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浅析襄樊之战始末与关羽失荆州之谜

日期:2012-01-19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一、前 言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七月,蜀将关羽于先主刘备在沔阳称汉中王后,亲率大部分荆州兵团北围曹仁所部于樊城。并在同年八月,利用汉水暴溢、水深数尺之际,“水淹七军”,向驻扎在樊城北面的于禁援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结果斩庞德、擒于禁、困曹仁,一战威震华夏。魏王曹操闻之欲徙许都以避其锐,为丞相军司马司马懿、西曹属蒋济所阻,后用二人“联吴袭蜀”之计,遂解曹仁襄樊之围。吴主孙权遣使密表称降于魏,并深纳吕蒙、陆逊之谋,“白衣渡江”,趁机袭杀关羽于麦城,从而一举夺取荆襄六郡之地,全控长江中下游,史称这一过程为“襄樊之战”。

  关于襄樊之战,历来争论颇多。议者多认为关羽之失荆州,为其“颇自负,好陵人”、 “矜其骄气,陵轹于人”的性格缺陷所致,最终因大意失荆州而败走麦城,为东吴大将所擒杀。致使诸葛亮在《隆中对》中策划的“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众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北进战略无法实施,遂成千古之憾事。也有论者以为蜀汉荆襄之失,乃先主刘备、丞相诸葛亮欲假借吴魏之手,以除掉关羽这当世之虎将,以免身殁后成“尾大不掉”之势。如国学大师章太炎就认为:

  “关羽世之虎臣,功多而无罪状,除之则不足,不除则易世(刘禅登基)所不能御,故不惜以荆州之全土假手于吴人,以损关羽之命。”

持这种说法的还有著名史学家王夫之,他曾在《读通鉴论》中云:

  “昭烈之败于长坂,羽军独全,曹操渡江,不能以一矢相加遗。而诸葛公东使,鲁肃西结,遂定二国之交,资孙氏以破曹,羽不能有功,而功出于亮。刘琦曰:‘朝庭适养兵三十年,而大功出于一儒生’。羽于是以忌诸葛者忌肃,因之忌吴,而葛、鲁之成谋,遂为之灭裂而不可复收。”

又说:

  “欲合孙氏于昭烈以共图中原者,鲁肃也,欲合昭烈于孙氏以共拒曹操者,诸葛孔明也,二子者守之终身而不易。盖吴则周瑜、吕蒙乱子敬之谋,蜀则关羽、破诸葛之策。”

  诚如所言,襄樊之战从建安二十四年七月开始至二十五年春正月结束,长达六个月之久。但在如此长时间里,始终没有见到蜀汉方面派兵援助关羽,坐视其灭亡而不救,确为可疑。下面我们将用史实去揭开笼罩在这场战役之上的历史疑云。

二、襄樊战役之始末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场发生在1788年前的战争,我们有必要运用史料对其爆发的背景、战役嬗变的过程及产生的后果进行深入地分析与研究,以期还原这段历史之真实。

  (一) 襄樊之战的酝酿阶段

  1、先主刘备力克汉中、东取西城、房陵和上庸三郡,自称汉中王,并拜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铖,这为襄樊战役的展开提供战略上的准备。

  建安二十四年春,先主刘备亲率主力出阳平、渡沔水,并沿定军山之山势驻军扎营,以夺汉中。魏征西将军夏候渊引兵来争,蜀之名将黄忠登高鼓噪而下,大破渊军,并于阵前斩杀夏候渊及曹操所任命的益州刺史赵颙。三月,魏主曹操从长安出斜谷举大军南征,企图夺回汉中,先主刘备据险设防,不与之交战。月余之后,曹军因攻险不克而逃亡甚多。建安二十四年夏五月,曹操不得不引军回长安,先主刘备遂据有汉中。

  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就云:

  “夏侯渊与刘备战於阳平,为备所杀。三月,王自长安出斜谷,军遮要以临汉中,遂至阳平。备因险拒守。夏五月,引军还长安。”

  又《三国志·魏书·夏候渊传》云:

