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白宫特工揭秘深陷桃色新闻时的克林顿夫妇

日期:2011-09-20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白宫特工揭秘深陷桃色新闻时的克林顿夫妇

克林顿夫妇

 

克林顿爱迟到,希拉里是悍妇

特工会提到一种说法:克林顿标准时间,这是因为代号为“鹰”(Eagle)的比尔·克林顿通常会迟到一两个小时。对克林顿而言,一张预约好的行程表几乎只是一纸“建议”,前特工阿尔布兰切特这样说。

有时,克林顿迟到是因为在和员工玩猜心游戏。其他时候,他会因为想和偶然遇到的守卫或酒店员工聊天而无视自己的安排。

1993年5月的一天,克林顿与克里斯托弗·斯查特曼预约理发,于是他让“空军一号”停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跑道上等待。克里斯托弗是贝弗利山庄的明星理发师,他的客户包括妮可·基德曼、戈尔迪·霍恩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我们从圣地亚哥飞到洛杉矶去接他,”为这趟重大旅行服务的空少詹姆斯·赛德勒说,“有人跳出来说他应该为总统理发。克里斯托弗为他理发,我们就出发了。我们在地面等了一个小时。”

当克林顿在剪头发时,洛杉矶机场的两条跑道关闭了。这给全国的乘客造成了不便,因为这样一来所有要起飞或降落的飞机都要暂停。

媒体报道称这次理发花费了200美元,也就是克里斯托弗在他位于北比弗利街348号发廊一次理发的正常收费。但是“空军一号”的乘务长霍华德·富兰克林对我说,斯查特曼在飞机上告诉他,这几剪子他收了500美元,按通胀调整后相当于现在的750美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富兰克林说一位民主党筹款人为总统付了账。

克林顿得知了航班延误的情况后,他对于安排理发的员工很生气。但是去剪头发的人是他,下令推迟出发的也是他。身为总统的他当然应该知道如果“空军一号”停留在跑道上,所有航班都得靠边站。

克林顿的参谋们热络地试图将这次劣评扭转为一次得分点。“他还是普通人的总统吗?”白宫通讯主管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在白宫每日简报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当然,”他回答,“我是说,总统需要理发。每个人都需要理发嘛。我想他有权利选择他的理发师。”

克林顿的就职典礼之后,富兰克林对总统的幕僚推手们提出说“高效的关键是规划”,然后这个想法遭到了猛烈的反驳。“他们说,‘我们都是自发来到这里的,一切都该自然发生,我们不会改变。’”富兰克林回忆到。除了厌恶作计划,克林顿和他的手下都表现出来一种“军队都是找不到工作的人才去的”的态度,富兰克林说。

如果说克林顿只是迟到这般小打小闹,那希拉里·克林顿则可以把理查德·尼克松衬托得品行优良。所有在内宅的工作人员都记得发生在克里斯托弗·B.艾莫里身上的事。这位白宫接待员因为给已离开白宫的前总统夫人芭芭拉·布什回电话而犯了大忌。艾莫里曾教芭芭拉使用笔记本电脑。后来她又有电脑问题,艾莫里再帮了她一次。就因为这个原因,希拉里·克林顿解雇了他。

已是四个孩子父亲的艾莫里在整整一年内没找到工作。据克林顿的行政助理W.戴维·沃特金斯的说法,希拉里还是白宫旅务办公室雇员大规模被解雇事件的幕后黑手。

有一次,一名白宫电工在房间里换灯泡。希拉里看到后就开始冲这个可怜的人大嚷大叫,因为她曾经说过所有维修工作要在第一家庭外出时进行。

“她逮到一个人在梯子上修灯泡,那个不幸的小子。”白宫助理甜点师弗兰奈特·麦卡洛克说。

“出现在镜头前时,她举止得体,光芒四射;但是当她离开了聚光灯,她就像换了一个人,”据希拉里的一位贴身保镖说,“她易怒又爱挖苦人,对员工十分严厉。她经常对他们大喊大叫而且常常抱怨。”

在她的书《亲历历史》中,希拉里表达了对白宫员工的感激之情。但据一位特工称,事实是,“希拉里从来不和我们讲话。我们为她工作多年,她连谢谢都没说过。”

特工们发现,代号为“日舞”(Sundance)的副总统阿尔·戈尔也跟他的老大是同一块料。每一个特工都听过戈尔因儿子阿尔?戈尔三世在学校的不良表现而训斥他。他警告说:“如果你不争气,就进不了好学校;如果你不进好学校,你就会像那些家伙一样!”

