自己和肯尼迪是同一等级的人物。

  有30年国会资历的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班特森借机大事羞辱奎尔道:“我和约翰•肯尼迪是一起在国会服务的,我了解肯尼迪,他是我的朋友,参议员,但你并不是约翰•肯尼迪!”加上奎尔傻在现场不知如何应对的麻木表情,更使这句话变成了选举游戏中的著名的经典词� �

  更精彩的奎尔故事是马铃薯事件。那是发生在1992年6月15日在新泽西州首府特伦顿(Trenton, NJ)穆诺茨•里韦拉小学(Munoz Rivera Elementary School)的一次现场拼字比赛。

  12岁的小学生威廉•菲格罗亚(William Figueroa)正确地说出了马铃薯(potato),但是这位曾经出使过47个国家的副总统却理直气壮地“更正”菲格罗亚拼对了的“potato”为自己搞错的“potatoe”。

  这个愚蠢的错误足足被媒体取笑了大半年,更成为相声演员长年取笑的最佳话题,每次提到“how to spell potato?”时,观�就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都知道取笑和消遣的就是奎尔。

  奎尔在事后居然自我解嘲说:“如果艾伯特•戈尔发明网络的话,那么是我发明了拼字系统。”难怪有人取笑他说,奎尔是不愁没有工作的,因为美国缺少的就是一位愚蠢的相声演员。

  马铃薯事件并不是这位共和党副总统唯一的要命笑话,而火星事件较之马铃薯事件,可谓半斤八两,不相上下。根据1989年9月1日《华盛顿邮报》的一篇题为《奎尔的火星观(A Quayle Vision of Mars)》文章报道说,在老布什总统宣布进行火星探测计划后,有记者请副总统发表美国可能准备派人登陆火星的看法,奎尔居然大言不惭地说出了如此这般欠缺常识的笑话:

  “基本来说,火星和地球一样是环绕着太阳运转的,更重要的是火星与月球距离太阳差不多是同等的距离,我们从相片上看到火星上有运河,我们相信那里有水,如果那里有水,即意味着有氧气,如果有氧气,那么我们就可以在那里呼吸。”

  奎尔的历史常识和他的火星妙论是等量齐观的。1988年9月15日的记者会上,奎尔大概太需要犹太人的选票了,他居然把希特勒在德国屠杀犹太人的罪恶勾当说成为美国历史的一部分:“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屠杀犹太人是一个极其猥亵的年代。”

  大概奎尔从新闻记者们惊骇的表情中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于是连忙设法用语言来掩饰错误,谁知在慌乱之下,效果是更加的狼狈不堪,更加的语无伦次,更加的越描越黑:“不,不是我们的国家,但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我的意思是我们全都生活在这个世纪里,我虽然没有生活在这个世纪里,但那是发生在这个世纪里。”这些乱七八糟的逻辑政论,又被全国的新闻媒体挖苦了好几个月。

  奎尔是美国历史上47位副总统中蠢话最多的一位,其语惊四座的蠢话之多,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随手检查一下这位笨蛋副总统的蠢话就有:

  “我们坚定地对北大西洋公约许诺,因为我们是北大西洋公约的一部分。”“我们坚定地对欧洲许诺,因为我们是欧洲的一部分。”“投票率低的原因是证实了去投票站的人不多。”“银行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客户在管理失败后没有存进足够的现金。”“我们都会犯错,因此无论你有没有犯错,我都不会指责你。”

  “夏威夷一直在太平洋中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那是在太平洋,那些岛屿是美国的一部分。”“生命的损失是无可替代的。”“我没有看过,但是我知道如何来评论。”“掷蹄铁套柱游戏是美国人的伟大运动,它是一种伟大的游戏,我喜欢它。”“我对地震是无能为力的,但对地震的级量却有极深的印象。”

