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中共改造日本战俘的“延安经验”曾震惊美国

日期:2014-12-14 来源:澎湃新闻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324967

中共改造日本战俘的“延安经验”曾震惊美国

日本工农学校是中国共产党对日本战俘进行思想改造的重要阵地

1940年创办于延安的日本工农学校是中国共产党对日本战俘进行思想改造的重要阵地。教育感化日本战俘并服务于对日宣传工作,这项富有创意和挑战性的工作曾引起美军派驻延安的观察组成员的极大兴趣。美军观察组是1944年美国政府派来实地考察共产党抗战情况的一个军事小组,也是美国首次尝试与当时在延安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八路军建立官方关系。

在12月6日-7日于上海交通大学举行的“合作与分歧:抗战时期的同盟”国际研讨会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研究中心主任吕彤邻教授及其团队发布了一系列基于海内外新档案的抗日战争研究成果,其中,该中心研究助理Evan Taylor就“日本工农学校和心理战:中美在抗日战争期间的宣传合作”做了报告,介绍了作为中共对日心理战堡垒的日本工农学校,及其对二战后期美国对日策略的影响。

中共的策略:从释放到改造,日本战俘做对日宣传工作

1937年抗战爆发后不久,朱德、彭德怀就曾联名签署八路军关于对日俘虏政策的规定:“一、对于被我俘虏之日军,不许杀掉,并须优待之。二、对于自动过来者,务须确保其生命之安全。三、在火线上负伤者,应依阶级友爱医治之。四、愿归故乡者,应给路费。”后来中共的对日战俘政策由优待释放向教育感化转变,1940年6月,中共中央发出对日军俘虏工作的指示:“凡俘虏愿意回去者即给以鼓动招待令其回队外,应注意选择少数进步分子,给以较长期的训练。”

1940年11月在延安创办日本工农学校是抗战后期中共战俘改造的核心机构。它由日本人野坂参三(他在延安常使用化名林哲,冈野进)提议发起,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批准在延安成立。这所学校的具体任务是改造日本战俘为协助八路军对日本军队进行政治宣传工作的人才,并逐渐成为八路军对日宣传网络的核心。当时48岁的野坂是一个经历丰富的革命者,他曾经帮助组建英国和日本的共产党,也去过前苏联、美国,1940年抵达延安,1943年出任该校校长。

据Evan Taylor介绍,仅1943年一年,日本工农学校设计印制了32种宣传单、14种宣传册。他们还给日本军人写信,通过广播、电话向对方喊话,向日本军队派送节日礼包。学校甚至有自己的图书馆,藏书超过250本,定期出版自己的报刊。在野坂的办公室里,能读到两个月内的日本新闻。

日本工农学校的生活丰富,学生们白天上课,晚上辩论、听讲座,还要阅读马克思的《雇佣劳动与资本》,学习时事、思想政治。而完成学业的日本学生会被送去前线从事对日宣传工作。这些日本俘虏的受教育水平普遍较低,大都没有完成高中学业;而在延安,他们在农场劳动,表演话剧,建立手工工作坊、合作商店,甚至组建棒球队。分配给他们的食粮相对充足,甚至比中国士兵的待遇更好。这样的战俘待遇,在中国的其他地方、日本以及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是较为罕见的。

美军观察组学习宣传策略

1944年7月,美军观察组抵达延安不到一周,就已收到关于日本工农学校的报告。1944年10月,2名美国官员被派去日本工农学校学习“延安经验”,分别是Koji Ariyoshi(战争信息局的军事情报官)和John Emmerson(国会的日本专家、心理战术专家)。他们受到了延安方面热情的接待。Ariyoshi在报告中称,八路军的有关人员花了几天时间向他们解释日本工农学校的组织架构、政策方法、成功与失败的经验等等。这种与日本战俘合作的模式显然引起了美军观察组的极大兴趣。

交大反法西斯战争研究中心团队在美国相关档案馆搜集的资料显示,从1944年9月到1945年5月,美军观察组写了71份关于这所学校的报告,包括详尽的学校情况、野坂参三的观点、日本战俘的心理状态、美军宣传工作的效果等等。他们对战俘在延安受到的优待感到意外,也对日本战俘的合作意愿感到吃惊。Emmerson这样描述接受改造的日本战俘:“一个日本工农学校的学生进入学校以后会感受到一种舒适友好的氛围,他们身边全都是日本人……”

美军观察组对日本工农学校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们参加课程,组织圆桌会议,并和野坂参三进行深入讨论。在圆桌讨论中,美方展示了他们的战争宣传单、广播内容,得到了改进建议:“尽可能简化宣传信息”。根据八路军的经验,宣传单上的信息点太多而没有足够的解释说明,会使得宣传效果大打折扣。Ariyoshi在报告中写道:“我们在心理战中应该考虑日本战俘的观点,调整我们的宣传内容。”

关于日本工农学校的报告很快被送到美国方面的高层手中,据Evan Taylor介绍,这些报告至少得到了广泛的阅读。“我们应该在延安设立一个机构。”Emmerson希望在华盛顿推动一个类似延安的项目,他认为中国人充分让日本人来做反日宣传的策略是独特且有效的。此外来自工农学校的建议还包括,从强调“日本必败”改为强调“日本应该走向和平、民主”。

“延安经验”到了美国德州

报告人Evan Taylor表示:“尽管有证据表明美国在亚洲的战俘营采取了和共产党类似的策略,但野坂的经验并没有在美国政府高层中得到认可,例如1945年8月美方曾有一份长达169页的中国战场心理战报告,其中没有提到延安。这或许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但毫无疑问,这些报告在美国政府机构中得到了广泛的阅读。”

值得注意的是,Emmerson对于如何处理战后日本问题也有相应计划,战时对待战俘的这些经验在战后的战俘处理中应有它的价值。1945年春天,Emmerson曾经为多个政府机构做报告演说,向他们展示野坂在延安制作的图表内容。在他的推动下,美国政府于1945年6月-12月间在德克萨斯州的3个军事基地推行了日本战俘再教育的项目。

美国政府对于“延安经验”的复杂态度,也会是解读二战尾声与冷战开端的一把钥匙。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