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争议曹操:六十年脸谱变迁史

日期:2014-02-02    来源:搜狐历史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争议曹操:六十年脸谱变迁

    五十年代末的曹操:毛泽东称“冤案要翻”

    早在50年代之初,曹操的形象还未必称得上良好。例如,张邃青发表于《史学月刊》1952年11期的《诸葛亮是怎样受到崇拜的》一文,曾对比了诸葛亮与曹操的屯田政策,他写道,曹操的屯田是“把独立自耕农变成农奴来使用,是压迫农民的”,而诸葛亮的屯田,目的在于减轻人民的负担,同时解决军粮运输上的困难。到了1954年,郭人民发表于《新史学通讯》上的一篇文章,则索性把刘、关、张、曹等人物都当做反面典型,“魏蜀吴三国之间的战争,既然是军阀兼并的掠夺性战争,对于当时社会就不会起什么好的影响。”

    1959年,史学界、文学界突然掀起了一股沸沸扬扬的为“曹操翻案”之风。这股浪潮幕后的最大推手,当属毛泽东。

    毛泽东对曹操的态度,用钟爱有加来形容毫不为过。1954年夏在北戴河,毛泽东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曹操是个了不起的政治家、军事家,也是个了不起的诗人”,“曹操统一中国北方,创立魏国。那时黄河流域是全国的中心地区。他改革了东汉的许多恶政,抑制豪强,发展生产,实行屯田制,还督促开荒,推行法治,提倡节俭,使遭受大破坏的社会开始稳定、恢复、发展。这些难道不该肯定?难道不是了不起?说曹操是白脸奸臣,书上这么写,戏里这么演,老百姓这么说,那是封建正统观念所制造的冤案,还有那些反动士族,他们是封建文化的垄断者,他们写东西就是维护封建正统。这个案要翻。”还特意给女儿李敏、李讷写信说:“北戴河、秦皇岛、山海关一带是曹孟德到过的地方。他不仅是政治家,也是诗人。他的碣石诗是有名的。”

    毛泽东针对历史上对曹操评价,还曾与保健医生谈道:曹操统一中国北方,创立魏国。他改革了许多恶政,抑制豪强,发展生产,实行屯田制,还督促开荒,推行法治,倡节俭,使遭受大破坏的社会开始稳定、恢复、发展。这难道不该肯定?难道不是了不起?说曹操是白脸奸臣,书上这么写,戏里这么演,老百姓这么说,那是封建正统观念制造的冤案。还有那些反动士族,他们是封建文化的垄断者,他们写东西就是维护封建正统。这个案要翻。

    毛泽东很快将这一观点向全党公开表达。1958年11月初,毛泽东召集部分中央领导人和部分地方负责人在郑州举行工作会议,即“第一次郑州会议”。他在会上讲话中专门说道:“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完全错误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版)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陶鲁笳回忆,11月20日上午,毛泽东召集柯庆施、李井泉、王任重和他在武汉座谈,他们都以为要座谈的内容是预定在第二天,即11月21日开始的中央工作会议和相继召开六中全会的问题。谁也没有料到,当他们坐定后,毛泽东一开头却说:“今天找你们来谈谈陈寿的《三国志》。”他强调:“《三国演义》是把曹操看作奸臣来描写的;而《三国志》是把曹操看作历史上的正面人物来叙述的,而且说曹操是天下大乱时期出现的‘非常之人’、‘超世之杰’。可是因为《三国演义》又通俗又生动,所以看的人多,加上旧戏上演三国戏都是按《三国演义》为蓝本编造的,所以曹操在旧戏舞台上就是一个白脸奸臣。这一点可以说在我国是妇孺皆知的。”说到此,毛泽东愤愤不平地说:“现在我们要给曹操翻案,我们党是讲真理的党,凡是错案、冤案,十年、二十年要翻,一千年、二千年也要翻。”“说曹操是奸臣,那是封建正统观念制造的冤案,这个冤案要翻。

    毛泽东为什么要为曹操翻案?有分析认为,毛泽东从评曹操这一特定历史人物的角度告诉人们:“无产阶级就是要讲专政。依靠这个专政,才能保证国家的统一,才能稳定和发展社会。”对于那些“共产党没有自由”的叫嚣,毛泽东直言反驳道:“资产阶级自由与无产阶级自由势不两立,只能由一个灭掉另一个。”

    由于毛泽东再三再四提出要为曹操“翻案”,郭沫若自然积极响应。1959年1月25日,《光明日报》发表了郭沫若的《谈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一文,认为:“曹操对于民族的贡献是应该作高度评价的,他应该被称为一位民族英雄。然而自宋以来所谓‘正统’观念确定了之后,这位杰出的历史人物却蒙受了不白之冤。自《三国志演义》风行以后,更差不多连三岁的小孩子都把曹操当成坏人,当成一个粉脸的奸臣,实在是历史上的一大歪曲。”

    为了消除《三国演义》的影响,他也想以通俗的戏剧形式为曹翻案。1959年2月初,郭沫若终于写完了历史剧《蔡文姬》,于4月中旬在《羊城晚报》连载;几乎同时,3月23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他的《替曹操翻案》一文。在这些文章和戏剧中,他热情讴歌了曹操的文治武功。

    同一年,郭沫若所作的五幕话剧《蔡文姬》在北京公演,内中有一段曹操和其妻卞氏的对话。卞氏说:“这条被面真是经用啊,算来用了十年了,缝缝补补,已经打了好几个补丁了。”曹操说:“补丁愈多愈好,冬天厚实,夏天去了棉絮,当被单盖,刚合适。”卞氏说:“你真会打算。”曹操说:“天下人好多都没有被盖,有被盖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看戏之后,大将陈赓在休息室中看见郭沫若,郭请他谈及对该剧的看法,陈赓说:“我看曹操可以填写一张申请入党的登记表了,郭老可以做介绍人嘛。”听者无不哄堂大笑。

    一时间,文史学界出现了讨论“为曹操翻案”的热潮,如翦伯赞也发表了《应该替曹操恢复名誉》的论文。1959年4月23日,翦伯赞还参加了北京大学历史系举办的曹操问题研讨会。在会上,他做了发言,认为艺术真实不能违背历史的真实,历史上这个人是好人,就不能在艺术上进行相反的处理,何况“曹操在舞台上受歪曲,还不仅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舞台上被丑化的曹操反映了封建正统主义的观点,对群众起了极坏的影响。我们要反对封建正统主义,就要抹去曹操脸上的白粉。”

    此类发言在1959年蔚为大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