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美国的黑人总统单任总统与同性恋总统

日期:2014-05-08    来源:新浪历史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 ,1791 年4月23日——1868年6月1日)是美国第15任总统
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 ,1791 年4月23日——1868年6月1日)是美国第15任总统

  在美国历史上,共有13位单任总统,1位黑人总统与1位同性恋总统。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仅有3位单任总统,他们是第41任的乔治•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第39任的吉米•卡特(James Eral Jimmy Carter, Jr。)和第38任的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Rudolph Ford, Jr。)。

  再往上数就是第31任的赫伯特•胡佛、第27任的威廉•塔夫托(William Howard Taft)、第23任的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第22任的斯蒂芬•克利夫兰(Stephen Grover Cleveland)、第19任的卢瑟福•哈耶斯(Rutherford Birchard Hayes)、第15任的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 Jr。)、第11任的詹姆斯•波尔克(James Knox Polk)、第8任的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第6任的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和第二任的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

  除了哈耶斯和波尔克外,其馀11位全是被选民用选票赶出白宫的。哈耶斯与波尔克的分别,前者是被逼,后者是自愿。

  这些一任总统们遭到美国选民唾弃而连任失败的原因各有不同,老布什总统是因为国内经济衰退、暴力增加和预算赤字过大;在这种大环境下,他的个人外交优势和高深公职资历,居然发挥不出任何威力,被偏远小州州长克林顿运用政治奇招和个人魅力所击败。

  卡特在任期的最后14个月的444天里,被伊朗人质事件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导致汽油价格高涨,汽车加油需要排单双号,失业率突增,银行利率高涨,民怨叫苦连天,为共和党罗纳德•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铺垫了“正义之战”选举策略的基础。

  在卡特黯然下台那天上午,伊朗释放了52名美国人质,伊朗人质事件和国内的严重通货膨胀,使卡特百口莫辩,落花流水春去也,眼睁睁失去了江山。

  自从下令大赦尼克森前总统的刑事罪责后,非经选举而産生的福特就在政治上失去了优势,他在加州遇刺时被一位同性恋者救了性命,但是为了自己的清高和保守形象而刻意与他的救命恩人保持距离,这使他的慈祥形象滑落谷底,也失去了全国四性权利团体的支持。通货膨胀和低迷经济,被卡特的白牙、笑脸和“我不是来自华盛顿”的口号彻底击败。

  胡佛本来就被手下的贪污事件所累而焦头烂额,在全国嘘声中迎来了历史性经济大萧条,在他整个任期内就没有好转过。在他第一次总统大选前一个月,美国股市崩溃,在民主党刻意丑化下,胡佛变成了麻木不仁和冷酷成性的代名词,他只得打包回家,让位给富兰克林•罗斯福。

  西谚说,在政坛上既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共同利益。威廉•塔夫托与西奥多•罗斯福本来是至交好友,罗斯福出任总统,塔夫托是他的战争部长,关係非比寻常。

  塔夫托有着完整而资深的学术和政治资历,在出任最高法院院长和总统之前,历任律师、法学家、上帝一体论(Unitarianism)宗教改革家、司法部副部长、第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菲律宾总督、战争部长和古巴临时州长等要职。

  罗斯福为了让塔夫托得到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自我牺牲继续连任的政治利益,并全力支持塔夫托竞选,可是塔夫托在入主白宫后,骄傲自大,目空一切,连罗斯福的话都听不进去,两人最后因为个人恩怨和政治理念越来越远,最终反目成仇。

  罗斯福在阻止共和党再度提名塔夫托总统为候选人的努力失败后,愤而组成昙花一现的进步党(Progressive Party)分散了塔夫托的票源,使以清流治国的前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和新泽西州州长托马斯•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以些微票数优势成为白宫的新主人。历史学家无不认为,不是威尔逊战胜了塔夫托,而是罗斯福保送了威尔逊进白宫。

