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美人齐文姜如何沦落成与兄长偷情的淫妇

日期:2012-01-03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美人齐文姜如何沦落成与兄长偷情的淫妇
齐文姜画像

1

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写齐文姜。

其实,我想写齐文姜的心思已经久矣,但因为她在历史上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以她的行为而论,她是一个以“淫”留名的女人,但在《诗经》中却有四五首诗吟咏她的美德,如“彼美孟姜,德音不忘”。相比较而言,人们还是觉得她在淫妇一面所占的比例要大一些,因为她在性方面确实做出了千古不齿的事情。所以,我变得有些犹豫和怯畏,想想“淫妇”二字早已把她钉上了耻辱柱,我在今天写她,会不会因为把握不当而使文字显得不洁,招惹道德维持者的指责,被一些长有鹦鹉舌头的同行当成谈资和诋毁我的把柄?但这些又不能让我罢休,这个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的好人,也没有百分百的坏人,我相信,齐文姜虽然是一个淫妇,但她身上一定有真实的人性的东西;她活在这个世界上首先是要生活的,她身上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性的反应?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她是要维持生命的,所以,她不可能淫荡得一去万里,从来不见返回现实生活的身影。

再说,两千多年时间过去了,却不见一篇真实记录她的文章,此空缺,是否该填一填呢?再则,让我顺应一下大多数人的愿望,让她随我的文字站出来,让后人用她的品行同自己比照,以起到警醒和制约的作用。这似乎不是一个作家所要承负的责任,但想到自己是在写淫妇,犹如在刀尖上跳舞,便惶惶然决定当一回教师,委屈齐文姜当一回镜子,给人们上一课吧!阿门,但愿这一课能起到好的作用。

下了要写齐文姜的决心,但怎么写呢?这时我才发现下决心写淫妇难,而怎么写更难。我慢慢梳理着有关齐文姜的历史资料,对她的生平经历有了进一步了解,之后又随着对她命运的理解和反思,我慢慢觉得她变得真实起来了,在她的人生历程上,她也表现出了其实的人性,有鲜明的爱的表现,让人觉得她在当时并不是那么可怕。我甚至在想,她也许并不情愿让自己有那样的行为表现,她一味要那样做,可能与当时的环境和她所处的时代有很大的关系。

从客观的角度说,一个人是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情欲中的,生活会像一团乱麻一样一直围裹着他,他必须得去争取,去拼搏,去挣扎,他为此可能会被弄得焦头烂额,倾其全部精力,费尽心思,才能把“生活”那团乱麻捋出头绪,过一份安然的日子。生活如此不易,但又如此富有意味,所以,谁也不愿打破常规,只陷于颠狂和淫荡的情欲中去。说白了,生活的框框格格早已给你设定好了,而就这框框格格的比例而言,生活大概占去了大部分,只留下一小部分让人们去进行肉体的欢娱,而这一小部分却往往得遮着,掩着,不能让人看见。这样一来,一个人在情欲方面占有的时间和付出的精力便很有限,哪怕他再出格,又能怎样呢?齐文姜是凡人,要活着就少不了要食人间烟火,所以,她的生活中便不全是淫荡,她之所以背了淫妇的名声,大概与道德观的冲击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才落下了那样的名声。

理解一个人是接近一个人的一种方式,我要求自己不要对她抱有好奇心,不要臆想她,当然也不要对她抱有偏见,而是去理解她,寻找她身上与我们相似和共性的东西,然后叙述她的生命反应和心灵挣扎。如此这般,我便觉得她似乎站在两千多年前的历史烟尘中在悲悲切切,为自己辩说着什么,我恍惚走神,有了不忍心把她只写成一个人所共知的淫妇的心思。

八月的北京热得让人喘不过气,但要写齐文姜的想法犹如烧开的水一样已经沸腾了,我无法让这沸腾的水再回到冰点去,于是,我的笔开始与这个女人的命运扭结在了一起。

她在历史中辩说,我的笔在叙述中挣扎。

2

我想让齐文姜以一个美女的形象出场。

齐文姜的美是天生的,是上帝赐予她的一份厚礼,是让她行走于人世,取悦于众人眼球的一个优越条件。从她后来的淫荡事件上看,她并没有利用自己的美色去诱惑他人,并没有把自己性感的躯体当成一种交易去换取人生利益,也没有把他人对自己的喜爱当成一时快活的偷情,更没有像大多数奸夫淫妇一样,只在肉体结合时走在一起了,完事之后穿上衣服便又拉开距离,从此闭口不提对方,把对方藏在一个从不示人的角落;她想要爱情,而且是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美与淫荡,在齐文姜身上并没有被扭结在一起,她淫荡的时候便淫荡,美的时候便美,丝毫不假装和遮掩什么。

