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称霸草原二百年的匈奴族是白种人吗?

日期:2013-11-14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对陆先生的观点,笔者不敢苟同。试提几个问题如下,以期引起讨论
    (1)匈奴与夏在人种类型上的比较
    前面我已介绍了匈奴民族的人种类型,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夏民族的人种类型的归属。
    由于相当于夏代的河南龙山文心晚期和二里头文化的人骨材料采集缺乏,夏民族人种类型还不能明确定性。但韩康信、潘其风二位先生在经过分析比较之后,得出以下结论:“大约在公元前第五--四千年,生活在黄河中游的具有中颅型、高颅、中等面宽和面高、中等偏低的眶裂,较宽的鼻型、比较扁平的面和上齿突颔、中等身高等特征占优势的新石器时代居民,可能与传说中的华夏集团有关。”这就说明,夏民族的人种类型至少不能归于蒙古人种的北亚类型。也就是说,从人种学的角度,排除了夏民族与匈奴民族同一族源的可能性。
    (2)匈奴民族与夏、羌在语言上的异同
    语言是民族的一个重要特征,也是形成民族的一个重要因素。在研究各种人们共同体的特点及其发展规律时,语言是最显著的民族学标志。
    关于匈奴民族的语言问题。目前研究匈奴语言的学者一致认为匈奴语属于阿尔泰语系中的一个语族,但究竞该语系中的蒙古语种抑或突厥语族,则尚有争议。留传至今的匈奴语并不多。《史记•匈奴列传》说:匈奴人“无文书,以言语为约束。”《后汉书•南匈奴传》也说:呼衍氏等大姓,“主断狱讼。当决轻重,口白单于,无文书簿领。”现存的匈奴语汇是由西汉时人用汉语音译保存下来的。
    关于夏民族的语言问题,虽然目前仍在探索阶段。但近些年来考古学的新发现,已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可靠的依据。邹衡先生在《中国文明的诞生》一文中指出:“尽管现在学术界对于夏文化的认识尚未完全一致,但二里头文化就是夏朝所属的考古学文化,即夏文化。” “二里头文化的文字……都刻在陶器之上,……这些陶文……从结构来看,同甲骨文已经非常接近。”汉字是与中国古代文明同时产生的。夏代的文字与以后的商周时期的甲骨文、金文乃至楷书是一脉相承的。夏民族的语言也无疑属于汉藏语系。这就说明,夏民族与匈奴民族在语言上是分属两个语系,毫无语言间的亲属关系,即无语言间的历史渊源关系。并且,夏民族已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匈奴民族则有语言而无文字。很难想象,与夏民族同族源的匈奴通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形成民族之后,竞将原有的语言演化为另一语系的语言,并丧失了原有文字!
    另外,羌族语言亦属汉藏语系,早巳成为定论,与匈奴语也不能混为一谈。
    (3)匈奴与夏、羌在图腾上相同与否的意义何在
    图腾是氏族的徽号或标志。图腾崇拜是在自然崇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与母系氏族是同时发生的,是原始氏族社会的产物,并曾在很长的历史时期记忆体在过。
    匈奴的图腾是什么?有人认为以龙为图腾,姑可作为一说。此外,匈奴中的不同氏族可能还有其他类型的图腾。于省吾先生在《略论图腾与宗教起源和夏商图腾》一文中说:“《晋书•四夷匈奴传》:北狄以部落为类,其入居塞者,有屠各种、鲜支种、寇头种、乌谭种,……凡十九种,皆有部落,不相杂错。……当时匈奴可能处在父系制时代,因而还保存着图腾划分氏族的遗风。”这十九种部落虽皆称北狄,却并不尽为匈奴。且当时的匈奴不可能仍处于父系制时代。但由此却可知匈奴的图腾不止一种。在北方广大地区发现的“鄂尔多斯青铜器”的动物纹母题,主要有鸟纹、蛇纹、鹿纹、山羊纹、虎纹、豹纹、马纹、牛纹、驼纹、狼纹和其它不明种属的动物纹等。其中鸟纹、蛇纹、鹿纹、山羊纹和虎纹,是各个时期最有特征的。这么多动物纹母题的存在,似乎也可作为匈奴等北方游牧民族图腾崇拜多样性的考古实物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