  哈里森的宦途崎岖不平,低迷的经济和缺乏个人魅力是他成为一任总统的主要原因。共和党在1890年的中期大选中全盘败北,民主党几乎包办了参衆两院的多数席位,导致哈里森在共和党内失势,成为政治替罪羊。

  共和党甚至于不想提名他连任,结果拖延时久,等到勉强决定继续支持他时,为时已晚。民主党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卷土重来的克利夫兰的势力已经坐大,哈里森只好打道回府。

  理论上说,克利夫兰算不上是一任总统。他在1885年出任第22任总统后,被哈里森赶了下台。但在四年后重出江湖,报了一箭之仇,再度入主白宫,成为第24任总统,他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不是连任的两任总统。

  第八任总统范布伦虽然在美国出生,但他的母语不是英语,他脑袋里计算数字或思考问题时是用荷兰语。他的资历辉煌,但白宫政绩平凡。范布伦在宣誓就职总统时,可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他在就职演说中,骄傲地得形容自己这场就职大典,“应该是全世界政治的典范”,可是言犹在耳,不出三个月,美国经济就因银行业的麻烦而陷入长达五年的大衰退。

  惊人的通货膨胀更使平庸的范布伦束手无策,他老是喜欢搞台底交易的习惯,使其个性变得隐晦而焦虑。当以屠杀印第安人功绩起家的哈里森乘势而起向他挑战时,范布伦居然毫无还手之力,时不予我,仅任一届实系命定。

  在美国的一任总统名单上,第19任总统哈耶斯是最为奇特的一位。继波尔克之后,另外一位因为政治诺言而放弃连任的在位总统是哈耶斯。

  这位把美国带进第二次工业大革命时代的敦厚领袖,于1822年10月4日在俄亥俄州德拉瓦(Delaware, OH)出生,历任律师、辛辛那提副司法部长、俄亥俄州联邦衆议员、前后三任的俄亥俄州长。1876年之能够当选为总统,全拜国会旧同僚们所赐,是与对手台底秘密谈判而达成的暗盘,因而哈耶斯是最具争议的总统之一。

  哈耶斯是共和党,他的民主党对手是纽约州第25任州长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Jones Tilden)。蒂尔登的选票人数比哈耶斯多,但只有184张选举团票,距离当选总统只有1票之遥。

  哈耶斯得了166张选举团票,落后于蒂尔登。问题是佛罗里达、路易斯安那和南卡罗来纳三州的19张选举团票因技术问题而归向未定,但这三个州是共和党和哈耶斯的政治势力范围,因而双方都宣布自己胜利当选。

  在俄勒冈州中的三张选举团票中,有1票发生改变,宣布不投给哈耶斯,但也没有说是给蒂尔登,哈耶斯的选举团票下降为166票,这意味着蒂尔登的一隻脚,已经踏进了白宫大门,选情出现瞬间万变的紧张局面。

  事情闹到了国会的同时,两党的代表在华盛顿沃姆利酒店(Wormley Hotel)的密室里,紧锣密鼓地台底秘密谈判,达成了被美国史学家称之为“1877年大妥协(Compromise of 1877)”的暗盘,亦有人称之为“大背叛(The Great Betrayal)”。其暗盘条件如下:

  第一,民主党蒂尔登勉强同意共和党哈耶斯当选为总统;第二,哈耶斯只能干一任,不得连任;

  第三,哈耶斯进入白宫后,立即宣布结束南方11州的重建工程;第四,立即撤销南方11州的军事统治;第五,所有联邦军队从南方三州中撤退,分三阶段完成。现任总统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立即下令先把军队撤出佛罗里达州,以示诚意;哈耶斯就职后再撤出路易斯安那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的军队;第六,哈耶斯必须提名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戴维•凯尔(US Senator David McKendree Key)为新政府的邮政部长;第七,民主党尊重黑人的宪法权利;第八,横贯大陆铁路(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工程,交由德克萨斯太平洋公司(Texas and Pacific)兴建;第九,配合着国会通过立法,帮助南方11州重建被南北战争破坏的工业体系。