  “二十三年,刘备军阳平关,渊率诸将拒之,相守连年。二十四年正月,备夜烧围鹿角。渊使张郃护东围,自将轻兵护南围。备挑郃战,郃军不利。渊分所将兵半助郃,为备所袭,渊遂战死。”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曰:

  “二十四年春,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於定军山势作营。渊将兵来争其地。先主命黄忠乘高鼓譟攻之,大破渊军,斩渊及曹公所署益州刺史赵颙等。曹公自长安举众南征。先主遥策之曰:‘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

  占有汉中之后,先主刘备即命刘封、孟达和李平向西城、房陵和上庸三郡进军,最终完全控制了汉中地区及汉水中上游。同年秋七月,群下劝进,刘备遂于汉中沔阳设坛祭告天地,自称汉中王。

  如《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就云:

  “遣刘封、孟达、李平等攻申耽於上庸。”、 “秋,群下上先主为汉中王。”

  又《三国志·蜀书·刘封传》曰:

  “建安二十四年,命达从秭归北攻房陵,房陵太守蒯祺为达兵所害。达将进攻上庸,先主阴恐达难独任,乃遣封自汉中乘沔水下统达军,与达会上庸。上庸太守申耽举众降,遣妻子及宗族诣成都。先主加耽征北将军,领上庸太守员乡侯如故,以耽弟仪为建信将军、西城太守,迁封为副军将军。”

  称汉中王后,先主刘备遣前部司马费诗前往荆襄前线,拜关羽为蜀汉前将军、假节铖,授权其董督荆州事务,这为关羽发动襄樊之战作了战略上的铺垫。

  《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就云:

  “二十四年,先主为汉中王,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

  《三国志·蜀书·费诗传》曰:

  “先主为汉中王,遣诗拜关羽为前将军,羽闻黄忠为后将军,羽怒曰:“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不肯受拜。……羽大感悟,遽即受拜。”

  2、曹魏内部不稳,先后发生了汉太医令吉本、宛城守将侯音、沛国魏讽及代郡、上谷乌丸无臣氐等反叛,为襄樊战役的爆发提供了外部的呼应。

  建安二十三年春正月,汉太医令吉本与少府耿纪、司直韦晃等,趁曹操远征不在许都之际,夜攻丞相王必大营,欲挟天子以灭曹室,为颍川典农中郎将严匡所讨平之。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就云:

  “二十三年春正月,汉太医令吉本与少府耿纪、司直韦晃等反,攻许,烧丞相长史王必营,必与颍川典农中郎将严匡讨斩之。”

    《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建安二十三年春,正月,吉邈等率其党千馀人,夜攻王必,烧其门,射必中肩,帐下督扶必奔南城。会天明,邈等众溃,必与颍川典农中郎将严匡共讨斩之。”

  夏四月,居住在代郡、上谷的乌桓无臣氐先后造反,播及甚广。曹操遣其子鄢陵侯曹彰行骁骑将军前往平叛,秋七月,追至桑干之北,大破而归,至此北方悉定。

  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云:

  “夏四月,代郡、上谷乌丸无臣氐等叛,遣鄢陵侯彰讨破之。”

  《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夏,四月,代郡、上谷乌桓无臣氐等反。操以其子鄢陵侯彰行骁骑将军,使讨之。曹彰击代郡乌桓,身自搏战,铠中数箭,意气益厉;乘胜逐北,至桑干之北,大破之,斩首、获生以千数。时鲜卑大人轲比能将数万骑观望强弱,见彰力战,所向皆破,乃请服,北方悉平。”

  冬十月,南阳宛城一带的吏民苦于繇役,在守将候音的带领现下据城反叛,与关羽遥相呼应。曹操即命屯驻在樊城的曹仁出兵围困宛城,至建安二十四年正月,斩候音、屠宛城,候音之乱遂平。

  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载:

  “冬十月,宛守将侯音等反,执南阳太守,劫略吏民,保宛。初,曹仁讨关羽,屯樊城,是月使仁围宛。二十四年春正月,仁屠宛,斩音。”

  《三国志·魏书·曹仁传》曰:

  “侯音以宛叛,略傍县众数千人,仁率诸军攻破音,斩其首,还屯樊,即拜征南将军。”

