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邓小平晚年遗憾:后悔搞经济特区没加上上海

日期:2014-11-19    来源:人民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邓小平晚年遗憾:后悔搞经济特区没加上上海

1992年邓小平南巡

据华声在线报道,上海是我国最大的城市和经济中心。邓小平从1920年9月至1994年2月这70多年中,曾数十次到过上海,他晚年曾连续七次在上海和上海人民共度新春佳节。

邓小平晚年回忆:我们在上海做秘密工作,非常的艰苦,那是吊起脑袋在干革命;最大的危险有两次都发生在上海;上海的小偷真厉害啊。

1988年除夕之夜,申城上海撒满了纷纷扬扬的瑞雪。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内,各界人士700多人欢聚一堂,当邓小平在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同志陪同下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全场沸腾,掌声此起彼伏,处处洋溢着浓浓春意。

精彩纷呈的联欢晚会结束后,邓小平走上舞台主动与每位演员握手,演员们激动得热泪盈眶。因为那一年甲肝病肆虐上海,传染面很大,演员们原想以掌声表达对他的崇敬。但邓小平却都是主动伸出手来,大家握着老人家温暖的手,脸上洋溢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到上海过节,使邓小平回忆起件件往事:

他说:“我在军队那么多年没有负过伤,地下工作没有被捕过,这种情况是很少有的。”但最大的危险有两次。一次是“我去和罗亦农接头,办完事,我刚从后门出去,前门巡捕就进来,罗亦农被捕。我出门后看见前门特科一个扮成擦鞋子的用手悄悄一指,就知道出事了。就差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还有一次,巡捕得知周恩来、邓小平在一起的住处,要来搜查,在家同志得到情报赶紧搬家了。“但我当时不在,没有接到通知,不晓得。里面巡捕正在搜查,我去敲门,幸好我们特科有个内线在里面,答应了一声要来开门。我一听声音不对,赶快就走。没有出事故。”

邓小平晚年时曾告诉女儿:“张锡瑗是少有的漂亮。”在上海做地下秘密工作时,张锡瑗既是他过去在莫斯科学习时的同学,又是战友,更是一对感情笃深的年轻夫妻。不幸的是,张锡瑗因难产在上海去世。此时,邓小平正在上海向中央汇报,然而,他汇报完了广西工作,竟来不及亲手掩埋妻子尸体,就匆匆赶回广西。1949年5月上海解放,邓小平进城后找到了张锡瑗的墓地,把她的遗骨重新装入小棺木,但因为进军西南十分紧迫,他又来不及掩埋新棺便挥戈西进了。1991年6月26日,邓小平为安葬张锡瑗的上海龙华烈士陵园题写了园名。他的子女们也代他去墓地瞻仰,向长眠在这里的张锡瑗敬献花圈。

晚年的邓小平几次到上海都认认真真地说:“上海的小偷真厉害啊!”原来1949年他和陈毅在上海参加一项庆祝活动,从办公地点到会场很近,街道不宽,又有警卫保护,但几分钟内,别在邓小平胸前的一支派克钢笔,就被偷走了。难怪他至晚年对此事还耿耿于怀。

1990年1月26日,除夕之夜,邓小平同上海市党政军负责同志欢聚一堂,共迎90年代第一个春节。回到住处,邓小平同家人一起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他和卓琳端坐在沙发上,身旁的茶几上摆放着鲜花,女儿、外孙、外孙女坐在沙发后的椅凳上,大家脸上露出喜庆的笑容。只有邓小平非常喜爱的小孙子小弟儿,左腿跪在沙发上,右腿搭落在地下,一手摆弄着衣领往嘴边送。除夕夜全家人聚餐,汤上来以后,大家都要给邓小平敬酒,祝他身体健康。这时,调皮的小弟跑过来,也想喝酒。邓楠、毛毛说:“小弟儿不能喝!”小弟儿大声嚷着:“小弟我能喝!”

一直坐在餐桌前微笑着的邓小平,看到小孙子的认真劲儿,显得更加高兴。他对身旁的服务员轻声地说:“给他倒一点。”由于得到爷爷的支持,小弟感到很得意。他拿起酒杯正要喝,全家人一起讲:“和爷爷一起干,和爷爷一起干”。于是,小弟儿神色庄重地在邓小平身旁学着邓小平端酒杯的样子,和爷爷碰杯后一饮而尽。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邓小平和家人到室外照雪景。大家站好后要拍摄时,调皮的小弟儿故意转过身子背朝镜头,怎么说也不转过身来,邓小平和家人忍俊不禁地开怀大笑。他未料到,这一天他在住地院内散步时,又遇到了小外孙女的“盘查”。身穿黑呢子大衣的邓小平,看着小外孙女认真地检验着自己的“通行证”,脸上露出了欢悦的微笑。

邓小平指出:“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他坦言:“我们说上海开发晚了,要努力干啊!”他自责:“我的一个大失误就是搞四个经济特区时没有加上上海。”

1990年,邓小平在上海欢度春节回到北京后,向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们语重心长地说:“我已经退下来了,但还有一件事,我还要说一下,那就是上海的浦东开发,你们要多关心。3月3日,他和几位中央领导同志谈话时又指出:“要用宏观战略的眼光分析问题,拿出具体措施。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他还特意请李鹏同志负责抓一下浦东的开发和上海的发展问题。不久,党中央、国务院正式作出关于开发、开放上海浦东的重大决策,将此作为今后十年中国改革开放的重点。

1991年1月,邓小平又一次来到了上海。春节前,他和卓琳及两个女儿,在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朱镕基陪同下,视察了上海飞机制造厂大场分厂,参观了中美合作MD—82飞机总装车间。总经理简明地汇报说:通过中美合作已在上海建成一个现代化的民用航空工业基地,生产的10架飞机有5架返销美国。同时希望国家制定保护民族航空工业的政策。听汇报期间,邓小平不时地提出问题。听完汇报,他点头表示赞同。随后,他的目光环视着周围的人说:坚持改革开放和加强国际合作,飞机制造业是很有前途的。如果我们的飞机价格比美国便宜百分之十到二十,就可以出口,特别是向第三世界出口。说到这里,他又面向陪同的朱镕基同志说:“可以把飞机生产与浦东开发有机地结合起来。”朱镕基等表示赞成。

2月13日,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九,人们都在忙碌着春节的事。地处闵行的新中华机器厂内,驶进了几辆轿车。车停稳后,邓小平等走下车来,在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朱镕基陪同下,参观了“长征四号”运载火箭合练弹、部分军工产品和民用产品。

邓小平知道,20天以前,我国第一枚120公里高空低度探空运载火箭——“织女三号”在海南探空发射场首次发射试验成功,从而填补了我国在空间领域这一空白。当时得知这一消息时,他就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