  “日本是我们的重要盟国,因为这两个国家加起来,占据了整个西方工业国家60%的国民生�b总值。” “很不幸,路易斯安那州的人们,居然不是些种族主义分子。”“我不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我是一位共和党。”“我爱加利福尼亚,因为我实际上是在凤凰城长大的。”“来到这个伟大的芝加哥州,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如果我们不成功,那就会有失败的风险。”“共和党对于一个母亲肉体虐待小孩子的重要性是了解的。”“且不论奎尔有没有说错话,美国人都不想知道。”“未来比明天来的好。”“欢迎布什总统,布什夫人,和我的宇航员同胞们。”“要用一句话来论述副总统的责任的话,那句话就是:要准备好。”“我坚定地相信朝着自由和民主前进是一种不可逆转的潮流,但是有可能会改变。”“我在私底下叫老布什总统为乔治,他在公共场合称我为副总统先生。”

  这些难以置信的蠢话加上新闻媒体的炒作,使奎尔的形象与政治小丑画上了一个同等号。

  在美国的历史上,第一次由总统候选人公开挑选副总统候选人是在1940年时的富兰克林•罗斯福,但也有不想自己承担看错人政治责任的总统候选人,比如说1956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艾德莱•斯蒂文森(Adlai Stevenson)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把挑选副总统候选人的责任,全部推给了民主党大会。

  2012年8月11日,罗姆尼宣布联邦�议员保罗•赖安(US Congressman Paul Davis Ryan)为他的竞选伙伴,这个消息就像以往所有的总统候选人宣布其副总统候选人一样,立即把赖安放在显微镜下来研究和观察。

  相当之下,乏善可陈的赖安应该什么小辫子被楸,当然也没有什么功勋可言,他不为已经麻烦缠身的罗姆尼再添新麻烦,就是立功了。

  赖安没有什么辉煌的资历,也没有什么值得一书的立法记录,在他出任代表威斯康星州第1选区联邦�议员的13年中,提案71条,被否决了69条,只被通过了两条微不足道的议案:一条是他老家邮政局的更改名字议案,一条是取消美国弓箭在国内销售的消费税议案。

  其余的除了大力支持小布什的增加军费、出兵阿富汗、现在事实上已经证明了完全在浪费美国纳税人税金的《协助困难资�b计划(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和《房子与经济康复法案(Housing and Economic Recovery Act of 2008)》等议案外,他主张减轻税金,反对大政府主义和修改不合理的美国福利制度。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以28岁之年即当选为联邦�议员的赖安是一位工作认真的议员,他在13年来是975条议案的合议人,参与95%的�议院议案,其中有22%的议案是与民主党议员共同提案的,与其他共和党的19%相比,稍微有点儿跨党派的议事风度。

  美国保守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对天主教教徒赖安有极高的评价,在100分为满分的计算上,赖安是91分,在投票的纪录上,赖安的分数是68.2分,在国会里排行第150名最保守的议员。

  赖安于1970年1月29日在威斯康星州简斯维尔(Janesville, WI)出生,今年42岁,是目前�议院中第二最年轻的�议员。

  1992年,年仅22岁的赖安就开始在国会山庄为联邦参议员罗伯特•卡斯滕(US Senator Robert Walter Kasten, Jr。)当实习生,由于工资低微,无法支撑日常的生活所需,他在业余时间到餐馆当服务员,到健康中心当指导员,到加油杂货店打零工维生,这些工作经历,对于在中学二年级学生时代就开始在麦当劳快餐店当业余厨师的赖安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今日美国报》在2012年8月13日公布的盖洛普民意调查说,赖安是“1988年老布什挑选奎尔以来最糟糕的选择”。

  2012年8月27日的《时代周刊》评论赖安的出线说,“有如苹果公司新�b品上市般的闪亮和使人陶醉”,但也评论说,“罗姆尼挑选了这位极有性格魅力的十字军战士是一场赌博,稍有不慎就会步向约翰•麦凯恩挑选了莎拉•佩林的后尘。”

  就像在出马竞选总统前的欧巴马一样,赖安的背景简单,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没有资深的简历,但也没有太多的政治包袱,很难有什么值得被美国媒体掘挖的故事,毕竟罗姆尼竞选班底从民主党在1984年的杰拉尔丁•费拉罗和共和党在2008年的莎拉•佩林的激流中,学到了如何避开政治漩涡的教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