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与虎谋皮:银行家族的王室生意

日期:2014-12-12    来源:新浪历史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查理五世时期的西班牙帝国
查理五世时期的西班牙帝国

  1556年,在欠下了2000万杜卡特(源于威尼斯,欧洲通行的货币)债务后,查理五世传位给儿子腓力二世。后者继位第二年(1557)西班牙就宣布破产(Sovereign Default),同样负债累累的法国也于同年破产。西班牙王室在几年后的1560年再次破产。1562年,富格尔为首的银行财团被迫同意王室的债务重组计划。他们700万杜卡特的短期贷款,被折算成利息5%的长期政府债券(juros,以政府税收作保障),但这种债券的市场价值比票面价值低很多。富格尔等家族还获得了其他补偿:垄断西班牙的军需采购以及在阿尔马登的水银矿。富格尔银行没有因为债务违约倒闭,但是作为商业银行承受了巨大的资金和信誉损失。

  1560年之后,富格尔银行继续参与西班牙王室的贷款,这时主要贷款人已经是热那亚的银行家族,富格尔的比例很低。富格尔银行衰落的长期原因是五十年代开始从美洲大量输入的白银严重削减了家族银行的资金来源——白银交易的盈利。在十七世纪的三十年战争(1618-1648)中,德国饱受摧残,经济衰退人口锐减,富格尔家族从此销声匿迹。

三十年战争末期的欧洲
三十年战争末期的欧洲

  热那亚的家族

  1453年奥斯曼帝国占领君士坦丁堡和地理发现之后,欧洲主要贸易路线逐渐由地中海向大西洋转移,但意大利北部在相当长时间内仍然是欧洲经济最发达、生活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在十六世纪六十年代之前,热那亚人主导了西地中海地区的贸易,也能从大西洋贸易获得好处。富格尔等德国银行遭到沉重打击之后,热那亚人全力投入金融业。法国年鉴派历史学家布劳岱尔称1557年至1627年这段时期为“热那亚的时代”。这一时期掌控欧洲金融业的热那亚银行家族包括斯皮诺拉家族、多利亚家族、森图里昂家族、格利马尔蒂家族和洛美里尼家族等,其中斯皮诺拉家族与多利亚家族从十三世纪七十年代起就是热那亚政坛的主导角色,他们也是为西班牙王室融资的热那亚体系的核心。

  西班牙帝国在腓力二世、腓力三世和腓力四世统治(1556-1665年)的大多数时间里依然穷兵黩武,其中腓力二世(1556-1598)任内几乎没有一年是和平的。战争开支导致外债持续攀升。到1667年西班牙王室的总债务达到天量的1.8亿杜卡特,王室的收入波动较大,而且越来越赶不上负债增长。除了当时严重的通货膨胀,战争费用大幅攀升的重要原因是欧洲自十六世纪二十年代发生的军事革命。火绳枪炮的成熟加大了火器在军队中的比重,火炮的威力也促进了复杂、坚固的城防梭堡系统的出现,防御的加强不仅增加了防守方的物资投入,也令进攻方投入更多。军事革命之后打赢长期战争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是政府的融资能力。

  西班牙虽然拥有美洲源源不绝涌入的白银,但白银收入对王室财政的重要性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在八十年战争(1568-1648年)之前,来自尼德兰的收入比王室任何单项收入都要高,包括白银。尼德兰叛变开始后,军队在尼德兰的花费高于尼德兰贡献的税收,尼德兰变为西班牙帝国财务意义上的负资产。实际上由于树敌过多战乱频仍,除了西班牙本土和美洲,帝国所有其他领地都成了负资产。不过从腓力二世开始,西班牙国王不再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这不并意味着西班牙能置身事外。主要战场在德国的欧洲三十年战争中,西班牙为首的联盟战败,西班牙的黄金时代终结,沦为欧洲二三流国家直至当代。