其实,齐文姜并不是从小缺少教养,什么都不懂,生性放荡的野孩子,她出身高贵,是齐国国王齐僖公的二女儿。她从一出生就显得与众不同,十分惹人喜爱,慢慢长大,一个美人坯子便显现了出来,生得面如桃花,眼似秋波,艳丽无比,到了二八芳龄便出落成了一个绝色美女。且看《卫风·硕人》是如何写她的:

手如柔荑,

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这首诗不错,可以说是字字显风情,句句迷人眼。从诗中可以看出,古人赞赏一个美女时,总是喜欢用一些细嫩、光滑,有质感的植物和动物的部位来做比喻,而且由于这些东西本身就属于稀有之物,所以将美女衬托得更是美轮美奂,让人觉得她们身上有一种超然于人世的光彩。比如诗中的手、肤、领、齿、眉、笑、目等,一读之下,让人觉得作为绝色美女的齐文姜已站在了眼前,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毋庸置疑,这首《卫风·硕人》是为齐文姜而写的,作为一个以“淫”留名于世的女人来说,能有这样一首诗与她一起在历史中留传下来,她值了。

美是一种优越,但有时候却是一种危险。有人曾说“美不详”,还有所谓“红颜薄命”的说法,都是例证。拿齐文姜来说,为什么生在贵族家庭中的女儿偏偏会变成一个留名于史的淫妇呢?凤凰不会轻易落架,高贵不会轻易被改变,如果被改变,一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左右了她的心思,让她的双脚往旁边一拐,从此踏上了一条扭曲的人生路。事实上,史料记载齐僖公是教子有方的,在很早的时候便请了类似于今天的家庭教师一般的人来悉心教导自己的两个女儿,希望她们长大以后知书达理,成为贤妻良母。齐文姜在如此优越的条件下成长,显得天资聪慧,才思敏捷,时时能出口成章。这多么好啊,让人觉得父亲的苦心不会白费,希望在两个女儿身上不难实现。齐僖公大概也在内心欢喜,为这两个宝贝女儿而高兴。

女儿慢慢长大,父亲大概要为她们的婚事操心了吧!在这件事情上,我想齐僖公和此时在细心梳理历史的我一样,会为齐国不好的性开放风气所担忧。齐国原本是建立在东夷之地上的国家,从首任国君姜子牙开始,就接受了东夷人的很多习俗,性解放便是其中的一种,齐国人在性方面大胆而直接,从不遮掩。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齐风》一书中找到大量的例子,比如齐国女人喜好主动找男人偷情,在大白天就可以跑到男人家里风起云涌,至于在男人家过夜则是很常见的事,往往大摇大摆地去,直到第二天天亮又大摇大摆地离去。齐国女子还特别喜欢裸露,常常将自己身体的一些遮羞部位坦露在外,不在乎男人们怎么看,怎么品头论足。齐女喜欢裸露,在当时的诸侯国中颇为闻名。

齐僖公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会不会耳濡目染一些男女出格的事情,其正处于花季的身心会不会受到影响呢?事实证明,她们俩很懂事,知道自己身为贵族子女的重要性,没有像那些在大白天就可以跑到男人家里寻欢觅爱的世俗女子一样放纵自己。相对于她们在日后的命运变化,我觉得她们在这时显得十分清纯可爱,犹如一碗清澈见底的水,不含任何杂质,让人看着忍不住要生发出赞赏之意。

但每个人的成长都是模糊的,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实际上,后来齐僖公的两个女儿被改变的原因都与春秋时期性开放的风气有很大的关系。齐僖公一心想把两个女儿教育成人才,但两个女儿在后来却都未能满足他的愿望。他的愿望落空了倒也没什么,如果她们两个不争取出息,做个平常女子便也罢了,但让他痛心的是,小女儿齐文姜却出乎意料地把女人的底线突破,变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淫妇。

古往今来,当父亲的最怕女儿给自己来这一手,这样的事一旦发生,父亲便脸面没处搁,在人跟前抬不起头了。人生一世,希望往往会被意想不到的事情改变,这就像一片热烈燃烧的火焰往往会被一场不测的大雨浇灭一样,顷刻间给你弄个透心凉,让你浑身冷得发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可怕的事情已经降临到了自己身上。

先是他的大女儿出事了。

齐僖公的两个女儿长大,双双成为当时闻名的绝色美人。关于这姐妹俩的美,《诗经》里有记载:

有女同车,

颜如舜花,

将翱将翔,

佩玉琼踞;

