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古代非洲神话传说

日期:2011-05-09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打印 阅读:23770

非洲作为最早出现人类的大陆,或说是人类共同祖先生活的大陆,从来都不缺少神话。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陆上,千百年来各族黑人流传着数不胜数的神话传说。这些神话蕴涵着丰富的文化创造,是探索非洲人民精神世界的重要依据。

如果把非洲神话看作一个成系列的整体的话,那么这个系列大体具有以下主题:讲述宇宙如何产生的创世神话;讲述人类起源的神话;解释天体和自然现象的自然神话;讲述部族起源的族源神话或称始祖神话;多以史诗形式出现的英雄神话。

第1、【创世纪】

在非洲的创世神话里,最主要也是最大的神是至上神,在非洲的神话传说里,他就和西方的上帝一样,和古希腊的宙斯一样是万物的主宰和一切生灵的创造者。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这个神在各个部族的传说和神话中名字都不一样的,多贡人称他为:安玛(Amma),卢旺达人叫他伊玛纳(Imana),还有叫恩克艾(EnkAi)的等等。

对此现象,不知道这是否与非洲大陆部族长期分离,从而导致传统文化上些许差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再或者它是否也成为非洲大陆长期部族统治有莫大的关系。

非洲创世纪神话与其他地区和民族的神话有其相同点,讲述天地万物的起源和宇宙的产生。一般说来,这类神话产生于距今较为久远的历史时期,反映了早期非洲人民对宇宙生成的认识和他们的宇宙观。这类神话叙说的是宇宙的形成和世界的起源,包括世界万物诸如大地、天空、山川草木、飞禽走兽的起源,有的神话还叙述了各种神祗的来历。在非洲各族人民中间口口相传的创世神话中,一般说来,总是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神祗,或至上神,或其他神在创造人类之前创造了天、地、山川河流等。

多贡人传说,至上神安玛(Amma)开初像制陶艺人那样制造了太阳和月亮。造日月如圆锅,并烧至白热化状态,然后环太阳以红色铜箍,环月亮以白色铜箍;星辰为安玛抛入太空的泥丸;大地则是安玛抛下的另一团泥土伸展而成。安玛与大地交合而生诸精灵和人类。

武古苏人的神话里讲道,至上神起初制造了天上的太阳、月亮、星星和云,然后他又创造了大地,紧接着又创造了男人和女人,最后又创造了动物、植物和大地上的其他物质。

阿坎人认为,至上神造物的顺序是:天、地、河流、水、植物、人和动物。

创世神话的尾声,是万物之灵人类的诞生。关于人类起源的神话,有许多学者将其归为创世神话。的确在许多神话中,创世神话与人类起源神话就是同一则神话。然而,人类起源神话又有其独特的性质,它包含着各族黑人对于自身起源和价值的认识。事实上,每一个非洲社会都有自己的关于人类起源的神话。按照著名学者J?姆比蒂的分析,非洲关于人类起源的神话大体有三部曲:至上神造人、至上神施惠于人和至上神离开人。

至上神造人,大多数非洲人社会的神话都倾向于认为,至上神在创世之后创造了人,并且往往是男人和女人作为夫妻双双出现在世界上。至上神创造人的方式在不同民族的神话里是千差万别的。

最普遍的类型是用黏土造人,如班布蒂俾格米人的神话讲道,至上神捏制出第一个人的身体,然后“在他无生命的躯体上覆盖以皮肤,并灌注血液。于是,这第一个人便可以呼吸和活动了。至上神轻声对他耳语道,‘你将在森林里生儿育女。’”

阿卡玛族、索托族、赫雷罗族、绍纳族、努尔族等部族的神话则讲道,人类是从大地上的洞穴中、沼泽中或森林中被至上神带出来的。

还有较少的例子说人是至上神从某个容器中带出来的,如查加人认为,至上神打开了装着人的容器,把他们拿出来并赋予他们生命。

至上神施惠于人,人类的原初状态。按照许多神话的说法,人最初是处于一种幸福的、童贞无邪的状态。至上神为人类提供了主要的基本之需如食物、家畜、水、光亮和火、医药、各种工具等等,从而使人得以在世上生存;给男人送来了女人,使人得以繁衍后代;赋予人类基本的技巧和知识,并使人长生不老或死后转世,人们生活在类似伊甸园那样的乐土上。最初,至上神的住所就在人类的住所旁边,他经常去看望人们。有的社会则称至上神就住在最初的人中间,人与至上神组成了一个大家庭,至上神是父母,而人则是孩子。至上神不离开大地和人类,他保护着尘世。这一时期是人类的黄金时代,因此有的学者称这类神话为乐园神话。