  《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南阳吏民苦繇役,冬,十月,宛守将侯音反。南阳太守东里衮与功曹应余迸窜得出;音遣骑追之,飞矢交流,余以身蔽衮,被七创而死,音骑执衮以归。时征南将军曹仁屯樊以镇荆州,魏王操命仁还讨音。”

  魏相国钟繇的西曹掾魏讽少有辨才,轰动京师。建安二十四年冬九月,与长乐卫尉陈祎等秘谋袭取邺都。还末到起事之日,陈祎惧而告发,太子魏丕怒而诛魏讽等数千人之多,相国钟繇罢官告免。

  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载:

  “九月,相国锺繇坐西曹掾魏讽反免。”

  《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初,沛国魏讽有惑众才,倾动鄴都,魏相国钟繇辟以为西曹掾。荥阳任览,与讽友善。同郡郑袤,泰之子也,每谓览曰:“讽奸雄,终必为乱。”九月,讽潜结徒党,与长乐卫尉陈祎谋袭鄴;未及期,祎惧而告之。太子丕诛讽,连坐死者数千人,钟繇坐免官。”

  3.东吴孙权北进合肥,在江淮一线牵制了张辽等曹魏的东面军团,为关羽从襄樊方面北伐曹魏提供了战术上的声援。

  在建安二十四年,吴主孙权在东线猛攻合肥,为关羽打响襄樊之战作了战术上的支援。如《三国志•魏书•温恢》就载:

“建安二十四年,孙权攻合肥,是时诸州皆屯戍。恢谓兗州刺史裴潜曰:“此间虽有贼,不足忧,而畏征南方有变。今水生而子孝县军,无有远备。关羽骁锐,乘利而进,必将为患。”於是有樊城之事。诏书召潜及豫州刺史吕贡等,潜等缓之。恢密语潜曰:“此必襄阳之急欲赴之也。所以不为急会者,不欲惊动远众。一二日必有密书促卿进道,张辽等又将被召。辽等素知王意,后召前至,卿受其责矣!”潜受其言,置辎重,更为轻装速发,果被促令。辽等寻各见召,如恢所策。”

在关羽久攻樊城不下之际,孙权又曾遣使于关羽军前,欲出兵助之。当时关羽方“水淹七军”,有斩庞德、擒于禁、困曹仁之功,魏署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也都闻风而降,“梁、郏、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为之支党。”,一时威震华夏,连曹操闻之都欲徙许昌以避其锐。当然说话时口不择言,狂妄之至,完全不把吴主孙权放在眼里。孙权忍之再三,亲自作书道歉而心实厌恨之,只为待时而发。如《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裴松之注引《典略》云:“羽围樊,权遣使求助之,敕使莫速进,又遣主簿先致命於羽。羽忿其淹迟,又自已得于禁等,乃骂曰:“铬子敢尔,如使樊城拔,吾不能灭汝邪!”权闻之,知其轻己,伪手书以谢羽,许以自往。”关羽辱骂孙权为“狺子”(意即禽兽),还露骨地表示攻克樊城之后, 便要移师东向灭吴,可谓狂妄之极,全然不顾及昔日吴、蜀联盟之谊。又据《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载:“先是,权遣使为子索羽女,羽骂辱其使,不许婚,权大怒。” 这些举动都严重地惹恼了吴主孙权及东吴“鹰派”将领,为以后孙权纳吕蒙、陆逊之谋,袭取荆州六郡、擒杀关羽埋下了祸根。

  (二) 襄樊之战的相持及嬗变阶段

  1.关羽北攻樊城,利用汉水暴溢之际,水淹七军,斩庞德、擒于禁、困曹仁,威震华夏。

  在作好襄樊之战的战略准备及战术筹划之后,关羽于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使南郡太守麋芳守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亲率荆州兵团三万余人北上樊城攻打曹仁所部。

