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探秘网络文学的“浙江模式”及其原动力

日期:2014-06-25    来源:新浪文化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配图

  网络文学从来都不是“抓”出来的,就它的出生而言,不过是荒原的野草稗子,凡有互联网的一片文艺的湿地在那里,它就云聚起来旺盛生长以至于连绵成今天的样子。网络文学的作者在我十年前接触交往时,很少有自认为是作家的,说他们是写手并不以为迕,也愿意用王朔的“码字工”来形容自己,觉得那非常舒适、非常合宜。

  这六七年来,文坛对于粉丝无边及至资本拥趸的网络文学热络地关注起来,这关注客观上促进了彼此的认识、交流,也鼓动了网络作者升级为网络作家的自信;但另一方面,我看也抵近了某些底线壁垒,加深了传统文坛的基本防范甚至“恶意”防范——基本的防范是认为网络文学究竟只是以消遣娱乐为目的的通俗创作,不能过于拔高它的文学位置;“恶意”的防范则认为网络文学写作及其阅读在这个时代的兴盛意味着当代文化水准前所未有的新低,这忧患中也常常伴着一点儿羡慕嫉妒的酸劲。

  而对待网络文学的态度该怎样?我以为浙江是一个典型,是一种“浙江模式”。

  网络文学是不是文学?这在文学界意见分歧。原因之一是“文学”一词的历史积淀无论中西,都有很丰富崇高的意味,不是网络文学目前的状态能消受的。但网络小说是小说,我想没有疑义,“小说家流,盖出于稗官,街头巷语,道听途说之所造也”。(《汉书·艺文志》)孔子说:小说,小道也。——小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出身,跟今天网络文学的血统纯属一脉。

  网络文学之前的通俗文学传统,浙江可谓辉煌。仅仅当代文学人物之中,金庸、高阳两座大山都是鱼米之乡、传奇之邦的江南水土哺养的;若论籍贯,倪匡(卫斯理)、亦舒等也都是浙江人——所以我曾有一个想法,从民国出生、1949年前后移居海外的浙江籍人群中寻找文脉,这可以补充我们对浙江当代文脉发展、流传和变体的认识。粗粗地排列,结果是吓人一跳的豪华,这其中有一个特点就是出现了很多通俗文学、流行文学的名家。

  对于吴越民间文化和市民文化的回溯与思考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个结果。我认为这也深刻地影响到了今天浙江网络作家群的繁荣,即:不但那些创作网络作品、类型小说的写作者们并不觉得低级与羞耻,反倒从记忆中源源不断地涌出基因性的亲切,而那些阅读和推动其发展的人们也大致因为同样的原因,不觉得有多少心不安、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