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戏剧《詹姆士三部曲》展现苏格兰成长史

日期:2014-09-21    来源:南方周末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我们花了八个半小时,去讲述了五百年前苏格兰处于独立状态的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三部曲”的导演桑森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大不列颠国家剧院和苏格兰国家剧院都对这部戏很感兴趣,我们都想在这个历史时刻去碰触这个敏感话题。戏剧不是为了封锁话语,而是打开讨论平台。”

观众可以清晰地从《詹姆士三部曲》中看到詹姆士们和苏格兰的成长:第一部还是风餐露宿的原始部落,第二部则有了宫廷之相,第三部国王王后穿着现代华服翩翩起舞。

苏格兰正是在这三个詹姆士王手中,一步步强大起来的。

一世:囚禁、依赖、独立

舞台设计别具用心:右侧是一把巨大的剑,剑尖斜插进舞台,剑柄冲向剧场上方。舞台正中的背景是两栏六排观众席——这部分观众在买票时被告知,他们是舞台的一部分。

剧场成为一个类似足球场的结构,演员在场地中间表演。穿着戏服的演员时不时在那两栏观众中穿梭。在法庭、议会、教堂场景中,这部分观众又自然而然地化身为陪审团、议员、群众。

风笛声起,灯光照在白衣女歌者身上,唱的是詹姆士一世创作的法语诗歌。这个苏格兰国王是斯图亚特王朝第一个真正试图进行王位集权的人,早年是一个极具才情的诗人。他的诗集《国王书》是苏格兰早期最重要的文学著作之一。

一群穿着铠甲的士兵跌跌撞撞进来,剧场所有的水晶灯熄灭,全场一千多个观众一起进入苏格兰的15世纪。

詹姆士一世的兄长和叔叔阿尔巴尼公爵吵了几句就莫名死了。詹姆士的父亲,老国王罗伯特三世,暗觉阿尔巴尼公爵的野心,连夜把詹姆士送到法国。没想到半路被英格兰国王亨利四世截获了情报,抓住了只有11岁的詹姆士做人质,要挟苏格兰交付大额赎金。老国王被活活气死。叔叔阿尔巴尼公爵拒绝付赎金,独自在苏格兰掌握政权。詹姆士一世自此被囚禁在英格兰的城堡里,整整18年都没有回过故乡。

阿尔巴尼公爵去世,法国开战英格兰,不少苏格兰雇佣兵进入法国军队,其中就有阿尔巴尼公爵的儿子们。詹姆士一世却加入了英格兰的阵营。

“詹姆士一世被亨利四世捕获,和亨利五世一起长大,在英格兰学会了怎么当一个国王,虽然他那时被囚禁,是有名无分的国王。但英格兰国王亨利四世很喜欢詹姆士,因为他是一个聪明的学生。”门罗为此翻阅了很多历史资料。

亨利五世在一次战斗中击溃苏格兰军队,把俘虏们丢到詹姆士一世面前,让这位苏格兰国王裁决:“给大家看看你是一个真正的苏格兰国王,这些都是你的表兄弟对吗?他们偷了你的王冠、你的王国、你的青春,让你在英格兰的城堡里腐烂。来吧!处决他们!”

舞台上的詹姆士一世微弱地说了一句:不。

亨利五世暴跳如雷:你是国王吗?你除了写写诗,还会些什么?下次我大英格兰来进攻你的时候,你是打算念几句诗给我听吗?

詹姆士一世依旧淡淡一句:现在不是显示威严的时候。

詹姆士回到苏格兰,亲手杀掉了表兄弟们,整顿国家,夺回王权。打斗时,詹姆士仿佛看到了亨利五世身影,大声嚎叫,痛砍了十几刀——那时亨利五世早已不在人间。

一个苏格兰国王,一个英格兰国王,囚犯与囚禁者,互相痛恨却又微妙地存在着某种惺惺相惜。

“这两个差不多大的男人分享了他们共同的18年。”门罗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对于詹姆士一世来说,亨利五世是一个必须去对抗才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人。他只有在心中击败这个人的幻象,才能真正成为国王。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国家从囚禁、依赖到独立的过程。”

亨利五世和詹姆士一世是否代表了当今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纠缠复杂的关系?