  时魏主曹操刚从汉中回军留驻长安,闻曹仁告急,遂即遣左将军于禁督七军南救曹仁于樊城,曹仁使左将军于禁和立义将军庞德屯于樊北十里以拒关羽所部。八月,流经樊城之北的汉水暴溢,平地水深数丈,于禁及庞德所部皆避水于堤上,此时关羽率军乘船急攻,于禁所督七军皆没,于禁亦投降于关羽,只有立义将军庞德大节不屈,慷慨凛然而死。一时,在梁、郏、陆浑一带的群盗都遥受关羽印号,为之南北呼应。于是关羽乘胜急攻樊城,并派其部将围困将军吕常于襄阳城。曹仁及部将欲趁关羽末合围之前弃城而逃,为南阳太守满宠急谏而止。满宠及曹仁与其部将沉白马,誓与樊城共存亡。关羽攻城不克后,遂与曹仁相持于樊城月余之久。

  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载:

  “秋七月,以夫人卞氏为王后。遣于禁助曹仁击关羽。八月,汉水溢,灌禁军,军没,羽获禁,遂围仁。使徐晃救之。”

  又《三国志·魏书·曹仁传》曰:

  “关羽攻樊,时汉水暴溢,于禁等七军皆没,禁降羽。仁人马数千人守城,城不没者数板。羽乘船临城,围数重,外内断绝,粮食欲尽,救兵不至。仁激厉将士,示以必死,将士感之皆无二。”

  《三国志·魏书·庞德传》曰:

  “仁使德屯樊北十里,会天霖雨十馀日,汉水暴溢,樊下平地五六丈,德与诸将避水上堤。羽乘船攻之,以大船四面射堤上…为羽所得,立而不跪。…德骂羽曰:“竖子,何谓降也!魏王带甲百万,威振天下。汝刘备庸才耳,岂能敌邪!我宁为国家鬼,不为贼将也。”遂为羽所杀。”

  《三国志·魏书·满宠传》曰:

  “关羽围襄阳,宠助征南将军曹仁屯樊城拒之,而左将军于禁等军以霖雨水长为羽所没。羽急攻樊城,樊城得水,往往崩坏,众皆失色…。宠曰:“山水速疾,冀其不久。闻羽遣别将已在郏下,自许以南,百姓扰扰,羽所以不敢遂进者,恐吾军掎其后耳。今若遁去,洪河以南,非复国家有也;君宜待之。”仁曰:“善。”宠乃沈白马,与军人盟誓。会徐晃等救至,宠力战有功,羽遂退。”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云:

  “是岁,羽率众攻曹仁於樊。曹公遣于禁助仁。秋,大霖雨,汉水汎溢,禁所督七军皆没。禁降羽,羽又斩将军庞德。梁、郏、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为之支党,羽威震华夏。”

  《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陆浑民孙狼等作乱,杀县主簿,南附关羽。羽授狼印,给兵,还为寇贼,自许以南,往往遥应羽,羽威震华夏。”

  2.曹操从汉中前线调回平寇将军徐晃,并命他率所部急援曹仁,徐晃在会同后续援军后,取偃城、攻围头屯、据四冢,大破关羽部众于樊城之下,遂解曹仁樊城、襄阳之围。

  建安二十四年九月,曹操在长安闻于禁七军皆没、庞德被杀,急从汉中前线调回平寇将军徐晃,命其率领所部急速南下樊城增援曹仁。先后增派数路援军后仍不放心,遂亲驻摩陂居中指挥,以解襄樊之围。

  徐晃因其所部皆为新募士卒,且其所督之众不足以解樊城之围,遂屯于阳陵陂。等到后续援军相续赶到之后,才采纳议郎赵俨之计,通过地道及箭书与樊城之内的曹仁互通消息,城中知援军而至,士气大振。徐晃假装作地道以示欲攻偃城之后,关羽恐后路被截,于是放弃偃城而退守围头、四冢等屯,平寇将军徐晃又扬言攻围头屯而密攻四冢,关羽见四冢欲下,遂亲自率领步骑兵五千余人前来救援四冢。初战不利,被徐晃率军连破围营数重,蜀军大败,其投沔水而死者数以千计,所降的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亦在乱军中被杀。

  在攻克樊城无望,又闻东吴吕蒙已袭据南郡、公安二城之后,关羽无奈撤军南下,曹仁樊城、襄阳之围遂解。但关羽的水军仍游弋沔水之上,隔绝樊城与襄阳之间的交通。

  如《三国志·魏书·徐晃传》曰:

  “复遣晃助曹仁讨关羽,屯宛。会汉水暴隘,于禁等没。羽围仁於樊,又围将军吕常於襄阳。晃所将多新卒,以羽难与争锋,遂前至阳陵陂屯。…贼屯偃城。晃到,诡道作都堑,示欲截其后,贼烧屯走。晃得偃城,两面连营,…晃扬声当攻围头屯,而密攻四冢。羽见四冢欲坏,自将步骑五千出战,晃击之,退走,遂追陷与俱入围,破之,或自投沔水死。”

  《三国志·魏书·曹仁传》载:

  “徐晃救至,水亦稍减,晃从外击羽,仁得溃围出,羽退走。”

  又《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关羽围头有屯,又别屯四冢,晃乃扬声当攻围头屯而密攻四冢。羽见四冢欲坏,自将步骑五千出战;晃击之,退走。羽围堑鹿角十重,晃追羽,与俱入围中,破之,傅方、胡修皆死,羽遂撤围退,然舟船犹据沔水,襄阳隔绝不通。”

  2.吴主孙权纳吕蒙、陆逊之计,白衣渡江,袭取南郡、公安二城,在据有荆州城后秋毫无犯,广施仁义,一举瓦解关羽军心。

  建安二十四年秋八月,关羽利用汉水暴溢之际,“水淹七军”,斩庞德、擒于禁、困曹仁,一时威震华夏,吴主孙权为此深感不安。在为其子求娶关羽之女被拒、遣使欲助关羽被辱之后,遂下定决心,采纳了吕蒙提出的袭杀关羽、早定荆州之计。

  如《三国志·蜀书·关羽传》曰:

  “先是,权遣使为子索羽女,羽骂辱其使,不许婚,权大怒。”

  又《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裴松之注引《典略》云:

  “羽围樊,权遣使求助之,敕使莫速进,又遣主簿先致命於羽。羽忿其淹迟,又自已得于禁等,乃骂曰:“铬子敢尔,如使樊城拔,吾不能灭汝邪!”权闻之,知其轻己,伪手书以谢羽,许以自往。”

  《三国志·吴书·吕蒙传》曰:

  “与关羽分土接境,知羽骁雄,有并兼心,且居国上流,其势难久。…蒙乃密陈计策曰:“(今)征虏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蒋钦将游兵万人,循江上下,应敌所在,蒙为国家前据襄阳,如此,何忧於操,何赖於羽?且羽君臣,矜其诈力,所在反覆,不可以腹心待也。今羽所以未便东向者,以至尊圣明,蒙等尚存也。今不於强壮时图之,一旦僵仆,欲复陈力,其可得邪?”权深纳其策。…”

  秋十月,吴主孙权在确定了袭取荆州的方略后,遣使密表魏主曹操,欲以讨伐关羽自效。曹操正使欲吴、蜀两国相争,以解襄樊之围,遂许以江南之地封于孙权。

  如《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载:

  “冬十月,军还洛阳。…孙权遣使上书,以讨关羽自效。”

  《三国志·魏书·董昭传》曰:

  “及关羽围曹仁於樊,孙权遣使辞以‘遣兵西上,欲掩取羽。江陵、公安累重,羽失二城,必自奔走,樊军之围,不救自解。乞密不漏,令羽有备。’”

  为了减轻吴军进攻荆州的阻力,调动南郡、公安二城的蜀军北上,孙权采纳吕蒙之计,以其健康为由,下诏将吕蒙召回建业养病,同时以“未有远名”的陆逊代替吕蒙镇守陆口。陆逊上任以初,为了麻痹松懈关羽,以骄其心,便作书与关羽,书中极其卑谦曰:

  “前承观衅而动,以律行师,小举大克,一何巍巍!敌国败绩,利在同盟,闻庆拊节,想遂席卷,共奖王纲。近以不敏,受任来西,延慕光尘,思禀良规。”,

又恭维备至说:

  “于禁等见获,遐迩欣叹,以为将军之勋足以长世,虽昔晋文城濮之师,淮阴拔赵之略,蔑以尚兹。”

