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身值9名将军5000战俘的间谍王子

日期:2011-09-12    来源:腾讯读书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沃尔夫冈·洛茨被誉为“东方佐尔格”。他幼年在德国生活,后移居巴勒斯坦。二战爆发后进入军队。1962年被摩萨德派往埃及。在那里,他以“德国游客”和“养马专家”为身份,广交埃及上层名流,并从这些名流那里获得了埃及最新式导弹、火箭、飞机制造等情报。由于这些情报,帮助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据了主动。1965年3月,洛茨被捕,被处以终身监禁。1968年以色列用战俘将他换回。

在从事戏剧工作的父母的熏陶下,1921年出生于德国曼海姆的沃尔夫冈·洛茨从小就表现出了极高的表演天赋。在柏林长大的洛茨于1931年进入莫姆森人文中学学习。不久,父母离婚,母亲为逃避希特勒政权对犹太人的迫害,带着洛茨移居到巴勒斯坦。洛茨进入了本西蒙的一所农业学校,在这所学校读书期间,他对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学会了骑马、养马、相马和关于马的一切知识,这些知识在以后都派上了用场。

随着当地阿拉伯人与犹太移民之间的对立愈发尖锐,犹太人建立起自己的秘密军事组织哈加纳进行防卫。1937年,年仅16岁的洛茨加入了该组织。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洛茨参加了英国军队。由于他精通德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英语四种语言,因此被派到埃及帮助审理纳粹战俘,并在埃及和北非度过了整个战争时期。1948年,以色列独立战争爆发,洛茨曾指挥一支由移民组成的缺乏训练的部队参加了拉特伦战斗。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时,已晋升为少校旅长的洛茨率部参战。

不久,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将沃尔夫冈·洛茨招募为特工。洛茨之所以被看中,就在于他曾经有过在德国的生活经历,加上他那身躯健壮、皮肤白皙、头发金黄的外表,这些都让阿穆恩足以认为他可以毫不费力地装扮成一个德国人。此外,他又很能喝酒,这也完全符合人们对于一个德国军官的一般想象,但更主要的还是看中了他内在的表演素质。他极善于与人聊天交往,并且很快便可以厮混得烂熟,成为知心朋友。他也适合扮演一个阔气大方又讨人喜欢的男子。从此,沃尔夫冈·洛茨开始了他那神秘而又刺激的间谍生涯。

1954年,埃及政府发起了一场排犹运动,纳赛尔甚至请去了前德国纳粹分子为其排犹运动效力。阿穆恩认为这正是以色列特工打入埃及的极好时机,决定让已经完成了严格训练的洛茨以德国人的身份进入埃及。进入埃及之后,洛茨接受了一个半真半假的人生履历:1921年出生于德国曼海姆,1933年进了柏林的莫姆森人文中学。中学毕业后参加了隆美尔的非洲军团第115师,在该师服役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战后在澳大利亚居住了11年,作为跑马场老板而发了大财,同时也学会了育马。由于思念故乡,后又回到了德国。根据这份履历,洛茨被派往德国,以便在柏林申报户口,并在那里积累起虚假经历。但是任何伪装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只要认真进行调查,就会露出马脚。为使这种今后可能出现的调查难以进行,洛茨在德国期间频繁地更换住址,也因此在德国逗留了整整一年。洛茨充分施展了他的表演天赋,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对现政府不满的前纳粹军官,而现在则是一名德国商人。他加入了一家柏林骑马爱好者俱乐部,并遇上了一位名叫伊莱亚斯·戈登的商人。这位商人极为钦佩洛茨关于养马方面的渊博知识,又把他介绍给了另一位酷爱马的商人。他们相约要在尼罗河畔建立一个阿拉伯纯种马饲养基地和一个马术中心。为了最后敲定这项计划的可行性,两位商人决定出钱让洛茨先去埃及进行一次短期实地考察。

1961年1月初,沃尔夫冈·洛茨以一名德国旅游者和育马人的身份,来到埃及亚历山大。翌日,他便以一名骑马爱好者和马迷的身份,来到吉齐赫的骑士俱乐部。该俱乐部是由埃及的骑兵军官主办的,外国人在这里也颇受欢迎。在这里,洛茨首先认识了该俱乐部的名誉主席——亚历山大市警察局长尤素福·阿里·古拉卜将军,并很快成了他家的常客。随后,尤素福将军又把洛茨介绍给俱乐部的其他军官,称他是德国首屈一指的育马人和驯马专家。就这样,洛茨仅用了六个多月的时间,便结识了当地社会的精英人士。这位腰缠万贯、骑术精湛的德国纳粹军官风度潇洒,出手大方,谈吐幽默,很快就成为深受欢迎的人。他尤其注意与埃及军官建立友谊,陪他们一起喝酒,神侃,由此得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半年之后,洛茨认为自己的身份和环境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便返回欧洲,同阿穆恩在巴黎的协调官接上了头。阿穆恩交给他一大笔活动经费和一台微型收发报机,并向他下达了正式任务:确定埃及的防御工事的方位,了解它的军事价值,并对即将抵达埃及的德国和奥地利的飞机导弹设计师进行监视。

在法国期间,洛茨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位名叫瓦尔特劳德的德裔美国女子。这位美貌动人的蓝眼金发女郎令洛茨立刻陷入了情网,开始的攻势没有取得效果,但没过多久,两人就热恋了。瓦尔特劳德毕业于瑞士旅游专科学校,现正在洛杉矾一家大旅馆的经理室担任秘书工作,此次是回德国探望双亲。作为一名间谍,洛茨的这个做法让以色列总部感到头疼又气愤,他不仅执意要与这位德国女子结婚,还坦诚了自己的间谍身份及他所执行的任务。他甚至在未经阿穆恩批准的情况下便结了婚,并威胁总部说,如果不让带他妻子,他就不回开罗。阿穆恩局长梅厄·阿米特最后同意了他的要求,洛兹种种毛病和有些过于鲁莽的言行故然让人不快,但对于洛茨从事谍报工作来说,这个身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这件事也足以证明他是一名罕见的特工人才。就这样,洛茨不仅有最高上司的赏识,而且还得到了新婚妻子的全力支持。

