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抵抗军”头领是文盲 自称追随他将刀枪不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非洲的民族独立运动逐渐高涨。经过不断磋商与相互妥协,乌干达于1962年10月9日宣布独立。新的国家采取联邦制,布干达王国作为联邦的一个成员加入。在英国人的安排下,乌干达举行了第一次议会选举。布干达王国的国王穆特萨二世作为卡巴卡耶卡党的首领当选为乌干达第一任总统,但他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

“圣灵抵抗军”头领是文盲 自称追随他将刀枪不入

  提到东非国家乌干达,人们最先想到的人物会是谁,是那个20世纪70年代的独裁者阿明吗?现在看来已经不是了。2012年3月5日,一家非盈利性组织“看不见的孩子”上传了一段描写乌干达儿童军人悲惨生活的30分钟视频《科尼2012》,号召2012年逮捕科尼,片中绑架儿童充当炮灰和性奴的乌干达恐怖组织“圣灵抵抗军”的头目约瑟夫·科尼一下子成为臭名昭著的国际名人。这段视频的出现,使虽有“非洲明珠”之称却被联合国评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乌干达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奥博特与阿明独裁统治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非洲的民族独立运动逐渐高涨。经过不断磋商与相互妥协,乌干达于1962年10月9日宣布独立。新的国家采取联邦制,布干达王国作为联邦的一个成员加入。在英国人的安排下,乌干达举行了第一次议会选举。布干达王国的国王穆特萨二世作为卡巴卡耶卡党的首领当选为乌干达第一任总统,但他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来自乌干达北部兰戈族的人民大会党领袖奥博特当选为乌干达第一任总理,掌握了政府的实权。他十分重视在军队中培养自己的势力,使兰戈族和邻近的阿乔利族在军队中超过了半数,主要军官大多是由这两个部族的人来担任。正是依靠这些军官,他才能在后来推翻了时任总统穆特萨二世。

  1964年,与乌干达毗邻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发生叛乱。乌干达政府支持反叛者,奥博特派其亲信阿明前往刚果民主共和国,为那里的反叛者建立训练营。阿明从刚果民主共和国运出大量黄金、象牙和咖啡,作为接受武器和装备的代价。这些财富被奥博特和阿明等人瓜分。国会成员知道此事后,指责阿明涉嫌走私,实际是将矛头对准奥博特。1966年2月4日,正当奥博特在兰戈地区视察时,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发生了针对他的叛乱。2月22日,奥博特在内阁每周一次的例行会议上先发制人,逮捕了5名亲近穆特萨二世的部长,驱逐了穆特萨二世。3月2日,国民议会选举奥博特为执行总统。奥博特政府限制了布干达人的权利,建立了强大的集权政府。1967年9月,奥博特再次修改宪法,废除乌干达境内的各王国,建立乌干达共和国,奥博特被选举为总统。修改后的宪法赋予奥博特更大的权力。他还禁止其他党派的活动,从而形成了人民大会党“一党专政”的局面,实质上是他个人的独裁。

  奥博特依赖军队的支持,但他自己对军队的控制却并不牢固。被他所宠信的总司令阿明随着官阶的提升对权力欲望日益膨胀。1971年1月,在奥博特出访新加坡时,阿明发动了军事政变,推翻了奥博特政府,自己就任乌干达总统。反对奥博特的人在阿明上台后,欢呼雀跃,认为奥博特式的独裁在乌干达已不复存在。

  但事与愿违。阿明大权独揽,其充满部族主义色彩的镇压比奥博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在军队中进行种族大清洗,阿乔利族和兰戈族军人几乎全部被处死,他自己家乡的卡克瓦族和卢格巴拉族人则占据了所有军政要职。他还废除宪法,宣布自己是终身总统,以武力镇压国内各政治派别。在阿明统治期间,大约有50万人被杀,其中包括乌干达首席大法官贝尼迪克托·基瓦努卡,前任政府的多名部长和被取缔的民主党领导人。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乌干达国内反对阿明的人士组成了乌干达民族解放阵线,基地设在邻国坦桑尼亚。1978年,为了以绝后患,阿明下令入侵坦桑尼亚,但他的军队很快就被击退。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派兵和乌干达民族解放阵线的军队联合攻入乌干达境内。1979年4月10日,乌干达反阿明的势力与坦桑尼亚军队合力攻入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阿明政权被彻底击败,他本人仓皇出逃,最后流亡到沙特阿拉伯。直到2003年去世,阿明再也没机会回到乌干达。

  部族间的军权之争推翻了奥博特独裁政权

  1980年,群龙无首的乌干达举行了总统大选,这是自1962年独立后乌干达国内举行的第二次大选。但这次大选并非是一场公平的竞选。前总统奥博特的亲信穆万加颁布法令,每个选举站的选票在公布之前须由他亲自清点,否则处以50万乌干达先令的罚款或坐牢5年,有些选举站在恐吓下篡改了选票结果。就这样,奥博特的人民大会党占据议会绝大多数席位,奥博特开始了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