戈尔所指的“家伙”就是那些保护他的特工。

“有时戈尔从宅邸出门,坐上车,对特工们连头都不点一下,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前特工阿尔布兰切特说,“就好像我们不存在一样,我们不过是把他从甲地带到乙地的工具。”从专业角度来看,阿尔布兰切特说:“保护你是我们的工作,当然你并不一定需要我们喜欢你,但是良好的关系可以让这样长时间的共处没那么难熬。”

相反,戈尔的妻子蒂佩尔对待特工却非常友善。她会同他们开玩笑。她还会在跑完步后用罐子里的水喷他们。然而,“她坚持要用男特工,”戈尔特工组的前贴身保镖乔米基说,“她不希望护卫组里有女性。”

和克林顿一样,戈尔也常迟到。一次他要参加与北京市长的宴会,后来迟到了一个小时。另一次,因为他太晚离开酒店,等着要把他送到拉斯维加斯的特勤直升机差点没油了。

“日程安排上,他需要在早晨7点15分离开副总统宅邸,”前特工戴维?萨利巴说,“到了7点30分,我们去看他,他还躺在游泳池里吃松饼呢。”

“戈尔不会准时从副总统府出门的,”乔米基说,“当他与人在白宫有约见计划时,他会坐上车说,‘你可以快一点吗?但不要用警灯和警笛,尽可能越快越好。’”

特工无法在不用警笛和警灯的情况下加速,但是他们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时特工的头头通过无线通讯说,‘好的,咱们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加速。’”乔米基说,“他这么做是为了哄副总统开心。”在没有按下通话按钮的情况下,另一位特工会假装在无线电里说,“好!咱们快点走吧!”乔米基说,“这样会让坐在后座的戈尔很满意。”

戈尔随身不带钱,需要时他会向特工借钱。一次,戈尔的女儿高中毕业。他出席了一个为毕业生和家人在老爱比特烧烤餐厅举行的带付现吧台的接待会。

“戈尔走过去点了一杯红酒,然后需要付钱。”乔米基回忆道。

“你有多少钱?”戈尔问乔米基。

乔米基打趣道:“我工作很杰出,我是个特工,挣的钱可不少。”

戈尔解释说他需要买一杯红酒。

“二十块够吗?”乔米基问。

“应该够了。”戈尔说。

乔米基给了戈尔一张二十元纸钞,后来戈尔还了钱。

“我觉得他的想法总是:我是副总统,我拿什么都不用花钱。”乔米基说。

戈尔对低卡路里的健康食品十分热衷,但是他只要看到吃的,就得抓一点。“我们曾经为此嘲笑他,”乔米基说,“通常,他们会有一个休息室,主人会出于礼貌摆点食物。阿尔?戈尔从来都不会放过一块饼干,事实上似乎没有一种饼干是他不喜欢的。他很努力要减肥,但你看他卸任后还是变得越来越臃肿。”

作为健康保障的一部分,戈尔会给副总统府安排送货上门的瓶装水,并在家里设置了冷冻处理机。作为常规安全检查的一部分,特勤局会对副总统府的水质进行监测。“白宫和副总统府都配备了水质净化系统,”乔米基说,“我们会每个月检查一次水质,技术人员会从所有水池和水龙头提取样本。”

但是当时的特勤监察员乔米基发现瓶装水没有被检测。经过建议,特勤局也将来自瓶装水的样本送到了美国环境保护署进行检验。两天后,环保署给乔米基打了电话。一位技术人员震惊地告诉他副总统的饮用水里全都是细菌。

“他说环保署需要放大图标才能确定细菌的数量。饮用这种水会造成头痛、腹泻、痢疾和胃痛。”乔米基回忆道。

结果环保署没收了那家瓶装水公司的大批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