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匈奴铁骑纵横欧亚大陆:拥有两大优势的战争机器

日期:2013-12-07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匈奴人是蒙古高原上最早登上历史舞台的民族,但与匈奴有关的部族至少可以推算到商代的鬼方,并包括了周代的戎狄各族。因此,其族群的历史事实上可以推到3600年前,但那时游牧业还没有完全从农业中分化出来,鬼方、戎狄的社会形态与匈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因此,我们只将戎狄北迁并与“原匈奴人”融合后产生的匈奴人作为研究的对象。

    匈奴人的种族属性至今仍倍受争议,一部分学者(如林翰)认为匈奴人属于白种的突厥人种;另一部分学者(如策·道尔吉苏荣)则认为匈奴人属于蒙古人种。

    关于匈奴人的语言,大多数学者主张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一部分学者则认为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也有少部分学者认为,匈奴语属于乌拉尔语系的语言。

    匈奴文化是典型的草原文化,她的音乐、文学、节日、婚俗等都带着浓郁的草原气息。匈奴文化和比她较早的斯基泰文化一同构成了灿烂的早期草原文化。她生活的这片广袤草原东起大兴安岭,西至阿勒泰山脉,现在普遍被称为蒙古草原。蒙古草原和钦察草原(哈萨克草原)组成了欧亚草原的主体,两者以阿尔泰山脉为天然界限。这片草原自古以来便有众多民族和部落相互争夺畜群和牧场,于是她便成了一块战火从未熄灭过的土地。

    同时,这里的气候也极为恶劣,尤其是在冬季,由于靠近西伯利亚,寒流会直接南下,因此大白灾常常导致游牧民族人畜两亡。夏季则有干旱、蝗灾、雷电等灾害,同样严重危害了游牧民的人身和牲畜财产安全。

    在近三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游牧民族在这严酷的草原上经受着一次次的考验,并产生出了一系列剽悍的军事风俗。

    公元前4世纪,匈奴人出现在华夏族群的边缘。“匈奴”一名最早出现在战国时代的著作《逸周书·王会》《山海经·海内南经》以及《战国策·燕策三》中。公元前318年(秦惠文王七年)的记事中也出现了“匈奴”字样。《史记·秦本纪》有“七年……韩、赵、魏、燕、齐帅匈奴共攻秦”的字样。公元前三世纪中叶,赵将李牧也曾帅十五万人与匈奴作战。而匈奴的出现,也使得曾今不断出现的戎狄之名逐渐消失了,这也从侧面证明戎狄被华夏族势力挤压至北方后融入了蒙古高原的土著游牧民族当中,从而成为了匈奴人的一部分。而“戎”在《说文》中的解释是“兵”;《诗·大雅·抑》的“修尔车马,弓矢戎器”中的“戎”也是指“兵器”。一个民族他称的含义是:“兵器”,其尚武的民风可见一斑。而这种尚武的风俗进入蒙古高原后得到了更充分的发展,造就了匈奴人剽悍的军事风俗。
 
    在匈奴出现于华夏族边缘几十年后,终于实现了统一,并形成了一股真正强大的游牧力量,造成了“南有大汉,北有强胡”的新的东亚政治格局。统一匈奴各部的是头曼单于,而将匈奴帝国推向黄金时代的是他的儿子冒顿单于。冒顿单于最著名的事迹都被汉代文献记载下了来,这是因为其强大的军事实力曾令汉高帝刘邦险些在白登之围断送了刚刚开国的汉帝国。而冒顿单于所构建的战争机器在汉帝国的初期给它带来巨大的生存压力,因此使得汉廷不得不对匈奴给予无限的重视和忍让。而即使是在汉武帝在位时汉帝国的大反攻中,已经强大起来的汉帝国军队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击败衰落中的匈奴。例如,公元前119年霍去病出征,史称“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执卤(虏)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的战役,汉军虽然获得胜利,但是14万匹战马出塞,不到3万匹南归,步卒损失更是难以计数;而公元前99年的战役,汉帝国方面的死亡率高达60%-70%,很少生还。而汉军的胜利也成了昙花一现,匈奴游牧民族的全民移动性使得她免受了农耕民族国家那样的“亡国之灾”,因为只要人民在、牲畜在,游牧民族就可以迅速复兴,并且凭借一贯的军事风俗重新成为一部可怕的战争机器。因此汉武帝晚年悔过,下罪己诏称:“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此时汉帝国国力大虚,《汉书》记载:“天下虚耗,人复相食”,汉武帝去世那年,“匈奴入朔方,杀略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