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星相学是西学东渐的最后内容?

日期:2014-10-12    来源:东方早报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德国埃尔兰根-纽伦堡大学教授朗宓榭(Michael Lackner)教授一直在从事一项很有趣的研究—中西命理学的比较。这次借着他来复旦大学参加光华人文基金高端讲座的机会,记者采访了他。朗宓榭教授指出,科学对生命有价值,但是科学不能满足生命所有的要求。这是他对命理学感兴趣最重要的原因。 

朗宓榭谈中西方命理学 

中国古代星占方位图

 星相学在中国多为政治服务,在西方多为个人服务  

中西方的命理学都有悠久的历史,也各具特色,您能不能先简单介绍一下中西方命理术的大致分类和异同?

  朗宓榭:我们先从星相学开始谈。中西方都有星相学,但是它们起到的作用、 扮演的角色却不同。星相学在中国最重要的作用是为政治服务,星相学家像帝王的大臣一样。在西方,星相学偶尔也会为政治服务,但是个人的星占非常普遍,它更多时候是被个人所使用。这是中西星相学最大的差异。

  星相学的技术本来是古美索不达米亚的一个发明,几个世纪以后传到西方,然后又传到印度,然后有部分内容传到中国。台北“中央研究院”近史所的一名研究员张哲嘉做了一个重要的研究,他认为中国传统星相学有不少方面都受到印度的影响。这只是从技术角度对星相学做研究而得出的其中一个结论,并不能说印度是所有星相学的鼻祖。

  在预测学中,抽签、掷骰子这种方式运用得十分普遍。古希腊会用抽签的方式,中国的《周易》也有类似的方法。但是《周易》的占卜技术要发达得多,而且属于高级文化。中西最大的区别在于抽签(占卜)的方法不同,在于这种方式服务于怎样的阶级层次。在古希腊和古罗马,基本上是低阶层的老百姓在抽签,大部分是佣人、奴隶在使用,皇帝以及精英知识分子不搞这些活动。土耳其保存了一些古希腊时期的寺庙,你能够看到当时他们提出了什么问题,收到了什么回答。当时都是一些没有受过教育的、层次比较低的老百姓使用这种占卜方式。反过来看,《周易》 作为五经之一,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这在西方是完全没有的。

  在中国,八字算命非常普遍。算命从唐代就有了萌芽,宋代开始得到普及,宋代出现了“子平之术”。中国的八字算命和西方的星占学最大的差异,在于中国对人的命运的测算以生辰八字为准,不看天文,只看时间。每一时、每一刻有一个特定的数值。根据这些数值换算成八字、天干、地支等各种东西来综合分析一个人的命运。这是一种根据时间的数值进行的占卜。这也是中西方命理术的一个差异。

中国占卜以计算为基础,西方则以先知为基础

您曾谈到,中国古代的预测术以计算为基础,西方的预测建立在先知的基础上,是口述文化。但我们知道,中国也有很多先知式的预测,如扶乩、占梦、巫术等,也算是比较主流的。西方有以计算为基础的预测学吗?

  朗宓榭:有的,像占卜也是以计算为基础的,但是不太发达,可能有社会意识的原因。在古希腊、古罗马,占卜活动主要是在老百姓中流行。古代西方最重要的先知是德尔菲神庙中的女祭司皮提娅。她会被太阳神阿波罗附体,周围有一些辅助者来翻译、解释她被“附体”的时候说出的非常奇妙的语言。当时所有的古希腊、古罗马的名人,包括他们的国王,都会去德尔菲神庙。这是精英文化中很突出的现象。

  反过来看中国,我完全同意这些现象很普遍,有萨满、巫师、扶乩,但还是位于一种非主流边缘地带。所以,在我看来,中国的先知式预测还是一种边缘现象。

  基督教的预测术也是以先知为主,耶稣本来就是先知。《旧约》里提到的耶利米等,都是先知。但是对基督教影响最大的是《新约》启示,它和中国的《周易》是差不多的地位。一直到中世纪末、近现代的那些先知,包括当时美国所谓的先知都依靠《新约》的启示。这方面的传统很长。虽然西方有星占学,星占学是完全以计算为基础的。但是影响最大,达到《周易》在中国的地位的,还是先知式的预测术。这是我个人的看法,还有待进一步验证研究,但我想还是有些道理的。

西方命理学讲求神学的超越性,而中国则讲求计算规律

  命理学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对自由的命运的认识上,西方基督教文化中,上帝是无法捉摸的,只能猜测;而中国式的主宰者更接近于天道,所以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似乎是有迹可循的规律。您觉得这对中西方命理学的差别有影响吗?

  朗宓榭:有影响。这涉及西方神学的超越性,当代新儒家也讲内在的超越。在西方人看来,在宇宙的上面还有上帝。上帝不依赖宇宙的规律,上帝自己制定了这些规律,但是每时每刻都可以改变。人类无法准确揣度上帝的心思,上帝想做什么人类无法计算。而且计算推测上帝的想法,有可能涉及原罪,要背负着一种道德负罪感。西方人认为还是不要犯罪了。另一方面,上帝送给人类这种类似礼物的意志自由,让我们不要超过它的意志。

  传统中国没有至高无上的上帝,只有神,而这些神都服从宇宙的规律。所以中国人可以用计算的方式来考察这些规律与个人的关系。这方面又涉及一个道德的问题。人一旦了解了宇宙的规律,就能提高自己的道德感。按照朱熹的说法,占卜也有好处,这种好处不仅在于能够知晓个人命运,也在于因我对宇宙的了解而提升了自身的道德地位。

  当时西方也有不少人,包括教皇,非常相信和依赖测算,但是他们要背负良心的压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