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背景:

[图文]清高让位的贤人引发的连环血案

日期:2011-09-03    来源:历史网    责编:小枫    字号:【 】    打印    阅读:

清高让位的贤人引发的连环血案

专诸刺吴王僚

动乱的根源

一场突如其来的权力危机或者政治危机,它的根系可以延伸到很远很远。人们只有翻开厚厚的历史土层细细搜寻,才能找到它由来的方向。

当我们把视线聚焦到发生在2500多年前吴国的那场政变,我们不仅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通过追根溯源,我们还发现了导致这场政变的让人难以想象的最初源头……

话要从3000年前说起。

周王朝的始祖周太王生有三子,分别叫做太伯、仲雍和季历。这三个儿子应当都是正妻所生。

在他高龄的时候,太王开始考虑接班人的问题。

按照常规,当然是依儿子们的长幼顺序来排位。可是,小儿子季历的孩子姬昌聪敏过人,有奇异之征。姬昌在出生的时候,曾经出现瑞兆:一只红色的鸟雀嘴里衔着“丹书”飞进产房,造成一阵轰动——这似乎是上天在宣告,刚刚降生的这个孩子非比寻常!

那个时候,对于一切重大事情的决策或认定,都须经过卜卦,太王对雀鸟飞入产房的事情也卜了一卦,得出“上上大吉”的结果。太王大喜,他暗自道:

“今后我们这个家族和部落的兴旺,将印证在这个孩子身上了吧!”

于是,他亲自替刚出生的孙子取名为姬昌。

姬昌既然代表了周的未来,他当然是最为理想的接班人。

可是,姬昌是自己的孙子,而且还未成年。按照接班程序,不仅目前轮不到他,甚至连他的父亲季历都没有资格接班。

为了家族和部落的利益,太王便考虑变通之策,就是要让姬昌的父亲先接班,等姬昌长大了再传位给他。

这样做,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那就是季历的两个哥哥怎么办?

太王放出风来进行试探。老大和老二都不是傻瓜,他们听得出父亲的意思,决定放弃自己的继承权。

“于是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以避季历”。

季历顺利继位,后来又顺利将王位传给儿子姬昌。姬昌没有辜负祖父的期待,在他手里奠定了打败殷商王朝建立周王朝的基础。

所谓荆蛮,地域十分广大,几乎整个长江流域都属于荆蛮地带。太伯和仲雍逃到长江最下游靠近大海的地方,他们带去了先进的中原文化,得到当地人的敬重。当地土著尊太伯为王,太伯仿照中原传统,建立国家,叫做吴国。

太伯没有儿子,死后仲雍继位,这便是兄终弟及(哥哥死了弟弟接班)的王位继承方式。仲雍死后,又传位于子,实行的是嫡长子继承制。

对于王族的历史,其后裔子孙们自幼就有专人传授,当然是非常非常熟悉的。

到了吴王寿梦时期,吴国也遇到了传位问题,而且这问题和周太王遇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寿梦有四个儿子,长子诸樊、次子馀祭、三子馀眛、四子季札,而季札最为聪明。

为了吴国的长远利益,寿梦想依照先祖周太王的葫芦来画瓢,把王位传给季札。

季札是一代贤人,学问渊博、品德高尚,连孔夫子都赞扬过他。可是,吴国后来发生的一系列权力危机或政治危机,都与他脱不了干系——这可是父亲寿梦和他本人都万万没有想到的。

原来,季札虽然有学问、有道德,偏偏没有野心,没有权欲。父亲临时前将王位传给他,可他不听父亲招呼,不肯继承王位。他的理由是:王位继承必须依照礼制,不可传幼不传长,坏了规矩。

做思想政治工作已经来不及了,国王寿梦此时已经进入气息奄奄的状态。他只好将儿子们招到自己床前,举行王位的交接班仪式。他把王位交给老大诸樊,但又对老大说:你这个国王只是代理。

诸樊理解父亲的意图,就是一定想把王位传给季札,只是目前工作做不通,那就先暂缓一步。

作为老大,诸樊身穿孝服,替父亲服丧。服丧期满,他对季札说:“我的代理期已经结束,这下王位该还给你了。”