  作为欧洲王室(主权)借贷史上的第一个连续破产者,腓力二世先后四次破产(后两次是1575和1596),不过前两次应归罪于其父查理五世。他的继任者腓力三世和四世继续玩着“破产游戏”,1607、1627、1647、1653、1662年又五次破产。从1476年开始到现代,西班牙政府破产达二十次之多。

  为化解破产危机,西班牙王室曾多次与热那亚家族达成债务重组协议。1575年3600万杜卡特的债务到期,西班牙当年收入仅为600万杜卡特。就重组方案,热那亚银行家与国王花了两年时间反复扯皮拉锯。1577年腓力二世手起刀落,砍掉近四成的未还债务,剩下62%的贷款被转化成低息长期的juros。银行家于1578年重启贷款,借給王室500万杜卡特。1796年腓力二世再次违约,这次他付清了80%的债务。

  腓力二世连续破产,每次银行家都遭受严重损失,为何依旧飞蛾扑火?银行家并没有很多高收益的投资领域,尤其在战争时期在交战地区,王室(主权)贷款这样的大宗生意实在不容错过,而哈布斯堡家族又是借钱最凶的王室。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正常年份热那亚银行家的获益覆盖破产年份的损失之后,还有很好的盈利。研究表明,从1556-1600年银行家短期贷款的年均收益率为15.5%,是长期债券(6-7%)的两倍。虽然不同的银行家族贷款条件不同,但几乎每一个银行家都盈利。对于热那亚的家族,借贷给王室的好处还包括获得西班牙金条和银条的出口权。

  十七世纪,英国王室的短期贷款利率在6-30%之间,法国是15-60%。这一时期商业贷款利率不超过10%。1609年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成立,阿姆斯特丹渐渐成为欧洲新的金融中心,荷兰的黄金时代开始。随着西班牙资源枯竭、通货膨胀、经济萧条,债务雪球越来越滚不动了。精明的热那亚银行家认识到不能再玩“破产游戏”了。1627年腓力四世违约之后,热那亚银行家族的大部分资金撤出了西班牙王室贷款。对于继续贷款给西班牙王室的银行家来说,1647年腓力四世的破产代价高昂:所有债务被一笔勾销(除了热那亚银行家有贵金属抵押),债权人发现王室的收入已经被提前七年抵押了。与富格尔家族相似,1627年之后热那亚家族衰落的原因之一也是由于白银业务利润下降。

  与西班牙打了八十年战争的尼德兰政府财务信用可靠,从未垮台,从不拖欠军饷。与之对照,从1572年1607年,西班牙雇佣的佛兰德军队因为欠饷至少发生了46次哗变。1576年哈布斯堡的提款机安特卫普遭到欠饷的佛兰德军人洗劫,财富繁荣毁于一旦。尼德兰,尤其是经济最发达的荷兰省出售长期债券(life annuity、perpetual annuity和sinking funds等)来融资,凭借阿姆斯特丹的资本优势,利率逐渐走低。在八十年战争的初期,利率在8.3%左右,随着政治局势好转、经济发展以及外来人口涌入,到1606年利率降到略高于7%,1620年后下降到6.2%,1640-1649年下降到5%。守信的政府和发达的资本市场是尼德兰抵抗哈布斯堡王朝八十年的关键因素。正是因为前者的坚韧顽强,尼德兰战场成为西班牙财政的黑洞,一个又一个十年里消耗着西班牙过半的军事支出。

  十四到十六世纪是意大利银行家族的辉煌时代,他们在为欧洲各王室提供的融资服务中,赚取了超额利润,也付出了惨痛代价。从十七世纪开始,意大利以及其他国家的私人银行家终于吸取了贷款人反复破产的教训,与主权(王室)贷款(Sovereign Lending)逐渐划清界限。十七世纪,尼德兰展示了一个严守财务纪律的政府可以从资本市场得到长期低成本资金的支持,欧洲君主国竞相效仿,资本市场渐渐成为主权贷款的蓄水池。1688年光荣革命后,奥兰治亲王威廉带来的金融人才重塑了英国的金融体系,阿姆斯特丹的金融中心地位于十八世纪后期被伦敦取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