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探秘美国总统的薪水制度与生财之道

日期:2014-04-01    来源:新浪历史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1999年7月13日,亚利桑那州联邦衆议员詹姆斯•科勒贝(US Congressman James Thomas Kolbe)向第106届国会提出《2000年度财政与政府机构拨款法案(2000 Treasury and General Government Appropriations Act)》,1999年7月15日在众议院通过,1999年9月16日在参议院通过,1999年9月29日克林顿总统将之签署成统称的《美国公众106—58法案》。

  《美国公众106—58法案》的主要内容,除了正常的政府开支外,就是调整正副总统的薪水:从2001年1月1日开始,总统的年薪是40万元,令加5万元的津贴费,15,000元的特别开销费,10万元的个人免税旅行费,19,000元的办公室娱乐费,1万元的邮票和公函费,其任何总统的收入必须纳税,副总统的年薪是237,000元。

华盛顿的就职典礼
华盛顿的就职典礼

  华盛顿在1789年4月30日宣誓就职美国第1任总统时,大家都不知道应该支付多少的薪水给这位国父,而华盛顿在就职演讲中也特别声明,他是为服务国家而接受这份岗位的,因此他将不会领取任何薪水。

  1789年4月1日,参衆两院才因有了足够的法定人数而召开会议。第1届国会通过了支付25,000元的年薪给华盛顿的议案,而该年的整个国家预算是120万元,因此华盛顿的薪水是整个国家预算的2%,同时规定副总统的年薪是5,000元。

  1789年的25,000元,不是一个便宜的薪水,折合成2012年的市值,是672,000元,比现任的总统薪水,尚且高出32%,如果依照政府预算来比较的话,那更无法计算了。

  自此,国会按照这个前例,更在《美国宪法》规定在位总统不得自我加薪的法规下,成为唯一有权制定正副总统薪水的机构。

  自1789年第一次制定总统的薪水议案开始,至2001年最后一次修改正副总统的薪水为止,国会前后12次修改和调整正副总统的薪水。

  第二次是1873年,国会调整了总统的年薪为5万元,副总统为1万元。

  第三次是1906年,国会觉得副总统的年薪太少了,于是总统的年薪保持不动;为副总统加了2,000元,成为12,000元。

  第四次是1909年,国会把总统的年薪调整为75,000元;副总统的年薪则原封不动。

  第五次是1946年,国会没有调整总统的薪水,保持35年前的75,000元;调整副总统的薪水为2万元。

  第六次是1949年,国会调整总统的薪水为10万元,另加5万元的免税特别开销费;副总统的薪水调整为3万元,另加1万元的免税特别开销费。

  第七次是1951年,没有调整总统的薪水,但调整副总统的薪水为35,000元。

  第八次是1953年,国会把正副总统的免税特别开销费,改为纳税特别开销费,自此以后,美国不允许总统和副总统拥有免税的特权。

  第九次是1964年,没有调整总统的薪水,但调整副总统的薪水为43,000元。

  第十次是1969年,国会把总统的薪水调整为20万元,副总统的薪水调整为62,500元。

  第十一次是1994年,国会没有调整总统的薪水,但把副总统的薪水调整为171,000元。

  第十二次是2001年,国会调整总统的薪水为40万元,副总统的薪水调整为17,5400元。

  总统离职后是有特权和优待的,除了终身领取与内阁部长对等的197,700元薪水外,还有免费邮政、保安和包括职员在内的办公室开销。

  总统在任期届满后,还可以向国会申请一笔特殊的过渡费。过渡费的定义是协助离职的正副总统从公职过渡回普通公民的费用。老布什总统和他的副座奎尔离开白宫时,就领取了高达150万元的过渡费。

  《2000年度财政与政府机构拨款法案》为在1997年1月1日前出任总统的离职总统和其配偶提供终身的保安服务,总统的配偶亦可得到同样的保安服务,直到死亡或再婚为止。

  1984年通过的新法律,授权前总统及其家眷有权拒绝这项保安服务,尼克森总统离职后,于1985年下令放弃保安服务,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自动弃权的离职总统。

  根据1994年通过的《公衆第103—329法案》规定,在1997年1月1日以后出任总统者,在离职后,其配偶和16岁以下的子女可以享有10年的保安服务。

  因此,克林顿总统享有终身的保安服务;小布什、欧巴马和随后的总统,如果没有新法案出炉的话,则只有10年的保安服务。

  由于现实的世界政局充满了暴力和仇恨,国会目前正在讨论是否有必要恢复对离职的前总统提供必要的终身保安服务。

  《2000年度财政与机构拨款法案》对前总统的关照是无微不至的,前总统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有权享受美国军事医院的全保医疗服务。

  希拉莉•克林顿当了第一夫人后,为了想大展拳脚,向最高法院入状,请为“第一夫人”的法律定位释宪。裁定的结果是:美国法律不承认第一夫人是公职,只是一项没有薪水的名誉职位。

  美国法律是照顾前“第一配偶”的。虽然在任时没有薪水,但在离职的总统死亡后,为了酬劳其服务,每年颁发其配偶2万元的薪水,直到死亡、出任公职或在60岁前再婚为止,另外还可以向财政部申请特别补助,里根夫人南希每年的邮政费就高达7,000元。

  财政部每年允许前总统有100万元另加其配偶50万元的旅行开销。前总统的办公开销是惊人的:卡特每年是518,000元;老布什是879,000元;克林顿是100万元;最贵的是小布什,他的办公室向财政部申请的2013年开支预算是130万元,包括85,000元的电话费和26,000元的印刷费等。

