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乾隆评价古代帝王:崇祯继位时“国事已不可为”

日期:2014-12-01    来源:光明日报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出于类似考虑,乾隆又增加了唐宪宗、金哀宗。他认为,唐宪宗时,藩镇的节度使拥兵自重,宪宗征讨节度使,使藩镇相继归顺朝廷,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他“在有唐一代中尚属英王”。宪宗晚年被宦官杀害,并非无德,所以应该入祀。至于金哀宗,乾隆认为,金哀宗生不逢时,他继位后也曾进行改革,但由于之前的海陵王淫虐失德,金国大势已去。后来蒙古铁蹄南下,金哀宗无力回天,“自缢殉国”。他与崇祯帝的命运相似,所以应入祀帝王庙。乾隆并非一味地增加,他撤掉了东汉桓、灵二帝的牌位。桓帝崇尚佛道,沉湎女色,致使宦官掌权,酿成“第一次党锢之祸”。之后的灵帝更加昏聩,宦官专权达到顶峰,大批的士大夫被处死、囚禁或流放,史称“第二次党锢之祸”。乾隆认为,东汉之亡,亡于桓、灵之手而非汉献帝。桓帝、灵帝这两个“昏暗之君滥叨庙食”,现在必须把他们清除出去。

  在谕旨中,乾隆正式提出“中华统绪,不绝如线”。他说,中华统绪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缺环,就是因为议礼大臣抱有南北之别、高低之分的偏见。所以乾隆下旨,增祀东晋、南朝、北魏、五代十国的皇帝,加上唐宪宗、金哀宗,计25帝,使帝王庙的入祀人数增加到188人。为了表示对这次增祀的重视,五十年(1785年)仲春,乾隆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帝王庙祭祀。如今矗立在历代帝王庙里的三座碑亭,都与乾隆第六次亲祭有关。

  东南碑亭始建于清代雍正年间。亭内所立之碑,碑阳是雍正十一年(1733年)所书,碑阴是乾隆五十年(1785年)写的《仲春祭历代帝王庙礼成述事》。乾隆之所以选择在父皇所立之碑的背面刻字,是因为父子二人讲了同一件事,即为什么增加入祀帝王的人数。乾隆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同年秋天,他派大臣和坤等人督办,新建了正东碑亭、正西碑亭,五十一年开工,五十二年建成。

  1785年对乾隆来说极不寻常,这一年是乾隆执政五十周年,当时他已经75岁。回首往事,乾隆心中必定感慨良多。所以在正东碑亭的碑文中,乾隆把自己对帝王的评价和执政心得都写了进去。

  正东碑亭内立有乾隆五十年(1785年)写的《祭历代帝王庙礼成恭记》。碑文指出:“夫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非南北中外所得私”,所以,皇帝不应该有民族和地域的差别。乾隆增加了25位皇帝,从而将上起三皇五帝、下至明末的中华帝王世系串联成线。随着年龄的增长,乾隆对执掌国政越来越心存戒惧。在这篇碑文中,他重申“法戒”,即效法好皇帝,对昏君则要引以为戒:“孰可以为法,孰可以为戒,万世之后,入庙而祀者,孰不憬然而思,惕然而惧耶!”

  正西碑亭与正东碑亭同为乾隆五十二年建成。与正东碑亭内洋洋洒洒的碑文相反,正西碑亭仅立一座无字碑,碑的正、背面没有一个字。

  乾隆26岁登基,实际执政63年。他大力推行重农政策,多次蠲免钱粮、税赋,缓解了社会矛盾;他果断出兵,平定叛乱,巩固了统一多民族的封建政权;他命人编纂《四库全书》,为保护和传播中国文化作出了贡献。这一时期,政治稳定,疆域广袤,人口增长,社会经济发展,是大清王朝的巅峰时期。然而他又好大喜功,连年用兵,耗尽国库积蓄;六次南巡,铺张奢华,劳民伤财;晚年宠信大贪官,吏治腐败,贪官盛行;他大兴文字狱,销毁民间书籍,禁锢了思想、文化的发展。当时西方已经吹响工业革命的号角,中国却还在封建的土地上缓慢前行。事实上,大清王朝到乾隆这里盛极而衰,留给嘉庆的是一个烂摊子。对于自己的是非功过,乾隆应该是有一定认识的,也只能交给后人来评说,所以才会留下一座无字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