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称霸草原二百年的匈奴族是白种人吗?

日期:2013-11-14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到了匈奴第一个单于头曼和其子冒顿单于时(公元前三世纪晚期--前二世纪早期),匈奴社会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个变化的显著标志是,冒顿杀其父头曼单于自立为单于,确立了匈奴单于的世袭制度。匈奴单于世袭制的确立也标志着匈奴社会从此进入阶级社会。
    另外,在漠北发掘的属于公元前三世纪至前二世纪的匈奴墓葬中,有随葬品甚为丰盛富有的大墓,还有许多随葬品极其贫乏穷困的小墓。这可以看作是匈奴社会发生质变的一种反映。
    匈奴名称最早见于古代文献的年代是公元前四世纪末,这恐怕是匈奴同中原诸侯国接触的上限,也应是匈奴出现于历史舞台之时。到了公元前三世纪末,匈奴更作为一个民族实体和政治实体而崛起于大漠南北。否则,一部匈奴史何不自有商周间的鬼方开始?
    关于匈奴人种归属的联想
    由于人种在构成民族待征的诸因素中,最具有遗传性和稳定性,对研究古代民族的起源和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因此,匈奴人种归属也是学术界长期争论不休的问题之一。基本上可以分成三种不同的见解:匈奴应属蒙古人种;匈奴是一个混合的种族,兼有欧罗巴人种和蒙古人种两种成分;匈奴属于欧罗巴人种。
    潘其风先生根据国内外发现的匈奴的颅骨材料,分析了匈奴的人种成分,发表了《从颅骨资料看匈奴族的人种》等几篇文章,提供了一些很有价值的资料,其中有些论据和推论给了我几点启示,激发了关于匈奴人种归属的一些联想。
    1977年在青海省大通县上孙家寨发现东汉时期(相当于公元二世纪)的南匈奴贵族墓,该墓随葬品中有“汉匈奴归义亲汉长”铜印一枚可证。“综合形态和测量分析两方面的比较,大通匈奴颅骨体质特征的主要倾向,表现出与北亚蒙古人种有较密切的关系。”“基本上与贝加尔湖匈奴组接近。”但,“又与贝加尔湖匈奴组不尽相同”。
    1973年发现的内蒙古伊克昭盟杭锦旗桃红巴拉古墓,据考古发掘报告说,这是春秋晚期白狄或称为先匈奴的墓葬”。“桃红巴拉颅骨的面部特征,与贝加尔湖匈奴有些相似”,但“显然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1979年在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凉城毛庆沟遗址发现了一批战国时期的墓葬,考古发掘报告认为毛庆沟第一期文化应属于某一支狄人的文化。而二、三、四期文化则可能与楼烦有关。毛庆沟组头骨的体质形态特征,与蒙古人种东亚类型的现代人华北组接近,与北亚和极区类型差别明显,只是面部扁平性与北亚类型有些相似。”“就现有的颅骨材料,我们知道甘肃史前混合组、商代殷墟安阳一组、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南山根组等古代居民的面宽都偏窄。也可以说至少远在青铜时代,一种面型相对较狭的古代居民就已经广泛地分布于华北地区。与此相联系考虑,毛庆沟组的面宽较窄这一特征的出现,可能并非偶然,这也许可以认为毛庆沟组的体质特征与青铜时代的华北居民有较密切的关系。”
    潘其风先生列了青海省大通县上孙家寨东汉时期南匈奴贵族墓、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桃红巴拉春秋晚期白狄或先匈奴墓、内蒙古集宁市凉城毛庆沟战围时期狄人墓墓主人颅骨体质特征后指出:“上述匈奴头骨材料出土地点的地理分布,在亚洲发现的地域南自河套地区,北至贝加尔湖。时代自公元前六世纪到公元一世纪,包括了春秋战国、西汉和东汉几个历史时期。分析这几组匈奴头骨人种的类型的差异和分布,大致可以看到下面这样一些现象:
    外贝加尔地区和蒙古诺颜山出土的头骨的人种类型基本相同,都可归属于蒙古人种的古西伯利亚类型。外贝加尔地区的匈奴人中还杂有欧罗巴人种因素的混入。但离诺颜山以西三百公里的呼尼河沿岸发现的时代稍晚的匈奴人群中,则存在有欧罗巴人种和蒙古人种两个大人种共存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