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西周凭什么长期独霸天下?

日期:2014-12-08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西周凭什么长期独霸天下?

西周车马坑遗址

再进一步说,戎车由两部分组成,驾驶装置和动力装置,制备驾驶设备的车架容易,只要有木料和手艺就行。但动力装置——马匹——不是哪里都有的。古人按照“阴阳五行”的说法认为,马是“火畜”,喜欢高寒的环境。这是一种认识误区。理论上,马能生活在任何合适的海拔和纬度。但是作为一种有蹄类动物,多雨和圈养环境导致的“腐足病”等有蹄类常见病,客观上限制了马匹在平原低洼、多雨环境下的大量繁殖(黄牛、绵羊、山羊亦然,水牛除外),尤其是畜牧技术相对薄弱的古典时代;相反,在寒冷、干燥的高海拔地区,马匹能健康地生活。和东部人群相比,周人生活的黄土高原不但更适合马匹繁殖,也更接近漠南草原等牧场。有了马和车,不管是淮夷还是东夷,一切都好办。

不过周人还有个问题必须解决,我们都知道周天子有“六师”,比如《竹书纪年》提到,周昭王十九年“丧六师于汉”。虽然不清楚“一师”要配备多少辆战车,但按照一辆战车四匹马的基本配置(南宋陈博良在《历代兵制》中设想西周“王畿千里,车万乘,六军递用千乘”可能太多了),常备这些部队需要保有的马匹数量就相当可观了。

而“六师”中大量用到的马匹,就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竹书纪年》记载,周厉王的父亲,周宣王的祖父夷王,就曾“命虢公率六师,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获马千匹”。伐戎的理由是“夷王衰弱,(太原之戎)荒服不朝”,参考不贡“南金”就遭周王讨伐的淮夷,那么“获马千匹”显然不是战利品,而是直接目的了。这个“太原”不是今天的同名地点,而是宁夏固原一带,这个泾水上游高广空寒的高原,也是后来频频为宣王、幽王提供戎警的猃狁的故地。同期的《虢季子白盘铭文》提到,周夷王还命虢季子白,率军在洛河的北部击败过猃狁,不同的是,这次只有斩首五百、俘虏五十,没有获得马匹。这次事件被记录在表彰虢季子白的青铜器上而流传下来,而制作这件铜器的矿料很可能来自淮夷。

周人此时对猃狁/犬戎还保持了足够的胜率,一方面是因为周人组织有序,军队阵容庞大、兵员充足,另一方面他们控制着东亚最丰富的战略金属资源。那些源源不断流入西周腹地的青铜原料既可以被加工成赏赐诸侯,彪炳功勋的重要礼器,也可以锻造为持兵、车右之徒手中的兵器,或是马具、车具。两者的有机结合决定了此时是周人屡屡击败猃狁,并夺取了后者重要的生计资源——马匹。

周天子的事业

南求铜料,北索良马,理论上看,这的确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业。正是这种完美的运转,使得此时的周人尚能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我把这种策略概括为:以犬戎之良马胜淮夷,以东夷之利兵克犬戎。然而,胜利并不总是站在周人一边,淮夷和犬戎也不会永远都是周人随意征服的对象。

淮上之地位于东亚中纬度偏南湖、河发达的平原地带,泥沼与溪流总有一天会羁绊疲惫的马蹄和松弛的车轮。“丧六师于汉”,南征不返的昭王在生前最后的时刻,或许对此最有发言权。一旦发生“西六师”、“殷八师”同时被敌的情况,兵员和战车(战马)的损失,就会越来越紧迫地将递补需求,困扰着西周的“国人”和犬戎,并将这种来自外部的压力反射到周人自身。依靠武公的戎车击溃噩侯驭方的是周厉王,但最终被“国人暴动”推翻的也是他,有人认为是堪比虢石父的荣夷公“好利”所致,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因果逻辑存在诸多缺环。

不管怎样,解民于倒悬,还是越陷越深,是西周诸王留给子孙的难题。就在寻求解答的道路上,西周君臣渐渐动摇了自身的根基,为东亚舞台上新的主角铺设了登场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