  全国纳税人联盟(The National Taxpayers Union)统计和预测:卸任总统的平均寿命是12年339天。小布什总统卸任时是62岁,如果按照正常的医学常识推算,他应该能活到83.5岁,那么,纳税人将会负担他高达556万元的退休金。

  小布什是最能花纳税人钞票的卸任总统。在离开白宫时他的个人退休金是196,700元,去年已经增加至21,700元。除了正常的退休金外,去年他办公室的开销:办公室家具86,000元;旅行费6万元;其它的费用26,000元;这些还不包括支出庞大的保安费用和办公室租金在内。

  2008年欧巴马总统进驻白宫时,政府每年支付卡特518,000元;老布什786,000元;克林顿总1,162,000元。

  其中活得最长的总统是第31任赫伯特•胡佛。他在1933年3月4日卸任后,足足活了31年231天,于1964年10月20日因内部大出血而病逝纽约家中,享年90岁。

  活得最短的卸任总统是第11任总统詹姆斯•波尔克。在1849年3月4日离开白宫时,已经是满脸病容,刚开始平民生活,就双眼深陷,皱纹日增,卧病在床,熬到103天时,因严重胃肠炎而谢世,享年仅53岁。

  国会在1958年通过的《前总统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为照顾卸任总统量身定做的法律;《2000年度财政与政府机构拨款法案》是《前总统法案》的延续和修改版。

  《前总统法案》的出炉是适应现实环境的必然产物,要对卸任总统有所照顾的构想不是来自美国政府,而是来自民间。

  1912年,有鉴于过去数位卸任总统的可怜经济处境,在苏格兰出生、13岁跟随双亲移民美国、从底层的工厂工人开始、后来奋斗成为独霸美国钢铁工业的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提出由他个人向每位卸任总统提供每年25,000元的退休金,但被国会怀疑其政治动机和是否恰当而制止。

  这里所说悲惨的穷光蛋总统,指的是总统在卸任后至谢世期间的经济状况而言,而不是说他们在出任总统前的处境。在出任总统之前有严重个人经济困难的,只有威廉•哈里森和威廉•麦金利两人,余者可谓非富则贵。

  总统职位之使政客们竞相折腰,全力角逐,不仅因为那是唯一超级强国的最高领袖,还因为总统手上握有的政治权力,至于为了总统那点儿薪水而出马竞选者,几乎没有。

  前总统的光环,能使卸任总统在极短时间内,不但有诸多实惠,还可使之成为身家非凡的富豪,这是一种难以抗拒的特权和经济诱惑。

  在近代世界政治发展史上,无论在专制独裁体制,或是在自由民主体系,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权力就是财富,两者的分别是在什么时间用什么手段把权力变为财富。

  民主体系的元首卸任后,由于没有法律规限卸任元首不可利用其头上光环来赚钱,因而利用曾经拥有过的权力,以演讲或出书来为自己谋取经济利益,已经是特殊的西方政治文化,英国首相如此,美国总统亦然。

  早期卸任的总统是无事可干的,甚至几近无聊。第14任总统富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 Pierce)就是最好例子。他在1857年离开白宫时才52岁,在带着妻子到国外旅游了几年后,返回新罕布什尔州康科德(Concord, NH),深感卸任总统的生活是一种无聊和累赘。

  皮尔斯有一句名言,道尽卸任总统的寂寞和无奈:“我除了喝酒外,还能够干什么?”由于情绪低落和积忧成病,这位将军出身的总统在1869年10月8日谢世,享年仅64岁。

  美国近代的总统中,第32任总统哈里•杜鲁门是最后一位不肯为五斗米而出卖总统荣誉的卸任总统,他生活困难,但丝毫不为金钱诱惑所动。

  杜鲁门是三K党党徒,虽然是一位极端的种族歧视者,但他维护前总统职位尊严的德行受到了后世肯定。有几家大企业知道了杜鲁门的经济困境,于是借机拉拢,希望他能够出任总裁或顾问等职位,杜鲁门笑而拒之:“你们所要的不是杜鲁门,是前总统的光环,而总统的荣誉是不出卖的。”

  在美国总统史上,有两位卸任总统为了个人经济利益,而以前总统之尊介入民间商业活动,一位是第18任尤利塞斯•格兰特,一位是第38任杰拉尔德•福特。

  介入民间商业活动不见得就能保证得到预期的经济利益。格兰特从白宫出来后,不但出任纽约墨西哥南方铁路公司(Mexican Southern Railroad Company)的行政总裁,还把几乎所有的积蓄全部投资进去,结果以几乎全军覆灭收场,自此陷进经济危机中而难以自拔。

  尼克森在1974年8月9日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辞职的总统,在白宫东厅(East Room),福特依照《美国宪法》要求,在最高法院院长沃伦•伯格(US Chief Justice Warren Burger)监誓下成为白宫新主人,从名不见经传的联邦衆议员至权倾天下的美国总统,仅8月3天而已,人生起伏,世事变幻,谁能预知?

  福特在白宫待了895天就鞠躬下台了,除了在任上死亡的总统外,他是美国历史上任期最短的总统。

  福特是有福之人。离开白宫后,他和妻子伊丽莎(Elizabeth Ann Bloomer Warren Ford)搬到科罗拉多州丹佛(Denver, CO)定居,同时跟随超级富豪马尔温•戴维斯(Marvin Davis)投资石油,挖到了他人生第一桶金。

  经商致富后的福特,借助前总统的声望,继续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先后出任商业信用公司(Commercial Credit)、诺瓦製药厂(Nova Pharmaceutical)、普尔曼石油公司(The Pullman Petroleum)、老虎国际有限公司(Tiger International, Inc。)和花旗集团(Citigroup)等大企业要职,财源广进,一洗数十年公职生涯的清苦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