  奥博特在选举中的舞弊行为激起了反对党的反叛。在这些反叛势力中,最主要的是由穆塞韦尼领导的全国抵抗运动。1981年,竞选失败的穆塞韦尼以退为进,开展反政府丛林游击战。他公开宣称自己的反抗行为是合法的,是对奥博特在选举中的舞弊和不民主做法的回应。他说:“少数人结党营私,一次次地反复将他们的主观意志强加给乌干达的广大人民,迫使人民无路可走,只能拿起武器捍卫自己应该享有的民主权利。”奥博特为了应对全国抵抗运动的反抗,采取了极端的镇压措施。在五年的内战中,成千上万的乌干达人被政府军杀害。

  不过,最终推翻奥博特第二次独裁统治的,还不是穆塞韦尼的全国抵抗运动,而是另一场部族矛盾。再次当选总统后,奥博特恢复了兰戈族和阿乔利族在军队中原先的地位。这两个民族之间的控制军权斗争日益激化。1983年底,在乌干达军队原参谋长奥乔克少将因飞机失事身亡后,奥博特挑选兰戈族人担任参谋长。而来自于阿乔利族的奥凯洛将军则竭力支持本族人出任此职,部族矛盾在奥博特和奥凯洛之间表现得越来越明显。最终,奥凯洛将军在1985年5月发动军事政变,奥博特的第二次执政终结。

  奥凯洛将军希望能促成全国和解,他邀请了各个政治和军事派别组建联合政府。但联合政府也未能解决困扰乌干达已久的部族和党派权力平衡问题。穆塞韦尼坚持在新政府中得到更大的权力分配,却遭到拒绝。在这种情况下,穆塞韦尼拒绝加入新政府,继续开展反对政府军的游击战争。1986年1月,穆塞韦尼的全国抵抗军兵临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城下,推翻了当时的奥凯洛军政府,夺取了全国政权。至此,乌干达的政权才步入相对稳定的穆塞韦尼时期。在2011年2月的大选中,穆塞韦尼第5次获得连任,是乌干达独立后统治时间最长的总统。

  在穆塞韦尼上台后,部族冲突依然不断。从1986年到2006年这20年间,穆塞韦尼政府面对着多达20支反政府武装。

  恶魔科尼和他的“圣灵抵抗军”

  1987年初,一名自称艾丽丝·拉奎娜的女巫师召集了五六千名追随者,打着“圣灵运动”的旗号,在乌干达北部地区进行反政府活动。她自称具备神力,敌人的子弹在遇到她的追随者时就会化成水。最终,她被穆塞韦尼的政府军围剿,逃亡肯尼亚。

  就在此时,与拉奎娜有亲戚关系的约瑟夫·科尼接替她成为“圣灵运动”的首领。他就是此次曝光视频中的主角。他身边总是簇拥着大批拿着刺刀手持AK步枪的儿童军人。科尼的保镖帕克罗姆说:“科尼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却具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他平常显得很友好,但当神灵通过他说话时就像变了一个人。这时,主管杀戮的非洲之神就会出现。”

  1987年4月,科尼叫人找来一只鸽子、一些白色碗碟和一件长袍,在草地上祈祷3天后宣布成立“联合圣灵救世军”。1992年,“联合圣灵救世军”被改为“圣灵抵抗军”,这也是这支反政府武装现在的名字。科尼是个不折不扣的文盲,却自称是上帝派来拯救乌干达人的使者,在梦里得到过上帝的启示,将用圣经中的“十诫”来统治乌干达。每次战斗开始之前,科尼都会向追随者保证,声称自己已经得到战神的保护,他的追随者只要做出正确的祷告方法、正确的呼叫口号和正确的作战姿势,就可以刀枪不入。科尼还让追随者用所谓的“圣油”在脸颊上涂成十字的形状,声称这样可以抵挡敌人的子弹。接近过他的人曾向媒体透露过他奇特的宗教信仰:星期天他会向基督教的上帝祈祷并背诵圣经,但在星期五又会像个穆斯林一样祷告。他既庆祝圣诞节,也在伊斯兰教的斋月斋戒30天。有人说,科尼奇怪的双重信仰不过是为了取信于当地基督徒和争取邻国穆斯林政府支持的一种手段。

  科尼和他的大部分追随者都来自于乌干达北部的阿乔利族,他们在苏丹南部有自己的基地,经常出没于乌干达和苏丹边境,进行武装骚扰活动。他们在当地还绑架大量平民,把这些平民训练成游击队员。30多年来,乌干达北部一直都处于反政府武装的恐怖阴影笼罩之下。由于连年的战火,阿乔利族有一半的人口被迫参加反政府武装,当地的学校、医院和道路早已被毁坏殆尽。在科尼家乡的小村庄,到处是触目惊心的景象:荒芜的土地、皮包骨头的孩子、惶恐不安的难民和巡逻的士兵。

  为了对公众进行恐吓,“圣灵抵抗军”曾经残忍地砍下一些被他们认为是支持乌干达政府的村民的手足,割下他们的耳朵、鼻子和嘴唇。“圣灵抵抗军”的袭击目标除了当地平民外,还包括地方政府的官员、国际人道主义救援队伍的代表和其他非官方组织的工作人员。因为从事绑架和凶杀等恐怖活动,危害平民,“圣灵抵抗军”几乎没有获得当地居民的支持。