此信极尽吹捧之能事,关羽为之所惑,遂调动留驻在南郡、公安二城的部分蜀军北上攻打樊城,不再以东吴为念。陆逊见偷袭荆州的时机已经成熟,即上书孙权,“陈其可擒之要”。孙权于是亲统大军西向征讨关羽,遂命吕蒙率二万精兵前袭江陵、公安二城。又别令偏将军、右都督陆逊统兵一取万宜都,攻秭归、枝江、夷道,屯驻夷陵,并以重兵扼守峡口以防蜀军顺江东下增援关羽。

  如《三国志`吴书`陆逊传》载:

  “…权乃潜军而上,使逊与吕蒙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逊径进,领宜都太守,拜抚边将军,封华亭侯。备宜都太守樊友委郡走,诸城长吏及蛮夷君长皆降。逊请金银铜印,以假授初附。”

  又曰:

  “逊遣将军李异、谢旌等将三千人,攻蜀将詹晏、陈凤。异将水军,旌将步兵,断绝险要,即破晏等,生降得凤。又攻房陵太守邓辅、南乡太守郭睦,大破之。秭归大姓文布、邓凯等合夷兵数千人,首尾西方。逊复部旌讨破布、凯。布、凯脱走,蜀以为将。逊令人诱之,布帅众还降。前后斩获招纳,凡数万计。”

  吕蒙将精兵伏入船舱之中,使人穿白衣摇橹,装着商人模样,昼夜兼行,将沿江烽火台的守将尽行擒获,使沿江烽火不举,大军骤至南郡。时南郡太守麋芳驻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因前线军资供给不及时,关羽扬言回军后必将严惩,又俩人平日多受关羽之轻慢侮辱。故经虞翻游说后皆降于吴主孙权,于是吕蒙遂占江陵、公安二城,全据有荆州。

  如《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载:

  “又南郡太守麋芳在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自)轻己。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於是权阴诱芳、仁,芳、仁使人迎权。”

  《三国志·吴书·孙权传》曰:

  “闰月,权征羽,先遣吕蒙袭公安,获将军士仁。蒙到南郡,南郡太守麋芳以城降。”

  《三国志·吴书·孙权传》曰:

  “蒙至寻阳,尽伏其精兵冓鹿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至羽所置江边屯候,尽收缚之,是故羽不闻知。遂到南郡,士仁、麋芳皆降。”

    吕蒙兵不血刃,遂取荆州、南郡之后,大行仁义之举、以收民心。对于俘虏的关羽及随军将士的眷属,皆善待之。又使亲近之人存恤耆老,对于患有疾病者予以医治,饥寒者给予衣物及粮食。其次,令军中不得干扰百姓,否则军法从之。时吕蒙有一汝南同乡,因妄取民家一蓑笠以覆官铠,吕蒙含泪立杀之,于是“军中震栗,道不拾遗”。对关羽所藏之财宝,皆封印库存,以待吴主孙权前来处理。经过采取一系列安民措施之后,荆州城的秩序,迅速趋于安定。

  如《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载:

  “蒙入据城,尽得羽及将士家属,皆怃慰,约令军中不得干历人家,有所求取。蒙麾下士,是汝南人,取民家一笠,以覆官铠,官铠虽公,蒙犹以为犯军令,不可以乡里故而废法,遂垂涕斩之。於是军中震栗,道不拾遗。蒙旦暮使亲近存恤耆老,问所不足,疾病者给医药,饥寒者赐衣粮。羽府藏财宝,皆封闭以待权至。”

    关羽撤军南下之时,多次派使者至荆州城,以违吴、蜀同盟之谊责备吕蒙。为了瓦解关羽军心,吕蒙厚遇前来责备的关羽使者,并让他们周游城中,将眷属的问候书信带回,关羽随军将士才知家属无恙,且见待甚过于以前,于是军心遂散,关羽带其子关平及十余骑败走荆州、西保麦城。

  如《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载:

  “羽还,在道路,数使人与蒙相闻,蒙辄厚遇其使,周游城中,家家致问,或手书示信。羽人还,私相参讯,咸知家门无恙,见待过於平时,故羽吏士无斗心。会权寻至,羽自知孤穷,乃走麦城,西至漳乡,众皆委羽而降。”

