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以色列摩萨德全球追杀纳粹战犯

日期:2011-10-30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摩萨德全球追杀纳粹战犯

摩萨德标志

自以色列建国后,为了给二战期间犹太死难者复仇,以色列情报组织一直在世界各地不遗余力地追捕前纳粹战犯。经过多年的努力,这项工作取得了极大的成果,尤其是1961年对艾希曼的追捕堪称典范。由摩萨德首脑哈雷尔亲自率特工去阿根廷,把隐居在那里的对灭绝欧洲600万犹太人负有直接责任的纳粹战犯安希曼秘密绑架到以色列,使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对其他纳粹战犯的追捕,以色列情报机构至今仍在继续。

1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共屠杀了600万犹太人。而大屠杀的执行者之一就是阿道夫?艾希曼。阿道夫?艾希曼于1906年在德国出生,八岁时随父母迁居到奥地利。成年后,艾希曼碌碌无为,曾当过吸尘器的推销员。1932年,艾希曼加入了纳粹党,并开始发迹,成为党卫军的一员。1934年,他被任命为纳粹达豪集中营的头头。不久,他加入了盖世太保司令部的犹太人事务部,从1934年出任党卫军“犹太科”科长起,艾希曼就成了纳粹德国犹太问题专家。1936年,又被任命为犹太人事务部的头头,自此就成了纳粹德国“犹太复国主义问题”的专家。他主张对犹太民族实行所谓“彻底解决”方案。为了掌握对付犹太人的手段,艾希曼不遗余力地向众位纳粹头目“学习”,甚至还去巴勒斯坦搜集情报。1938年,艾希曼又被派往奥地利,其后又被派到捷克斯洛伐克,专门负责对付犹太人。1938年,他被委派负责驱逐犹太人的工作。不久,他又被调到东欧的纳粹占领区。1942年,他又去了波兰。此时,他已拥有了直接驱逐犹太人、屠杀犹太人的大权。在匈牙利,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曾下令驱逐和屠杀65万犹太人。此外,他也是屠杀200万犹太人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就是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发明了用煤气毒死犹太人的所谓高效率屠杀的手段。

大战结束时,狡猾的艾希曼并没有像其他纳粹高级官员一样被同盟国军队逮捕,也没有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上受到审判。利用德国战败前夕的混乱,他多次改变身份,乔装打扮,巧妙地逃脱了一次又一次追捕。此后的15年里,人们再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杀人魔王的存在。实际上,艾希曼先是乔装成伐木工,在德国吕内堡海德的一个偏僻村庄隐匿了四年,然后出逃至意大利热那亚。1950年6月,像许多漏网的纳粹分子一样,他来到了南美的阿根廷。

作为在二战中备受凌辱的犹太人,当然不会忘记艾希曼并没有受到公正的审判这一事实。

以色列情报机构得到关于艾希曼藏匿在阿根廷的消息非常偶然。

时间是1957年的秋天。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的阿利沃斯区的罗泽?赫尔曼,是一位长相迷人、有着众多追求者的姑娘,她同一位名叫尼克的小伙子打得火热,年轻人大约20岁,出生在德国。为了打动姑娘的芳心,尼克在她面前炫耀说自己的父亲曾经在德国军队里当过大官,在帝国的许多地区任过职。甚至有一次,话题偶然转到第三帝国中那些犹太人的命运问题上,尼克非常傲慢地认为德国人当时如果把犹太人统统除尽,而不是半途而废就好了。生性开朗活泼的罗泽没想到尼克会说出这种话来,因为她自己的血管里就流着犹太人的血。

罗泽后来在家里同父母聊天时,提到了自己这位奇怪的男朋友,她对父母说,虽然尼克拼命向自己献殷勤,但他从不邀请自己上他家去玩玩,见见也许是未来的公婆,甚至连家里的地址也不告诉罗泽,而是让罗泽通过他的一位朋友的地址给他写信。她父亲洛塔尔?赫尔曼是当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他的双目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失明的。每当罗泽谈起这位男朋友的一些令人费解的情况时,洛塔尔?赫尔曼在一旁凝神细听。有一天,无法自己看报的洛塔尔?赫尔曼让老伴给他读报,当听到德国法兰克福总检察长弗里茨?鲍威尔博士正在寻找党卫军头目阿道夫?艾希曼的消息时,赫尔曼一下子愣住了,而且据说此人目前蛰居阿根廷,他立即联想到女儿的那位奇怪的男朋友。于是,他让女儿带着他找到了尼克留下地址的那位朋友,从那里得悉尼克家住在查尔布科大街4261号。他们驱车前往,找到了查尔布科大街4261号,发现上面挂着“达古特宅”和“克莱门特宅”两块门牌,房子的主人名叫弗朗齐斯库?史密特。赫尔曼确信自己已经发现了艾希曼的踪迹,回到家立即让妻子给那位德国检察长写了一封信。