可是季札依然不听。他羡慕古代的高人义士,宁可以道德名声留名千古,也不愿稍稍玷污自己的形象。

诸樊再三相劝,没想到这个清高的弟弟却干脆离开王宫,一个人跑到乡下去开荒种田,弄得王室的人很没面子。

无奈之下,诸樊正式登位,一直在王位上坐了十三年整。

十三年中,吴王诸樊一直没有忘记父亲的嘱托。寿终之时,他没有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姬光,而是传给了大弟馀祭。馀祭在位十七年传位给三弟馀眛。馀眛在王位上只呆了四年,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他该把王位传给季札了。

但季札一门心思只想当贤人,不想当国王。他听说三哥要传位了,赶紧脚底抹油,逃到国外去了。

季札自己清净了,也干净了,却给吴国的接班人问题带来了麻烦。

老国王寿梦确立的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原则到此戛然终结,只好寻求新的原则。

新原则其实也是现成的,就是回到子承父业上来。

馀眛让自己的儿子姬僚当继任吴王,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但这却引起了一个人的不满。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姬僚的堂兄姬光。

看见堂弟姬僚坐上王位,姬光心里嫉妒得发狂。

他想:按照兄终弟及原则,这王位应属于小叔季札。可季札不负责任,只顾自己清高,把位子空了出来,那么按照嫡长子继承的原则,应当属于我。凭什么就被姬僚把王位给捞了去?

一场深刻的权力危机就这样埋下了伏线。

论本事,论能耐,姬光确实比姬僚强,这点从历史上已经得到证明。

但无论兄终弟及原则还是嫡长子继承原则,对于能力和才干这类条件都是排斥的。

姬光心里愤愤不平,却无可奈何——国王的权力至高无上,所以王者无敌。

心怀异志

吴王姬僚登位的第二年,发动了一场对宿敌楚国的战争。姬僚派遣自己的堂兄姬光担任前敌指挥。

姬光尽管能打仗,这场仗还是打输了,而且输得很狼狈。为了保住性命,他逃得比兔子还快,结果把国王姬僚乘坐的御船也丢到楚军手里了。

姬光怕姬僚生气,以这个为借口把自己杀了,又冒着生命危险把御船抢夺回来,这才勉强交了差。

以后,吴楚两国多次交战,姬光都受命领兵,替吴王抢夺了楚国的几座边境城市。

尽管如此,吴王姬僚并不信任这位堂兄。

姬光太能干了,这对他是个潜在的威胁,他不能不随时提防。

姬光既要奉承好吴王,同时又觊觎王着王位。可是,吴王的革命警惕性实在很高,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内心的那份痛苦可是难以言说。

好在姬光不仅能打仗,他更善于玩政治,他显然称得上吴国的军事家,但他更具有一个优秀政治家的潜质。

国王的这位堂兄善于忍耐,潜伏爪牙,忍气吞声,乖乖给堂弟当走狗。

但同时,他也在寻找机会。

机会来得很不经意。要是一般人,这样的机会并不会注意。没有犀利眼光的人,不可能发现一件偶然事件中潜伏的价值。

这一年,楚国发生了一场内乱。楚王先是夺了太子熊建的媳妇当老婆,又怕太子因此怨恨他,在奸臣费无忌的建议下,他准备杀掉太子。太子得到消息后跑了,他的老师伍奢及老师的长子伍尚只好成了替死鬼。熊建被扫地出门,成了流浪汉。陪同他逃亡的是老师的小儿子伍子胥——那伍子胥长得仪表堂堂。他自幼接受父亲的精心培养,继承了家族的传统,是个难得的文武全才。

而熊建则不是个安分的人。他先逃到宋国,宋国害怕楚国问罪,不敢留他,他又逃到郑国。郑国好意收留他,他却参加了一场反对郑国的阴谋,郑国国君一怒之下将他处死。伍子胥不便再在郑国呆下去,只好带着熊建的遗孤逃往吴国。

在经过吴楚边界的昭关时,他只身一人带着一个孩子,为如何混过关去,焦虑万分,竟然一夜之间愁白了头!

一路上,他凭着一颗强烈的复仇之心,边乞讨边步行,好不容易来到吴国境内。

这个怀着满腔仇恨的人来到吴国,他将给吴国带来什么呢?

吴国将军姬光对吴王一直心怀异志。为了“夺回”本该属于他自己的王位,悄悄四处搜寻奇才异士,以备发动政变时用。

相关文章