至上神不仅创造了世界和人,也建立了一种秩序、规定了许多禁忌。只要人类遵守这些法则,与至上神之间就可以保持和谐的关系。不幸的是,人们违拗了至上神的意志,使这种关系遭到了破坏,招致灾难性的后果。关于人与至上神之间的美好关系的终结,至上神和天空如何远离人间,有各种不同的解释。在为数不少的群体中流传的神话讲道,至上神给他们制定了必须遵行的种种规则,终有一天人类违反了它们,导致了至上神与人类的分离。这也是他们社会中各种禁忌的起源。

根据这些神话,班布蒂人禁止食用塔巴树(tabu),在其他神话中他们还讲到第一个人不准看至上神;巴罗齐人不得食用野兽;帕雷人不得吃鸡蛋;查加人禁止食用薯蓣等等。还有少数神话如尧族神话讲到人们使用火,至上神因厌烦烟熏火燎而离开大地和人类,回到天上去了。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非洲神话将得罪至上神的责任归于女人。在卢旺达神话中,死亡被人格化为一种动物,当时被至上神伊玛纳(Imana)追猎。伊玛纳告诉所有的人都须呆在家里以使死亡之兽无处藏身。但是,一位老妇人外出到她的香蕉园里做事。这时死亡之兽赶到,请求老妇人帮助。老妇人出于怜悯,将它藏在自己的裙子里。伊玛纳为了惩罚她,决定人类必须伴随着死亡。

尼日利亚的马吉人说,早先人是可以触到天的,那时人用不着干活,至上神每天把葫芦装满,人不劳动就可以吃到现成的饭菜。一天,一个女人把脏葫芦放在外面,使一个天童的手指感染了,至上神一怒之下变回到了天上。

另外一个地方的人说,一个女人用擀面杖戳天,激怒了至上神,或说一个女人把天扯下了几片放到了汤里,于是至上神就躲得远远的。在人类起源的神话中,非洲人设想了诸如衣食无虞、和平宁静、长生不老等美好生活的图景。然而,由于人们不再遵从至上神,或制造了一些偶发的事件,违背了至上神的意志或禁忌,导致至上神不快而远去,人类的黄金时代从此丧失而不可复得。姆比蒂评论道,据他所知,在诸多关于人类起源及最初的原初状态的神话中,没有任何一则企图提出一种应对的措施,来补救人类的巨大损失。非洲的传统宗教“没有为人类提供一种解脱的方式和一种赎罪和获救的信息”,而“正是由于这一点,世界性的宗教得以征服非洲的传统宗教。”

非洲有很多神话是解释自然现象的。在这类非洲自然神话中,非洲各族人民凭借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把宇宙间本无生命的天体和自然现象人格化,营造出斑驳陆离、生动形象的生活场景。非洲自然神话有不少涉及人与至上神的关系。

比如,为什么会下雨?赞比亚的巴伊拉人直率地说,至上神莱扎以前年轻英俊,离人间很近。现在他衰老了,离人们越来越远了,并且像普通的老人那样爱流泪,雨水就是他的泪水。

夜晚为什么黑暗?科诺人的神话解释道,创世之初,夜晚并不黑暗,人可以清楚地看见东西。一天,至上神给蝙蝠一个盛着黑暗的带盖子的大篮子,让他送给月亮,并说他随后就来,到时候再告诉月亮送黑暗去干什么。蝙蝠因为在路上吃东西而耽误了时间。其他动物偷看了篮子里的东西,黑暗当即从篮子里跑了出来,直到太阳出来才把它赶走。从此,每到夜晚蝙蝠总是满天乱飞,想把黑暗收拢起来送给月亮。

以日月星辰、风雷雨电等自然现象为素材的非洲民间传说是非常丰富的。非洲各族黑人用智慧和想象创作了这些充满哲理、脍炙人口的奇妙故事,以自己独特的文化创造丰富了世界神话宝库。