彼美孟姜,

洵美且都。

有女同车,

颜如舜英,

将翱将翔,

佩玉将将;

彼美孟姜,

德音不忘。

各诸侯国君侯、世子闻之心动,纷纷借机前往齐国都城临淄向齐僖公套近乎,表示想娶齐家女子。此时,大女儿齐宣姜已到适嫁的年龄,齐僖公一番挑选,决定将她嫁给卫国卫灵公的儿子。谁知她刚嫁过去便身陷水深火热之中,她的公公卫灵公一见她长得容如海棠,皮肤光艳润泽,身材既修长又凸凹有致,尤其是丰满的胸和浑圆的臀格外引人注目,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此卫灵公不地道,因儿媳是绝色美女,顿时为之心旌摇荡,不管自己与她在辈分上的隔阂,对儿子说,你还不到结婚的年龄,这个齐宣姜我先要了,过些日子给你再娶一个。儿子是个听话的孩子,听父亲这么一说便退了出去。

卫灵公大喜过望,猴急地将齐宣姜拉入帐内,粗鲁地开始脱她的衣服。齐宣姜大概是个老实孩子,加之又被吓得够呛,所以卫灵公很快便拔光了她的衣服。卫灵公一定惊呆了,齐宣姜的身体真是太美了,皮肤细腻白嫩如凝脂,一对丰满的乳房如熟透的桃子,浑圆紧凑的臀部高挺着,透出少女极其诱惑的力量。他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冲动,疯狂地把齐宣姜占为己有。在这件事上,齐宣姜模糊的,她白晰丰满的处女身子被卫灵公强行占有,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的行为和痛苦的情绪,让卫灵公顺利得手了。

从此,卫灵公不管不顾旁人的指责与议论,沉溺于齐宣姜的美色和肉体,如果一天不把她丰满性感的肉体享受一番便吃不下饭,便睡不着觉,像丢了魂似的没有一点精神。这个卫灵公,活脱脱的一个色狼,其行为已为世人所不齿,但他却丝毫没有从肉欲中挣扎出来的意思。也难怪,他是一国之君,他要打破道德底线,要放纵,别人又能拿他怎样呢?

可叹齐僖公啊,费尽心思要给齐文姜谋一份好的生活,却不料女儿一出嫁就被色狼拥抱入怀,遭受屈辱和蹂躏,他好心疼啊!也许在茫茫深夜,他遥对卫国方向,口中念着女儿的名字,两行泪水不知不觉从脸上向下流淌。大女儿在性解放的齐国没有出事,但却在风气同样不好的卫国出事了,他感到很伤心。而让他无可奈何的是,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加之卫国又遥不可及,他即使再心疼女儿,也无力将她挽救回来。

淫威,让他的内心为之战栗。

3

大女儿被毁了,齐僖公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小女儿齐文姜身上。女儿是当爹娘的身上肉,哪个能不疼自己的女儿,哪个能不指望女儿过上象模象样的生活?所以,齐僖公便向外放出了话,我家次女文姜已长成,各国诸侯、世子可前来提亲。

这是一个让许多人为之兴奋的消息。要知道,齐文姜在这时像她姐姐齐宣姜一样,都已是闻名于世的绝色美人,姐姐宣姜美若天仙,妹妹文姜貌若鲜花,《诗经》中说她俩:“颜如舜华”。尤其是齐文姜,生得如花似玉,桃腮杏脸,蛾眉凤眼,走起路来体若春柳,步出莲花,已被誉为“春秋四大美人”(息妫、齐文姜、夏姬、西施)之一,这样的美女要选婿,不知多少诸侯公子都心猿意马,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齐僖公这样做可谓明举,一则他可以细心为文姜挑选一个人家,不要让她像宣姜一样误嫁一个豺狼一样的主儿,二则也可以让文姜自己有个选择,选一个她中意的人,免得日后的婚姻质量没有保障。他这样做也符合当时约定俗成的方法,在春秋时期,男女之间是可以面对面的,待字闺中的齐文姜也可以细细打量这些王公贵族的公子,一一欣赏他们的容貌,揣摸他们的品行,来一个优胜劣汰。齐僖公见文姜对待这件事很认真,便又放出了话,谁能被选中,完全由文姜定。

一件事如果显得过于严肃,其气氛一定令人紧张。一长溜王公贵族的公子站在那里,让“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的美人齐文姜来选,大概每个人的心都怦怦乱跳,毕竟这样的竞选是残酷的,最后只有一人能够胜出,其他人则脸上无光,只能悄悄地走开。但这个被选中的人会是谁呢?一切都要看齐文姜小姐的品味了。她大概两三眼就将这一长溜王公贵族的公子们分了类型,她喜欢哪一类型,大概就要从中挑选了。那一刻的空气对那一长排王公贵族的公子而言是紧张而又沉闷的,但对齐文姜来说则是幸福的,她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从这些男子中选一位中意的人。