弗里茨?鲍威尔博士同样也是个受过纳粹迫害的德国犹太人,由于对德国当局的失望,他把这条新线索秘密地报告给以色列。报告很快到了以色列情报机构首脑伊塞?哈雷尔的手中。

1957年初冬的一个晚上,时间已经不早了,窗外随风摇曳的树枝间闪烁着路灯的余光。摩萨德首脑伊塞?哈雷尔仍未回家,他坐在他那间没有任何摆设的朴实无华的办公室里,桌子上就摆放着老相识伊特刚刚发来的一条消息,消息说德国的弗里茨?鲍威尔博士以犹太人的名义保证艾希曼现正藏匿在阿根廷。可是,在此之前,以色列情报机构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关于发现恐怖分子藏匿的消息,而后来的调查证明多半是不可靠,因此对于眼下这个消息,哈雷尔同样无法肯定其真实性。此外,摩萨德财力和人力都不够充足,无论如何,都必须在情报十分准确的情况下动手。不过,特工人员的本能让哈雷尔预感到这将是一个例外,这个新情报的背后肯定大有文章,而且,这则消息牵涉到艾希曼,确实值得重视。

哈雷尔调来艾希曼的案卷,开始潜心研究起来。他审阅了有关这位党卫军冲锋队头子的生平及其暴行的一切细节,详加思考,决定放下手边的其他事情,一定要把艾希曼捉拿归案。首先,赫尔曼的消息虽然值得重视,但还是有必要做进一步的调查。首先必须确证这个人就是艾西曼。对哈雷尔来说,他希望得到真凭实据。

哈雷尔立即派出一个由一名女特工和两名男特工组成的特别行动小组前往阿根廷,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对那位双目失明的报信人赫尔曼所提供的情报进行核实,并进行更为艰难的秘密调查。摩萨德特工人员对阿根廷情况相对来说比较陌生,调查工作困难而又复杂。

而后,也就是1959年12月,哈雷尔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在欧洲地区对与艾希曼有关系的家庭进行秘密调查,万一这些人与艾希曼或他的德国妻子维拉有通信往来,这就可能成为找到艾希曼目前下落的线索。这项监视性的调查工作量很大,被调查和监视的对象包括艾希曼82岁的老父亲和艾希曼的四个兄弟。要完成这项任务确实困难重重,因为哈雷尔对参加这项工作的人员作了严格的规定,不能让艾希曼感到有人布下了天罗地网,在他身上打主意。要是摩萨德方面稍不谨慎,立刻便可能使艾希曼在德国的亲属察觉到以色列方面的意图,使他们向被追捕对象通风报信。

2

被派往阿根廷的以色列特工人员开始分头秘密调查和监视,很快,一份又一份的秘密调查报告源源不断地汇集到特拉维夫。

以色列特工们利用各种巧妙的手法伪装身份,在各处关系人员的掩护和帮助下,想方设法与在欧洲的艾希曼的亲属、密友和邻居接触。然而,这些人都忌讳提起有关艾希曼和他的妻子、儿子们的情况。所有人几乎都是采取同一顽固态度,对任何与纳粹德国及艾希曼有关的事,都守口如瓶,如同筑起了一道密不透风难以摧毁的高墙,挡住了特工们转弯抹角的提问。尽管如此,机智的特工们还是从欧洲的调查中发掘到新的材料和证据:艾希曼确实隐蔽在南美洲某国,他不愿与他家人长期分离,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也要设法与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们生活在一起。然而特工小组所得到的消息就局限于此了。一方面,尽管赫尔曼赌咒发誓地说,房东弗朗齐斯库?史密特“百分之百就是阿道夫?艾希曼”,然而,经调查证实,此人事实上同纳粹毫不相干,二次大战之前他就居住在这条大街上,整条大街的居民连“艾希曼”这个名字都从没听说过。被赫尔曼断定“只是打掩护的稻草人”房客达古特和克莱门特如今也都已“搬家”,“去向不明”。另一方面,在欧洲,由于艾希曼的朋友、亲戚的谨慎和紧张,游客没有更多的进展。至于从德国官方途径得到有关艾希曼一家的线索材料更无法奢望,因为德国在欧洲各国的领事馆,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愿意透露艾希曼的妻子维拉的护照是用什么名字颁发的。至此,派去的特工人员都有些偃旗息鼓或想放弃了,他们不相信顺着这条线索能钓到大鱼。但哈雷尔绝不允许“事情半途而废”,他鼓励部下说,把屠杀和残害犹太人的罪犯,送交一个由以色列法官组成的法庭,这在犹太历史上,将是一件有特殊意义的事情。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女特工迪娜?罗思想出一条妙计。根据摩萨德特工人员掌握的材料,3月3日是阿道夫?艾希曼的一个儿子的生日,如果利用这个机会找到艾希曼的儿子,借口给他赠送礼物,应该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一旦找到了艾希曼的儿子,再通过他儿子的关系顺藤摸瓜寻找艾希曼的下落就不难了。于是她假装是个十分痴情、又甘愿单相思的女子,让一位小听差转送自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并请保守秘密。不明就里的小听差非常乐意在一个神秘而充满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里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他毫不费劲地完成了任务。当天晚上,迪娜?罗思将一份秘密报告从布宜诺斯艾利斯传向特拉维夫。见到报告后,乐不可支的哈雷尔立刻中断了其他工作,组织增援力量赶赴阿根廷,跟踪寻迹。同时,哈雷尔加紧行动计划的制订工作,以便在克莱门特是艾希曼的假设一经证实,就能立即付诸实施。

