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美国中情局如何应对前苏联斯大林之死

日期:2011-12-28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无能的人掌握大权

艾伦·杜勒斯从上台伊始就广为结交全美最有影响力的出版商和广播公司,拉拢参众议员,讨好报纸专栏作家,全力打造中情局的公众形象。b 他发现,知名度远比审慎的沉默更加管用。

杜勒斯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全国顶尖周刊的老板保持密切联系。他拨通电话就可以更改突发新闻,把不满意的海外特派员调离岗位,或让《时代》杂志柏林分社主任与《新闻周刊》驻东京人员为其所用。对杜勒斯而言,向媒体提供新闻就是他的第二天性。当年,被多诺万管辖的战时宣传机关“战争新闻处”的退伍军人主导了美国大部分的新闻媒体。响应中情局电话的人则包括亨利·卢斯和他旗下的《时代》《生活》《财富》等周刊,以及《大观》c《星期六评论》和《读者文摘》等人气杂志的主编,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网最有权力的主管等。杜勒斯所建立的公关与宣传机器,包含50 多家新闻机构,10 多家出版公司,还有阿克塞尔·斯普林格(西德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大亨)之流亲口保证全力支持。

杜勒斯希望外界他把当做专业谍报机关的高明大师,新闻界也尽职尽责地塑造这种形象。要知道中情局档案说的可是全然不同的故事。

杜勒斯与副手每日例会的备忘录中,把中情局刻画成一个从国际危机摇摇晃晃走向内部丑事连连的机关:酗酒浪荡、中饱私囊、集体辞职。中情局官员杀了英国同行,面临杀人罪审判,该怎么处理?瑞士工作站前站长为什么自杀?秘密行动没人才,怎么办?新任监察长柯克帕特里克成了中情局坏消息(人员、训练和表现不佳等等)的传信人,他提醒杜勒斯,中情局在朝鲜战争期间聘用的好几百名老练军官辞职,而且“极其明显的是,大多数人都是怀着对中情局极不友善的态度离开的”。

战争末期,有一拨中下级官员有感于总部低落的士气,于是申请并获准进行内部民调。他们访问了115 名中情局人员后,写了一篇翔实的长篇报告,并在杜勒斯就任满1 周年时完稿。他们提到“一个急速恶化的情况”:官员普遍感到灰心、迷惘和没有目标。聪明的爱国之士带着海外服务前景——“彻底的假象”——步入中情局,然后就被扔到没有出路的职位上,当个打字员或传信人。

几百名驻外人员回来后在总部闲晃了好几个月,想找点新任务却没有结果。他们报告说:人事怠惰对本局所造成的伤害,已呈等比级数而非等差级数升高。每流失1 位因不满或灰心而离去的良才,很可能意味着中情局失去了再次聘请2 ~ 3 位(具有相同教育、专业或社会背景的)好手的机会……这造成的伤害可能无法弥补。

中情局的年轻官员面对“太多身居要职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人”,眼睁睁看着“惊人数额的金钱”浪费在失败的海外任务上。威斯纳手下的一位主事官写道,他所经管的业务“大多效率不彰且所费不菲。有些业务目标根本不合逻辑,更别说合法了。因此,为保护内外勤的工作与声望,总局的任务说得好听点就是粉饰业务预算,以及利用夸大的报表来制造正当化的借口”。他们的结论是:“中情局充斥着庸才,甚至更不堪的人。”

在这些年轻官员眼里,中情局是个自欺欺人的情报机关。他们笔下的中情局是无能的人掌握大权,而真正有能力的新人却被堆在走廊上当柴烧。

艾伦·杜勒斯压下他们的报告,依然故我。43 年之后,1996 年一份国会调查报告的结论说,中情局“持续面临重大的人事危机,迄今未见任何连贯的方法去处理……今天中情局合格的主事官仍然不足,全球各地仍有许多工作站编制悬缺”。

扮黑脸的人

艾森豪威尔想把中情局塑造成有效的总统权力工具。他设法透过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好好整顿中情局指挥结构。艾森豪威尔当选之后,史密斯将军原指望自己会获提名为参联会主席,怎料艾森豪威尔决定要他当国务次卿,令他错愕不已。在史密斯眼中,福斯特·杜勒斯是个爱说大话的人,因此说什么也不愿当他副手。但艾森豪威尔希望他,也需要他在自己和杜勒斯兄弟之间当个公正的中间人。

史密斯把气出在老邻居尼克松副总统头上。尼克松还记得,将军不时来访,“两杯黄汤下肚后就变了个人似的,说起话来也比较随便……记得有一晚我们喝了点威士忌,史密斯情绪一来便说道:‘我向你说件事……我只是艾森豪威尔的小打手……艾森豪威尔得有个人帮他做自己不想做的肮脏事,让他可以摆出好人的样子。’”

史密斯帮艾森豪威尔监督秘密行动,担任白宫和中情局机密业务之间的主要联络人。他是新成立的“行动协调会”的主力,负责执行总统和国安会的秘密命令,监督中情局依令执行,并亲自挑选驻外大使在执行这些任务上扮演核心角色。

在史密斯担任总统的秘密行动监督的19 个月里,中情局只做了两项在中情局史上列为大成功的政变。解密的政变记录显示,成功是靠贿赂、胁迫和暴力,而不是依赖隐秘、窃密和诡计。尽管如此,他们却创造出中情局是民主军火库里的一颗银弹的传奇,使该局获得了杜勒斯梦寐已久的光环。

本章注释

a 苏联在斯大林逝世后,随即发动和平攻势,也就是进行粗糙、揶揄,但往往很有效的宣传活动,试图让世人相信,克里姆林宫已师法正义与和平的理念,而中情局竟然没有反击。艾森豪威尔得知后也非常不高兴。

b 与中情局合作的新闻媒体不胜枚举,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国家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美联社、合众国际社、路透社、史克里普斯——霍华德报系、赫斯特报业集团、柯普莱新闻社、迈阿密先锋报等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因为1953 年时美国各报新闻都是由搞战争宣传的老手操控。1977 年10 月20 日,卡尔·伯恩斯坦发表在《滚石》杂志的“中情局与媒体”一文中,虽做了相当删节,但有一段话说得很精辟:“许多报道二战的记者都与(中情局的前身)战略情报局关系密切,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站在同一边。战争结束后,很多战情局官员进了中情局,这些关系自然也就继续下去。另一方面,刚入行的战后第一代记者,也都和前辈们具有相同的政治与职业价值观。”

c 包括《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在内的数百家报纸,会用《大观》作为自己的周日副刊而随报发行,《大观》本身的编辑运作则是独立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