门罗的答案是:“我们不想给一个简单粗暴的答案:独立就是好的。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苏格兰独立的这段时间,人们过得并不歌舞升平。我相信三部曲会进一步引发人们的讨论。”

詹姆士一世铲除了所有异己力量,可是好景不长,不久就遭到了苏格兰贵族的报仇,在城市下水道里被刺杀——当初为了不让那些叛逃贵族逃出去,詹姆士把全城主要下水道都封锁了,却也堵死了自己的活路。

二世:两个同龄男子的故事

父亲死时,詹姆士二世只有6岁。小皇帝基本就是个傀儡。桑森和门罗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可以扮演小皇帝的演员,最后他们使用人偶来表现他的童年。

“詹姆士二世经历了父亲死亡、母亲背叛之后,内心异常虚弱,经常动不动躲进房间的衣柜里。他很长时间根本就是一个签字工具,道格拉斯家族掌握了苏格兰的政权。人偶既具有戏剧传统,又能恰到好处地表现傀儡皇帝。”门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门罗笔下的詹姆士二世眼睁睁看着那个戴着皇冠的小玩偶一次次躲进柜子,一次次尖叫、大哭。

只有道格拉斯家族的继承人道格拉斯侯爵威廉陪在他身边。史书上对詹姆士二世非常简单:年少登基,经历了各种皇室风波,成人之后铲除所有异己,崇尚教育,注重军队建设,并且通过联姻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在“三部曲”里,主体部分却是一个君王脆弱冲突的内心,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故事。

门罗似乎非常喜欢写“两个同龄男子的故事”,她把道格拉斯侯爵和詹姆士二世的命运拧在了一起:

威廉的父亲一直让自己杀了詹姆士,夺取在詹姆士一世时就应该属于道格拉斯家族的王位,但他下不了手。可他等来的,是詹姆士二世迎娶了法兰德斯家的女儿,新王后还有了身孕。威廉的各种情感爆发,和詹姆士二世大吵起来,拿出匕首;詹姆士二世也丧失理智,夺过匕首,亲手杀了威廉。

剧中使用了大量闪回、灯光、特效来展示詹姆士二世的心理——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可能互相相爱的男人,怎样在婚姻和权力的压迫下,最后走向了悲剧。

“你可以理解为这两个男人相爱,也可以不;或者他们潜意识里是相爱的,表面上未曾察觉。虽然詹姆士二世在政治上颇有建树,带着苏格兰走向了另一个高峰,但他杀死了道格拉斯侯爵,这是不可抹掉的污点。”桑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三世:给你戴上父亲的王冠

詹姆士三世的出场没有青少年史,开篇就是一个放浪形骸的中年国王。所有的布景异常豪华,灯光变成了金色,国王王后的衣饰多以毛皮、丝绸为主,穿着20世纪初期的款式。这些细节都在提醒观众,这是一个积累了两代、发展成熟的苏格兰。

詹姆士三世和王后——丹麦公主玛格丽特,非常相爱。他们有两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但他并不喜欢大儿子,虽然大儿子是应该继承王位的那个。

詹姆士三世玩世不恭,在议会上穿着苏格兰格子裙扭屁股,在战场上跟男性士兵舌吻挑战世俗底线。暗自却颇有计谋,他鼓吹君权神授,加强王权,一方面试图与英格兰联姻——不久之后他又发动了对英格兰的战争。

他的失败在于对两个儿子的宠爱不均。朝廷中废储之声甚嚣尘上,支持大儿子的贵族最终杀死了詹姆士三世。后来即位的大儿子詹姆士四世,认为是自己间接害死了父亲,终身穿着铁荆惩罚自己。

门罗直接让詹姆士四世杀了自己的父亲,然后脱下全身衣服,如婴儿一般在舞台中央嚎啕大哭。

詹姆士四世登基。詹姆士二世的姐姐、历经了三代王朝的公主,捧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有詹姆士一世的戒指、詹姆士二世的徽章、詹姆士三世的王冠。这个老公主一边回忆所有的故事,一边给新国王戴上家族遗留下来的宝物。

“这是你曾祖父的戒指,他是一个诗人。这是你曾祖母的项链。她从很远很远的英格兰来。”

“这是你祖父的徽章,光明与黑暗并存的一个人。他非常喜欢踢足球和打猎,所以你也喜欢,这就是血脉流传。”

“最后,给你戴上你父亲的王冠。”

詹姆士四世此时已经泣不成声。一百多年历史过去,詹姆士起身走向一片光幕里,老公主对他说:“走吧,不要害怕。是不是国王都不要紧,只要安置好自己的灵魂。记住你是苏格兰人,然后做到最好。苏格兰也会做好它该做的事情。”

“三部曲”讲到1503年,詹姆士三世死,詹姆士四世登基结束。这一年极其关键。历史记载,詹姆士四世迎娶了英格兰公主玛格丽特·都铎,苏格兰王室也拥有了英格兰王室血统,为英格兰和苏格兰日后成为共主邦联,为詹姆士六世成为苏格兰、英格兰双料国王打下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