  为了能够招募到更多追随者继续进行反政府活动,科尼将毒手伸向了天真无邪的孩子。据统计,从1987年以来,“圣灵抵抗军”已经绑架了大约6万至10万名年龄在11岁至15岁之间的儿童,强迫他们参加“圣灵抵抗军”。科尼等人对这些儿童先进行洗脑,再通过残忍的手段将男孩训练成杀人如麻的恐怖分子,而女孩则沦为性奴或劳工。在“圣灵抵抗军”中,除了少数核心骨干外,大多数成员都是被抓来的,其中有90%是被绑架的儿童。

  1996年,乌干达政府开始在北部建立安全营。住在村子里的儿童为了躲避“圣灵抵抗军”的绑架,每天晚上都要走几英里的路到城里的安全营过夜,第二天清晨再返回家中。据一位接触过这些儿童的美国牧师说,天色一晚,这些儿童就会进城,睡在街头或门廊下。清晨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匆匆返回村子。

  科尼成为世界通辑犯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乌干达政府就试图消灭或是强制遣散“圣灵抵抗军”。在乌干达军方的大力围剿之下,“圣灵抵抗军”先后逃往苏丹南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北部和中非共和国境内继续作乱。在这种情况下,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越来越认识到只有得到邻国的帮助,才能更有效打击猖狂的“圣灵抵抗军”。为肃清该反政府武装,有关国家对其进行了多次联合打击。1999年12月,穆塞韦尼总统和苏丹总统巴希尔在肯尼亚的内罗毕签署和平协议,双方承诺停止支持并驱散境内对方的反政府武装。2002年,乌干达和苏丹又达成新的协议,苏丹允许乌干达军队可以深入苏丹境内打击“圣灵抵抗军”,但必须以苏丹南部的一条界线为准,不得进入这条界线以北的苏丹国境。2008年12月,乌干达、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苏丹南部军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北部开展了针对“圣灵抵抗军”的联合军事行动,代号为“电闪雷鸣”。可惜的是,这些行动都未能彻底铲除“圣灵抵抗军”,只是将其赶到了更为偏远的地区。

  “9·11事件”以后,美国在全世界掀起了反恐大潮。在乌干达的推动下,美国也将“圣灵抵抗军”列为恐怖组织。2005年,国际刑事法院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向科尼和他的5名助手发出了通缉令,科尼成为世界通缉犯。美国的支持,对于乌干达政府,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和实际意义。在美国的影响下,英国政府也承诺向乌干达政府提供反恐援助,使乌干达政府军的装备有了较大改善。就在2011年10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授权100名军事顾问进入乌干达,帮助乌干达政府追捕科尼。2012年3月,非洲联盟打击“圣灵抵抗军”的部队成立仪式在南苏丹举行。这支计划为5000人的部队由乌干达军方领导,部队分别来自乌干达、南苏丹、中非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其目标就是逮捕或杀死科尼,新一轮的“猫鼠游戏”即将展开。

  链接:

  “恢复上帝十诫运动”惨案

  乌干达人民的宗教热情很高,但教育水平很低。在这个拥有2000多万人口的国家,文盲率高达44%。低下的文化教育水平使很多人并不理解宗教的真正含义,而是盲目地崇拜和迷信。历史上最严重的一起邪教成员集体自焚事件就发生在乌干达。

  2000年3月17日,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西南部卡农古镇的一个教堂里,发生了骇人听闻的集体自焚事件,被烧死的人全部是一个名叫“恢复上帝十诫运动”的邪教组织成员。在这起惨案中,一共有530多人葬身火海,死亡人数超过1978年的“人民圣殿”教自杀惨案。

  “恢复上帝十诫运动”是由一名叫做克勒多尼亚·姆维里德的女人首先创立的,属于末日教派,它的大多数成员曾经是天主教徒,身穿统一的白、绿、黑三色长袍,居住在乌干达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接壤的地区。这一教派曾经在有关部门进行过登记,最初是合法的“非政府组织”,教徒也都履行过比较正式的入教手续,在乌干达全国9个区共拥有1000多名登记教徒。惨案发生时,这一教派的最高首领是约瑟夫·基比维蒂里,曾是天主教牧师和乌干达反对党的成员。他曾经“预言”人类的末日已经来临,就在20世纪的最后一天。

  惨案发生的前一周,基比维蒂里向教徒们呼吁赶快把家里的财产卖掉,准备迎接升天机会的到来。3月16日晚上,530多名信徒,扶老携幼,列队进入教堂。他们头戴白帽,身穿蓝袍或黑袍,俨然像要出席盛大的庆典。在这些人全部进入教堂后,所有的门窗立刻被关闭。开始时,教徒们高唱圣歌,时间长达数小时,随后,他们被浇上汽油,葬身于火海之中。教堂随之爆炸,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弥漫开来,各种凄厉的尖叫声响彻卡农古镇上空。所有的尸体都被烧成焦炭一般,不成人形,男女莫辨,其状惨不忍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