  《资治通鉴·汉纪六十》曰:

  “关羽数使人与吕蒙相闻,蒙辄厚遇其使,周游城中,家家致问,或手书示信。羽人还,私相参讯,咸知家门无恙,见待过于平时,故羽吏士无斗心。”

  (三) 襄樊战役的结局阶段

    建安二十四年冬十一月,关羽自知势单力孤,难以与吴、魏争衡,遂西向退保麦城。吴主孙权深惜关羽之才,使人前往说降。关羽假装投降,派人在城墙上多立幡旗以示降,企图趁夜率部遁走。孙权早已命朱然、潘璋沿路埋伏,截断其西归蜀汉之路。十二月,潘璋部将军司马马忠率部,在临沮章乡擒获关羽及其子关平、都督赵累等。吴主孙权又欲劝降关羽为已所用,以敌刘、曹,为其左右劝止,遂斩关羽及其子关平,至此荆州全定,终为孙吴所有。

  如《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载:

  “羽不能克,引军退还。权已据江陵,尽虏羽士众妻子,羽军遂散。权遣将逆击羽,斩羽及子平于临沮。”

  《三国志·吴书·孙权传》曰:

  “关羽还当阳,西保麦城。权使诱之。羽伪降,立幡旗为象人於城上,因遁走,兵皆解散,尚十馀骑。权先使硃然、潘璋断其径路。十二月,璋司马马忠获羽及其子平、都督赵累等於章乡,遂定荆州。”

  《三国志·吴书·吕蒙传》曰:

  “会权寻至,羽自知孤穷,乃走麦城,西至漳乡,众皆委羽而降。权使硃然、潘璋断其径路,即父子俱获,荆州遂定。”

  《三国志·吴书·朱然传》曰:

  “建安二十四年,从讨关羽,别与潘璋到临沮禽羽,迁昭武将军,封西安乡侯。”

  《三国志·吴书·潘璋传》曰:

  “权征关羽,璋与硃然断羽走道,到临沮,住夹石。璋部下司马马忠禽羽,并羽子平、都督赵累等。权即分宜都(至)、秭归二县为固陵郡,拜璋为太守、振威将军,封溧阳侯。”

  吴主孙权全取荆州六郡,曹操亦解曹仁襄樊之围,于是在吴、魏两国大封功臣、弹冠相庆之际,曹操表孙权为骠骑将军、假节、领荆州牧、封南昌候。吴主孙权也遣校尉梁寓到长安进贡,并上书向曹操称臣,陈说天命,劝其进位为帝。 

  至此,襄樊之战以吴、魏联手取胜,蜀汉丢弃荆州、退保益州、偏安一隅而告终。但在襄樊之战的全过程中,仍有许多疑云难以破析,比如说是谁发动了襄樊之战,为什么要发动襄樊之战,谁应对襄樊之战负责任,襄樊之战时为什么蜀汉方面至始至终没有派兵援助等等。下面将浅加剖析,以资抛砖引玉,就教大家。

三、襄樊战役之疑云解析

  (一) 谁发动了襄樊之战

  是谁发动了襄樊之战呢?关于这个问题,历来史学界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归纳起来主要有二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是以《刘备传》的作者张作耀先生为代表,他认为襄樊之战是“关羽在刘备、诸葛亮的授意下”发动的,是在执行诸葛亮《隆中对》中策划的“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众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北进战略。其最为直接的史料证据就是建安二十四年刘备称汉中王之后,即派司马费诗前去荆州,授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铖。如《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就曰:

  “二十四年,先主为汉中王,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

  又《三国志·蜀书·费诗传》云:

  “先主为汉中王,遣诗拜关羽为前将军,羽闻黄忠为后将军,羽怒曰:“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不肯受拜。……羽大感悟,遽即受拜。”