女子择夫,乃人生之大事,而父亲完全放权于自己,这毕竟是一次难得的幸福体验。这时候的齐文姜还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子,离她变成一个淫妇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这时候的文姜对生活,尤其对自己的婚姻是十分认真的,由于姐姐宣姜有了那样难于人言的遭遇,所以,她更想要一份体面、幸福的生活。几经比对,她看上了郑国世子姬忽。她选姬忽的理由是,他长得高大威武,行端礼正,有男子汉的气魄。

姬忽有福了。

能被春秋四大美女之一的齐文姜看上,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一旦被选中,便犹如所有的鲜花都在为他开放,所有的星星都在为他灿烂,所有的话语都会变成对他的赞叹------人家姬忽,原本就生得一表人才,此次齐文姜选婿,选他是对的。姬忽喜滋滋与齐僖公签订有关与文姜的婚约时,周围大概是一片啧啧的赞叹声。至此,齐僖公应该实现了心愿。首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郑国世子,应该说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其次,一表人才的姬忽也配得上貌若桃花的女儿,显得很和谐;再次,整个选婿过程进行得很顺利,没有让他操多少心,他感到很高兴。一桩秦晋之好就这样要缔结了,当父亲的大概是最为高兴的了。还有齐文姜,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设想在进行,她应该感到心满意足,应该和父亲一样高兴。

人有时候因一件事太过于高兴,就会出现意外。果不其然,齐僖公一家没有高兴几天,事情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让所有人的笑容都僵硬在了脸上,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让事情发生转变的是姬忽,这个齐文姜选中的如意郎君回到郑国后听信他人谗言,觉得自己是小国,娶了齐国这样大国国君的女儿,日后必定受欺负,于是便向齐国提出退婚。

关于这件事,《左传·桓公六年》有记载:“齐侯欲以齐文姜妻郑大子忽,大子忽辞。人问其故,大子曰:‘人各有耦,齐大,非吾耦也。’”成语“齐大非偶”就是源自于这里,从此传世的。

任何事情的变化,皆与人有关。齐大非偶,事情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我看未必,一切只因为春秋时期中国人还没有受到儒家思想的教育,人们对待事情的态度很随意,不像今天的人一样极其注重信誉,做事先做人,有时候宁可放弃利益,也不降低做人的标准。然而我又觉得姬忽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事情还没有怎么样呢,他倒先被吓得缩了回去,这样的人,实际上是配不上齐文姜那样的美女的。如果齐文姜在历史上不会成为一个淫妇的话,在这件事上,她可以把姬忽这样一个懦夫比对得几近于不存在,哪里还能提般配二字。

再次,与齐文姜在病痛和心情抑郁中的本能依赖有关系。不难想象得到,文姜自小以美出名,多多少少因容貌过人而自负,但没想到却遭受了姬忽的拒婚,让她一下子如若降身于深谷,内心受到了从来都没有受到过的折磨,她感到寒冷,感到孤单。而这时候哥哥姜诸儿出现在了她床前,千般问候,万般呵护,让她觉得有一缕阳光照在了自己身上,整个身心在一点点地变得温暖起来。据史料载,他们俩人是一起长大的,自小耳厮宾磨,青梅竹马,对对方都很有好感。忽一日,她发现哥哥看自己的眼神中有一种飘忽不定的东西(是姜诸儿为她的美而走神的一刻),突然心里一动,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热流。这一刻间是要命的一刻间,亲兄妹之间的道德底线一下子便绷得很紧,发出了隐隐约约要裂断的声音。齐文姜觉得在心里突然出现的热流很奇妙,把多日来笼罩自己身心的寒冷一下子驱除干净了,代之而来的,似乎是一个朦朦胧胧,虚幻飘浮的美妙世界。她也许与哥哥试着再次对视,顷刻间,她和哥哥的身体里突然奔突出了像诗人波德莱尔所说的不可抑制的野兽,她和哥哥被这野兽奔突的力量带动起来,战栗着,坠向了肉体的眩晕之中。