  秘密条件谈妥,由共和党操纵的参议院和由民主党操纵的衆议院把有争议的20张选举团票赋予哈耶斯,使其得以顺利宣誓就职。

  在多次民调推选出来的最差的总统中,第15任总统布坎南老是排名第一或是第二。傲慢专横、力不胜任、贪婪成性和种族歧视是鉴定这些总统的统一标准,其馀四位最差的总统是约翰•亚当斯、安德鲁•约翰逊和安德鲁•杰克逊与沃伦•哈丁(Warren Gamaliel Harding)。

  在美国的总统史上,布坎南有着几个第一,他是迄今为止唯一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总统、唯一终身未娶的总统、最后一位在18世纪出生的总统、第一位在就职典礼上留有相片的总统和第一位同性恋总统。

  布坎南在1819年与钢铁业富豪罗伯特•科尔曼(Robert Coleman)的女儿安•卡罗琳(Ann Caroline Colman)订婚,但是没几个月就被卡罗琳单方解除婚约,自此布坎南终身不娶,打了一辈子的光棍。

  在布坎南成为总统前的15年,他和后来成为富兰克林•皮尔斯总统副座的威廉•金(William Rufus King)同居在一起。从后来公开的布坎南书信中得知,他们两人有着极不寻常的暧昧关係,因而使许多后世的历史学家相信他是一位同性恋。

  最近美国社会学家吉姆•洛温(Jim Loewen)撰文,证实了“布坎南毫无疑问地是一位同性恋者”。看来布坎南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同性恋总统,这对四性权利与民权团体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美国不但有了黑人总统,也有了同性恋总统。

  布坎南是典型的旧式官僚,历任宾夕法尼亚州联邦衆议员、俄罗斯大使、英国大使、宾夕法尼亚州联邦参议员、国务卿、最后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协调下出任总统。

  布坎南在1857年3月4日宣誓就职第一天开始,无论是美国舆论还是朝野共识,都没有人看好他。他骨子里的种族歧视和主张蓄奴的思想,使他卖力地鼓吹蓄奴大州堪萨斯加盟爲美国联邦州,目的就是企图利用加盟事件来证明美国是容忍蓄奴制度的,从而达到南北双方因为蓄奴矛盾的表面和谐。

  在美国总统史上,第11任总统波尔克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豪杰。他于1795年11月2日在北卡罗来纳州梅克伦伯格郡(Mecklenburg County, NC)出生,但在田纳西州成长,也代表着田纳西州。

  有着显赫资历的波尔克是1835-1839年的衆议院第17任议长;1839-1841年的田纳西州长;1844年全国大选中,以黑马姿态,在衆人的惊歎中击败了辉格党的亨利•克莱而入主白宫。

  波尔克不仅是美国总统,也是美国英雄。在显然天命论(Manifest Destiny)的鼓吹下,为了国家利益,他悍然下令吞併德克萨斯,向英国下达最后通牒,迫使英国在俄勒冈问题上让步,悍然与墨西哥开战,最后取得骄人的军事胜利,为美国夺取了一片比整个法国还要幅员广阔的土地。

  1846年在美国国会通过了《沃克关税法(Walker Tariff Act)》,将关税从32%降低至25%,为美国的国际贸易开啓了畅通的大门。他还有监督美国海军学院和史密森氏学会博物馆的建立、华盛顿纪念碑的奠基、发行邮票制度等内政功勳。

  波尔克的竞选口号简洁而有力:吞併德克萨斯并只干一任!他进了白宫,两个诺言全都实现了。

  波尔克是美国总统中唯一在有能力连任的情况下,在政治事业如日中天的威望下,在美国人的赞誉中,坚持遵守当年的竞选诺言,急流勇退,毫不恋栈,潇洒地挥手而去。波尔克主动放弃连任总统的机会,高风亮节,使人景仰。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幸运之神并没有照顾好这位杰出的美国英雄。1849年6月15日,在离开白宫三个月后,波尔克竟然被霍乱病夺去了生命,年仅53岁。