第2、【诸神纪】:

更确切讲,应当称之为“族神纪”。

这类起源神话属于各族黑人历史的推原神话。这类神话多讲述共同体始祖来源,大都带有较重的神秘色彩,神话中的始祖往往与至上神或其他神祗相联系。马赛人以勇武彪悍著称,他们的族源神话讲述了他们作为狩猎、游牧部族的来历。至上神恩克艾(EnkAi)在太初洪荒时将人类的始祖马辛达(Maasinda)置于地上,其四个儿子名为“丛林猎人”、“牲畜之主”、“农夫”和“工匠”。

四人竭力攀登将倾的凯里约河堤岸,只有强健的丛林猎人和牲畜之王爬上堤顶而成为狩猎和游牧的马赛人的祖先;农夫和工匠则皆被洪水冲走而成为别族的祖先。族源神话往往讲到民族的迁徙;不仅讲本部族如何从天上迁到地上,也讲述如何由一地迁往另一地,叙述民族迁徙的原因和艰苦的跋涉过程,以及为什么来到了现在居住的土地上。

希卢克人的族源神话讲道,希卢克人最早的农园是大地的起始处,这个地方接近大湖地区。希卢克人的始祖尼亚坎(Nyikang)与长兄争夺王位未遂,携带部落的纹章出走,由此开始了希卢克人的艰难而又充满传奇的迁徙经历。尼亚坎先是率部来到狄莫(Dimo)统治的国家。后来,尼亚坎的儿子达克(Dak)与狄莫发生了争吵,尼亚坎和他的追随者被迫再次出走他乡。在尼罗河东岸,尼亚坎和达克又同太阳父子展开激战,终于制服太阳。最后,尼亚坎以人祭河,得以顺利渡过尼罗河,来到他们现在的家园。关于豪萨七邦的故事则是更为有名的族源神话。

这些著名的传说有很浓重的神秘色彩,属于神话体裁,但历史学家十分重视它的史料价值。神话中可能会暗含着一些特别的历史信息,对史家考证民族、城邦或国家的起源有很大帮助。现代史学家能依据这类神话传说中隐藏着的极有价值的历史线索,相当精确地追溯出有关民族历史发展的轨迹和梗概。并且,它还曲折地反映出当时社会的若干基本情况。

第3、【英雄纪】:

神的故事反映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和自然力的崇拜。英雄神话则是人的故事,叙述英雄祖先战胜自然力的业绩和创业历程,讲述部落之间的斗争故事。英雄神话中的主人公可称为文化英雄,他们与创世神话中的至上神不同,至上神是从虚无或混沌中创造宇宙,而文化英雄则把已有的东西取来交给人类。神话中的英雄又不是普通的人,是神人同形或半人半神,是文化超人。这些英雄身上往往表现了民族的性格和气质,他们在同自然和恶势力的斗争中功绩卓著,造福于人类,因而得到人们的敬仰和崇拜。

尼扬加史诗《姆温多》(Mwindo)就是这样一则英雄神话。这则神话的大意是这样的。很久很久以前,姆温多诞生于一个酋长之家。他出生时如同成人,右手握着权杖,左手拿着斧头,身背一只吉祥袋。父亲将他逐出家门并企图杀害他。他在神祗的佑助下,战胜父亲并改变了他,父子恢复了和睦。他上天入地,拯救部落成员免遭劫难。有一次他杀死了一条威胁村民的巨龙,受到雷电神的惩罚,这使他认识到,勇气和武艺的施展不应以不损害仁慈和谨慎为限。他学来了丰富的经验和技能传授给他的人民,为部落造福。

这则神话还说明,尽管文化英雄超群出众,却未必十全十美,但是,他们身上体现的弱点像英雄气质一样令人理解,人们会因此更容易贴近他们。代表非洲文学作品较高成就的口传史诗《松迪亚塔》叙述的也是一个部族英雄的故事。它以古代马里帝国的创始人松迪亚塔的经历为题材,展现并讴歌了这位杰出人物的英雄业绩。学者们认为,该史诗讲述的大多是历史事实;另一方面,它讲述的是一个被神化了的英雄的故事,作者赋予主人公神的血统和神的力量,因此可以被看作是一部属于英雄神话的传说。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