再再次,与齐文姜太过于美丽,对姜诸儿形成的不可抵制的诱惑力有关系。当她被姬忽拒婚后,不久就病卧床榻,哥哥姜诸儿来看她,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病怏怏,更显得动人的妹妹。这之后,他经常到齐文姜床前探望,总是被齐文姜的美所打动,心里的兔子开始上蹄下跳,闹将得他不能安宁。后来,妹妹的病好了,又还原成了一个面容白嫩,体态婀娜多姿的美女,而哥哥却病了,这病生在心里-----他爱上了文姜;如果和她在一起,他便觉得今天整个身心如沐春风,如果看不到那可人的妹妹,他便觉得烈火焚心,坐卧不安,时刻都觉得时间缓慢得徘徊不前。也许,当他意识到这是一种畸形的恋情时,也想回头,赶快离开妹妹,但他却挪不开步子,他觉得从文姜身上传递出的气味,她眼神中流露中的光彩,她举手投足间的动作,她说话时的声音,等等,都像一双双大手一样紧紧地攫着他,让他没有一点挣扎的力量。他中魔了,不由自主地把妹妹拥抱到了自己怀里,吻她,抚摸她丰满的乳房,继而宽衣解带疯狂做爱。

写到这里,我想起我前几年在一篇文章中曾说过,美不祥,要对美保持警惕性。当时我的观点是,美对人自然而然地会生发出一种吸引力,人会本能地去追求美,占有美,但因为美往往是多种因素生成的,所以,人是不可能完全接近美,与美达成一致的,而又因为人往往是贪婪的,所以,人在极力接近美的过程中便会变得危险,弄不好就会因美而受伤,或者受到美的直接伤害。现在我之所以在这里重述这一番话,是因为我觉得姜诸儿恰巧就属于我所说的这样一种类型。

最后,与两个人都太年轻,缺少自控力有关系。按推算,他们发生关系时正处于青春期,是易于骚动和犯错误的年龄。他们的心弦从来没有被弹奏过,所以第一次被弹出的声响总是让人迷醉,顷刻间,在姜诸儿的眼里,妹妹的概念消失了,一个纯粹的美人变得越来越逼真,越来越吸引人。这样的情景对于齐文姜来说也是一样的,哥哥不再是哥哥,而是一个再也无可替代的情郎。可以说,齐文姜和姜诸儿之间发生关系并不是哪一方主动为之的结果,是自然而然生出感情,继而又由感情生发而成的乱伦。当时,他们俩人实际上都还很小,大概也就在十六七岁那个阶段,而且谈情说爱是第一次,算是初恋,有好多事情一定都弄不明白,于是乎便稀里糊涂地干下了乱伦之事。年轻在有时候是好事,可以让人发挥出向上拼搏的力量,但在有时候就变成了坏事,让人因为无知和冲动越入雷池,弄不好把一辈子都毁掉。齐文姜和姜诸儿就是这样,尤其是齐文姜,仅迈出一步便将一生定性为“淫妇”,便在历史上永远洗不尽耻辱的名声。

写到这里,我觉得即使我在这里列举再多的理由,实际上也无法为齐文姜和姜诸儿开脱乱伦的事实。齐文姜率性,姜诸儿热烈,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就不是性格优点了,而是让他们一片步堕落的弱点。毕竟,他们干下的事情已经像一块大石头一样撞向了“道德”这块警钟,使它发出了举世皆惊的声音,不但在当时让世人觉得振聋发聩,就是在两千多年过去之后,似乎仍有余音在颤抖,让人觉得打死都不敢去做齐文姜或姜诸儿那样的人。

唉,疯狂的齐文姜和姜诸儿,一旦把那条底线突破,便整天沉溺于肉体的欢娱之中,被男欢女爱的醉人体验弄得晕头转向,哪里还有心思能掂一掂这样做会酿成多么可怕的后果。那些天,俩人大概除了赤身裸体,与对方手臂缠结,在一张谁也不会发现的床上风起云涌外,不会再去干的事情。因为他们是一家人,所以不存在约会不便的问题;也因为他们是兄妹,所以大家便不会起疑心他们二人已做了苟且之事。从表面上看,一切都似乎很平静,因遭拒婚而生病的齐文姜在哥哥的照顾下一天天好了起来,脸上又有了鲜嫩欲滴的红晕色,饭也能吃得下,觉也能睡得着,又恢复成了一个像以前一样美丽的齐文姜。一家人也许为此很高兴,只要人好,遭受的波折总会慢慢被忘掉的。但谁也不知道,就是在众人不易察觉的片刻间,哥哥与妹妹偶尔对视的眼睛中,闪烁着几分沉迷的眼神。因为是在众人跟前,那几分沉迷的眼神往往一闪即逝,等到众人散去,他们二人觉得条件成熟,便立刻去寻找属于他们的一张床。

肉体的欢娱,让他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整个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