  昆西•亚当斯挟着辉煌的政治资历和家族力量,在1825年出任第6任美国总统。但在整个任期中,他的精力几乎全消耗在向美国人民解释,他如何被政敌诋毁为贪污和盗窃的指控上。白宫的总统传记上说,对于这种抹黑式的污衊指控,“亚当斯总统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在美国历史上,在1824年10月26日至12月2日举行的总统大选是改变美国政治面貌的一场选举,不仅把一党专政的政治模式送进了历史,还开啓了两党竞争的崭新政治局面,更是首次根据《美国宪法第12条修正案》的要求而由衆议院选出新总统。

  亚当斯与杰克逊之间的矛盾恩怨源自政治利益,群雄并起的1824年总统大选精彩异常,国务卿昆西•亚当斯、参议员安德鲁•杰克逊、衆议院议长亨利•克莱(Henry Clay, Sr。)、财政部部长威廉•克劳福德(William Harris Crawford)、战争部部长约翰•卡尔霍恩(John Caldwell Calhoun)和前海军部部长、时任最高法院常务大法官史密斯•汤普森(US Justice Smith Thompson)六位民主共和党主将各显神通,全力以赴地争夺白宫宝座。

  民主共和党党内的不合理提名程序导致山头林立,也无力约束各地的霸主,居然出了六位民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无法调解的矛盾导致民主共和党开始解体和崩溃是意料中事。

  第一轮的较量逼退了汤普森和卡尔霍恩,剩下的四人各不相让,坚持选到底。开票的结果是杰克逊得票最高,共有151,271票,佔全国票数的41.3%;亚当斯排第二,得票113,122张,佔全国票数的30.9%;克莱排名第三,得票47,531张,佔全国票数的13%,四位候选人中成绩最差的是克劳福德,得票40,856张,佔全国票数的11.2%。

  美国总统选举制度不是直选,得票多者不见得就能当选,这在大选中虽然不是经常发生,但是却发生在杰克逊的身上。在选举团开票时,杰克逊得了97票,亚当斯得了84票,克劳福德得了41票,克莱得了37票。因爲没有候选人得到法律要求的最低131票,因而无人当选为总统。按照《美国宪法第12条修正案》规定,选举的案件转移到众议院,由衆议员投票选出新的总统。

  美国法律规定只接受前三名的最高得票候选人,因而克莱在衆议员投票前就淘汰出局。在这个关口,身体多病的克劳福德突然中风,使他的白宫之梦成为镜花水月,剩下就是杰克逊和亚当斯两人的较量。

  案件转移到众议院后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台底谈判和交易在光天化日下进行。在得到自己将会出任新总统第一内阁国务卿职位许诺后,出局后的克莱以衆议院议长的龙头地位宣布支持亚当斯为下任总统。由于他的巨大影响力,使选情急转直下。这个出人意料的台底交易为亚当斯的白宫之路奠定了必胜的票源基础。

  亚当斯的顺利胜出彻底地激怒了杰克逊,他觉得自己被这种完全违背美国人民意愿的肮脏交易出卖了。1825年10月,在亚当斯宣誓就职后的六个月,杰克逊辞去联邦参议员的职务,集中所有力量来报仇,发誓要扳倒这个靠着“东部腐败贵族(corrupt aristocrats of the East)”使用极为不光彩手段上台的亚当斯。

  杰克逊的班底用鸡蛋里挑骨头的心态来盯紧亚当斯政权的每一个动作,刻意放大任何鸡毛蒜皮的差错。在人为的刻意丑化下,亚当斯终于被杰克逊集团打扮成了一位失败的政治小丑,四年后杰克逊果然扬眉吐气,得偿所愿。

  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一任总统。身属联邦党的亚当斯虽然贵为总统,但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党内局面,力不从心。相对之下,杰弗逊的民主共和党则更显得空前团结。此消彼长,在大选到来之前,已经注定了亚当斯的一任总统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