当洛茨带着漂亮的妻子回到埃及后,再次受到了尤素福将军等人的热烈欢迎。此时财大气粗的沃尔夫冈·洛茨,真正开始进入了德国育马人的角色,并被骑士俱乐部的朋友们亲切地称为“大胡子”。骑士俱乐部位于尼罗河岛上的吉齐赫体育俱乐部跑马场附近。洛茨夫妇花大笔钱购进了几匹阿拉伯纯种马,并聘请了赫利奥波利斯马术中心的教练穆里凯为之训练。洛茨与其说是看中了穆里凯教练的骑术,不如说是看中了赫利奥波利斯马术中心的位置。因为除了运河地区的若干武装部队之外,埃及的军队实际上都集中在赫利奥波利斯附近沙漠中的一个庞大的基地上,摩托化部队每一次较大规模的行动都必须从这里出发,而马术中心则正好就在军事基地附近。

每天早晨,洛茨都会带着年轻美貌的妻子来到马场,观看穆里凯驯马。出于对自己的纯种马的关心,洛茨总是站在一个五米高的塔楼上,手持高倍望远镜观察驯马,并且经常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洛茨此时真正注意的并不是他的马,他只要把手中的望远镜稍稍向右移动一下,便可将基地内的一切活动尽收眼底。凭着间谍特有的敏锐观察力和军旅生涯的经验,洛茨一眼可以辨明车辆的类型,并且判断出这是战术调动还是进行演习,是部队出来训练还是把军队的车辆开出来修理等等。正是通过这一系列的观察,洛茨甚至判断出了埃及装甲部队向西奈半岛的重要调动。

骑士俱乐部的军官们很快发现,富有的洛茨先生对纯种马的兴趣与日俱增。一次,骑兵军官阿勒维·加齐少校向洛茨打听买马的意向。洛茨明确告诉他,买肯定是要买的,不过由于自己至今还没有自己的马厩,不知道买下马以后该把它们放在什么地方。因为俱乐部的马厩已经塞满了。加齐少校告诉他可以把马放到阿巴希军营的马厩里来。阿巴希骑兵部队的指挥官、障碍赛马队队长奥马尔·哈达里上校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可以,他有的是地方,每一匹马都可让一名士兵好好地去照料。

这个提意当然好,洛茨故作惋惜地说,自己不能随便出入军营,所以不能定期地去看他的马了。

军官们听后就特意给他们夫妻办了通行证。从那以后,阿巴希军营便向沃尔夫冈·洛茨夫妇敞开了大门。军官们不仅每次都热情地接待他们,甚至还带他们参观遍了各个角落,埃及的这一军事基地再也无秘密可言了。

然而,谁又能想到这位身着巴伐利亚民族服装、头戴佩有鹅毛礼帽的洛茨先生,竟然会是一名以色列间谍呢?

现在,悟性极高的瓦尔特劳德不仅支持洛兹的情报搜集工作,还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夫妇俩配合得相得益彰,天衣无缝。他们的朋友极其广泛,除了骑士俱乐部的尤素福将军及年轻军官们之外,还有军事后勤专家阿卜杜勒·萨拉姆·苏来芒将军,军事反间谍局的福阿德·奥斯曼将军和穆赫辛·赛义德上校,乃至埃及共和国的副总统侯赛因·沙菲。他们都把洛茨视为值得信任的前纳粹军官,因此往往在不经意中吐露出许多宝贵的情报来。有一次洛兹夫妇邀请他们家宴,朋友们很感谢主人的热情款待,尤素福将军就表示愿意陪同洛茨夫妇一起进行一次旅游,洛茨夫妇愉快地接受了邀请。随后洛茨便让夫人继续与尤素福将军聊天,自己则转身来到了福阿德将军身边,因为他听见他们刚才在谈话中提到了“破坏”一词。将军犹豫了一下,就告诉了最近有一家发生一起爆炸事故,死了五个人。据说是以色列人干的。炸药是装在一个备件箱里从外面运进去的。然后请洛兹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不能让外界知道这件事。洛茨装作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畅饮之后,交谈兴致越来越高。客人们渐渐地三人一群五人一伙,洛茨恰好坐在负责陆海空三军的调动和弹药运输的阿卜杜勒·萨拉姆将军身边。在苏伊士运河之战瘸了一条腿的将军满腹牢骚,他说埃及的士兵不仅缺乏训练,士气也不高,行政部门办事效率低下。部队军官不能作出任何决定,战术观念又陈旧至极,虽然请来苏联人指导工作,却又不信他们,军队之间没有配合,发出的命令相互矛盾,或者是完全失去了指挥。洛兹默默地听着,他感兴趣的是,埃及已经把一个步兵旅从此地调到了运河地区,装备了一批苏联飞机和武器。将军还透露了战争虽然不是立刻就打,但终究不可避免。

当晚,沃尔夫冈·洛茨把这些情报发给了以色列情报总部,为了了解这个旅调到运河地区的真正用意,洛兹夫妇装成一对想去死海游泳的普通游客,进行实地考察。

就这样,沃尔夫冈·洛茨在推杯把盏之中轻而易举地搜集到各种情报,并将它们源源不断地发回到阿穆恩总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