而在阿根廷的特工们,则通过跟踪金发小伙子终于找到了狡兔之窟——圣费尔南多区一幢孤零零的平房。在秘密监视过程中,他们将房子的布局及周围的环境进行了拍照,同时为了证实房间的主人就是行动的对象,他们还趁着1960年3月21日是艾希曼夫妇的银婚纪念日,注重家庭观念的艾希曼这一天他肯定会回来的机会,将当天中午11时45分出现在圣费尔南多区加里保迪大街一位50多岁、衣冠楚楚的男子进行了拍照。很快证实,此人就是艾希曼。

必须行动了,哈雷尔再次向本?古里安总理请示机宜,他告诉总理,逮捕艾希曼是摩萨德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艰巨的任务。他本人亲自前往阿根廷指挥这次捕获行动是至关重要的。

本?古里安总理当即表态:“把他弄到以色列来,活的更好,死的也行!”

捉拿艾希曼的决定已经下达,关于捉到了艾希曼将其运送回以色列收审是否合法的问题,在已经得到法学家的肯定回答之后,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运送及运送工具的问题。这件事情必须秘密地进行,绝对不能让阿根廷官方知晓。哈雷尔最初考虑了派专机运送,但以色列航空公司的董事长告诉他,以色列航空公司没有开辟直接飞往南美区域的航线,但是可以以开辟航线作首次试航为理由加开一班航机,因为这个想法的确已经构思过。这个问题似乎就这样解决了,但是后来发觉是多么地不具有可行性,因为那时正是旅游高峰时期,进行试航不免让人猜疑。至于海运,则速度太慢,而且沿途要停靠几个外国港口,同样惹人注意,比空运更为危险。就在这个时候,报纸上偶然登载的一条新闻启发了他:阿根廷举国上下正在操办独立150周年的庆祝活动,阿方已向以色列领导人发出了参加5月20日庆祝活动的邀请。哈雷尔当即从外交部方面获悉,政府方面对这次派人员前往南美参加国际活动十分重视,准备派出一个高级代表团赴布宜诺斯艾利斯。哈雷尔派人员向外交部建议,应派一架专机送以色列代麦团去南美国家参加庆祝活动,这不但可提高以色列的国际威望,而且可以鼓舞在南美洲的广大犹太人的士气。外交部方面采纳了哈雷尔的这个建议。

哈雷尔再次找来以色列航空公司的董事长和经理,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此次要求更为详细一些,董事长料到必定有重要事情发生,他答应为哈雷尔和他手下人员提供航空公司可能提供的一切帮助。就在他离开哈雷尔的办公室的时候,扭头笑着问道:“是和艾希曼有关吧?”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以及阿道夫?艾希曼警觉逃脱,哈雷尔作出决定,必须在5月11日前将艾希曼抓到手,并请以色列航空公司做好飞机于5月11日起飞的准备工作。

哈雷尔开始组织一个特遣队执行绑架任务。特遣队由11名摩萨德特工组成,全是哈雷尔从其下属中选拔的精干人员,他们都有在阿拉伯国家或世界其他地方出生入死的经历。另一个重要的入选条件是作为纳粹集中营死里逃生的幸存者,他们都有亲属死于纳粹之手,为了抓住像艾希曼这样的屠夫,必要时,他们甘愿牺牲。

特遣队进入阿根廷首都后,在费尔南多区的小旅馆里分散居住,一人一间。另外还租了一个房间和寓所。代号叫“堡垒”的房间是行动总部,代号叫“宫殿”的房间是艾希曼的囚禁室,其他房间备用,为的是一旦当局找到失踪的艾希曼则用作转移。由于准备了足够的而且可以乱真的证件,入住和租房工作非常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