  “假节”是在中国封建社会,君主为了笼络与赏赐下面的臣子,而给予的一种权位极重的待遇。有“假节”和“假节铖”两种形式。所谓“假节”,意即假以符节持节,为古代使臣出行持节为符信总称。汉末与魏晋南北朝时掌地方军政的官往往加使持节﹑持节或假节的称号。使持节得诛杀中级以下官吏;持节得杀无官职的人;假节得杀犯军令者。如《后汉书.袁术传》云:“李傕入长安﹐欲结术为援,乃授以左将军,假节,封阳翟侯。” 。在《晋书.职官志》中明确指出:“使持节得杀二千石以下;持节杀无官位人,若军事,得与使持节同;假节唯军事得杀犯军令者。”又据《周书.泉企传》曰:“孝昌初,又加龙骧将军﹑假节﹑防洛州别将,寻除上洛郡守。”。至隋唐时持节﹑假节已有名无实但仍通称出任刺史﹑太守为假节。而“假节铖”是君主给予臣子最高的待遇,它拥有代行君主旨意、掌握生死杀伐的特权。汉中王刘备选择在这时候授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铖,其意味深长,让人不得不有所猜疑,故有些学者认为襄樊之战是“关羽在刘备、诸葛亮的授意下”发动的就实属理所当然了。

  而且又是在建安二十四年七月,力据有汉中之后,先主刘备立即令孟达北上攻襄阳西侧的房陵。占领房陵后,孟达又奉命向西伐上庸,在与孟达西进的同时,刘备“阴恐达难独任”, 又令他的养子副军师中郎军刘封沿汉水东下,与孟达会攻上庸。刘封迅速攻下汉水边中的西城,然后直扑上庸。在刘封、孟达东西的夹击下,曹操的上庸太守申耽抵挡不住,率众投降。被先主加封为征北将军,领上庸太守员乡侯,又以其弟申仪为建信将军、西城太守,迁封为副军将军。如《三国志·蜀书·刘封传》曰:

  “建安二十四年,命达从秭归北攻房陵,房陵太守蒯祺为达兵所害。达将进攻上庸,先主阴恐达难独任,乃遣封自汉中乘沔水下统达军,与达会上庸。上庸太守申耽举众降,遣妻子及宗族诣成都。先主加耽征北将军,领上庸太守员乡侯如故,以耽弟仪为建信将军、西城太守,迁封为副军将军。”

  至此被称为汉中“东三郡”的西城、上庸、房陵全部落入刘备集团的手中。占领“东三郡”,是为了打通汉江,因为“东三郡”在汉水附近。占领了“东三郡”,就打通了从汉中到襄阳这段的汉江,也就完全控制了汉中地区及汉水中上游。从而可以从西部策应由江陵北上攻打襄阳的关羽军,这显然是先主刘备为襄樊之战作出的战略准备。

  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比如说研究三国史专家何全兹先生就认为:襄樊之战没经刘备、诸葛亮同意,是由关羽擅自发动的。其主要依据有二。首先,查诸所有史籍,并没有关于刘备命令或授意关羽发动襄樊之战的相关历史记载,倒是有刘备派遣或命令关羽的其它史证。现将其罗列如下,以兹为证:

  例一:《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载:

  “先主据下邳。灵等还,先主乃杀徐州刺史车胄,留关羽守下邳,而身还小沛。”

  例二:《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云:

  “杨奉、韩暹寇徐、扬间,先主邀击,尽斩之。先主求和於吕布,布其妻子。先主遣关羽守下邳。”

  例三:《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云:

  “比到当阳,众十馀万,辎重数千两,日行十馀里,别遣关羽乘船数百艘,使会江陵。”

  例四:《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云:

  “先主军益强,分遣诸将平下属县,诸葛亮、张飞、赵云等将兵溯流定白帝、江州、江阳,惟关羽留镇荆州。”

  例五:《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云:

  “…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

  例六:《三国志·蜀书·关羽传》曰:

  “先主之袭杀徐州刺史车胄,使羽守下邳城,行太守事,魏书云:以羽领徐州。而身还小沛。”

  例七:《三国志·蜀书·关羽传》曰:

  “表卒,曹公定荆州,先主自樊将南渡江,别遣羽乘船数百艘会江陵。”

  例八:《三国志·蜀书·关羽传》曰:

  “先主收江南诸郡,乃封拜元勋,以羽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驻江北。先主西定益州,拜羽董督荆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